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6月25日Sara直播:我太希望有多的機會和場合來大大宣傳我們為什麽會有GTV

战友之家听写组

聽得到聲音嗎?看到有人來了麽?好久沒有直播了,都不知道、都不知道怎麽直播了,天啊!應該鏡頭是對的,謝謝大家,我看到有人進來了,耶!好,今天要直播是、其實是有感而發啊,因為最近大家都在等著就是我們VOG那麽多的錢然後到現在為止,好像很多人都說我沒有回到回簽。其實呢,這件事,我今天要跟大家要做壹個好好的交代啊,因為看到很多人在擔心啊。
首先第壹點,大家擔心、不用擔心任何妳的錢的問題,因為這個錢呢,首先是從妳銀行到我銀行,它是有線路的啊,不是在我銀行就是退回去了,或者是凍結在那裏啊。目前狀況是這樣子啊,VOG它所有的這個投資額是1.17億,然後是現在我們富國銀行被扣到了4300萬,然後是我們的摩根銀行有500萬,然後是余下的那些錢呢,都是我們自己可以有了,那麽被他們銀行扣到的那些錢呢,為啥現在對賬無法對呢?因為他們在主動的扣錢。

我先跟大家打個招呼吧,因為等會兒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在、就是、跟大家說這件事情,先已經balabala,因為我說話快,我壹會兒就說完了。

然後很多人就在那邊急,我們的錢怎麽辦?首先,妳的錢已經到了賬上,然後被銀行主動在退款。這些正在,我們正在跟那個銀行交涉當中,同時呢就是我也有律師參與了。然後目前為止呢,我們還不需要,就是戰友們,就是壹起來起訴。因為我們先、首先啊,說白了,咱們要的是錢,我跟律師說了,幫幫所有的這些人,因為那些錢不是我的。那些錢是從最低是100美金,然後往上升,有幾千個咱們的中國人、華人,他們的錢,它不是我的錢。而且這些錢,所謂這些錢,其實在我看來、在這個VOG看來、在整個這次的投資看來,它是壹個個追求自由的心,而不是說,光光是壹個商業的投資。

所以呢,我現在是,缺少機會去宣傳吶!所以我到律師樓那邊,我也是跟大家說,希望很快地就解決這件事情。因為為啥?就是我們會有GTV。首先,我想跟大家說這點啊,因為沒有、這是臨時直播啊,所以說,各種idea,我是竄出來就跟大家說啊。

我、我們為什麽會有GTV?我們大家要從心裏面想壹想,我們為什麽會有GTV?我跟律師說是這樣說的。我說,因為在美國這片土地上,twitter,油管,也是歸、那個叫CCP的,中國政府管的。所有的我們壹旦違背了CCP的意願,我們所有的言論、甚至於我們的帳戶,都是被那個twitter、油管是控制的。包括我們的第壹、我們爆料革命的第壹領路人,就是要推翻這個邪惡政府的領路人——郭文貴先生,在twitter是被徹底消除。他的油管賬號是無法直播的。所以,才有了GTV。

因為我們中國人需要壹個自由發聲的地方啊,我們華人需要說出真相的地方啊。在中國,人們是沒有自由發言權的,甚至於他們被關在牢籠裏,他們無法看到外面的世界。因為全世界都知名的壹堵墻,那叫網絡墻,那就是中國唯壹僅有的,這壹個堂堂大國、在那個世界上是GTV(口誤:可能指GDP)排名第二,所謂是泱泱大國的這個叫中國,就是被CCP控制之下,有這麽壹堵網絡的墻。

所以呢,人們是紛紛通過各種方式,VPN大家也知道,翻墻出來,要找壹個自由發言的地方。以為在這個文明國度的美國,是有發言權的地方的,可以自由的、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自由發言。然而,不是這個樣子。那個twitter它可以封妳號。它那個、油管可以把妳的視頻,直接就給掐啦,把妳的頻道直接給鎖了。甚至於,我們所有那些真正引起共鳴的頻道,在油管是得不到推薦的。它是打壓的,就像我們戰友之家壹樣。它永遠是打壓妳,它是排在黑名單的。

