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假治學”的亂象與科研工作者的辛酸

作者:SKY妮妮

筆者在第一次聽到Dr. Bo曝光中共軍事的假大空之後,就不禁聯想到中共體制下的學術圈。筆者嘗試羅列了從本科到研究級別學術混亂的冰山一角:

1.本科生參與各級別的學術競賽出現“抄襲”、“文章代寫”等現象。
2.本科生的畢業論文采用“翻譯現有的英文文獻並發表在中文期刊上”。
3.研究生利用其導師職位便利,把內容重複的文章發表在期刊上。
4.導師以“不准許畢業”要挾學生爲自己寫論文。
5.導師在不經學生的允許下,私自把學生的文章“挂名”給第三方。
6.導師利用自身威望,以“發表文章”、“獎學金”爲條件,誘導或逼迫學生進行利益交換,例如金錢、性。
7.同行之間形成“派別”,惡意打壓對方。例如搶占個別學術期刊的編委席位,刻意打壓對方的投稿。

上述種種現象體現出,大陸學術圈的整體氛圍非常浮躁。這也導致大批低質量論文湧現,“灌水”也成了科研工作者無奈自嘲的口頭禅。但如果分析背後的原因,就會理解爲什麽“以假治學”的現象是必然。

荒謬的評審機制:評價機制缺少公平性和科學性從本科教育就體現地淋漓盡致。例如針對本科生開設各種科研創新項目活動,它們的評審可能並不是專業相關人士。自然科學項目不讓各自專業的教授學者評審,而是讓“黨組織”評審。又如,本科生教材選取的決定權不在各自學科老師的手裏,而是專門成立“學術委員會”,安插一批對本專業一竅不通的“黨委書記”來決定生殺予奪。甚至我們能看到大陸某學報竟然出現“我國科學又一重大進展:習近平思想與黎曼幾何學存在相似性”這種讓人啼笑皆非的標題。

不完善的晉升機制:博士畢業生的第一份教職offer是他們踏進學術圈的入場券。除了個別極爲優秀的博士生之外,大多數博士畢業生只能先拿到一份“短合同”—— 兩年到五年不等。國內大多數高校實行“非升即走”的制度。簡單地來說,如果在第一份合同期內沒有晉升爲副教授,就面臨著高校不再和你續約甚至是失業的風險。對于有志于做出好學問的博士生來說,他們願意在這份段合同期內著手一些艱深的問題。但是,即便他們可以做出好的結果並且發表在非常優秀的雜志上,也不意味著一定可以得到晉升的機會。因爲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必須先申請上“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例如“面上”、“青年基金”、“國家優青”,“國家傑青”等等。基金評審專家的標准可能和國際上的標准具有差異,例如A雜志在國際主流物理學界被認可爲頂尖雜志,但在大陸可能就不被歸爲“頂尖”範疇。于是,在“選擇做什麽問題”、“發什麽雜志”、“怎麽樣才能盡可能申請上基金”問題上,年輕學者們可能需要同時考慮到:

1.個人的學術品味;
2.評審所隸屬的“學派”(利益團體);
3.甚至是看不見的“政治因素”如評審人員的變動、與自己所處“派別”的利益關系。

這些因素混合在一起,給年輕的科研工作者非常強的“不安定感”。“焦慮”也許是其情緒的最好概括。兩條路擺在面前:堅持“屠龍少年”般的理想去做自己感興趣的學問,但也冒著”三十而立”卻丟掉工作的風險;或者去學會迎合領導,委曲求全拿到一分穩定的教職。你會選擇什麽呢?大陸從不缺少有著一顆純粹之心追求學術的年輕人,但不是每個人都有運氣。不論如何,ccp至少做“成功”了一點:至少你們沒有心思關心政治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