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6月25日郭先生直播:楊潔篪來美國都說了什麽?共產黨最快三個月徹底滅亡!

战友之家听写组

親愛的兄弟姐們,大家好。過去的幾天沒有直播了,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說怎麽壹直沒有直播呀,啥時候直播呀?我在二十分鐘以前還沒有想著直播呢,但是我壹看我這五個手機,壹看這手機都滿了,都是很多戰友們端午節祝福的、問候的信息。哎呀真夠快的,我覺得去年的端午節就像昨天過的壹樣,刷壹下就過去, 我覺得又到端午節了。

所以往後我們想壹想,兩千年前中國的端午節的故事。無論是屈原也好,還是伍子胥也好、還什麽嫦娥也好,還有什麽都是悲慘的故事。當我們今天再來面對這事情的時候,當我們今天再看到整個中國大地上有多少的中國人吶,有多少冤死的冤魂野鬼,像我們的楊改蘭女士是不是?多少的冤魂野鬼呀!兄弟姐妹們,我們這個國家可能是人類歷史上上少有的——這麽多冤魂野鬼,關鍵它也不光冤我們,它什麽人都冤。那麽在今天當下皇上,也就是說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最後壹個集權政府、皇權政府,這個最後壹個人類的集權、皇權政府,可以說是秦城監獄關了多少的英雄好漢。大家千萬記住,秦城監獄絕對關的不都是壞人。我們恨共產黨,但是不能亂恨、絕不能亂恨。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我的壹個好朋友,他的父親是壹個政治局的委員,被關在秦城,我壹說名字大家都知道。大概幾天前吧,是壹年七次的被允許的訪問,讓他到秦城去探親。因為疫情的問題頭幾次都沒讓,大概兩三次吧,都沒讓他去,只能接電話。這次允許去見面了,戴著口罩什麽的,因為他父親的身體非常不好了。他父親見他第壹句話就告訴他,說孩子那兩三套房子賣了嗎?說沒賣呢。“把其中兩套房子賣了吧,全捐出去,捐給這些窮困的人。”因為他爸爸在裏邊是可以看電視的,政治局委員在秦城是每個人都有單獨的壹個小院、壹個房間,那比咱老百姓那可豪華多了,不像我是在清風看守所壹個房間六十個人。他們是壹個大院子壹個人,這完全不同啊,就是共產黨它絕對是分級別的。

那麽他的孩子說“我還得生活呢,我確實是所有的家裏的錢,過去的什麽公司啊,都被專案組全給沒收了、弄走了。”其中有壹個涉及到的、在法國有壹個投資公司——這絕對是腐敗的、毋庸置疑的,這個壹個公司的股權被弄回去了。他爸爸剛想問他,說“哎,這個公司都給弄走了嗎?他們答應我的說這個公司給留著。”馬上叫閉嘴,“不能說啦,停止會見”。後來這個我這個朋友回來跟我說,他了解到這家公司被專案組弄走以後,他聽人說了根本就沒交專案組,就被專案組的人給了朋友了。這家公司非常非常大。

他爸爸曾經給他說過,他說我們這種人啊,滿手沾滿了鮮血。這個血呀有可能是老百姓的,也有可能就是我們的同事——共產黨內部互相鬥爭的鮮血。他說“說不定哪壹天我就被關秦城去了,我要關到秦城以後”,他說“就希望妳呀,妳有飯吃。”所以說在外面藏點錢、藏點糧,他爸還挺聰明的。反正共產黨那是不會有未來的,都說有十年、二十年。我說這他爸爸給他說這話,都已經是十幾年前了。他說也就是三五年的活頭,而且告訴他的孩子,“到哪去都要說愛國,千萬到哪都愛國,然後對著大官就喊愛黨,這是保護妳的方法。”跟文貴的智商差不多啊。“好”,他說這回他爸進去以後讓他賣房子,然後捐給這個病毒的這個災區,還關心那法國的股權的事呢。這個人我是很了解的,他幹了很多很多壞事。共產黨到這級別裏邊,不幹壞事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有良知。

