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麽才是“不忘初心”?

作者:緣布施

中共爲了統治,好大喜功,不僅篡改了文字,還混淆汙染了太多中國文化,中共的一尊也隔三差五的提出要“無我”。中共提出的“無我”是什麽?不言而喻;無非是要黨員犧牲一切。無條件忠于黨。要是追根問到底黨又是誰?黨不過是幾個寡頭把持,寡頭裏還有最大的寡頭,自稱爲一尊。這個所謂的一尊既不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也不是由皇帝正統繼承而來的;是亂倫出來的帝位。是一群紅色妖魔在中華大地亂搞。他們是誰陰;誰壞;誰狠;誰貪,誰邪乎;誰就能登上大位。

中共圈養了無數的筆杆子奴才爲中共歌功頌德,一會“無我”,一會 “無爲”,一會“不忘初心”的拽詞。無非是換個模式用中國文化繼續來欺騙老百姓。從這點來說,中共在不斷的調整統治學術與哲學,中西合並。雖然對外的孔子學院,對內的馬克思黨校都已經學術破産。然而中共移花接木的利用中國文化的哲學思想;作爲工具繼續給大衆洗腦,其不過是在玩弄消遣中國文化而已。

中共這些馬屁精奴才,志大才疏,不學無術。因爲從十八、十九世紀以前的中國,素來是文哲不分、文史不分、文政不分,是混爲一體的文化學問。過去了不起的政治家,也就是哲學家、史學家、詩人、學者。如果你要研究中國的哲學,不會中國的文學、詩詞、歌曲,不懂“二十六史”,就很難說是真能通達博雅了。中共動辄提出“無我”。你說你都“無我”了,你扇他兩個耳刮子,你看看他能“無我”嗎?你說他一句逆耳的話他都會瑕疵必報,最後幹脆砌個牆,都關起來,在發個紅寶書APP,每天規定積分學習,恨不得螞蟻窩裏都成立一個黨支部。真是對中共歎口氣都覺得多余,但是牽扯到中國文化,就非得站出來揭穿中共。正所謂佛法雲:甯將此身下地獄,不將佛法做人情。

老莊道家的思想講“無爲而治”,有些人講,什麽都不管,就是“無爲而治”。這完全搞錯了,道家沒有這個說法,是“無爲無不爲”。所謂“無爲而治”是制其機先,看起來是沒有事。譬如說,一個領導的人,一開始你就要先透析它的流弊,毛病出在哪裏,先找到病源,把它疏通了,再不會出毛病,然後才能無爲而無所不爲。

縱觀中共這幾十年,是亂爲,胡爲,一會生的多是偉大母親;一會又是計劃生育。一會發動工農兵革命;造反有理。等奪了權,革命成了遵命,你敢不遵命,小命就丟了。一會投機倒把,一會企業家又是中流砥柱。一會私營企業是社會主義經濟重要補充;一會又成了公私合營階下囚。一會城管耀武揚威;一會是地攤經濟。等等,諸如此類,不甚枚舉,國策左右搖擺,舉國上下跟著瘋子揚土。

中共幾十年來瞎折騰搞得天怒人怨。中國人一定要靜下來想一想,爲什麽我們這個民族這麽多人禍?領導我們的人靠什麽在治國?說句實話吧;完全是靠情緒,人性中的五毒在釋放,情緒用科學的說法是荷爾蒙,從欲望的根擴展出來的。用四川的土話說;都是個雞巴事。共産黨的根說穿了就是他的情緒好一點,大家就都好過一點。老一尊是上山下鄉鬥地主等等;新一尊是大撒比,國安法等等。有多少人的命運就被這些人的情緒波動莫名其妙的改變了。所有的中國人沒有一寸土地,但是很多人還在天天爲中共唱贊歌。是非不分,黑白不分,也許不久就被冠狀病毒搞死了,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連死個明白都沒有資格,中國人就是這麽可憐,可悲。這個世間愚蠢是無法救治的。

那什麽才是初心呢?中國文化講得初心到底是什麽東西?

中國儒釋道三家,有個名稱叫做永遠保持“初心”,就是最初在開始的那個心理狀況,人能夠永遠保持“初心”,很純潔,不受外界環境影響染汙,永遠保持那個光明磊落、坦白純潔,如老子所講的“如嬰兒乎”!那就是莊子所說的這一把刀,永遠不壞,永遠常新的道理。他說明了這個要點,同時我們要了解這個原則,對于我們生命的修養也是一樣。

一個儒學者的標准。以實事求是的作風,力行所知所學,爲人民、爲社會、爲國家“誠意”,“正心”做實事,但求盡其在我,無負初心而已…

孔子說他的學生們“進取不忘其初”,這是一般人最難達到的修養工夫。一個人在人生的路途上,不管自己的功業成就多大,能夠“進取不忘其初”,是很難很難做到的。例如明朝開國的帝王朱元璋,由一名小和尚而達到皇帝之位;宋朝的開國皇帝趙匡胤,也是由小軍官做起,最後當了皇帝。清朝的順治皇帝曾經說過,“勿忘初心”,意思是:皇帝也是人,沒有什麽不同,不必把皇帝擡得太崇高了。這也正因爲他們當了皇帝,氣度到底與一般人不同,但是在他們的心理上“不忘其初”,就是要平凡、平淡,不要被染汙了。

