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生物及病毒實驗室安全管理挖掘揭秘

DT挖掘機爆料P4實驗室第2季 5

DT挖掘機說明: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們已經明確了這種CCP病毒的製作只需要P3級別的實驗室就可以完成,而不需要P4實驗室,建在武漢的P4實驗室另有用途,有可能是病毒武器的生產工廠。並且確認石正麗的「SARS和豬瘟病毒來源於蝙蝠」的研究是一種故意設計掩蓋真相的戲法。明確了SARS冠狀病毒的分離時間是在2003年,分離者是軍方單位。也確定了2016年發生在廣東清遠的豬瘟是在進行一次高級別的病毒武器的動物傳播傳染演習和試驗。那麼最終接管武漢P4實驗室的是誰?又是誰真正展控著P3實驗室進行病毒武器的研制,新冠病毒這個生物基因武器的確切完成時間點在哪裡?在本文中,我們將從實驗室安全管理的角度加以一一揭示。

以下為詳細內容:

關於P3、P4實驗室的安全問題,大家其實最關心的應該是像電影《生化危機》里描述的那樣,因為實驗室的一個玻璃瓶不小心被打碎,內存的病毒突然爆發並迅速傳播,使得被感染的人全部變成喪屍。事實上,病毒流出生物安全實驗室釀成重大事故早已走出銀幕。具國內新聞報道,例如在生化技術最發達的美國,過去的幾年里,已發生過幾百起病毒洩漏。根據對全球5000多個生物安全實驗室累計3921例相關感染的調查統計,80%的實驗室感染案例與實驗人員粗心大意地暴露於感染性氣溶膠有關,僅僅20%與器械事故有關。

那麼我們最關心的是武漢的P4實驗室的安全防護體系是否會出現新冠病毒的意外洩漏呢?在展開詳細的討論之前我們先從硬件也就是P4實驗室的主要設施設備的角度入手來逐步結構中國P3、P4實驗室的管理體系。

經過查詢,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安全防護設備系統的主要供應商是AAF國際公司,全世界最大的空氣過濾解決方案製造商之一,全球總部成立於1920年,設立在美國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又是美國的技術!)

值得注意的是,這家公司同時也是哈爾濱獸醫研究所P4實驗室的主要設備供應商,也就是是說中國的兩家P4安全防護設備的供應商都是它,同時它也是中國醫學科學院生物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上海第二軍醫大學、中國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主要設備供應商,在下表中,我們列出這家公司的生物安全實驗室的成功案例。

AAF Flanders 生物安全實驗室成功案例

這家公司2016年度銷售額達6億人民幣(含台灣地區5500萬人民幣),就是說2016年也就是武漢P4實驗室建成時這家公司在大陸地區的銷售額在54500萬人民幣,可見這種設備有多貴,技術難度有多高。聯想到火速建成的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和方艙醫院,DT只能呵呵了。

從這家公司在網絡上公佈的一些資料我們可以窺見P4實驗室的安全防護措施的真面目:

哈爾濱獸醫研究所P4實驗室的生物安全防護隔離系統示意圖:

應用於實驗室的生物安全防護隔離系統可以簡單地分解為空氣系統和生物安全系統,簡單地說就是研究人員要在裡面做危險生物的實驗,既要能夠做實驗(活著、呼吸,能夠使用設備從事研究活動)又要防護危險生物,這種防護就包括危險生物的意外洩漏、意外逃逸(動物)對實驗人員造成的傷害,以及逃出實驗室對社會造成的傷害。所以核心設備是生物安全櫃(包括其中的高效過濾器)和空氣系統,這兩個核心設備目前中國是沒有能力製造和設計的,核心技術都掌握在美國的公司手中。

我們先看看核心設備生物安全櫃,在供應給昆明動物所的設備中有這樣一張示意圖:

從上面的表述中,可以看到生物安全櫃對於P4、P3實驗室的重要性,以及對於病毒的安全防護方法。針對細菌、病毒、哺乳動物(猴子)、實驗性動物(小白鼠)、牲畜的生物安全櫃的設計只是大小不同,結構和原理基本一樣。

簡單的說,實驗室一定是一個負壓的密閉環境,外殼極其堅固(可以抵御一般的毀滅性攻擊,如果是軍事用途級別更高,當然這是建築設計領域的工作),經過層層消毒滅菌,實驗人員穿著嚴密的實驗防護設備(防護服、手套等)進入期間進行科研工作。

實驗室裡面一定是一個恆溫恆濕無菌的空氣環境,空氣的出口具有滅菌系統,負壓系統形成一個負壓的環境,實驗的生物或者病毒在生物安全櫃裡面(這是嚴格規定不能離開生物安全櫃的,如果離開了生物安全櫃會觸發警報),那麼是否會發生生化危機那種洩漏事件呢?