他被關在那兒應不應該?應該。關鍵問題是,誰把他給關在那兒的,關他的人應不應該也進去?那是比他還應該進去,這就是不公平。關他的人比他幹的壞事還多,妳憑啥把他關進去啊,對不對啊?所以說為啥把他關進去呀?就關他的人因為他知道太多關他人的秘密了。孟建柱曾經兩次跟他坐下來談,如果妳認不清楚現在老佛爺這個角色,那妳是要出大事的,他說我不說妳都明白。這哥們專門跟我說過,他說“孟建柱在那塊那個小樣子,他說抽叭抽叭的,我看不起他”。他對著孟建柱老是喊,我說就憑妳看不起他孟建柱,他得弄死妳。老佛爺講的就是江澤民,就讓他知道江綿恒、還有江誌誠的故事太多了。

他當時管的那個省,他當省委書記的時候,好多好多江家的生意,他都給人家攔住,攔住以後都被人家江綿恒捎話,“別過嘍,不要過了。”他說“我不管”。他就是有點……後來就從江家過度到了胡錦濤家去了,這也是他政治投機。所以說孟建柱警告他,妳別到處說江家這事、江家那事的,再別老是說跟他們胡錦濤啥的。最後把他弄進去了,這是個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當年吳國夫差弄死伍子胥的時候,不就是越王勾踐嘛,不就是能弄了這兩個漂亮的女孩送給他了嘛,是不是?這是最簡單的嘛。伍子胥,那絕對是在任何時代都是壹個好人嘛,別說忠臣——忠臣扯淡的事兒啊,是個好人。那夫差就是為了自己的狹隘的心理、自我感覺良好,為了自己的私欲聽不進去良言,為了滿足自己的各種的不良癖好,最後把伍子胥給弄死了。

那屈原就更不用說了。屈原,所有的……壹個吳國、壹個楚國,永遠老是吳國和楚國的事兒。妳看看出現了吳國的子胥和夫差,我最相信那個伯嚭——吳國的這個伯嚭這個家夥太壞了,中國有多少個伯嚭啊!那麽妳看看這個屈原,妳看屈原在楚國的時候給皇帝說的話,那不都是好事嘛,是不是?今天說起來也是很實用啊,重用良臣、知識分子、有學問的人是吧,特別是那些皇家。皇家那些混蛋們,不能把壹個國家給徹徹底底地完全集權化、打壓忠臣,要讓說真話。跟今天共產黨壹個德行!

現在共產黨壹說話“啊……”。像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他每次給我說話的時候,他都強調壹句話,他說:“妳說這共產黨都什麽年代了?壹講話說鼓勵誰的時候,說誰敢於、勇於說真話。勇於說真話竟然成為了好優點?”他說本來妳就該說真話。因為郝海東先生他從小到了部隊,葉釗穎女士也是十來歲披甲上陣,就在共產黨的體制內學習、鍛煉啊,我覺得他們的人生真的挺慘的,多苦啊!我那時都上玉米地去了,就他倆在大院裏邊多苦啊,可能大院裏也有玉米地啊。

所以說郝海東先生深熟左手扶扶墻、右手忙壹忙之道,但是他也只能幹這個了,不像我有玉米地可以去。所以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壹跟我說的時候,就說他恨共產黨,很早就受影響。說共產黨領導壹講話,“誰誰誰勇於講真話”。勇於講真話就得變成屈原、就得變成伍子胥,這就是今天的中國共產黨。荒唐不荒唐!

