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沒有國界 中共還在做夢

By文和

2020-06-15

最近,中共兩所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以及北京航空航太大學被美國禁用Matlab應用軟體,一時成為熱點。中共海外大外宣之一“北美留學生日報”一句“下流,說好的科學無國界呢?”輕鬆賺取小粉紅們無數點贊。

先來厘清一個概念。科學無國界源于法國著名科學家巴斯德。普法戰爭爆發後,德國強佔了法國的領土,出於憤怒,巴斯德毅然把名譽學位證書退還給了德國波恩大學,他說:“科學雖沒有國界,但科學家卻有自己的祖國。”

讓巴斯德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一句簡單託辭,100多年後竟然成為討論科學,科學家及國家關係的一條“金科玉律”。姑且不論此語當時產生的語境,單就今天科學所涉及的環境,諸如人類安全,國家安全,法律關係,經濟利益,倫理道德等等,都百倍複雜於上上個世紀。簡單將“科學無國界”理解為不分場合的“知識是屬於全人類的”,甚至用來為拿來主義辯護,是別有用心,也是非常荒唐的。

首先,中共因其欺騙本性從來都是對人一套,對己一套,嚴以待人,寬以律己。他們所說的所謂“科學無國界”,其實想說的是,“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疫情初期,美國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的一項在研治療埃博拉病毒藥品“瑞德西韋”被發現有利於治療中共新冠病毒。該公司為救當時生靈塗炭的武漢感染者,不計研發成本,主動放棄智慧財產權,公開其分子式。武漢病毒所毫不客氣,第一時間註冊了藥品專利,改頭換面高價出售,發起了國難財。然而,當世界各國政府與死神賽跑之時,作為病毒始發國,遲遲不肯上傳按病毒序列,延誤疫苗研發週期,置全世界人民生命於不顧。面對世界120多個國家調查病毒源頭的呼聲,中共至今置若罔聞,我行我素。“說好的科學無國界呢?”

其二,不能脫離人類及國家安全談科學無國界。眾所周知,科學是一面雙刃劍,一方面確實可以造福人類,另一方面,也可以打開地獄之門。人類正在經歷的中共病毒之痛便是血淋淋的教訓。處於高科技前沿的生物基因編輯技術本用意是用來研發疫苗,治病救人。不料,掌握在中共邪魔手裡,卻成了研發生化武器的手段,成了殺人工具,威脅包括點贊小粉紅在內的人類的生存。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病毒技術本是美國政府意識到會嚴重威脅人類生命之後,果斷停止資金支助,中止專案。而當時作為訪學美國,該團隊成員之一的石正麗只好回國,卻得到中共繼續支持,終釀大禍。這就是為什麼二戰時核武器不能掌握在希特勒手裡,同理,現在生化武器也不能掌握在習特勒手裡的道理。事關安全,怎能輕言“說好了的科學無國界呢”?可喜的是,疫情的慘痛教訓越來越多喚醒了民眾。IBM公司主動放棄人臉識別技術,目的是不為邪惡所用。

其三,科學無國界必須基於科學倫理。中共治下的科學,道德淪喪,倫理坍塌,賀建奎基因編輯愛滋病雙胞胎女嬰便是實證,令人髮指,讓世界瞠目。在民主國家,無論是專案啟動,資金來源,倫理審查諸多環節,每一個環節都有可能讓其胎死腹中。然而,在神奇的中共治下,居然一路綠燈,直到東窗事發,讓這兩位無辜的小女孩命運至今讓人牽腸掛肚。試問,怎能放心讓這種政權談科學無國界?

其四,科學是一種特殊的活動,有著自身的規律,比如創新性。如果沒有法律機制保護科學家的動機,沒有智慧財產權的保護,輕言科學無國界,只能打消科學家的研究動力,不利於科學發展。早在17世紀,科學家們為保守秘密,擔心自己方向以及過程洩密,不惜用拉丁文或希臘文等非通用語言撰寫,更不必說當今資訊四通八達,研發成本越來越高,一旦被想一些不勞而獲的流氓國家竊取成果,就會功虧一簣,蒙受巨大經濟損失。此外,此次疫情,也敲響了又一警鐘,就是某些所謂科學家,在金錢驅使下,將科學精神,科學態度,及科學方法起碼科學素質置於腦後,把科學政治化。比如,“柳葉刀”主編居然違規刊發為中共洗地文章,為邪惡月臺。更不可思議的是,其竟然號召讀者不去支持川普總統,在純科學雜誌上談論政治,利令智昏。還有,世界衛生組織所謂首席科學家居然受中共聽使,屢次三番改口,視生命於兒戲,失信於天下。這種趨勢連哈佛,牛津等等頂尖學者都無倖免,有些甚至鋃鐺入獄。試想想,這個連科學和科學家都需要重新定義的時代,又怎能輕談科學無國界?

由此可見,科學可以有國界,也可以沒有國界。劃定國界的前提在於雙方能否達到價值觀的相互認同,信仰的和諧共處和利益的一致互通。在正義的一方來看,判斷的標準就是對方是要統治世界還是造福於世界。如果你是撒旦的話,可以肯定地說,科學的國界就是善惡的邊界。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4839/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