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204墜入地獄特輯(七)——香港危機

作者:VOG翻譯組 Sarathecat,starwar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班農先生請傑克談談前一小時對Jacqueline訪問的感想。傑克說,對那些認為香港抗議民眾應該受到譴責的聽眾來說,當聽到來自香港抗議前線的人能引用大家看了五六遍的1980年代的電影《赤色黎明》的時候,你們應該清楚,你們其實是在同一個隊伍裡。班農接著評論《赤色黎明》這部電影,第一版是上世紀90年代出品的,他的合作夥伴Beau Flynn等人獲得授權在2007-2008年重新翻拍了這部電影,但到2012年才公映。電影的初期發行被叫停並要求刪減,因為電影原來是有關中共的,必須刪減中共的片段並替換成北韓,否則不准在電影院上映。這就是中共對文化方面的影響,週五的嘉賓電影製片人Kris Fenton也證明了中共的無處不在。拜登也是一樣,他為中共搖旗呐喊了多年。周日晚上七點在WABC上,我和Dave Ramaswamy等其他幾人會做一個關於2020地緣政治的特別節目。

在接進下一個嘉賓前,班農先生播放了一段聽眾在節目過程中發給戰斗室的視頻 —- 一封給川普總統的視頻信,視頻歷數中共在香港的暴行揭示了香港示威的真相。班農評論到,在中共和英國簽訂了條約時,美國其實也是同意了的,雖然當時有很大爭議。西方國家有義務保證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川普總統說過,沒有什麼是必然的,人們的行動改變歷史。即使我們坐在家裡,我們也都在經歷著歷史上偉大變革的時刻,觀看我們的節目也是一種親歷這種變革的行動,就像經歷內戰、二戰、經濟大蕭條等等,事情正在發生。當我們看到美國總統率領內閣成員在玫瑰園霸氣的出現時,你就知道大事正在上演,特別是看到備受人們尊重的富商黎智英在60分鐘的視頻中說,因為自己不能像那些十幾歲到二十出頭的中學生和大學生一樣勇武而去街頭抗爭而激動的潸然淚下時,當看到黎智英的朋友在剛才的視頻中所敘述的9000多人被捕,他們被強姦,被殺害,十幾歲的少女被中共軍警抓捕、強姦,許多人被消失。主耶穌基督當時也不是自己先走進水裡,而是由兩個漁民引路。所有歷史變革都是由少數人引領發動的,香港現在就是由兩三千高中學生發起的對抗20世紀最後一個專制暴政的運動。我們原來以為20世紀的專制暴政是從1914年8月槍聲起到1989年柏林牆的推倒的一段較短的歷史時期,其實並不是這樣,Fukuyama和那些斯坦福保守歷史學家都不對,這段歷史並未就此結束,自由的普世價值理念並不易得,雖然已經歷經了艱難的30年,但是我們知道這是個20世紀的未完成的事業,我們面對的是最後一個獨裁的,法西斯共產主義的獨裁政權。

班農先生接著請進了來自中國大陸現在已成為美國公民的嘉賓王先生。王先生在上節目前的一席話給班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說雖然他不是來自香港而是大陸,但是現在已經是美國公民了,他認為這不是關於香港,而是關於中共以及中共是如何進行操作的。班農先生請王先生向美國聽眾解釋一下他的觀點。

王先生首先表達了對班農先生的敬意,雖然中共通過黨媒CCTV對班農先生進行了長達二十分鐘的批判,但是班農先生贏得了所有中國人的尊敬。回到班農先生的問題,王先生說,他原先其實是反對香港人民街頭抗爭的,有時甚至反對美國。但自從來到美國後,特別是跟隨郭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以後,他獲得了許多在國內無法接觸到的資訊,這些資訊都是超乎他想像的,從裡到外徹底否定了原來的他。王先生原來在國內瞭解的資訊是,香港人不知道感恩,大陸提供給香港食物、水和各種生活必需品,不用香港花一分錢,他對這些宣傳絲毫不與懷疑,但自從來到美國後,這些觀點全變了。現在他和國內的朋友交談時,他意識到,有些人對香港正在發生的事一無所知,有些人知道的全是被歪曲了的事實,有些人甚至因對家庭安全的擔心而不願討論香港議題,這就是大陸的情況。

班農先生問,所有這些發生是因為資訊的缺失,或是網路防火牆,還是洗腦?為什麼大陸的中國人認為香港人不知感恩,美國人都是壞人?王先生回答說,這都是因為大陸的教育系統教育的結果。在大陸,學校老師每天都在說美國的資本主義如何如何壞,在課本裡也有,學生們從小就被教育去仇恨美國,仇恨資本主義。同時,這也是網路防火牆和洗腦的雙重作用的結果。比如,大陸中國人都喜歡用微信,它就像美國民眾用推特一樣,只是微信用戶更多而已。王先生在微信和推特搜索”香港“這個關鍵字,令人驚訝的是,雖然都有許多文章被搜索出來,但沒有一篇講述香港運動的真實目的,香港人民的真實訴求,而是說香港抗議民眾是暴徒,他們的目的是想獨立,在自由世界的人們都清楚這些都是虛假宣傳。

