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議員提出製衡中共暗箱操控聯合國的法案

圖片來源:www.economist.com

中共為何對美國及其盟國已成重大的長期國家安全和經濟威脅。

2020年6月11日外交官雜誌發表了德州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的觀點文章。邁克爾·麥考爾眾議員是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共和黨領袖,並擔任眾議院中國工作組的主席.

文章中指出美聯社在其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詳細敘述了中共在CCP病毒問題上向全世界撒謊並掩蓋了他們的失敗,導致寶貴的時間和數十萬人的生命的喪失。該報告還概述了由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領導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如何一再地選擇姑息中共而不是追究其責任。曾跟隨譚德賽當選世衛組織總幹事期間新聞的人並不驚訝於他的舉動。畢竟,在譚德賽還擔任祖國埃塞俄比亞外交部長期間,中共就曾對埃塞俄比亞投資了133億美元,隨後更在世衛大力支持他的提名。

相較之下,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時任世衛組織總幹事的格羅·哈林·布倫特蘭(Gro Harlem Brundtland)曾公開譴責中共隱瞞信息並向世界撒謊。而儘管正如美聯社的報導指出,世衛組織雖早已知道中共正在隱瞞重要信息,譚德賽在CCP病毒爆發期間卻對中共一貫的熱烈讚揚。就算有些人寧可相信中共對譚德賽的決定沒有影響,但僅以他對CCP病毒回應的無能管理就應該足以將他迅速撤職。

明顯地,世衛組織並沒有盡到其保護全球健康的核心責任。事實是它並不是與中共勾兌的唯一機構。在支持聯合國工作的15個專門機構中,有4個是由中共國籍的人領導: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國際電信聯盟(ITU),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和國際民航組織(ICAO)。而相比之下,法國,英國和美國合併在一起才領導了相同數量的這類機構。中共是如何為其公民取得這麼多的領導職務的呢?在某些案例中,中共是透過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其撤回候選人。如 2019年6月,中國免除了喀麥隆政府的約7800萬美元債務。之後不久,喀麥隆糧農組織總幹事的候選人就退出了競選,為中共代表鋪平了獲勝的道路。而這些中共官員到位後,通常就會開始代表中共行事。就在去年,聯合國前副秘書長兼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UNDESA)負責人吳紅波就曾公開承認,他在職務中如何優先考慮中共的利益,及中共如何利用領導職務將許多中共官員安排到他們所管轄的機構中,及如何將他們的官員安置在聯合國主要管理機構,以遏制對其人員的投訴。

麥考爾眾議員指出這就是為什麼他要引入《聯合國透明度和責任法案》的原因。他解釋這項立法會通過授權美國總統指定中國和類似國家為“全球惡行者”,並利用資源阻攔他們在聯合國系統內尋求領導地位,從而抑制中共的惡意影響行為。這也將有助於阻止下一代的中共官員及其傀儡取得領導權力。該法案還藉在國務院內設立一個負責為中共官員及其傀儡候選人在聯合國選舉中提供替代方案的工作組來促進美國在聯合國的利益。該項法案已為美國取得了一些成功。今年早些時候,由美國支持的新加坡候選人擊敗了中共支持的候選人,取得了領導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地位,成功地阻止中共在聯合國內尋求第五個領導職務的野心。但美國必須再接再厲地確保更多類似這個案例的勝利。最後,該法案也主張美國應對其聯合國捐款進行全面核算,以確保美國納稅人的資金是用於對抗中共在聯合國內部的影響等等。

文章進一步指出麥考爾眾議員說美國必須意識到,中共對美國及其盟國已構成了長期的重大國家安全和經濟威脅,而他為能擔任眾議院新中國工作組主席一職而感到自豪。並說該工作組會致力於尋找解決中共所構成的代際威脅的解決方案,其中包括保護全球供應鏈;邇止中共的區域性軍事侵略;還有阻斷它們對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有害影響。

麥考爾眾議員強調美國人必須認真對待這一威脅,美國也必須成功。如果美國失敗了,他們的子孫後代將會把這一刻看作另一個類似美俄冷戰期間的斯普特尼克人造衛星事件的時刻- 只是這次美國將挫於沒有像當年般覺醒而急起直追。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文真
校對整理:瑞安平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