我們來分析一下:如果新冠病毒確實是因為某些人故意或者無意在實驗過程中洩漏而傳播到海鮮市場的,那麼必須有幾個必要的條件:A、這個人能接觸到病毒 B這個人能從P4實驗室帶走病毒。那麼好如果A成立,能接觸到病毒,就必須身穿防護服進入到P4實驗室,然後手伸到生物防護櫃里取到病毒活體樣本,然後拿出生物安全櫃,這會觸發第一級防護警報;好了我們權且相信她拿到病毒並成功地從生物安全櫃中取出,那麼她能夠帶離層層防護的安全實驗室嗎,能夠帶出P4實驗室大樓嗎?很顯然,電影裡面打碎玻璃試管造成病毒洩漏的情節是誇張和虛構的。

實際的情況是美國過去的幾年里,已發生過幾百起病毒洩漏事件能夠走出實驗室造成對社會危害的沒有一例。對全球5000多個生物安全實驗室累計3921例相關感染的調查統計,80%的實驗室感染案例與實驗人員粗心大意地暴露於感染性氣溶膠有關,僅僅20%與器械事故有關的前提是這些造成感染事故的案例基本上是沒有足夠級別的安全防護系統和防控設備造成的,可以說在武漢P4實驗室安裝了AAF公司的生物安全防控系統這樣級別的防護設施後造成新冠病毒意外洩漏的概率為0!

我們來看看中共國是怎麼管理P3和P4實驗室的,首先看一篇下面的報道:

科技部關於發佈《2016年生物和醫學領域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結果的通知》國科發基〔2017〕183號,全文摘錄如下:

科技部關於發佈2016年生物和醫學領域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結果的通知

國科發基〔2017〕183號

江蘇省、山東省、河南省、湖南省、廣東省、廣西壯族自治區科技廳,教育部、農業部、衛生計生委、國家林業局、中國科學院,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訓練管理部:

根據《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和《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規則》,2016年,科技部委託中國生物技術發展中心會同中國科協生命科學學會聯合體,對生物和醫學領域共75個國家重點實驗室進行了獨立評估。根據評估情況,經科技部部務會會議審定,現將評估結果予以發佈。

一、生物和醫學領域國家重點實驗室五年整體發展情況

從評估情況來看,通過5年的發展,生物和醫學領域國家重點實驗室總體水平上升很快,已經成為各學科領域的領先團隊,部分成果較為突出,影響力不斷擴大。實驗室集中了國內最優秀的團隊和優勢資源,各實驗室圍繞各自定位和5年目標,面向學科發展、科學前沿以及國家重大戰略需求,開展基礎研究工作。

實驗室成為本領域承擔國家重大任務的骨幹基地。在本評估期內,75個實驗室實到總經費208億元,其中國家科技任務經費155億元,佔實驗室實到總經費的74%,平均達到2.78億元以上。實驗室的科研條件和基礎設施得到極大改善。

實驗室凝聚、吸引並培養了一批優秀科技人才,造就了一批科學前沿的領軍人才。在本評估期內,75個實驗室共新增中國科學院院士15人,佔評估期內生命科學和醫學學部新增院士人數一半;新增中國工程院院士14人。新增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創新研究群體和重點領域創新團隊64個;新增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973計劃)、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863計劃)和重大科學研究計劃首席科學家193人;新增「千人計劃」(含「青年千人計劃」)274人。新增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148人,約佔同期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總數的60%。

實驗室取得了一大批科研成果,成為原始性創新的重要源泉。75個實驗室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33項,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1項、一等獎12項、二等獎65項;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18項。在學術影響力方面,大約一半以上的評估專家認為80%以上的參評實驗室處於領跑、並跑水平。

二、評估結果

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等20個實驗室為優秀類國家重點實驗室。

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等46個實驗室為良好類國家重點實驗室。

癌基因與相關基因國家重點實驗室、家蠶基因組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林木遺傳育種國家重點實驗室、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實驗血液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微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微生物資源前期開發國家重點實驗室、真菌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等8個實驗室限期整改,整改期為2年,在此期間停撥國家重點實驗室專項經費。

醫學遺傳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未通過評估,根據《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和《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規則》的有關規定,該實驗室不再列入國家重點實驗室序列。