所以說戰友們妳往前看,屈原也好、伍子胥也好,今天的所謂的堂上廟上、跟中南坑那個廟上,誰敢說壹句真話?妳包括李克強,敢說壹句真話嗎?中國的私人企業家敢說壹句真話嗎?我們中國人嚴格講除了皇帝之外,所有人都想驢壹樣被蒙上了眼睛,只能拉磨不拉就揍妳。妳唯壹的選擇就是擡起後蹄來,把那個打妳屁股、打妳腚的那個人,給他踢翻他。要不然咱們永遠就是——蒙上眼睛拉磨。

才10幾萬、才20萬,人真夠少的了!木蘭傳奇他們搞壹個這個同聲翻譯都比我們的多啊。這個澳大利亞的咱們安紅、木蘭現在火了啊,厲害了。他們現在團隊越建越厲害。這個美東的阿炳、亞吉娜等……還有誰?我看看昨天阿炳給我發信息……華府野獸、華府野獸,阿炳有個叫華府野獸,天吶妳敢在華府稱野獸。那華府就是個動物園兒,妳敢稱野獸,天哪行,中中中中中。

哎呀,我現在的英文好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妳說原來吧、原來講英文吧,咱敢不要臉、敢講。但是現在講英文是什麽,不是不要臉了,現在是不要命知道嗎?為啥呀?妳現在其實疑問的問題,都是大問題啊,都是關於生死、國家、歷史、政治的問題。妳說這每次講話都是不要命啊?現在我昨天晚上開會,哎呀嗓子都冒煙了,昨天連續講了有大概八九個小時,全是英文吶、全是英文吶。這講英文……(妳看這小船兒,妳看這小孩兒,妳看這小孩兒,人家壹個是小孩的帆船學校,妳看這孩子,妳看著這孩子,特別特別特別可愛。十幾個小船兒,妳看看,妳看,妳們看看這孩子,看看、妳看看,每次看到咱都感動。人家的孩子生活的這樣,咱們的孩子天天就吃啊、填鴨似地。)為啥我說是不要命呢?昨兒晚上講八九個小時,講的都是些共產黨、還有壹些人吶、家族的事兒啊。

因為下周將是更加的猛烈。咱們6月4號的時候,我說6月4號新中國聯邦宣言之後100個小時,妳們會看到地動山搖。大家沒有註意到啊,地動山搖這個詞我怎麽說的?我告訴大家,咱們要跨過……現在有三根紅線,就在爆料革命和滅共的路上前面攔著。它沒有任何墻,它也沒有任何導彈,也沒有任何警察防守,就三根線。這三根線不跨過去,就是說我們就在舊世界,就是建國前、新中國聯邦的建國前,跨過去以後就是新中國。

這第壹根線,就是美國這個國家是否敢真正地說出來,說共產黨不等同於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是被害者,共產黨是非法政府,然後推到防火墻、消滅共產黨。就是把共產黨這個政府跟中國人民分開,然後讓美國人民認識到,妳死的12萬人也好、200萬人也好,還是美國這幾十年的問題也好,還有人類現在的問題也好,然後認識到共產黨是個魔鬼的、非法的政權。這個事太大了!這根紅線看上去很簡單,在這兒將近100年了。這100年中國人最起碼生生死死幾十億人,就被這根紅線給攔在這裏,當奴隸、當驢使用。這根紅線是用中國人的鮮血來培養出來的,戰友們,它真的是用中國人的鮮血來養的這根紅線。

大家已經看到了,美國官員說幹倒共產黨、它是個流氓政權,把它和中國人民分開的,從什麽時候開始的?楊潔篪、彭培奧夏威夷見面。

我現在給大家說個消息,楊潔篪,我昨天晚上開會的時候告訴幾個美國朋友,我說我告訴妳,絕對不像妳們這些人報道的那樣,說楊潔篪來美國磕頭來了。我說妳美國人可以安慰自己,妳也可以為了選舉吹牛,事實不是這樣的。

