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新地!對爆料革命之于民族曆史的思索

作者:杠上開花

聖人不仁,以百姓爲刍狗。這是真人老子于二千五百年隱匿前于函谷關留給關令尹喜五千言裏的一句話。中國的政治是帝王家天下治世,天子家天上(實際天下一人)的壟斷信仰。其實就是變相的政教合一,因爲天子,這個上古時期巫時代本來是神➡人、人➡神溝通的媒介,僭越位格,成了人世實際神格的存在。又通過其造作禮制,剝奪了除天子之外其權力治下,衆生與天的關系。

在禮治之下,衆生是沒有任何一點的資格與天溝通的,如果有人公然或私自祭天,就會被視爲篡權,是視爲謀反,這是極度重罪,誅連十族。

在此之下普通人只能祭祖先之靈,不能祭真神(天)。民間的信仰,漸漸演化爲祭山靈,祭河靈,祭物靈,祭奇山石、古木,甚至節日,也只能祭竈王爺土地公公,而且這些神靈都是被家天下禮制降維降級之後的存在,禮制之下的這些神靈只能委身于柴火竈牆根下這些場所,上不了中堂神位。讓人想起了古代被貶蠻夷邊區運離神京的罪臣。

春秋時期,所謂禮崩樂壞,其實就是衆生天性的覺醒,是人天感應的自然呈現,不應被自私至極家天下控制森嚴,以國禮等同爲家廟之禮,輔以酷刑之恐嚇,是故,當其核心權力羸弱,極權的松動,人的天性就會八侑舞于庭。因爲這不過是世俗制度,而非神靈天賦。

天子壟斷人➡天自然的關系,篡改了天➡人自然天賦人權的本質。使得衆生失去了與神靈的自然而直接的溝通關系,自然的天賦人權被篡奪。等于被剝奪了信仰自。物業不允許業主用公共設施了。甚至管起你可不可以在家自由活動的權力了。

直到佛教進入終至不能禁,衆生才有了外來的和尚會念經的信仰,因爲禁而不止,就只好任其共存,只要不“出格”。這一幕與今天的共産黨烏托邦極權控制何其相似乃爾。就是極權主義都喜歡管你的思想,控制你的思維方式,不允許有它們所謂的離經叛道。由它們定義一切。這是極權的另一個特色。

思維被控制,思想不自由。然後灌輸它們精心設計的一套所謂文化,以確保人們的“可控”,這一切的出發點卻是出于私欲。帝王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不管這個制是從哪朝哪代開始。無非都是帝王縱欲的真相,甚至死後以妙齡少女人殉的凶殘,這種事,畜牲都無。然後在禮制之下,女人的物化,女人的功能化,把人降低天賦的屬靈的高尚人格具備的自由。徹底的奴化,也即是工具化。

聖人不仁,以百姓爲刍狗,就是剝奪了人屬靈的屬性,信仰的不自由,使得人以非公義私法矮化的事實存在。人是因爲靈性生命才有超越肉身能欲的高尚,才有靈魂的高貴。

但家天下的政治文化,帝王僭越了天子作爲靈媒的位格。政教合一,精神控制,肉身限制。達到極至的就是共産黨烏托邦這個邪惡幽靈的利用科技帶來的逐漸深化的控制:管天(信仰),管地(物權),管空氣,管生殖器,這種人類本能的欲求都要管,領導一切,控制一切。

以前看傳統戲曲,只要一看到美少女,美婦人一出場,必有一衙內如蠅隨行,後必欺男霸女。以前覺得戲曲是藝術,藝術嘛,就是創作,創作嘛就好講故事。但如今認知事物的程度不同,使得明白與感應到這似乎就是這個民族集體潛意識裏的深深恐懼,深沈擔憂的存在。恐懼,是我們這個民族集體潛意識裏極深的劃痕,未知生焉知死,所以,我們需要人殉。需要死時找幾個墊背的這種讓有神信仰的民族或凡有信仰的本族也不可理喻的也許只是少部分,但事實卻是存在的特性。

未知生,焉知死,使得人的屬靈生命墮落爲只在乎肉身能欲的食、色,性也的現世存在,人死燈滅,但被壓制矮化的靈依然存在肉身,只是被壓抑了,潛意識還是會恐懼死後的不可知,不確定,才會有人殉。

今天共産黨烏托邦騙子集團的權貴及其官僚體系的官員們甚至凡與其有深度合作的商賈及社會各界,很多正是上演這種在戲曲中的社會風氣的存在。普通人被矮化,被奴隸化,被物化,甚至被作爲器官提供者的“活體”化。這,就是靈魂被攫取被擄奪的現實寓言。通國家國情懷的虛假宣傳,而控制人們的思維能力。當面對利益時,它跟你講情懷,講同一個民族。講付出,講犧牲小我,成就什麽狗屁的大我,從不說利益,這套屢試不爽。