希望各參評實驗室、依託單位和主管部門以此次評估為新的起點,認真總結經驗,針對評估專家組提出的問題和建議,研究制定解決問題的方法和措施,不斷提升管理水平,充分發揮國家重點實驗室在聚集優秀人才、承擔重大任務、促進協同創新等方面的作用,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做出更大貢獻。

附件:2016年生物和醫學領域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結果

科技部件

2016年生物和醫學領域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結果

整改類實驗室(8個)

未通過評估類實驗室(1個)

這篇通知透露了很多關鍵性的信息,我們來解讀和挖掘一下。

1、75個實驗室實到總經費208億元,其中國家科技任務經費155億元,佔實驗室實到總經費的74%,平均達到2.78億元以上。其他53億來源不明,當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實驗室都是國家主管部門全額撥款,以國家科技任務的名義下撥,2016年平均每個實驗室獲得2.78億元以上的經費。

2、這些實驗室才是真正從事生物醫學領域研究的主力軍。首先我們先記住在這些主力中和這場新冠病毒引起的疫情相關的國家級實驗室,列表如下:

在後面的挖掘和揭秘中我們會用的到這份名單。

3 實驗室管理根據《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實驗室每年的評估根據《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規則》

我們來挖掘一下《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

《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日前發佈

為進一步規範和加強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建設和運行管理,2008年8月29日,科技部、財政部聯合發佈了《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

國家重點實驗室計劃從1984年開始組織實施,近年得到了快速發展,現有國家重點實驗室220個,固定人員1萬余人,儀器設備總值80多億元。在統籌部署、適度新建、定期評估、擇優支持、動態管理等創新制度的推動下,國家重點實驗室已經成為我國組織開展高水平基礎研究和前沿技術研究、聚集和培養優秀科學家、開展學術交流的重要基地,在科學前沿探索和解決國家重大需求問題方面均做出了突出貢獻。原來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管理暫行辦法》(2002年)已執行六年,得到了科技界的廣泛認同,對規範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建設和運行管理髮揮了重要作用。

《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明確指出,「加強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不斷提高其運行和管理的整體水平。」為貫徹落實十七大精神和《規劃綱要》,進一步加強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國家從2008年起設立了國家(重點)實驗室專項經費,從開放運行、自主選題研究和科研儀器設備更新三方面,加大國家重點實驗室穩定支持的力度。設立專項經費有利於營造寬容失敗、摒棄浮躁、潛心研究的科研環境,是國家重點實驗室又好又快發展的重要保障,標誌著國家重點實驗室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專項經費的設立對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為適應新的形勢,在總結國家重點實驗室計劃組織實施經驗的基礎上,科技部聯合財政部對原管理辦法進行了修訂,並多次徵求有關部門和國家重點實驗室代表的意見,修訂工作歷時近一年。

新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主要修訂內容包括:第一,明確提出中央財政設立專項經費,支持國家重點實驗室開放運行、科研儀器設備更新和自主創新研究。第二,針對專項經費的支持範疇,明確了自主研究課題、訪問學者制度、科研儀器設備更新和自主研制等內容的程序、要求和辦法;第三,提出實驗室的建設、運行和發展要堅持穩定支持、動態調整和定期評估的原則,並提出相應措施;第四,進一步加強對實驗室的日常管理,增加年度計劃和總結、對部分實驗室抽查等內容,建立運行管理中的「預警機制」;第五,進一步強化對學術委員會的要求,確保學術委員會發揮作用;第六,進一步強化依託單位職責,明確依託單位應優先支持實驗室發展。新的管理辦法還強調國家重點實驗室設備共享、數據共享、科學普及、成果轉化、與企業合作等內容。

科技部、財政部還將聯合制定發佈《國家重點實驗室專項經費管理辦法》,規範專項經費的管理,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從這篇報道中我們瞭解到:

1. 2008年8月29日,科技部、財政部聯合發佈了《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

2. 國家重點實驗室計劃從1984年開始組織實施,到2008年共有國家重點實驗室220個,固定人員1萬余人,儀器設備總值80多億元。

3.《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主要修訂內容包括:第一,明確提出中央財政設立專項經費,支持國家重點實驗室開放運行、科研儀器設備更新和自主創新研究。第二,針對專項經費的支持範疇,明確了自主研究課題、訪問學者制度、科研儀器設備更新和自主研制等內容的程序、要求和辦法;第三,提出實驗室的建設、運行和發展要堅持穩定支持、動態調整和定期評估的原則,並提出相應措施;第四,進一步加強對實驗室的日常管理,增加年度計劃和總結、對部分實驗室抽查等內容,建立運行管理中的「預警機制」;第五,進一步強化對學術委員會的要求,確保學術委員會發揮作用;第六,進一步強化依託單位職責,明確依託單位應優先支持實驗室發展。新的管理辦法還強調國家重點實驗室設備共享、數據共享、科學普及、成果轉化、與企業合作等內容。

