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法:妄議中醫入罪?既得利益者總是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作者:滅共日記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關于對《北京市中醫藥條例(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時間爲2020年5月29日至6月28日。征求意見稿的第三十六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對中醫藥作虛假、誇大宣傳;不得冒用中醫藥名義牟取不正當利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不得以任何方式或行爲诋毀、汙蔑中醫藥。”這個以政府名義推出的『北京市中醫藥條例』一出來就炸了鍋,關鍵的問題不像在講中醫,而是不要大家“妄議”。條例草案第54條幹脆把“诋毀、汙蔑中醫藥”與“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並舉,也就是說以後在诋毀、汙蔑中醫藥,就以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爲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這件事情足以說明汙蔑中醫藥已經損害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了,並且他們認爲現在的韭菜聰明了,單單靠洗腦,愛國已經不能阻止他們對傳統醫學的質疑和否定了,所以必須上升爲政治問題,必須用行政手段來幹預和保護傳統醫學的既得利益者。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人民的意願還是官員的意願了?我現在就想知道,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對中醫藥作虛假、誇大宣傳;不得冒用中醫藥名義謀取不正當利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不得以任何方式或行爲诋毀、汙蔑中醫藥。既然不能以任何方式和行爲诋毀,汙蔑中醫藥,那要怎麽阻止虛假誇大宣傳呢?要怎麽阻止別人冒用中醫藥名義謀取不正當利益呢?這是不是把所有的發言權和仲裁權都交給了那些所謂的權威了?然後說到權威,想想鍾南山,想想連花清瘟,該怎麽保障那些所謂的權威能維持客觀公正呢?而且诋毀、汙蔑中藥和實事求是地說中藥不好的界限在哪裏呢?由誰來裁定?邊界在哪裏呢?如果我說中醫不如現代醫學管用,到底算诋毀、汙蔑還是實事求是?爲什麽不容質疑?醫學是一定存在質疑的,不質疑,科學和醫學,怎麽進步和改善?中醫中藥到底行不行?難道北京衛健委心理沒點數嗎?難道以後中醫藥都不能說它不好了?看來那些被治死了或是治壞了的患者別說昭雪,連喊冤的權利都得被剝奪了。

是不是以後像“鴻茅藥酒”這樣的事情就沒有人敢出來批評了,畢竟像這樣的,無效可以圈錢,慢毒性也看不出來,真喝死了就說不是真正的中醫,想怎麽說不都是全靠上面的一張嘴嗎?在現代醫學面前節節敗退的中醫,如果沒有中共的扶持早已湮沒于曆史之中。在老齡化日益嚴重的中共國,中共爲了減少養老金支出必然將大力宣傳及扶持他們自己都不信的巫醫,以達到提高老年人死亡率緩解人口老齡化的目的,更可以借助中醫的邪教化大發橫財。這也只能說明現在中共國的中醫已經完全宗教化了,並且是實現了一醫一國,政醫合一了。以後中共國的老百姓在去醫院看病,千萬不要和醫生說不要中藥,中藥沒效果,因爲很有可能醫生會馬上報警,因爲這不僅僅是诋毀汙蔑中醫藥了,更是妥妥的現行犯…最後用一句後浪裏的話:弱小的人,才習慣嘲諷與否定;強大的人,會通過立法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GNEWS之前文章:
想擺攤先被宰一刀 https://gnews.org/zh-hans/220298/
中共的暴力維穩已經伸向了小學生 https://gnews.org/zh-hans/219529/
共有産權房到底是給老百姓創造福利 https://gnews.org/zh-hans/218691/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