這些林林總總的欺詐騙術,曆朝曆代,就那麽用著。它們害怕百姓個人的覺醒,所以他們灌輸給普通百姓的,永遠是認知的錯誤偏差,就是沒有靈性的生命。因爲靈,就必會聰而明,慧而覺,你一覺它們就沒法控制了。

所以說聖人不仁,以百姓爲刍狗。維基的釋意是:刍靈,又稱刍人,日本稱爲藁人形,朝鮮半島稱爲稭稈人形(韓語:짚인형、짚人形)是漢字文化圈以稭稈紮成的人偶,在古代用作陪葬品。刍靈不限于制成人的形狀,還有馬、狗等動物造型,如刍狗就是狗形的刍靈,動物造型的刍靈常用作除厄(日語:厄除け)的替身。由于刍狗等除厄用的刍靈有祭祀完後就會被丟棄,因此以刍狗比作無用微賤之物。這就中國三千年來的曆史。

當年周被商統治,文主拘于羑裏而演周易。惡不積不足以敗其身,武王形成聯盟伐殷,曾經宣誓: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元後,元後作民父母。在這裏,武王作了偷換概念。天既是萬物父,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天子,天子作民之父母。

在這裏以比喻爲實,將自己作了民之父母。問題在哪裏?問題在于你武王是元後,即天子這樣位格的帝王。你就是民之帝王,但與民之父母無涉。以民之父母之喻爲由,直接就僭越了位成了萬萬人的父母,再以孝道爲綁架,這樣不僅使家天下爲名正,其言也順了。是你父母,怎麽待你都應該。人對父毋,自然百依百順。

它們沒有說的一點是:你既爲民之父母,可否把你享受的美食美酒美屋美衣也讓民也享受呢?,當然不行,這就是中國的所謂文化。好東西它們幫你用保管。這時它僭越社會倫理成了你的父母。等到需要付出時,它把民當隨時可抛棄的刍狗。

這就是中國的政治文化。都是偷換概念,躲避焦點,你說東,它說西。你說道德,它跟你說權力。你說權利,它跟你說責任。三千多年來,民就這麽被玩著。因爲民就是刍狗,是下賤不具多少價值的可隨時丟棄的犧牲,是物一樣的存在,因爲。它們說人乃萬物之靈,但不包括其家天下家廟祭祀用來犧牲刍狗-普通民衆。這是中國社會的本質。曆朝曆代謊話連篇,就因爲怕你醒。

所以,郭先生開創並領導的爆料革命到今天,一步步接近理想。一步步開啓民智。我就是因爲郭先生的爆料,使過去的一層薄薄的窗紙戳穿,97度的水才開了,要不永遠還會覺得那麽高位子的人應該不差,就算有,也還不致于壞到那種程度。郭先生的爆料使我明白了,只要他是人,就會有人性的一切,甚至因爲權力,可能使人性更壞的徹底。

郭先生這樣的才能要是在曆史上,肯定就是開一代王朝,家天下了。但郭先生已聲明不參政,惟真不破,講真話,做實事,而且G-TV私募已結束,他不僅要結束中國幾千年來的把國家個人化的曆史,不參政,而且還帶領普通人致富,過有尊嚴的生活。過去都玩苦民,貧民那套,哪朝哪代都無不如此。

郭先生開創了曆史。更重要的是,他明確提出了讓民衆有信仰的自由,而且依法規範宗教。這個在,中國的曆史,也是開創性的。中國的曆史,宗教只是統治者的工具,並未賦予人靈性的一成長。傳統的宗教,只是極少數人的領地,普通大衆,只是被蒙騙提供財物供養的事實。靈性的生命得不到真實的成長,因爲宗教都是權力控制的。

郭先生提信仰的自由極爲重要,信仰都可以自由了,人就具備了靈性生命的根基了。信仰的自由是,靈魂覺醒的第一步。人的生命就被賦予了靈魂,不再是物化的低賤刍狗。這是生命真正的意義。這在這個民族的曆史,是第一次,是創造,是開天辟地。這與盤古開天辟地一樣。

在這個民族的曆史上,真正通過喚醒開智于普通到過去只是刍狗般存在的民衆,每個生命的開智與覺醒,實際上是被上天賦予了靈魂。人➡天的關系在中國扭曲了三千多年,直到信仰的自由被法治化,才得到恢複其自然,而不是被權力綁架下的扭曲虛假信仰。天賦人權。人➡天,天➡人直接溝通,必然爲未來的新中國人賦予自由的生命,靈性的成長,必然帶領這個扭曲的社會恢複到正常建康的陽光臨照下來。

所以郭先生盤古大觀的寓意,必定是開新天辟新地,幾千年私義的家天下中華民族的曆史結束了。必然會是促成這個民族的新生,一個以公義爲要求,以自由爲信仰,以愛爲維系的正常社會,與世界民族自然而和諧相處。而不是固守陳舊理念的一個陰暗民族心理,走到神的光照耀下的開闊地,不是那種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逼仄,開啓中華民族一個真正新的未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3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268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26272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2688/ […]

0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2688/ […]

0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2688/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