4. 為了管理中央財政設立專項經費科技部、財政部還將聯合制定發佈《國家重點實驗室專項經費管理辦法》

《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和《國家重點實驗室專項經費管理辦法》在這裡我們不再列出,這是公開的資料,我們重點解讀《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與運行管理辦法》主要修訂內容。

簡單的說就是

A. 中央財政專項經費;自主研究課題、訪問學者制度、科研儀器設備更新和自主研制等內容的程序、要求和辦法;

B. 實驗室的建設、運行和發展要堅持穩定支持、動態調整和定期評估的原則,並提出相應措施;

C. 實驗室的日常管理,增加年度計劃和總結、對部分實驗室抽查等內容,建立運行管理中的「預警機制」;

D. 強化對學術委員會的要求,確保學術委員會發揮作用;

E. 進一步強化依託單位職責,明確依託單位應優先支持實驗室發展。

從這裡可以看到,實驗室的管理關鍵部門是實驗室的日常管理部門、學術委員會和依託單位三個部門,簡單的說,日常管理部門是管理設備及實驗室的工作,依託單位是管人事和資金管理,學術委員會是管理科研方向和成果評估,基於此,列表中的所有國家級實驗室都會有一個日常管理小組(包括實驗室負責人 科研小組組長等)、一個學術委員會(真正確定研究項目和評估科研成果,確定科研成果的發佈如論文的發表等)、一個實驗室依託單位,如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依託單位就是武漢大學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當然最後還要有國家組織的對這個實驗室的每年一次的評估,如果評估不達標,下一年撥付的資金就會出現問題。

這種嚴密而嚴格的管理組織方式我們先不去論證是否會發生實驗室病毒洩漏事件,可以直接看出它的效果和目的:從資金、組織和學術上都嚴格地把控了實驗室中工作人員的科研行為,所有的科研活動都成為實驗室的集體行為,每個課題組組長或者研究員都沒有獨立進行科研活動和發表科研成果包括論文的權利。最終發表的成果論文或者獲得的榮譽一定是作為代表(當然也是做出了實際貢獻)代表集體、團隊獲得的,是組織給予的榮譽,組織給予了獎勵!

而這種嚴格類似軍事化的實驗室研發管理體系在華為、中興等科技公司中也會見到,因為他們和這些實驗室一樣,只不過是中共管理的一個機關部門,並且是一個極其重要的部門。在這樣的部門裡權且不說保密條例對每個研究人員的約束,光是依託單位作為主管部門的管理就把人管得服服帖帖了。當然,這些研究人員大多不會知道自己的研究是為了什麼,做了什麼,不會知道將來會成為殺死他們自己和家人的武器,不會知道他們會隨時成為下一個趙永芳。

那我們來看看一個國家級的實驗室的具體管理是怎麼實施的,我們重點關注一下「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這裡有一個概念需要澄清,就是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不是我們通常所說的「P4實驗室」,就是說在武漢有兩個病毒實驗室。這個「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建立和改造於2003年SARS爆發期間,這一點我們在上一文中已經做過披露。

在這篇報道中出現的是武漢大學田波院士領導的現代病毒學研究中心領導的P3實驗室,並沒有說這個實驗室也是武漢病毒所的P3實驗室,DT再強調一遍,武漢病毒所的P3實驗室和武漢大學的實驗室是同一個,明確這一點非常關鍵!關於兩個實驗室的故事我們會在下一篇文章里繼續披露。

以下為一些相關內容:

2011年7月5日田波院士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這篇報道把這個實驗室的本質說的清清楚楚。

7月5日,應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陳新文邀請,中國科學院院士、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名譽主任田波先生來該所參觀訪問。