楊潔篪大概的我給妳講幾段,楊潔篪說的很清楚,說妳美國人能不能管妳這個美國啊?妳看妳這國家給管的,那Antifa都亂成這樣啦,妳要不會管妳就不要管妳這個美國。妳看看我們這個國家管的,冠狀病毒妳們也失控了,妳們現在死了那麽多人,為啥死那麽多人,妳們知道嗎?那是因為妳們管理的問題——跟Antifa壹樣。另外壹個妳們的政治,妳們現在政治完全失控,還讓什麽郭文貴和班農搞壹個新中國聯邦。妳們那個曼哈頓自由女神那塊兒,竟然壹個船沒有——清空了,讓他飛機起飛,而且是壹個軍用直升機。我們也不是傻子,沒有妳們美國政府的支持,有可能把它清空嗎?有可能讓他那直升機起飛嗎?沒經過同意就飛是非法的呀,飛了幾個小時,而且圍繞著中國領事館、中國駐紐約使館壹直飛。

我中間說壹句啊,中國領事館看到飛機起飛的時候,中間5次給美國國務院打電話,“問咋回事,抗議。”他說我們各給妳們5次打電話,妳們都無動於衷,還是讓他們把儀式舉行完,而且不采取行動。我們傻嗎?我們不傻,妳們失控了。

還有壹個,像什麽郭文貴和班農之流、還有美國某些議員,竟然天天喊著中國共產黨不等同於中國人民,中國人民不等同於中國共產黨。妳們想幹啥呀?妳們美國想幹什麽呀?我們習近平跟川普總統通電話都很友好,我們想保持這種良好的關系。第壹段協議簽完了,我們正在積極準備第二段協議,妳們想不想要第二段協議了?第壹段協議還想不想讓我們兌現?妳再不停止這些極右和反共的聲音,和把中國人民和共產黨分開的這種聲音,那我們也就不客氣啦,我們要有行動的。

另外壹個冠狀病毒,我們現在基本上已經是第二期疫苗已經開發好了,我們可以分享疫苗啊對不對,如果妳這樣下去,那這疫苗是沒法分享的。所以說新中國聯邦是有妳美國人在背後撐腰的,壹個對我們體制提出挑戰、影響我們國家安全的,所以必須把這六個人和加另外的十個人、壹共十六個人,無條件遣返回中國。包括拿著妳們美國護照的Sara,他說她拿美國護照全是假信息,提供美國的假政府信息。所以說我們可以給妳提供證據,她根本不屬於美國合法公民,壹樣遣返。還有在英國的壹個戰友,這個人在英國,我們也要…妳們要…因為他家人還在美國,也要配合我們遣返。

楊潔篪這口氣真不是給妳磕頭的,咱千萬別自戀到以為楊潔篪、共產黨都嚇尿了,完全不是那麽回事。楊潔篪口氣非常硬、非常硬,我給妳講這壹段。

然後人家美國這邊有人反映說,妳說這話我很有興趣跟妳聊壹聊,中國人民和香港人民這是怎麽回事?人家美國人說了幾句,結果楊潔篪馬上說,妳有點常識行不行啊?妳作為美國這麽高的官員,香港老百姓700萬人,500萬人要求我們國家政府,要求中央政府平暴止亂。香港就是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等壹幫人拿了美國人和英國人的錢,居心叵測煽動上街的暴亂。我們是應香港人民的要求、香港人民要求、強烈要求,我可以拿給妳們看,香港的各個房地產界、金融界、演藝界給中央,幾百萬人連署要求中央實行安全法。妳們難道沒看到香港那些歌手嗎?房地產商們,像那個匯豐銀行都主動地馬上要求實行香港安全法。匯豐銀行、還有中國銀行在香港多次要求,因為他們的財產安全、人身安全受到了極大威脅。我們是應香港各領域的絕大多數人的要求實施了安全法。

戰友們聽聽啊,這楊潔篪妳們聽聽,楊潔篪可不是來磕頭來了。然後話鋒壹轉,哎,對了!還有這個新中國聯邦的郭文貴,還有壹個路德、還有班農,打著各種名義跟妳們美國的壹幫不法分子——沒說班農,不法分子這個詞我看完以後,我看好幾遍——不法分子,在香港誘騙科學家到美國,這個事妳們得管。這個女士已經被威脅,不是被威脅,被挾持、被挾持了,妳們難道不管嗎?人家家人在大陸已經報案了,我們已經立案了。我們要要求把這個女士科學家趕快送回中國大陸。

