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美國的軟弱妥協人士

原文由Jeff Nyquist发布| JRNyquist.Blog | 2020年6月5日

翻譯、引言: TCC

PR: 海阔天空

引言:

當委會又一篇苦口婆心大作,希望能喚醒那些軟弱的舔共者! 在這個美國內憂外患的當兒,檢討美國為何落入這步田地,並明確地指出當前美國國內的暴動與白人種族主義無關,卻與中共國和俄羅斯對美國的戰爭準備息息相關。美國的左派人士(無論有意或無意)都已成了外國勢力的工具。本文並以法國大革命的例子,警醒那些出賣自己國家的懦夫們,以免落入自掘墳墓的悲慘下場。

原文:

致美國的軟弱妥協人士

国王命令瑞士人立即放下武器,并退回到他们的兵营。

1792年8月10日,路易十六,致他的瑞士卫队

⚔️ 我們已接近共和制的盡頭。一場革命已經開始,尚未下達決定性的反革命行動。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們在心理和語言上已經卸甲了。

例如:效忠聯邦官員的誓言是捍衛憲法,以對抗國內外的所有敵人;但是如果我們拒絕承認敵人的存在,如果我們不能說出敵人的名字,就不可能進行防禦。最重要的是,這是一件事:我們不允許說出敵人的名字。

這是從語言和心理上卸甲的原始本質。除此之外,美國的敵人也已湧入了政府。現在,當暴民大規模部署暴力後,我們會發現自己並沒有做好準備,迷失方向並且毫無防備。

我們怎麼會走到這步田地?

左派分子逐漸控制了我們學校的課程。這些課程是從蘇聯設計中複製而來,供我們方便使用。 (請參閱Robin Eubanks”獲得資格已毀滅:如何以及為何使教育成為武器” 。)該課程破壞了頭腦能思考的能力。它使我們的孩子遠離愛國主義。它導致婦女反對男人,黑人反對白人,而美國人反對自己的國家。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教條式灌輸過程,沒有人認真地懷疑挑戰過。我們以豐厚的資金支持了這一项叛國罪。結果,十年來,我們逐漸失去了對自己(教育)機構的控制。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終於來到了這個悲慘時刻。

最能代表這一總體過程的短語是“從心理和語言上卸甲”。我們已經從思想上解除了武裝,現在這個過程已經從思想領域發展到街頭暴力。如果這一過程繼續下去,那麼當外國敵人用其導彈、軍隊和艦隊發動進攻時,所有種族和有信仰的美國人都會遭到屠殺。當前,我們的經濟在許多方面受到攻擊。法律和秩序正從我們身上被剝奪。首先,警察將不再被資助;第二,革命將使美國軍隊不被資助;第三,中共與蘇俄將轟炸並入侵我國。

考慮以下情況;全國各地的警察跪在“抗議者”面前乞求寬恕。郊區的白人也向黑人屈膝。無能為力的中產階級之中充滿著姑息及卑恭屈膝的精神。這預示著即將進行的大規模徵用。也預示著暴行、殺戮、大屠殺、任意逮捕、暴民肆虐、外國入侵和軍事獨裁。

在民主黨州,馬克思主義革命者正在用黑色憤怒來掩蓋對我國經濟的襲擊-佔領街道,燒毀和掠奪企業,恐嚇政府並制服平民。現在,他們的策略在發揮作用。如果政府不拿回街頭的主導權,停止(他們對)財產的破壞,那些革命者將開始主宰條件。在那種情況下,每一次談判都將不利於政府,直到革命者成為政府為止。

目前,革命者要求清空監獄,並解散警察。這將確保他們無限期地控制街道。這將使他們能夠隨意使用武力,沒收財產並實施“法外”殺戮。革命者將組建自己的政府,以(法國革命的)羅伯斯庇爾公共安全委員會為榜樣。

回應以上內容,有很多人會說我在誇大目前的麻煩。他們會說我的反共偏見使我對事件產生了扭曲的看法。他們將辯稱,這些抗議是“和平的”,根本不是關於馬克思主義的,而是與“白人特權”和“系統性的種族主義”有關。儘管許多示威者確實擔心警察的暴行和系統性種族主義,但他們只不過是小卒子-也是革命左派進行暴力襲擊的掩護。

許多善良和慷慨的人相信愛與和平的左翼烏托邦。但是,他們的世界是一個顛倒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所有事實都可以通過意識形態不斷顛倒的眼光所看到的。可悲的是,他們不知道實際操縱它們的力量。他們的歷史和政治知識太有限,他們對於尚未完全理解的爭議是無法安全地參與地。弗拉基米爾·列寧(Vladimír Lenin)給於這些好人一個名字。他稱他們為“可利用的白痴”。

