英格蘭歷史之根基 (十一) 法律的喪失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十一章 法律的喪失

國王一死,法律就喪失了。當國王死後,和平也隨之而去了。只有一位新君王登基時,法律才能恢復。騎士擔心自己的安危,所以都逃回了自己的城堡。在命令懸而未決時,你能保存下什麽便成為一個問題。獲悉亨利國王去世的消息後,國王的外甥、布洛瓦伯爵斯蒂芬離開法國,很快乘船抵達英格蘭。他隨著自己的騎士夥伴騎馬前往倫敦,根據古老的習俗,市民們把他當作國王那樣來歡迎。因此,他騎馬到達溫切斯特,掌管了國庫。


作為亨利姐姐的兒子,斯蒂芬長期以來與王室保持著聯系,他畢竟是征服者威廉的外甥。由於王室沒有任何合法的兒子,所以他明確地認為自己是亨利的寵兒,或許是他的自然繼承人。斯蒂芬說服許多王國的領導人,讓他們也相信自己。有一個人不需要去說服,他是斯蒂芬的弟弟亨利,此人是溫徹斯特的主教。他甚至可能敦促斯蒂芬去獲得王位。他把國庫的鑰匙交給哥哥,亨利國王死去三周後,1135年12月22日,斯蒂芬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被加冕為國王。

富豪們曾經發誓效忠國王的女兒瑪蒂爾達,但事實上,他們許多人不希望被一個婦人管制。沒有王後曾經統治過英格蘭,無論怎樣,瑪蒂爾達都被認為有專橫的脾氣。有一個讓人寬慰的報告:亨利因為喜歡他外甥,在病榻上已經剝奪了女兒的繼承權。這個報告可能不真實,但卻很實用。


因此,斯蒂芬有了一個公平的起點,人們不認為他是篡位者,而是受膏的國王。他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即擁有亨利一世在多年和平下謹慎攢下的儲備充足的國庫。這筆錢能讓他去招募大量的雇傭兵,用他們去保衛他法國的土地以及與蘇格蘭的邊境。蘇格蘭國王大衛(David)把諾森伯蘭郡、坎伯蘭郡(Cumberland)和威斯特摩蘭郡(Westmorland)的一些縣當作自己管轄的領土,他想通過向南行軍來證實這個事實。1138年,在旗幟戰役(battle of the Standard)中,斯蒂芬的軍隊在北方貴族的指揮下,戰勝了蘇格蘭人,之所以有這個名字,是因為英國三個聖徒的旗幟被扛到了戰場上。伍斯特(Worcester)的編年史作家約翰高興地說:“我們戰勝了”,這裏用第一人稱復數意義重大。英國人團結在一起了。


可是,錢快要用完了。斯蒂芬對自己的善行太大手了。窮國王是不幸的,為了支付軍人薪水,他讓貨幣貶值,當然結果是,貨物價格上漲了。1139年秋天,瑪蒂爾達(Matilda)要索取王位。她的同夥是同父異母的哥哥私生子羅伯特,亨利國王曾經把他封為格洛斯特伯爵。這場堂兄妹之間的戰爭後來演變為國內戰爭。瑪蒂爾達在西部有強大的力量,尤其在格洛斯特郡和布裏斯托爾(Bristol)周圍的地區,而斯蒂芬掌管著東南部。在中部和北部地區,他們兩派都沒有支配地位。在那些地區,當地富豪自然是統治者。


盎格魯-諾曼底貴族的天性就是打仗,就像火蜥蜴那樣,他們生活在火中。威廉一世認識到這種天性,並像一個暴君那樣統治著他們。他曾經說過:他的貴族“渴望反叛,準備搞騷亂以及進行每一種犯罪活動”。需要奴役和鎮壓他們。為了存活,諾曼國王們必須強大。但斯蒂芬並不是強勢的,從所有記載上來看,他和善而溫和,容易接近,更容易說服。值得詛咒的是,他寬容自己的敵人。與之前的國王們相比,他沒有很大的不同。他把任命男修道院院長和主教的權力讓給了教皇,他還同意:主教應該“對教會的人”實施權力。這樣,國王的特權一下子就減少了。他站出來與大貴族討價還價,這使他成為國王中的先例。