所以中國古代做官的人,退休後所作的詩文,往往有“依然還吾是初心”這一類的句子與思想,做了幾十年官,做了幾十年的事業,現在回到鄉下去,種種花,鋤鋤草,養養老,此心還是和童年時候出來讀書時一樣。還有一句話是“還我初服”,意思是:本來是一個鄉下的小孩,當年出來,穿了一件破破爛爛的學生裝,幾十年來曾任各級的官吏,乃至地位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穿過了紫袍、紅袍、藍袍、綠袍,各級的官服,現在年紀大了,辭官回家,脫下了那些錦袍玉帶,回到故鄉。還鄉後穿回以前的布衣裳,沒有架子,像是沒有做過大官,沒有建立過大功業的樣子,清閑自在,和兒時的同伴往來,坦率誠懇,無有挂礙,其樂融融。

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大人不一定是皇帝,也不一定是大臣;大人可以當皇帝,可以做大臣,也可以做一個最平凡的老百姓,大人是超然的。唯大人可以入聖境,當皇帝則是入聖境爲聖王,做宰相則爲良相,做老百姓則是一個規規矩矩的聖人。所謂“赤子”,在前面已經解說過,就是嬰兒,“赤子之心”,一般人說是人之初的童心,但不是幼稚,是形容人的天真、天良之心。

宋代的大詩人陸放翁便說過:“志士棲山恨不深,人知已自負初心。不須更說嚴光輩,直自巢由錯到今。”平庸一生,名不見于鄉裏,終與草木同腐的,或者庶乎近焉!

功名成于德業,事功應乎初心。《易》雲:“舉而措之天下謂之事業。”此聖賢之業也。然“浮名浮利濃于酒,幾人肯向死前體”?救世救民乎?利己利家乎?是故存心不可不察,德行豈可不修。且老子有言:“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聖性無不通,順逆皆方便。初心入三昧,遲速不同倫。

《楞嚴經》記載二十五位菩薩圓通法門,每一位菩薩報告已當時學佛悟道的經過,最後由文殊菩薩作結論。爲什麽由文殊菩薩作結論?因爲文殊菩薩在佛教中代智慧而且他是七佛之師,他自己早已成佛,釋迦牟尼佛及其前面六位佛都是他的學生,因爲學生當教主,他來捧場,所以現身爲大弟子,稱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因此關于智慧方面成就的佛法,到了最後多半開始學佛,進入定慧三昧的境界,有人快,有人慢。譬如禅宗講頓悟,根性明利,很快就到了,有人要三大阿僧祇劫慢慢修,遲速不同。等于走路,有人腳步大走快一點,有人腳步小慢一點,都在走,你不能說他沒有走。老年人慢慢走也在走,小孩子跑碎步跑得快,結果跑了半天還落後。此謂“初心入三昧,遲速不同倫”,不要在那裏比快饅,只要最高目的一樣就對了。

【發起初心歡喜地 具生猶自現纏眠 遠行地後純無漏 觀察圓明照大千】

【極喜初心平等性 無功用行我恒摧 如來現起他受用 十地菩薩所被機】

唐三藏沙門玄奘奉诏撰《八識規矩頌》兩次提到初心,就是修煉瑜珈(you-ga)成功了的人。一地一地,地就是範圍,分成十七個範圍來說明。由普通一個人的人生講到世界,講到物理、物質世界,講到整個宇宙;物理世界講完了,回轉來講怎麽樣修持,怎麽樣修心,證得形而上的這個道。然後,又分開講小乘道的第一步怎麽樣修持,大乘道怎麽樣修持,一直到成佛之路,一百卷整個地說完了,所以叫“瑜伽師地”。

不忘初心喊喊口號容易,而中共是瞎喊,就像一個賊偷了一本書,炫耀了很久都沒有發現書中講得都是要好好做人不要做賊。中共黨員要是真的搞懂了不忘初心,那就是要立即滅共,滅共就是滅掉中共的這股邪惡勢力與無明;大學所說的“格物致知”。與物質格鬥,不再癡昧取舍。即便犧牲了自己也是正命。當然人很難保持不忘初心,但是有個方便辦法可以做到不忘初心,那即是觀想,觀死,印光大師房間裏就挂著一個“死”字。每個人不論忘不忘初心,正如《西藏生死書》所說:人人都必死無疑,且死無定期。稍微轉一下念頭,反正最後都要死,何必執著,何必造惡業……那個轉念就是“道” 就是不忘初心。也是所謂的槍口擡高一寸!如果把惡的心念發展下去,善心被它汙染了,善心也變成不善的心了。所以說,一切種子如暴流,念頭像瀑布一樣在流。瀑布並不是沒有啊,是有的,“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它永遠在流。所以佛說我于凡愚不開演,因爲智慧不夠的人,不敢對他講這個東西。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622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622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622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6224/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