所以說,我們有了GTV。GTV是所有我們中國人、我們華人,壹個自由發聲的地方,是我們渴望的壹個自由的家園。然後,為啥我們要把這個GTV要投資、要做大?因為它是躲,如果我們不做大,全世界看不到,有這麽壹塊真正中國人說話的地方。所以,為啥,我們要讓世界看到它,那麽我們要把它推出來,那麽推出來,怎麽樣推出來?
我們要把它養大、壯大,所以我們才有了這個GTV整個的投資。
這是我個人理解哦,不代表任何人。所以讓世界能夠看到我們GTV,能夠真正地把所有世界的眼光來吸引到這個GTV裏來,聽我們中國人真實的心聲;來看中國人眼裏真正的那個中國政府,到底什麽樣子的;讓所有世界的、公平公正的媒體來知道我們中國正在發生壹些什麽。

中國到現在為止,還是像壹個奴隸制的地方,這個真相,沒有人說,沒有人有壹個好的地方說,直到我們郭文貴先生出來爆料革命,直到我們有GTV這樣壹個自己的媒體。那麽我們VOG、我們VOG那麽多的follower,現在已經超過了5萬多,是吧?我對律師說,他們省吃儉用的錢拿出來,我們要有壹個自由發聲的地方,我們要追求是壹個自由,我們要有人的尊嚴。

所以說,那 壹份份的錢,現在被富國銀行鎖在那裏的、那麽多錢,被銀行鎖住的那些錢、被CCP不管怎樣通過、任何手段攔截回去的錢,那些都是壹個個追求自由、追求人的尊嚴的中國人的心、心聲。那不是壹個商業投資,在所有、我的眼裏,我為啥,我為啥會花那麽多時間,我自己做義工,我為啥,VOG它這個公司,壹分錢都不收,費用,包括所有的義工,為啥花那麽多精力,甚至於工作十幾個小時,為著我們所有戰友,在壹起把這個事情,就是說怎麽樣解釋啊,怎麽樣傳文件啊,手把手的教,為啥?為啥?

因為我們有壹個共同的心願啊,我們要改變我們這個民族的命運,我們要把我們每壹個人想說的話能夠說出來,我們要有壹個自由的地方。所以,我、願意這樣去做,我跟律師說我願意這樣去做。

律師問我,妳有沒有收那些投資者的錢?我沒有。妳有沒有收就是總部GTV的錢?我沒有,壹分錢都不收,做這件事,為啥?我們有共同的心願是要有壹個自由的家園,我們要跟上這樣壹個文明時代、文明社會,我們不再是奴隸,我們不再是恐懼的奴隸!

因為我們人人、中國人活在了壹個沒有真相、充滿了恐懼、永遠頭上有壹把利劍的生活之下。我們要改變這樣的生活,所以我們有GTV,所以我們會有VOG,所以我們會有整個這壹件事情。但是,竟然,有人來對我說,我要告妳們,我要告妳、VOG,我要告妳這個Voice of Guo Media,為啥?還要告我這個、就是涉嫌犯罪嫌疑人Lihong Wei,來威脅我。

可以,親愛的同胞們,妳要知道,Sara姐多開心有這樣的機會,我讓他們去告啊!我有壹個地方、我多壹個地方可以去、讓我去說我剛才說的那些話。那些都是我們正在發生的、我親身經歷的事情,我為啥?為了就是VOG那些錢、大家的錢,被富國銀行鎖在那裏,為了把那個錢拿出來,我冒著被感染的風險。

本來的話,大家乖乖在家裏待著,大家都說這病情根本就沒有下降。我到處奔波,去律師樓、去什麽地方去找人,為啥?我們要把這個、我們把這個權力要拿回來,把我們錢拿回來啊!所以我不得不冒著這樣風險,到處去找,我哪兒錯啦?

有人對著我說,我要退款。可以啊,我當然同意退款啊,完全同意退款,郭先生說的,誰要退款,完全退款。OK,可以。但我不能從我口袋裏挖錢給妳墊付啊,我需要的是VOG的錢是在那個富國銀行鎖著的,讓它還給妳們錢啊,對不對?然而,人家說,我退錢,要求妳退錢,跟VOG凍住的錢無關。我如果墊了錢,退給妳了,那VOG它的不斷地給大家退錢……

我如果墊了錢退給妳了,那VOG它在不斷地給大家退錢,它萬壹也退給妳呢?人家說我可以保證,如果我VOG的錢,富國銀行也退給我的話,我保證還給妳。我憑什麽相信妳?我讓妳寫妳的退款協議,讓妳寫、寫了以後我們要評估這個風險。因為我到哪去找妳?我把錢給妳了,然後VOG錢也退妳了,我到哪裏去找妳,是不是?