在瑪蒂爾達抵達之前,男爵們已經非常明白,忠誠和紀律被破壞了。為了擴大自己的權力,眼下就有一個令人愉悅的機會。他們的城堡得到了進一步加強,變成了四處搜尋士兵的中心。在接下來的十六年裏,人們既失去了和平也失去了正義。以歸屬斯蒂芬或者瑪蒂爾達為借口,富豪之間發生了私人戰鬥。雙方不斷地進行著小沖突和圍城,突襲和埋伏。教堂被洗劫,村莊被搶劫。男爵之間以及城鎮之間,都發生了戰鬥。格洛斯特郡的軍人支持瑪蒂爾達,他們向伍斯特進軍,企圖把這個城付之一炬。他們還抓俘虜,把俘虜像狗一樣拴在一起,這期間,大多數伍斯特人帶著隨身物品躲在大教堂裏。

這裏能提供一個簡略的大事年表。瑪蒂爾達來到英格蘭,她的統治沒有獲得壓倒性的支持。西部的男爵大部分支持她,但她的主要支持者仍然是同父異母的私生子哥哥羅伯特。格洛斯特的羅伯特成為她雇傭兵的領導人。她的第二任丈夫、安茹的傑弗裏(Geoffrey),在為自己打仗時被扣押了。


1139年,她在阿倫德爾(Arundel)登陸後,西部郡的一些縣裏,諸如薩默塞特郡和康沃爾郡,發生了無數的小戰鬥。城堡被占領,然後再奪回。第二年,零星戰鬥還在繼續,布裏斯托爾和伊利島還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騷亂,但沒有明確的勝利和失敗。英格蘭的大貴族面臨一種潛在的內戰局勢,這在英國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有些人利用了騷亂,其他人無疑是焦慮和沮喪的。斯蒂芬被大多數人看做為神聖的國王,似乎瑪蒂爾達的頭銜沒有獲得廣泛的歡迎,甚至她的支持者也被要求用原本封建的名字來稱呼她,如主人或者“夫人”,而不是女王。斯蒂芬本人擁有非凡的體力,幾乎不停地在國內活動,但1141年二月初,當他在林肯被抓獲後,他的行動突然中止了。


他作為俘虜被關在布裏斯托爾的一個地牢裏。一兩個星期後,瑪蒂爾達被稱頌為“英格蘭夫人”。她從未受過加冕,因此,對信奉神聖王權的人來說,這是一個令人煩惱的時刻。在此之前,英格蘭未曾有過國王被關在自己國家的監獄裏。瑪蒂爾達對自己的勝利叫喊得更響亮,變得更加專橫,她向那些被認為是戰敗的對手索要金錢和貢品。她被勉強允許進入倫敦,倫敦市民一直是斯蒂芬的熱心支持者,但她因為索要錢財,更進一步地與倫敦人疏遠了。在她抵達這座城市一兩天後,幾座教堂都敲響了鐘聲,一夥暴徒沖進了她正要用飯的威斯敏斯特大廳。她騎上馬,倉促地向牛津奔去。這是她許多不幸逃亡中的一次。有一次,她裝死從迪韋齊斯(Devizes)的一座城堡中逃離,她被亞麻裹屍布包起來,用繩子拴在一張靈床上。後來,在一個冬天的晚上,她被圍困在牛津的城堡裏,在從冰凍的泰晤士河向南逃往沃林福德(Wallingford)時,她穿著白衣服,借助白雪把自己偽裝起來。
斯蒂芬被逮捕後,其軍隊在他妻子名義上的指揮下,在戰場上取得了優勢。瑪蒂爾達越來越往西移動,她的許多支持者為了活命逃跑了。格洛斯特的羅伯特在斯蒂芬被捕的同一年也被捕了。他是瑪蒂爾達軍隊裏的非正式領導人,在與國王進行人質交換後,他似乎自然地獲得了自由。因此,斯蒂芬被釋放後,重新回到自己的王國。騎士和城堡又恢復了我占領你奪回的致命遊戲。戰爭又持續了十二年。


英國一些地方比另一些遭受了更多的損害。溫切斯特一個僧侶用村民吃狗肉和馬肉來描述饑荒帶來的後果。另一個來自彼得伯勒(Peterborough)大教堂的僧侶講述了城堡裏貴族的掠奪細節。他們在自己領地上繳稅到了如此的程度,以至於所有村民都扔下田地和村舍逃跑了。所以真正的暴力騷亂是局部和特殊的。