妳們千萬別以為楊潔篪磕頭了,可真不是那麽回事兒。然後說如果妳們要是再這樣下去,新中國聯邦、還有妳們這個極端右翼再這樣整下去的話,那我們可能是——我們是有辦法的,我們也有行動的。原話叫我們壹忍再忍,那我們就不能再忍了。

這話啥意思?老子繼續給妳放毒,老子繼續給妳弄人,老子繼續偷妳們資料,去搞破壞。聽明白了嗎,戰友們?不是跟妳開玩笑的。楊潔篪那個樣子,坐在那兒壹本正經地講,妳能想象啊,壹頁壹頁的紙、壹個字壹個字地念,都是在提前已經說好了的。

然後人家美國官員說,香港安全法妳們絕對不能實行。楊潔篪原話是什麽?現在我在跟妳說話的時候,我們國家正在按照什麽什麽法律,正在最後通過香港安全法。那不是開玩笑,不是說他談完了北京開始,說我在跟妳談的時候正在過。楊潔篪不是像妳們想象的那麽……咱大家千萬記住唯真不破,唯真不破。然後美國官員說,妳們這樣的對待香港人民、對待中國人民,妳們的政權能延續嗎?人民能答應嗎?海外新中國聯邦之所以站起來吶喊和各種行動,說實話我們真不知道,據美國官員說……(直播中斷)

好,剛才那個是熱爆了、熱爆了、熱爆了,剛才下面有陽光。

那麽楊潔篪呢,就我剛才跟大家說那樣啊。他不但沒有半點……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樣。然後美國官員說,妳們這個人民這樣下去,他們能不造反嗎?新中國聯邦據我們所了解,就是壹些被壓迫、被打壓、被威脅、財產被非法剝奪的人成立的新中國聯邦。說那個據我們所知……

我說這話壹個字都不會差的啊。

他說我也很奇怪啊,他說這曼哈頓自由女神那個位置,他說應該是美國最繁忙的港口之壹。他說怎麽可能壹艘船沒有啊?我也不知道。他說那飛機怎麽能起飛的,我也不知道。他說妳那直升機、軍用飛機給他錄像,那我也不知道。——原話就是這樣。

然後大家哈哈大笑,大家就大笑,大家在那塊兒哈哈地笑。楊潔篪板著臉,從頭到尾壹直板著臉。說我有必要提醒妳們美國同仁們,我有必要提醒妳們,在海外的華人基本上是三個層次。

壹種人,就是像新中國聯邦參與者壹樣,都是在大陸經濟犯罪了,還有就是經濟上無法生存了,跑到美國、歐洲來了。這是海外華人現在新中國聯邦的絕大多數人,犯罪後逃離國外。

他說包括在美國,過去在美國可能幾十年的海外華人。他說像有些海外華人,為什麽中國人到了海外以後紮根在壹起啊、在中國城啊?他說絕大多數是沒有合法身份的,他們都是壹群福建和沿海地區農民,都是非法地移民到了美國和歐洲。說這些人基本上也都是不幹凈的,也都是犯罪的。

他說非常不幸地告訴妳們,我熱愛我們的民族和國家。但是到了妳們這國家來的絕大多數,就是過去的非法移民和現在的國內的經濟犯罪,和在國內飯吃不下去的,到妳們這兒來了。

他說另外壹部分人,就是我們國家政府允許的、支持的,到妳美國和歐洲來留學的。這絕大多數都是我們黨的好子女,留學以後依法都回去建設祖國,沒有非法滯留。他說很不幸啊,在妳們這兒看到的人絕大多數屬於前兩類。

