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教育體制下的數學教育

作者: Sky妮妮

在中國大陸,數學成績幾乎成爲衡量一個孩子聰明與否的標准。各種數學競賽例如IMO,數學建模比賽也在中國進行地如火如荼。然而,“爲什麽中國沒有大批地出現優秀數學家”這個問題仍然衆說紛纭。在筆者看來,如果能看清楚中共如何在教育上進行洗腦,許多類似問題的根源會一下子清晰。就如中共宣傳機器是“九層妖塔”一樣,在數學教育上也有類似的層層屏障。

第一層: 在學生的青少年時期僵化他們的思維。統一機械化的數學教育模式例如題型歸納總結,記憶答題範式讓學生從小便形成固化思考模式,不允許質疑教師的做法,不允許有新的想法。教師們爲此找到的理由是: 在統一高考閱卷中減少損失。這個看似正確的借口背後隱藏很大的問題: 全國統一試卷並沒有考慮教育資源不公平的事實。例如一線城市重點中學會和大學合作舉辦夏令營,授課的往往是大學教授,他們之中有些參與了高考數學的命題。另一邊是絕大多數中國學生無法享有優秀的教育資源。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在 Amazon 公司入駐中國大陸以前,絕大多數三線以下城市的學生甚至無法購買到“微積分”教材,然而那些大城市重點高中的學生可能已經達到了本科生的數學水平。 絕對的統一帶來的不是公平,形象的比喻: 高考制度好比讓大象,貓,金魚同時比賽爬樹。

第二層: 在高等教育中設置過多障礙。對于有志于數學研究的學生來說,數學專業和其他專業一樣,有大量政治課,它們的學分比重可能大于專科課。另一方面,專業課的設置類似“大躍進”風格,甚至教材選擇的決定權可能也不在數學教師手中。看似積極的結果是: 從中共高等教育脫穎而出的學生,能夠更加堅定專注于自己的專業。很難被察覺的消極結果是: 由于荒謬的課程設置和評價機制,學生心中的怨恨不斷積累,除了自己的專業以外,沒有獲得良好的人文教育。

第三層: 沒有以信仰爲基礎的教育培育出冷漠的數學工作著。這一層是筆者認爲最可怕的一層,和中共宣傳機器九層妖塔的“小罵大幫忙”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共體制下,人們的精神世界極度匮乏,但是它無法阻擋人們對精神生活的追求,這一點在知識分子身上尤爲明顯。其中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中共成功地將大多數學工作者引向了一個深淵: 崇尚無神論,認爲所有宗教都是極端的,最後只能把數學視爲宇宙最高級的法則。這一點在邏輯看似有合理之處,然而筆者對于精神追求的看法和黎智英先生類似: 法治,人權,利伯維爾場,私人資産,和免于恐懼的生活方式是最基本的精神財富。如果沒有這些,談論“人類求知欲”和“宇宙法則”都是虛無缥缈的。因此我認爲,數學家首先要成爲人。

數學和整個宇宙相比如同灰塵一般渺小,數學家們不應把自己微不足道的貢獻過于放大,以至于認爲自己在其他問題上的判斷一樣優秀。這其實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沒有共産黨的新中國,我們的數學教育應該何去何從?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