班農先生問王先生對川普總統玫瑰園講話如何評價,同時,香港民眾想從美國民眾以及其他聽眾朋友處得到什麼樣的幫助。王先生說,中共是造成香港災難的幕後始作俑者。中共接管了香港但拒絕履行承諾,這導致了香港民眾的抗議。中共壓制真實的資訊自由地在大陸的傳播,這也是造成新冠疫情擴散的原因。香港問題只是所有問題中的一個,拯救香港民眾其實等同於拯救大陸民眾。首先要推倒防火牆;其次,中共其實只在乎錢,我們要在錢上面下文章,比如,凍結所有中共高官在美銀行帳戶以及中共在美國的所有資產。據有關文章報導,80%的中共交易是通過美國的金融系統進行的,我們也可以將中共排除出美國的金融系統,也許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脫鉤,這些方法也可以用在港幣上。王先生指出,班農先生曾說過,我們要在眾多雜音中找到那個清晰的信號,這個信號就是中共,中共是我們現在面對的敵人,無論我們做什麼,使用什麼工具,幹掉中共是我們的終極目標。另外,我們還可以將中共控制的股票從美國市場上去除掉。這些都是我們可以採取的措施。在接入下一位嘉賓Jacob前,班農先生總結了王先生的採訪,對王先生所說的“清晰信號”的表達方式大加贊同。如川普總統所說,他不會再犯1930年張伯倫的錯誤,我們現在面對的是1930年地緣政治危機和經濟蕭條加在一起,再多一個瘟疫,全都集中在這一個時期,這是個全球化對民族主義的戰鬥,是對世界最有實力的敵人的真槍實戰,不是拜登和希拉蕊他們的枕頭戰。香港的抗爭是1775年美國獨立戰爭精神的直接體現。

班農先生請進了Jacob,請他講述一下中共香港國安法通過後香港現在的情況。Jacob說,香港抗議民眾並沒有因國安法的通過而退縮,Jacob就是香港人,從去年就開始積極參與香港抗爭運動。他是那9000被捕抗爭者之一。他面臨著指控,有可能會被判十年監禁,他的一位表妹上周日也被抓。大家也許會問,什麼我們會被抓?在香港,你不必有過激行為或暴力,只是在商場中拿著標語或在街頭發傳單,甚至只是穿著黑色衣服,員警就可以抓捕你。他們不只是抓年輕人,凡是反對中共的都會被抓,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退休了的教授、老師、律師都被逮捕。這就是香港人現在面對的。中共對香港的打壓越來越嚴重,而香港人除了上街抗議以外,其實沒其他選擇。我們不但要面臨著被員警粗暴鎮壓的危險,同時還要面對法律的制裁。Jacob以自己為例,他的生活已經被一系列法庭指控所嚴重影響,如限制旅行和宵禁令。但香港人並未退縮,我們知道放棄或投降絕不是出路。

班農說週六的關於講述中共如何奴役中國人民的墜入地獄特輯,已經成為戰情室最受歡迎的節目。這是關乎大陸、香港、臺灣,甚至擁有美國國籍的所有中國人的內容。這些人都正在中共的鐵蹄統治之下,中共可能隨時因為他們的言論而威脅這些人及他們在大陸的親人。班農問傑克伯(Jacob),香港運動從開始的“雨傘革命”到現在街頭抗爭,川普總統昨天的玫瑰園講話非常冷靜清晰,不再稱習是朋友,有很多美國政府官員在場。香港的抗爭者希望看到西方什麼行動?傑克伯說,香港一直是與中共抗爭的第一線,2014年香港就有爭取民主的雨傘革命,但中共從來沒有兌現他們的承諾,現在這種抗爭加劇了。現在他們通過了香港安全法,這結束了“一國兩制”的體制。我們希望西方像冷戰期間對抗蘇聯那樣支持我們香港。現在最可怕的是中共可以根據安全法,派出特勤進入香港進行抓捕活動,並將相關人士遣送到大陸。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世界人民要站在一起,對抗中共的這種做法。

班農敏銳捕捉到了談話中的一些細節,讓傑克伯給美國人解釋一下為什麼把香港比作當年冷戰時的西柏林。因為很多美國人知道香港是個金融貿易港,也知道香港人的抗爭。但是如果把冷戰時的西柏林和香港類比,這會喚醒很多人對香港狀況的深刻認知。傑克伯說,現在中共推行的是所謂的“戰狼外交”。他們要通過一帶一路等來滲透世界。過去幾年中共一直在這麼做。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世界放過了中共,再次把這個野獸放了出來。後來讓中國加入WTO,希望他們政治更民主,但是這沒有發生。反而中共卻利用各種漏洞,想把集權統治輸出到全世界。這是不能接受的。現在香港選擇了為自由而戰,而不是眼前利益。