所以說妳去告我太好了,其實我是非常希望妳們所有的、要告我的人趕緊去告。因為我希望,我非常希望在法庭上在更多更多的地方,讓我可以像這樣壹樣的說出我的心聲。讓我可以把這些妳們、我們所有追求幸福,追求自由的、我們同胞們的心聲通過Sara我,可以讓更多的世界上的人知道。我甚至希望在法庭上,公開法庭讓我站在那裏向全世界說,我們為啥會投資?我們為啥會彼此團結在壹起有GTV?為啥?所以說那些要告我的人,我非常非常感謝妳給我這壹個機會,有壹個機會讓我去把所有的這些真相,有更多的場地去說。讓更多的人來聽到我們真正中國人的心聲。

現在所有的那些被CCP養大的、被CCP收買的媒體。他們巴拉巴拉說的都是CCP想要聽的,就是讓世界看到壹切都好。甚至於到現在為止,竟然還是要在整個推特上、油管上,CCP花了多少錢在抹黑郭先生,抹黑整個爆料革命,抹黑我們新中國聯邦,是嗎?那我們這些人有啥機會去在那邊說?我們推特上發壹條,我Sara發壹條2000多的點贊。妳要看看所有那些偽類的,幾個幾個,他們互相…這些我們已經看到了這些真相,民心所向。更何況我看到是白花花的真金白銀的錢吶!為啥我們的同胞們願意把錢從口袋裏掏出來,願意投資呢?那是壹顆追求自由的心呢?那就是翻身農奴做主人的心呢!

真的,我們現在每個中國人就是就是奴隸呀!我們不想再這樣繼續下去,所以我為什麽會看到那麽多的錢。出乎意料啊,因為我當初就覺得我們就壹起投資個幾百萬就行了,是不是?我的天吶,超過了壹個億呀!如果中共它不攔截,不這樣子強打壓我們,多少個億都可以,這就是中國人的心聲。所以我希望世界能夠看到這些,我希望有更多的世界上的文明國家的人可以聽到這個聲音。所以我希望要告我的人趕緊去告,我希望有這個場地,我願意在法庭上這樣子去說,我會非常很好的去用我的英語去表達這壹切。因為我現在已經表達得很好,因為在那個律師事務所、律師樓,是吧?我都是用這種(英語表達)我跟他們說的,他們說非常好。因為什麽?在美國絕不允許扼殺人的言論自由,結果我們在美國這個地方,有壹個自由的地方的時候,我們的言論還是被抹殺了,被CCP控制的那些媒體,推特、油管這樣子的打壓。

然後我們有了GTV,為啥不來讓全世界知道呢?我們人民,我們中國人真正說話的地方那個叫做GTV,為啥不讓更多人知道呢,是不是?為啥不能夠有更多的場地呢?我沒有場地,說白了我就壹個呆家裏的家庭婦女。我如果,妳們願意給我這樣子的場地,我千恩萬謝,真的,趕緊去告我,非常希望去告我。說我是欺詐,我錢全在銀行裏面,我壹分錢都沒用妳說我欺詐,我騙妳啥了?

黑紙白字看的那張紙上寫著妳要讓我,托我,委托我買股票。我收妳錢了嗎?壹分都沒有,我是義務為妳勞動。我跟律師說的清清楚楚的,律師都問過我這些。OK,告我,去吧,非常開心。所以說我本來是不去直播什麽的,就覺得很忙,我也好久沒直播了,就是說也不知道怎樣直播了。真的是讓我覺得超級興奮,我汗毛壹根根豎起來。哇!機會來了,真的,我很希望有這樣的機會。我希望那些偽類壹個壹個去告我,壹個壹個排著隊去告我。我壹個壹個去上法庭跟他們去辯,跟他們說。讓我有更多的機會,把這些真相、這些我心中的話、我親身經歷的這壹切說出來。但是我要招募壹個駕駛員

