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託違約背後是共產黨強監管和對行業打壓

此前中共銀保監會下發了關於信託公司風險資產處置相關工作的通知。要求信託公司加大表內外風險資產的處置和化解工作,壓降通道業務。中共銀保監會此則通知實則是指年初至今大量出現信託違約事件。

近日川信和雪松兩家信託公司暴雷更是被推上風口浪尖,兩家公司同時遭遇了投資人集體維權的事件。違約發生時,在南昌和成都兩地,兩家信託公司同時遭遇投資人集體維Q事件。

6月11日本是四川信託幾個信託計劃的最後兌付日。然而當晚投資者接到的卻是無法兌付本息、產品無限期延期的通知。 3天后,現場超過百名投資者集聚四川信託總部成都川信大廈37樓討要說法,負責接待的四川信託監事會主席孔維文稱:四川信託資金池業務目前遇到流動性問題,在考慮處置資產和引進戰略投資者。

近日江西南昌,也發生了信託集體維權事件。根據投資人的反映,上週六投資人陸續收到了雪松信託的信託受益權轉讓協議書,不過部分投資人對轉讓協議的內容並不滿意,此次維權訴求主要有三個:1、要求支付延期利息;2、要求張主席錄音錄像做保證;3、要求信託公司出公告。

同一天在不同的兩家信託公司同時上演維權事件,這個也是信託行業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根據信託業協會2020年一季度數據,當前行業規模約21.3萬億元,融資類和事務管理類占比近76%,估計其中70%以上為通道類業務。過去信託融資類產品,主要服務於社會融資體系中能承擔最高邊際成本的主體(影子銀行),如中小房企、層級較低的地方融資平台、行業地位較弱的民企等。

2020年1季度末,信託業資產風險率為3.02%(2017年之前,信託風險資產不良率大多數維持在0.8%以下,2018年小幅上升也只有0.98% )。對應風險資產近0.64萬億元,從同比來看,2020年1季度末信託項目數量和風險資產規模同比增幅分別為62%和127%。考慮到CCP病毒和經濟下行的衝擊,有可能此後信託業會一直處於信用風險頻發的狀態之下。

有一點非常值得關注:最新數據統計,5月發行的集合信託產品平均收益率為7.49%(銀行理財一年期定期理財的收益率,普遍在3%-4%之間,大約是信託收益率的二分之一);信託是少數在表外實現大類資產配置的金融牌照,受到銀行等主流金融機構和央企等產業集團青睞;與處置銀行業風險牌照不同,預計監管部門很有可能推動機構間的牌照收購,推進混業經營,出現行政接管的可能性低。

這也正是共產黨對信託行業“重拳出擊”的根本原因:信託實則“游離”在共產黨的監管範圍之外,不論是中小企業還是地方融資平台,可以繞開銀行種種“刁難”取得融資;這對於共產黨來說是不可容忍的,由於利差它會吸收大量資金游離在共產黨銀行體系之外;現如今滯漲時代,資金的匱乏已是常態,說白了共產黨即使多麼瘋狂印鈔,永遠都會處於“沒錢”狀態;如果“影子銀行”集體開始暴雷,是共產黨不可靠、不可防的,會瞬間衝擊到共產黨核心銀行系統。

今年以來,監管已對山西信託、中江國際信託、安信信託、中航信託、中鐵信託、山東省國際信託6家信託公司開具了7張罰單,合計罰沒金額達1600多萬元。

同時共產黨在供給側開始對信託行業下手:中共要求信託產品整體投向逐步減少對非標資產的依賴,增加以債券為主的標準化資產配置。投行化(通過非標和標準化工具系統解決客戶融資問題)、理財化(發行以“固收+”為主的私募淨值型產品)、私行化(拓展代銷渠道)將是未來的方向。

中共面臨如今被“圍剿”的國際環境,內部矛盾、經濟環境的日趨惡化,資金短缺導致它毫無顧忌肆虐的對國內各行業最後的“收割”。共產黨如若還是這樣與民搶利,必會徹底擊毀這個國家的一切,後果不堪設想。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