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需要一位能夠正視並對抗中國在非洲掠奪性放貸的領導人

我們正面臨著當代美國領導地位的第一個真實挑戰。美國需要一個不僅可以堅定地捍衛我們國家的經濟權益,並且可以與中國對抗,阻止他們將非洲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大部分地區貶低為僅為其工業提供原料的客戶國。

中國試圖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的超級強權國的野心與過去蘇聯的嘗試有很大的不同。不同於蘇聯的是,中國並不是外交和經濟上孤立的國家,相反地,從1980年代開始,美國兩黨的官僚就已開始將中國納入了美國經濟運作的生態系裡,以至於到今天,我們已經完全依賴這個最大的經濟及地緣政治的競爭對手。– 這個事實已在我們無法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生產某些醫療用品的凄涼景況被證明。

而在我們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里,只有一位候選人:唐納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有多次勇於譴責中國的惡劣行為,並要求其真正地公平對待美國工人和企業的記錄。

唐納德·特朗普之所以參政,主要是因為厭惡華盛頓官僚單方面向中國投降所致並不為過。在競選總統的幾年前,他就已經開始呼籲美國採取戰略性反關稅政策來扭轉美國工業基礎的流失。在他的政治職業生涯中,他的言論或議題中也從不缺乏如何抗衡中國崛起的詞語。而在任期間,特朗普總統督導了美國與中國經濟關係自尼克松時代以來的最大變化。

這樣的本能對我們與北京的競爭關係的其他方面也至關重要。雖然地球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之間的經濟關係十分緊要,但是另一場在全球開展的爭鬥也正在進行中- 一場類似於冷戰期間美國和蘇聯之間對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爭奪的競爭。

在我的祖國非洲大陸,中國已經取代美國和西方,成為這個資源豐富的大陸的主要經濟夥伴。由中國人控制的“金磚國家開發銀行” 已經部分地取代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並且中國目前已經持有非洲主權債務的約三分之一。

對各方而言,中國的最終目的,顯而易見的就是放貸。無論是津巴布韋的鋰,贊比亞的銅,納米比亞的鈾礦,還是肯尼亞的印度洋港口通道,中國都在利用其藉與美國30多年來不平等貿易往來所累積的金融實力,向擁有其擴展勢力所需資源的國家提供掠奪性貸款。為了達到目的,中國除了利用債務索取優惠外,更不惜採取了一切可以想象,從賄賂到洗錢的腐敗手段。

迄今為止,美國一直不願正視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野心。現在我們正處於可以決定世界最終領導地位的競爭初期。美國人不能將我們的未來託付給喬·拜登,一個在其整個職業生涯都姑息和降服於北京的候選人。

Jaco Booyens (導演,製片人,演講人)是After Eden Pictures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自己的觀點。

原文鏈接
譯者:文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