讓誰給我開車。
真的,這就是我所期待的,我們人民所期待的,那就是有壹個公平公正的地方說話,如果給我壹個法庭,那絕對是公平公正的地方。我要掏心窩的把所有,我親身經歷的這些說出來。包括我們現在中國人的這種渴望說出來,讓全世界張大了耳朵、睜開了眼睛,聽,這就是現在發生的事情。

看看那些病毒,到現在為止,咱們中國,咱們美國,那麽多的死亡率,還有那麽多的增長率,到現在還是這個樣子。而且就是到現在是6月份、7月份,還要突發的高峰去上去。天啊,如果這個中共不滅,我們還怎麽生活呢?我去壹個地方,人家說,哎,那邊有壹個病例,所有去過那個地方的人必須乖乖在家呆14天。想想看,要乖乖在家呆14天,就是因為去過壹個地方,人家有病例那邊。那以後我們這個病毒不控制,或者是不解決的話,怎麽生活呢?

我在後來,我再想想啊,像所有的,比如說像我們的州長,或者是我們議員,他們。。。就是跟夫妻分開的, 我們平民百姓也這樣啊,妳想,如果丈夫他染上這個病毒,只能跟夫妻倆活生生拆開。因為妳,妳這個病到現在為止,我們亞利桑那州沒有治愈的案例,只有死亡的案例,沒有治愈的案例。這壹切,造成的原因,知道的人太少太少。特別是美國人,他知道的太少太少。我需要像我這樣的人,有機會去把這壹切說出來。

要說,我需要的是地方,所以說我還再三懇求去告我,讓我有更多的機會把這壹切讓美國人去知道。我現在去的所有地方我都說,包括去鳳凰城,只要租房子,買房子,看地方。因為什麽,我們要,就是新中國聯邦的,G幣,不是G幣,應該說是我們的籌備組要在那邊,包括所有的我們的G媒體那個接線的crew,客服熱線全部要在那邊。所以呢,我到那邊看到的中介,壹路都是宣傳。

我們為啥會有那個?我們為啥會有新中國聯邦?我們為啥會有那麽多G媒體那些服務?我都是宣傳的是,對,就是CCP的邪惡促成了,迫使我們不得不這樣去做,甚至本來可以在家呆著的時候,我不得不到處去找,到處去見人,為啥?就是因為,我們太渴望自由了,我們太渴望把這個CCP滅掉了,從它魔爪當中放出所有我們中國人的靈魂,肉體。

還有壹件事哦,我現在說的很興奮。最近就是說,天天就看到,很多的就是去喝茶,就很多的國內戰友因為stripe的那個退款,是銀行把信息出賣給了CCP,然後很多人去喝茶。然後是GTV上募資的去退款,也因為銀行,特別是現在工行很厲害,把妳信息公布了,然後去喝茶。每天好多人,我估計北京是在排隊。我去喝點水。然後他們在排隊,排隊的要去被喝茶。然後我發了壹個推文公告,大家要大膽的認慫,這是非常非常必須要做的。因為在任何時候,人的生命跟自己尊嚴,首先要保證,這樣才可以繼續有精力,保存我們的實力。因為,它這個CCP的邪惡是必倒的,而我們沒必要花著我們的肉體,我們的靈魂,去跟他因為這個時候去吃虧,我們在這個時候認慫是保護我們自己的力量。

我們要過的是壹個沒有CCP的那種日子,我們必須每個人都有權利、有責任、有維護這個權利,過上這個日子。所以每壹位被喝茶的戰友,必須得認認真真的去認慫,他們讓說啥就說啥,讓做啥就做啥,什麽都依著他們來。因為,因為什麽?我們所有的爆料革命,包括我們每壹位戰友在壹起,都是希望我們彼此都平平安安。所以呢,我現在看到的很多戰友之間都互相鼓勵,互相支持。