當前的暴動與白人種族主義無關,與中共國和俄羅斯對美國的戰爭準備息息相關。(美國)這個國家的左派人士(無論有意或無意)都是外國勢力的工具。而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衍生出的政治”孩子”。它代表著無知。

“系統性的白色種族主義”之爭是我們敵人所提出的主題。這個主題一直得到北京和莫斯科的支持。因其戰略目的而獲支持,現在已成為焦點。無論我們的國內問題是什麼,屈膝於被共產黨員和外國敵人用來掩護的抗議活動之前,等於自殺。

如果我們曲膝,那麼一切都不會再恢復正常了。有一段破壞者闖入一商業的視頻;裡面的人大喊:“我們站在你們這邊!我們是支持你們的!”但是破壞者並沒有停止。他們繼續粉碎出現在面前的一切。

我們許多政治人物和軍事領導人都對“抗議者”表示同情。他們害怕用武力打擊到處猖狂的搶劫者和煽動者。因此,搶劫、焚燒和暴力將繼續。革命者的強化,主要是因為微弱的反應-這種反應讓人想起1792年法國君主制。

捍衛軟弱的政府是一項危險的任務。這樣的政府從不堅定。他們準備姑息,甚至投降。警察宣誓要用生命來保護社會,但他們不會(反過來)得到軟弱的政治家的支持。他們將被犧牲。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將受到猜測。即使是現在,他們還是被視為種族歧視。

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正在(此時此刻)在考慮是否解散警察。在洛杉磯,已批准了一項措施,不再資助部分警察並將錢轉給黑人激進分子。

想想法國大革命中發生的事情:國王路易十六看到一場正在準備中的起義,希望不取他的臣民的生命,所以將自己交給革命者的手中,並說:“先生們,我來這裡是為了避免重大罪行的發生;我認為我與你們在一起會更安全。”他放棄了宮殿,也放棄了瑞士衛隊對他的保護。

將國王拘為人質的革命者命令瑞士衛隊放下武器並投降。警衛回答:“我們認為自己是不光彩的” “我們是瑞士人,瑞士人是寧死不屈。”

宮殿及其周圍地區開始激烈戰鬥。瑞士人為自己抵抗。革命者被抵抗力量激怒了。路易十六聽說在戰鬥,就命令其警衛立即放下武器。他們試圖服從卻被屠殺了。在900名瑞士警衛中,有600名被立即殺害,另有200人死於傷口或後來被謀殺。

以下是整個過程的摘要:—為了避免流血,國王放棄了自己。他的警衛被宰了。後來,國王被革命者斬首(他們曾經保證過他的安全)。皇后,他的妻子也被斬首。他的孩子們被監禁。數千名無辜者被斬首。巴黎暴民統治了那幾年的政治,直到一位名叫拿破崙·波拿巴的年輕砲兵向巴黎暴民近距離發射了葡萄弹弹药並將其驅散。不再有暴民。猜猜誰是該國的下一任統治者?

我們美軍中有沒有大膽、有能力的領導人?目前,陸軍領導層感到恐懼,因為武裝部隊內部的種族分裂會將陸軍分成相互敵對的陣營。他們說,動用軍隊制止左派革命分子的焚燒和掠奪是政治上的不明智之舉。

因此,連陸軍將領都屈膝。當中共國軍隊到達時,也會讓他們下跪。中共國人會給他們鏟子,並命令他們挖。當洞挖得夠深時,會發出槍響。然後一個又一個的身體會掉進洞裡。解放軍將用鬆軟的泥土覆蓋掉入的洞中的屍體。

對於那些在”政治上正確的”笨蛋們:你們應該感到羞恥-因為你們是一群非人的,愛哭的,令人作嘔的,毫無意義的行屍走肉。你們將在未來得到應得的命運。你們由於犯錯、軟弱及道德懦弱將屈膝而死。明天他們將燒毀郊區並使你們喪命。當你們為“好的”中共國士兵開掘墳墓時,我希望這些話被你們銘記在心:你們背叛了國家三十多年的和平與繁榮。當你們的敵人接管學校時,你們不在乎。當商店裡的一切都是敵人製造時,你們喜歡低廉的價格。當你們的敵人競選國會和白宮時,你們投了贊成票。你們祝賀自己賢德,但是你們並不賢德。你們只是膽小鬼。

你們接受共產主義的謊言。你們為贏得冷戰而自以為是。你們假裝中共國是我們可以合作的國家。但是現在是時候讓你們受苦了。

標籤:中國,共產主義,ESSAY,法國革命,傑夫奈奎斯特,國路易十六,左派主義者,政治上正確的,俄羅斯,社會主義,瑞士衛隊,蘇聯

文章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7458/ […]

0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745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82380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7458/ […]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