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欺淩弱者沒他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作者:文茗

西安這個歷史人文積澱極為深厚,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立的世界歷史名城之一,在海內外擁有極高知名度,有著5,600多年歷史13朝古都,卻爆出了讓人匪夷所思的怪事。

西安街頭頻現怪像,有人蹲在馬路上,在一個一米見方的木框內,用刷子細細地掃地上的灰塵,刷完還要稱重。大家很奇怪,那小心翼翼的樣子,是不是又有什麼重大的考古發現呢?

事實卻是環衛工人蹲在地上測量灰塵,1 平米範圍內的灰塵重量不能超過 5g,不然會被罰款。 真不知是哪個智障想出的這種餿主意,腦殘程度已超越我的想像。 有記者採訪環衛工人,他們表示幾乎每個人都被罰過。至於這個措施說是為了防止環衛工人的惰性,能起到更好的約束作用。有環衛工反映,幾乎每個環衛工都會遭到這項處罰,她就被罰了三次,一共60塊。

共產黨你TM的,該做正經事的時候一個都正經不起來,不該正經的事上倒一本正經。

這種奇葩考核方式,西安從哪學來的呢?該做法的始作俑者,為寧夏中衛市環衛部門。

2012年,中衛提出了“以克論淨,深度清潔”,首次對於城市環衛工作提出了量化考核指標,即“兩個5標準”:道路浮塵每平方米不超過5克,地面垃圾滯留時間不超過5分鐘。

2017年,西安取回了“真經”,發佈“以克論淨、深度保潔”作業標準,對於人流量大、商業網點密集的一級道路,要求人工清掃每平方米灰塵不超過10克,垃圾路面滯留時間不超過10分鐘,第二年又將10克調整為5克。

西安地處西北黃土高原,氣候乾旱多風沙,大風一刮,灰塵必然四起。如何能保證一平方米內垃圾不超過5克?這種沒有任何科學道理瞎整的“政策”也只有共產黨能做出來。

共產黨對這些社會底層環衛工人有多苛刻,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 2013 年,有 200 名環衛工人被拖欠工資近 4 個月,由於是臨時工怕得罪老闆被辭退,也不敢去討薪,有人省吃儉用,每頓只花兩塊錢,就吃 3 個大白饅頭充饑。至於他們的直屬管理者,同樣被拖欠工資。 2014 年,有公益組織向環衛工人發放慰問品,結果被某環衛所長半路截胡,有人打電話質詢,被所長威脅,過來就給一個大嘴巴子。 2015 年,1 月份冰天雪地,58 歲的環衛工人李師傅實在無法抵禦寒冷,見路邊有人烤火取暖,於是想湊過去一起暖暖身子,結果被巡查人員拍下,隔天就被開除。 2016 年,有公司組織慰問環衛工人並發放米麵糧油,結果領回家發現,大米過期了。經採訪,該負責人表示,搞錯了,但與愛心人士無關。 2017 年,“以克論淨”環衛考核標準面世,前兩次不合格罰款 100,第三次直接辭退。 2018 年,西安環衛發佈煙頭考核標準,每名環衛工人清掃路段煙頭不得多於 4 個,否則每多一個罰一塊錢,有人因此一天被罰超百元。

 根據媒體統計100 名環衛工人後發現,這 100 人平均年齡 52.2 歲,日均工作 9.5 小時,月收入 2675.8 元,幾乎全年無休。 這 2675 元,除去各種名目的罰款,還能剩下多少。你們這些共產黨官員打牌,一把桌子上扔的錢都不止這一個環衛工人一個月的工資吧,真不知該是多冷血的人才能忍下心罰沒這些環衛工人的工資。

共產黨你到是把開會擺個茶杯都要拿尺子比劃這種破事少幹點,給這些環衛工人和底層老百姓多謀謀福利好嗎。

就像李克強講的:“仍有 6 億人每個月的收入僅維持在 1000 元左右。 1000 元是個什麼概念呢?在北上廣深,你就租個農民房,光房租和水電可能都不夠。”這些環衛工人有多少是在這個標準之內的,他們用尊嚴,給每個城市帶來了乾淨整潔的街區,大街上的灰塵容易被掃去,但內心的骯髒永遠無法被清掃乾淨。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