這個楊潔篪、這個王八蛋有多狠啊!當時美國人全傻啦,這在美國誰要說這話那還了得了。就我們現在所有在海外的華人、能看我直播的,還有很多人都是壹幫犯罪份子啊。包括那些天天揮舞著紅旗,歡迎歡迎,歡迎歡迎,那個手持歡迎旗的人,現在也都跟我們壹樣了。都屬於在國內沒飯吃、混不下去的犯罪分子和非法移民,和我們這些人在國內犯罪的。

戰友們妳聽聽,這是壹個中國的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號稱第九號常委的楊娘娘,在美國人面前給我們這幫人的定義。當然當場就有壹個美國人就提出來了,大家都知道是我們的好朋友,那個人的名字。

說妳完全說的不是事實。他說我們了解的新中國聯邦裏絕大多數都受過高等教育。他說那個足球明星,他是沒有飯吃了嗎?他在西班牙,他們倆口子,她不是世界冠軍嘛?據我們了解郭文貴不但是個Billionaire,而且妳們的官員說他的錢是在中國賺得最合法的,而且妳們查了他5、6年,沒有壹樣證據說他是不合法的。而且妳竟然罰他130億美元,妳們這麽荒唐、瞪著眼顛倒黑白啊,這完全不是事實。他說現在的郭文貴,我們知道的不比妳們少,包括新中國聯邦。

幾個官員竟然跟他們說什麽?妳知道郭文貴現在在國內非法集資。人家美國哄堂大笑。他說這非法集資妳就沒資格說了,這是由美國政府說了算。買G-Dollar、G-TV投資在美國土地上,妳沒資格說。

就是戰友們妳看壹看,楊潔篪和崔天凱等這壹群黨政軍、軍情特的人員。他們的囂張可不是來磕頭來了,直接威脅。

我們的人,我可以告訴大家。楊娘娘妳最清楚,我有沒有人盯著妳。不管妳在什麽狗屁基地,妳住的地方有沒有我的人。

就John R. Bolton這本書,每個人壹份。就私下,非正式會議上問美國人:怎麽樣,麻煩了吧?妳們麻煩了吧?他們很囂張的。他們以為川普總統是肯定被幹掉了。川普總統妳要想不幹掉,不被幹掉,回來求我,讓我支持妳。

第二,冠狀病毒妳失控了,妳沒有疫苗,妳救不了了,妳也得回來找我。

第三,妳們最在乎的股市,完啦,妳回來找我。

第四,妳社會Antifa,這種大動亂,妳得回來找我。

妳就別跟我說香港啦,妳就別搞什麽新中國聯邦啦,妳就甭說什麽把共產黨和中國人分開啦,門都沒有。

楊潔篪明確地說,香港問題不容妳們插手。妳們不能說、不能問。妳們想要合作嗎?想繼續把第壹段的貿易執行嗎?妳們想第二段協議嗎?那就老老實實聽我的。中國人民在美歐的全是犯罪份子,妳們要小心。新中國聯邦這幫人都是犯罪份子。說郝海東和葉釗穎這兩人在國內涉及多種案件,我們正在調查中。

這已經開始要給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蓋帽子啦,是不是。無非就是整個視頻出來,然後是欠錢、視頻,性無能。我估計郭三秒現在又改成了郝二秒了,郝二秒也可能郝五秒。然後什麽事都要弄出來。

這就是整個夏威夷會議,威脅、然後呢又不要臉,楊娘娘這付嘴臉每秒每刻都在給北京看。所以說夏威夷會議之後,美國政府真的也是傻眼,讓很多人恨和生氣。據我所知啊,我瞎蒙的,美國政府從那天回來以後,現在正在遊說美國最關鍵的決策者。第壹道紅線是不是應該過去呀?我們要應該大膽地說出來:中國共產黨不等同於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是受害的。中國共產黨要為美國的12萬個人的死亡和200萬人被感染,全世界的400萬被感染,幾十萬人死亡負責。美國迅速地啟動了,本也準備還可能有余地的,就是前天的國會山研究的法案——國家主權豁免法。