這個短暫的時期被稱為“無政府狀態”(Anarchy),基督和他的聖徒都休眠了,而且都低估或者忽視了英國的潛在力量。英國的政府制度已經建立好幾百年了,大體上還保持完好。在這個時期,大多數城鎮的城墻都得到了加固,而城市的活動像以往那樣持續著。或許更讓人驚奇的是,斯蒂芬統治期間,有更多的大教堂被建設或者投資,超過了英國歷史上的任何時期。熙篤會繼續蓬勃發展。蒂克斯伯裏(Tewkesbury)大教堂的塔樓和彼得伯勒大教堂的唱經樓都是在戰爭年代完成的。


戰爭本身不是無休止的。在大齋期(Lent)和降臨節(Advent)這些懺悔季節裏,所有的戰爭行動都暫停了。當瑪蒂爾達的雇傭軍與盎格魯-諾曼男爵彼此打仗時,大部分英國人都在做自己的營生。內戰當然有傷亡和遇難者,彼得伯勒和溫切斯特的僧侶都進行了描述,但卻沒必要為普遍的疾苦和荒涼畫出一張圖。或許值得記錄的是,在那些“無政府”的歲月,雨傘被引進英格蘭,它比大教堂和宮殿存在的時間要長。


戰爭間歇期只發生了一種變化。斯蒂芬國王不再相信由亨利一世建立的中央官僚機構了,他逮捕了其重要成員,其中有索爾茲伯裏、伊利和林肯的幾個主教。他可能認為,他們秘密地與瑪蒂爾達和格洛斯特的羅伯特站在一起。他還占領了他們的城堡,主教在俗界也擁有城堡。之後,在困難和異常的形勢下,通過本能或者計劃,他推翻了前任國王的政策,發展了許多自己的權力。他把伯爵封為大多數縣的領導人,他們負責管理所在地區的政治和軍事,除了名字外,在所有方面都代表國王本人。換句話說,在英國州的發展中,沒有什麽必然的事情會發生,計劃的事情也可以被推翻。這就是為什麽亨利二世在登基時下決心的原因,他決心恢復他姥爺的行為準則。他是一個強勢國王,所以是中央集權者。
1147年,安茹的亨利來到英格蘭,他當時十四歲。他指揮著一支雇傭軍小部隊,準備為瑪蒂爾達的繼位去戰鬥,但實際上,他沒有給母親帶來好處。在泰晤士岸邊克拉克萊德(Cricklade)的戰鬥中,他被打敗,具有慷慨品行的斯蒂芬親自幫助他返回諾曼底。在最後幾年的沖突中,每個人都明白:斯蒂芬是勝利者,同時也認為,安茹的亨利天生和必然的是他的繼承人。現在這個國家的富豪們大多數支持亨利繼承王位。


因此1153年,在主要教會人士的請求和幫助下,一份協議在溫切斯特得以起草,協議中確定:斯蒂芬能統治國家,但他要認可亨利是他的繼承人。亨利表示效忠斯蒂芬,而斯蒂芬宣誓支持亨利做他兒子和繼承人。重要城堡的監護權都有了保障,這些城堡包括:沃林福德、牛津、溫莎、溫切斯特和塔樓(Tower),沖突雙方的主要男爵見證了這個條約。瑪蒂爾達返回魯昂,在余下的歲月裏,她在此地致力於慈善工作。十六年大體上徒勞的沖突最終得以解決。鬥爭比無用功還要壞,它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也不能證明任何事情。在某種程度上,它最能代表中世紀的沖突。人們很難去駁斥這種懷疑:國王和王子們是為自己的利益而參與戰爭的。這就是為什麽他們都被說服而參戰的原因。


斯蒂芬曾發誓,自己絕不會是一個被罷免的國王。災難確實被避免了,然而,他長久以來並沒有享受過穩固的王位。他開始著手恢復社會秩序,在溫切斯特條約簽署不到一年時,他腸道感染,1154年10月25日,死在多佛的奧古斯丁(Augustinian)小修道院裏。他可能是被犯人擡走的。許多人希望他死,希望一個年輕國王來統治,其中包括那位年輕國王本人。君主的生與死都是嚴峻和危險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