訪問期間,田波院士回憶起早年高尚蔭院士擔任所長時期他幾次來所交流病毒學科研心得、學習及工作生活的往事,感慨萬千。他首先參觀了其在武大兼職時的學術助手肖庚富研究員的新實驗室,並對我所人才引進狀況及支持力度表示高度贊賞。隨後,在陳新文所長陪同下,田院士考察了該所BSL-3實驗室及部分學科組,並與部分學科帶頭人進行了座談。座談會上,田院士就蝙蝠攜帶新生病毒分子流行病學調研、新型抗病毒藥物研發、人巨細胞病毒母嬰傳播機制等與科研人員進行了深入探討。看到王華林、崔宗強等年輕一代的學術骨幹正在茁壯成長,田院士非常高興並與他們就病毒膜融合機制、病毒仿生納米器件研究進行了溝通和交流。陳所長向田院士介紹了鄭店園區建設情況及研究所人力資源發展規劃,田院士聽後肯定了病毒所近幾年取得的成就,希望武漢病毒所科研工作者以中科院武漢鄭店實驗室建設為契機,發奮工作,為我國病毒學科學研究事業做出更大貢獻。

1、田波院士是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名譽主任。

2、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托管單位之一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另一個是武漢大學

3、肖庚富研究員曾經在武大兼職作為田波院士的助手。

4、肖庚富在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了一個新的實驗室。

5、武漢病毒所在2011年已經有了BSL-3實驗室及學科組

6、武漢病毒所正在鄭店建設中科院武漢鄭店實驗室。

簡單地解讀一下:「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是一塊牌子,由於資金撥付的問題這塊牌子掛靠在教育部,設立在武漢大學,注意當時的教育部長是陳至立,而實驗室的管理絕對主導者不是教育部也不是武漢大學,而是中科院。在這個過程中,是武漢大學和武漢病毒所共用這塊牌子,從田波院士的描述中,武漢病毒所早期的實驗條件應該不如武漢大學或許有其他的原因,病毒所的一些研究員在武漢大學內的實驗室中做實驗研究。而在2011年左右,武漢病毒所已經具有自己的P3實驗室。而當時正在建設的鄭店實驗室,才是後來的P4實驗室!

為什麼說這段報道說出了實驗室管理的本質呢:1 資金渠道 來源於教育部(注意不是中科院)2 實驗室科研隊伍是兩批,一批為武大團隊,一批為武漢病毒所團隊,兩個團隊相互交流。3 兩個團隊歸依託單位進行人事組織上的管理 4 實驗室具有一個統一的學術委員會,這就是中共的實驗室的安全管理模式。這種實驗室安全管理模式下病毒洩漏的問題已經不重要了,它更證明瞭一個事實,「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牌子下的兩個P3實驗室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重要和核心的黨產。

2004年4月12日清晨,武漢病毒所園區小洪山新園區彩帶飄飛,一派歡快喜慶的氣氛,該所新實驗大樓落成典禮在這裡隆重舉行。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科學院黨組書記、院長路甬祥參加了落成儀式。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3實驗室,「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武漢病毒所分部就在這裡。

我們再來看看「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的名單,當然這個名單由於主管單位是教育部,你在中科院系統是查不到的,你得到武漢大學的網站上查詢:

請認真閱讀這三屆學術委員會的名單,這才是真相。在這份名單里出現了幾乎所有應該出現的名字:張先恩,胡志紅,管軼、陳凱先,饒子和、舒紅兵、田波,陳新文。郭德銀,在哪裡?不要著急,他不屬於學術委員會,石正麗在哪裡?她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因為分配給她的任務就是抓蝙蝠和從抓到的蝙蝠身上找到指定的冠狀病毒,那是一項極其危險的工作。

繼續爆料:

在這份管理團隊的名單上神奇的出現了郭德銀的名字,這些人就是武漢大學和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兩處P3實驗室一塊「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真正管理者。

好了,那些設備管理者名單,考核記錄,管理日誌等的資料不需要爆出來了,我們只要明白這種佈局就可以了,這是一個謀劃好的大的佈局,重要和核心黨產「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就是關鍵點和核心,設立在教育部是為了資金使用方面的方便,以高校科研的名義,用一塊牌子掩蓋兩只隊伍,真正的事實是在從事生物基因武器的研究和研制。

在這種佈局下,他們精心研制的基因武器有可能洩露嗎?他們編織了那麼長的一個謊言來掩蓋真相,他們花費了那麼多的人民的血汗,他們盜取了那麼多美國的技術和人才,絕對不會的。

可以結論了,新冠病毒的研制產生地點:武漢「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也就是P3實驗室。

那麼P4實驗室為什麼要興建?掌管P4實驗室的是這些人嗎?有一個問題可以回答:P4實驗室建成使用之日起,掌管和使用的是軍方,軍方的P4不需要建了,畢竟太扎眼。

請聽下文分解。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