班農問,剛才Jack Leung說夏天的時候形勢會升級,中共會加劇鎮壓,你同意這個判斷嗎?傑克伯表示同意,香港安全法通過以後,中共可以派特請人員來香港直接進行抓捕活動。之前在2015年,中共就在香港綁架了一個書店的老闆,因為他出售反共的書籍。他被綁架到大陸,被迫發出悔過聲明,並且不能說出被綁架的事實。安全法通過以後,如果國際社會沒有行動,香港的情況會進一步惡化。

班農談到,過去的兩到三天,世界見證了這些(香港的)高中生沒有被擊垮。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說的“啊,我們感到擔憂”,這些年輕人明確表示,他們不需要你們的擔憂,他們需要世界的行動。因為歷史已經明確告訴我們,這些(鎮壓和侵犯)不會消失,會一直下去。或遲或早,我們都需要站起來反抗,現在這個時間到了。這些年輕人被抓後可能被殺害,但他們沒有被此擊垮,而是繼續反抗。傑克·麥克西說,更重要的是,這些年輕人知道他們有更重要的任務,不僅僅是關乎香港。他們知道可能會輸掉抗爭。他們是為了解放14億中國人在抗爭,為可能馬上被這個邪惡政權奴役的全球60億人在抗爭。班農說,博明在維吉尼亞大學的五四演講,把香港對於民主自由的抗爭和百年前中國的五四運動聯繫起來。同時這也把人類歷史進程中追求自由民主的抗爭聯繫起來,從現在的川普總統(對抗中共)到雷根政府(對抗蘇聯)、羅斯福(對抗納粹)、林肯(解放奴隸),到傑弗遜、亞當斯、華盛頓(獨立戰爭),這個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紐帶從來沒有斷過。我們(美國)成立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共和國,解放了人類歷史上最多的人口。現在的年輕人和孩子,如果你想要看真正的英雄,不需要去看卡通漫畫,這些英雄就在這,看看香港這些年輕人,高中生。這些年輕人現在正在傳承這條人類歷史的精神紐帶,而且在川普總統之前就已經開始了。1773-1775年有過那些在波士頓和各地反抗的人,現在他們的精神在香港。

中共的領導人非常清楚,美國總統昨天宣佈的這些政策和香港的反抗相比,他們沒那麼在乎。他們最在乎的是香港的這些反抗的年輕人。中共不但邪惡,還很狡猾。他們知道如果香港的抗爭不平息,北京(政權)就會垮臺。中共一定要控制香港的抗爭,他們整個政權的命運都押在上面。

班農問傑克,你想說一個納粹德國的類比?傑克講述到,在納粹德國當年的白玫瑰運動(反納粹)中,蘇菲·紹爾(Sophie Scholl)是慕尼克大學的學生,她當時因為批評納粹政權的宣傳冊在1943年2月22日被殺害。她讓我聯想到今天香港年輕人的勇氣——知道自己的險境,卻依然反抗邪惡的中共。我想引述她說的兩段話,她在被審判的時候,只被允許在法庭說一句話。那是恐怖分子的法庭,就像今天中共的法庭一樣。她說:“遲早要有人來開始。我們寫的和說的,很多其他人也相信。他們只是不敢像我們一樣表達出來。”(”Somebody after all has to make a start. What we wrote and said is also believed by many others. They just don’t dare express themselves as we did.”)第二天她就被處死,她在走向絞架的時候說到,“多麼晴朗的一天,但我要走了。如果通過我們喚醒千萬的人開始行動,我的死又算什麼。”(”Such a fine sunny day, and I have to go. What does my death matter, if through us thousands of people are awakened and stirred to action.”)

最後一位連線的是香港人迪克遜(Dickson)。班農問,你作為香港人,見證了一國兩制,告訴我們現在香港正在發生什麼,香港人追求的是什麼?迪克遜說(大意,連線信號不清晰):香港基本法從開始就是有漏洞的,因為如果中共不履行也沒有辦法追究責任。所以中共違反了基本法,也沒有承擔任何後果,沒辦法讓他們負責。香港安全法通過後,香港已經完全不再是自治狀態了,基本法等於失效,也不再是一國兩制。班農感謝迪克遜,和今天連線的所有中國人。香港的事件,觸發了世界範圍內地緣政治的改變,川普總統昨天在玫瑰園的講話,就是在宣告沒有無法避免的事,只是需要有人力、資源,和行動來做出改變。他開始了整個行動,而且不再說“習是我的朋友”了。

班農最後說,CCTV攻擊我,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你們(聽眾)。中共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中國的老百姓和美國的“可悲者”(the deplorables)站在一起。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