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14G、無接觸確診、兒童確診——北京疫情印證滅共是正義的需要

6月23日,中共報告北京新增確診病例7例。根據中共官方通報,自從11日報告北京56天來新增第1例本土確診病例以來,與北京相關病例數呈現先升後降趨勢,似乎在印證吳尊友的“北京疫情已經疫情控制住了”和馮子健的“已接近尾聲”的論調,似乎表明中共在疫情防控上的及時和有效。但從一下幾點看,這次疫情卻恰好印證了滅共的重要性。

流行的D614G

6月18日,中共發佈北京新發地中共病毒相關序列資料,包含2個確診病例樣本和1個環境樣本。值得注意的是,這3個樣本都是6月11日採集的樣本,而11日北京僅新增1例確診病例,這似乎意味著中共瞞報或拖延報告了某些確診病例。

由於中共發佈的這3個樣本資料都存在D614G突變,該突變落在多為歐洲病例樣本的進化簇中,同時中共把11日作為北京疫情開始時的時間,因此中共似乎在表達北京疫情病毒來源於歐洲。

而且,該突變毒株是2月初在歐洲開始傳播,並到5月份成為世界範圍內的主流毒株,在歐洲和北美占近70%的測序樣本,按此邏輯,似乎順利成章可以推斷出北京疫情病毒來源於歐洲的結論。

但只要分析以下三點,這個結論就不攻自破了。

  1. 根據路德時評6月22日中冠博士的透露,D614G突變最早是1月24日在中國出現,儘管從上傳序列來看後來並沒有在中國傳播開,但真實情況可能不是這樣。因為中共一直都沒有如實的報告所有的序列,甚至許多死亡的病例都可能沒有經過測序。這意味著D614G可能很早就開始在中國傳播了,卻沒有被報告。
  2. 冠博士還透露,D614G突變的病毒是同時在歐洲幾個點傳播開來的,這實際上是違背自然突變規律的。在自然情況下,幾個點同時存在同樣的突變概率幾乎為零,即使出現一模一樣的突變,且這種突變很適應環境和人體,也不可能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多地。這意味著只有在人為投毒的情況下,才可能出現這一詭異的現象。
  3. 一直以來,中共不斷報告境外輸入病例,都從來沒有報告過這些病例存在D614G突變,卻因為一條三文魚,把D614G帶入中國,顯得非常滑稽可笑。

而且,D614G感染力強,且由於存在突變,疫苗並不好開發,中共可能由此把疫情反彈和疫苗開發延誤的責任全部甩鍋給D614G

無接觸確診

6月22日,中共報告北京新增5名確診病例沒有新發地直接接觸史,也並非確診病例密接者,因此這幾名確診病例感染來源存疑。

事實上,討論這個問題沒有什麼意義。新發地只不過是另一個武漢海鮮市場,不管中共是為了甩鍋三文魚,還是為了以此借勢中斷國外食品貿易,新發地只是中共脫責的一個幌子。

復工、複學、鼓動人群聚集,這些措施已經導致潛在感染不可控,更不提追溯疫情源頭。

6月17日,天津新增一例確診病例,一開始沒有找到源頭,後來中共通報稱該病例接觸過一名多次赴京的廚師,暗示該廚師是傳染源,天津疾控也在22日初步判斷為“人傳人”。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同時也說,這名廚師至今沒有任何症狀。

這實際上已經交代了無症狀感染者同樣具備傳染性的結論,這反映出的問題是潛在的感染已經不可控制,無症狀的感染者可能非常多,中共能做的只是掩蓋疫情真相,就像中共到現在通報仍然在區分無症狀感染者和確診病例一樣。

兒童確診

北京疫情以來,餐館、燒烤店、醫院、企業、工地、市場都接連出現感染,從感染面反推感染情況可知非常嚴重,這是報不報、確診不確診的問題,但學校至今沒有出現感染,或者說出現的學生感染都是校外感染。

6月21日,河北出現一名四年級學生確診,此前曾在超市與確診病例趙某研接觸,接觸前後該學生都在學校上學,中共通報學校其他人員都是陰性。值得注意的是,確診病例趙某研同樣只有10歲,如果是兩個小孩之間的傳染,很難保證學校其他人員之間不會傳染。

與趙某研同一天確診的還有河北另外兩名兒童,最小僅為2歲,在此前一天同樣確診了河北一名兒童。6月22日,北京確診了2名八歲兒童,加上此前確診的5例兒童確診,截至目前至少有8例14歲以下兒童確診,最小的僅為17個月。

中共病毒的感染可能會伴隨終生,對兒童的器官發育、體格發育可能都存在影響,甚至致命,中共病毒對中國人的殘害不可估量,為了子孫後代,必須消滅這個邪惡的政權。

總結:中共投毒、掩蓋疫情真相,導致中共病毒在中國、世界擴散,給人類帶來惡劣的影響,只要中共不滅,掌握中共病毒核心機密的中共就可以讓中共病毒變化成各種樣式,不斷地毀壞人類文明,因此滅共是正義的需要,歷史的必然,上天的使命。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3940/ […]

0

立武

6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