還有壹個非常好的消息要告訴大家,郭先生像預料了這壹切發生壹樣,早早在1-2個月前,差不多有2個月了,就是已經跟我說了,要弄這個、國內受迫害救助委員會。

就是他可能是有信息,或者什麽預估到了中共最後的瘋狂。所以呢,給了大家壹個巨大的溫暖,也就是壹個巨大的後備,要記住,妳的身後有巨大的人力、財力、物力在支援著妳,所以妳大膽的認慫。妳的這個吃喝茶所受的委屈和經歷都是妳的榮譽、勛章。每壹位同胞們,如果妳甚至被拘留,妳被收監,這些都是妳以後的壹個非常閃亮的勛章。因為這壹切,因為妳的勇敢,妳的勇氣,才讓妳有了這樣的人生的經歷。

我們沒有錯,我們的人生整個就是升華的,就是因為這樣的事情。如果不經歷,就沒法去領會這其中的壹切。所以呢,自己在經歷這壹切的,對自己說:“感恩,我經歷這壹切,這是上帝或者是我們的神,給我們這壹切,我服從這壹切的安排。”我坦誠的去面對它,因為這些經歷是花錢都買不來的壹種經歷。所以呢,親愛的同胞們,我、我們每天都為大家禱告,希望妳們肉體、靈魂都是平平安安的度過這壹切。

然後妳可以靜養在家裏,或者是像做義工的,或者是像傳播爆料革命的,妳不得不休息了,這壹切都是正常的。妳永遠在,我們永遠在,我們從來就好像我對我們義工說的,如果讓妳來埋伏,做奸細,完全歡迎,妳完全可以出賣Sara姐說的任何壹句話,完全可以用我的每天在那邊說的話,妳可以截圖,妳可以告,妳可以去給他們傳遞,我毫無,不會說妳是,任何的,有什麽道德瑕疵啊。沒有,這壹切都是妳應該做的,因為我們的渴望就是妳的安全,妳的平安。所以任何人過來,因為有帶著任務進來、回來,沒有什麽特務、奸細這些,我們依然是親兄弟、親姐妹,我們都是戰友。

所以呢,現在我們在這個CCP這個強壓之下,在現在這個狀況之下,會有更多,甚至越來越多的人去喝茶。但我也認為這是壹個好事。因為都去喝茶喝習慣就覺得“哎呀,我又去喝茶了,妳也喝茶去。”覺得這是壹個習以為常的事的時候,心中的恐懼會慢慢的減緩。因為我分擔掉,這樣的恐懼會分擔掉。所以我們心中記住壹點:我們不再是恐懼的奴隸,我們不要再做恐懼的奴隸。這是有違神的旨意的,這也不是我們想要的生活

OK,我還想說什麽,應該是說完了,今天就跟大家“巴拉巴拉”說的這些。總之,要告我的人就趕緊去告,感恩妳們給我機會去宣傳這件事情,說出所有這些真相。然後所有喝茶的同胞戰友,妳們永遠是我們更親密的同胞戰友。感謝大家,浪費大家時間了,謝謝。然後還有壹點,我們的律師呢,在給大家就是說投資的那個、有壹個持股的合法的憑據,不是協議而是壹個憑證,大家都會拿到的。

然後接下去呢,我們首先是要通過的是,現在是3000多筆是捐(匯)往美國銀行的,美國銀行呢,因為他們也不得不關閉了我們賬戶。但是呢兩天之內我們收到了3600萬,3600萬,所以那壹部分的錢呢,我們先會給大家去對賬。因為我們已經拿到了所有的對賬單,然後錢也拿到了,所以呢,這個已經可以順利的。

它沒有、不會去退款了。所以我們可以先,接下去同胞們、戰友們、投資者們就是要對賬的,就是妳寄到美國銀行的戰友可以先給我們,馬上就會安排義工,安排接下去的事,我們都會壹步壹步理清的。要記住SARA姐是在美國,美國對錢是分分、壹分壹毫的都是管的嚴嚴格格的。

所以,世界上最嚴格的管錢地方就是美國。所以不要擔心什麽妳的壹分壹毛、壹百壹千、壹萬會突然消失,錢不會在空中消失。好不好!它永遠是:不是在這裏,就是在那裏,永遠是可以找到的,大家放心。還有壹點已被退回的錢,以後會給妳賬戶,還會寄回來。所以呢!壹切大家、我們都是心裏亮堂堂的,彼此信任。這就是為什麽我們投資這個,有了VOG這把大椅子的原因。好了,感謝大家。我呢!就說到這裏啊!關閉在哪裏?我忘記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