國家主權豁免法只要給它免了,共產黨的官員像楊娘娘到這兒來就可以抓他。像崔天凱妳別脫了西裝穿軍裝了,抓他——只要妳有證據說他犯罪了。還有壹個,文貴在這就可以起訴共產黨政府,罰了我130億美元、扣了我幾百億美元,那我就可以在這它告了。我們戰友在國內的資產被它查封了、被它沒收了,直接在美國告,幾乎100%贏。只要妳是真的,別玩假的。在歐洲的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如果精神受到傷害也可以告它。對吧?國內的學校都被沒收了,兒子被威脅被退球隊,都可以告它。這個時候,中國人民就成了美國和西方法律保護的對象。

共產黨成了壹個非法的組織,這是第1條紅線。

第2條紅線,大家現在還沒看到影呢,我相信很快會發生。就是美國川普總統和習近平先生的個人關系,這兩個人關系那麽好,兩個總統,這得有個說法。到底是非常友好啊?還是妳死我活啊?還是妳要負責任啊?這要有個說法。第2條紅線壹過,那就是帶動全世界的領導人和中共的領導人之間的個人關系。這個意味著什麽?妳們知道嘛戰友們?意味著我們每個戰友,妳就站在西方的總統的這邊,還是站在了共產黨那邊。非常清楚,沒有中間的。

像那幾個砸郭的幾個王八蛋,啥名我都忘了,都得被弄回去,100%他得回去。過去在我家樓下揮紅旗的那個100%回去,因為這個時候美國實施的是Rico法案。在美國已經沒有灰色地帶了,在歐洲也不用有灰色地帶。大家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沒有灰色地帶。

還像那什麽叫細絲雞腿的那個混蛋在澳大利亞,兩個月以前拿到澳大利亞護照,所有的信息都是假的,澳大利亞肯定立馬把妳關到移民監獄去。妳想回中國都不讓妳回,在移民監獄裏邊,既不是澳大利亞也不是中國,妳呆著吧。包括他老婆孩子壹定的。這種非法獲得身份的,郭寶勝、夏業良肯定進去,韋石、熊憲民啥事兒沒有,是個流氓、是流竄犯,也得進去,肯定的。那曾宏肯定送到雞奸監獄去了,跟公雞弄到壹起,這個混賬壹定是這樣的。

所以說大家就有選擇,共產黨的人和西方站在壹起,西方的人妳跟西方站在壹起,妳到底想幹啥?這條紅線要過。

最後壹條紅線,脫鉤。就到底香港這個事情定義什麽意思?然後開始真正地與共產黨全面脫鉤。必須的、有條件的、給時間的、警告的——南海問題、東海問題、臺灣問題、香港問題,明確給妳標準,包括防火墻拿掉。然後在這個時候馬上脫鉤。妳給回復、妳答應了,咱可能再談論。如不這樣——脫鉤,直到妳答應為止。實際上就是共產黨死了。

昨天他們跟我討論說,他們評估共產黨能堅持12個月,我說它要能堅持三個月,我承擔壹切後果。不可能,共產黨短了30天,長了三個月。所以我告訴美國官員——朋友們啊,朋友們,官員咱不認識,咱這小人物不認識啊,都是我在這做夢瞎蒙的,夢到的——我說妳們只有這幾個行動開始,六個月幹倒共產黨、六個月。脫鉤;制裁;明確共產黨非法政權;對中國人民和中國財產給予保護,叫中國人民起來反抗;讓全世界包括歐洲、日本、美國所有國家,對冠狀病毒死亡的人數、資產損失索賠;最後壹條我說,壹定要明確只要它在臺灣、只要在香港任何軍事行動,美國毫無猶豫滅頂式打擊。就這六條,六個月Over,結束、結束!哢!

我這幾天就幹這了。中不中戰友們?哎呦!從幾十萬壹下掉到3500,這黑客也太狠了吧。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可以告訴大家,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到了壹個關鍵的、關鍵的時刻,共產黨有多怕我們新中國聯邦!斯坦福報告在國內引起巨大反響,什麽人看了郭文貴的視頻?壹千億次看、壹千億次看我的視頻,影響會多大?

