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雲南、吉林市多地發生蝗蟲災害!

作者:文小明

在今年中共病毒疫情肆意地球上的任何一個角落,全人類都在奮力抵抗這種前所未有的致命危害。與此同時,聯合國發出警告:另一場災難可能就要來了!這場災害可能就是沙漠蝗災帶來的糧食短缺!這幾年,人類經曆了很多自然災害,有地震,有瘟疫,有洪水,有高溫,有火山爆發,有北極融化,但是,糧食危機似乎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所以,當看到聯合國發出的預警時,我們應該有所警惕,並爲此獻上迫切祈禱!

2020年6月5日,根據各病蟲測報點發布的蝗蟲發生信息,中共國吉林市農業農村局發布緊急通知,提醒農民朋友並積極組織各級農業部門,全力做好蝗蟲監測與防控工作。

據蟲情調查,蛟河市、桦甸市、永吉縣、龍潭區、昌邑區、船營區等地的部分荒地、林地、崗地等處已發生蝗蟲爲害,呈點片發生。截至6月4日,全市蝗蟲發生面積約13.4公頃,平均發生密度10-20頭/平方米,密度高的可達50頭/平方米,爲害部位大都爲闊葉草本植物的嫩葉,危害狀爲缺刻狀,個別導致整片葉子被吃光。全市農田尚未發生蝗蟲爲害,目前蝗蟲處于蝗蝻階段。

蝗蟲又叫土螞蚱,多數以卵在土中越冬,越冬卵約于5月中、下旬至6月上旬孵化。6月下旬至7月中旬以前多爲蝗蝻階段,多數爲3-4周齡。7月上中旬是成蟲發生盛期,也是爲害盛期。常見的有笨蝗、短星翅蝗、黑背蝗、尖翅蝗,形狀略似飛蝗,分布地區很廣,多生活在山區坡地以及平原低窪地區的高崗、堤田埂、地頭等處。除危害糧食作物外,還可危害果樹、蔬菜等,危害性比飛蝗小。蝗蝻多在樹邊、草叢、坡地上活動爲害,以後隨著蟲齡的增加,遷移力增強,逐漸向農田蔓延擴散,如不及時防治能把大片作物吃光,嚴重影響農業生産。

通常情況下,密度在20頭/平方米以下的爲中低密度發生區,20頭/平方米以上爲高密度發生區。那麽此次蝗蟲密度達到了50頭以上了,不可謂不嚴重了。

回首看看整個中國雲南、內蒙多地近來蝗蟲災害亦是日趨嚴重。

或許有人說,這場蝗災不會飛過來,我們不必擔心!但是,任何一次對災難的輕忽,往往會導致可怕的猝不及防!這樣的教訓,已足夠慘痛!沙漠蝗已從東非蔓延至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國也面臨著沙漠蝗侵入的風險。據FAO(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判斷,此次始于非洲的沙漠蝗災,因初期控制不力,可能會延續到2020年6月甚至更長時間,屆時蝗群規模可能增長至當前的500倍。如果氣候條件適宜,此次發生的沙漠蝗存在從巴基斯坦和印度直接侵入西藏,或者經緬甸侵入雲南(但是實際上YouTube等網路上已經顯示的雲南蝗災很嚴重了),或者經哈薩克斯坦侵入新疆的風險。雲南、西藏、新疆等與印度、巴基斯坦、緬甸接壤的省區。

現在,鋪天蓋地的蝗蟲正在肆無忌憚的肆虐非洲,然後飛過紅海,進入歐洲、亞洲,全世界都籠罩在鋪天蓋地的蝗蟲陰影之下。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這些蝗蟲增長了6400萬倍,數量已經超過了千億只,一天就吞噬光3400萬人的糧食,令人擔心的是,蝗蟲還在快速增長,對于農作物的破壞還在加強,令人觸目驚心。

關于糧食危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出預警!這兩年,歐洲的很多河流,都出現了饑餓石!饑餓石的出現,就預示著全球依然沒有擺脫糧食危機!

饑餓石,就是以前以航運爲生的人們在河邊或者是河中心較高的石頭上雕刻水位的一些石頭。因爲當河水水位減少到某一刻度,這些以航運人的生計也就受到威脅,于是,這些刻有水位線的石頭便叫做饑餓石了。在歐洲,這些饑餓石的出現更是一種不祥的預兆。

就像不斷出現的地震,就像不斷出現的高溫,就像不斷出現的洪水,就像不斷出現的火災,就像不斷出現的瘟疫,就像不斷出現的台風,這兩年,這些極端天氣和自然災害,已經像刮風下雨一樣,我們已經習以爲常!但是,我們沒想到的是,饑餓石的出現也是如此之頻繁,而背後,竟然是一場看不見的糧食危機正在靠近!

親愛的戰友們,不能讓CCP的假大空宣傳的“可防、可控”蒙蔽了我們的雙眼。我們一定要堅信郭先生的話,手中有糧,心中不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