接下來這周我給大家說了,本來是這壹周、是應該昨天全面發聲,但是昨天節目有所變化。下周吧,下周我相信應該全面開始。我所說的這些事情都是在上壹周全面醞釀,這壹周全面落實,下壹周應該全面鋪開。千萬別小看了國會山的這個《國家主權豁免法》、千萬別小看,湯姆.科頓這個議員了不得。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接下來妳會看到山崩海嘯。也存在變數,戰友們。不是不存在變數,共產黨在美國、在西方的滲透可不是開玩笑的,不是開玩笑的。

目前大局已定。最後壹個我想說的是,戰友們還是看行動吧,看行動吧,我相信妳們會感受得到。

國內的戰友們,我在幾個月前就說過,下壹個最嚴重的是北京,而且冠狀病毒只要它開放,壹定會回來。回來了吧?我最早說過,美國曼哈頓將是最嚴重的地區,我說對了吧?而且我說只要它開放,美國就會回來,加州、洛杉磯、亞利桑那,包括面具先生和Sara在的圖桑,那就了不得了。我告訴大家,珍惜生命,不要把全家人跟自己給害了。

我們在鳳凰城的律師,當地最大的律師跟Sara見面,Sara沒事,Sara就保護、就相信爆料革命,天天戴著口罩。那位大律師就染上了。妳看可怕不可怕?Sara如果不戴口罩就麻煩了。我們另外壹個醫生也染上了,醫生都染上了,妳說多可怕?壹定要小心。而且冠狀病毒我再次重申,下壹、兩周妳會看到,冠狀病毒短期內有解藥、有疫苗不可能,我們可能很長的時間要過在戴口罩和壹個完全不同的生活狀態中,否則妳只有作死,要記住。

另外,共產黨完了。共產黨的經濟肯定完了,這壹點毋庸置疑的,而且全世界的經濟壹定是下行的,下行得妳無法想像。就是美國大選完了以後,妳會看到什麽都便宜,要註意只有咱們GTV的股票、G-Dollar、G-Coin、G-Fashion、G-Club值錢,我這不是吹牛的。就像到現在,GTV每壹毛錢、每壹個決定我說了都不算,班農是主席,哇噻,這美國的法律和律師嚴到啥程度?前天壹個GTV要給人家出壹個Offer、要買壹個物業,出Offer要所有的獨立董事要出面,有壹個並購項目,但願能並購成功,此時此刻就在對面島談著,就在對面島上談著。如果能談成了,這絕對是全世界的壹個大事,哇,GTV搞了壹個並購!別忘了,GTV募股當中70%的錢是拿去並購的。

現在最起碼十幾個項目正在談著並購,比如說這個Offer,比如說這個並購,咱們內部律師和外部律師明確告訴妳,必須是獨立董事請來的評估師,必須是兩到三家以上;第二,必須是獨立的投行兩到三家代理,說妳這個價格值不值。戰友們,妳要想在美國把這個造成假,可以的、妳可以造假,妳拿著妳的腦袋去造假去,而且妳100%會被揭發出來,只是時間的問題,這就是美國這個社會的偉大。妳想黑箱作業,可以啊,妳不要命妳可以這麽做,妳能做到嗎?機會幾乎很少。妳能做到,妳肯定會受懲罰。這就是中國和美國最大的不同,這就是共產黨邪惡體制和西方文明體制的不同。它不是完美的,但在西方文明的法治社會裏邊、有信仰的社會裏邊,它有壹個基本的結果:就是好人能得到好報,壞人能得到懲罰。在中國是完全相反:好人不得好報,壞人不得到懲罰,是壞人懲罰好人。

什麽叫法治的國家、有信仰的國家?西方就是。就像這GTV大家投完錢了,妳按照中共的什麽E租寶這些王八蛋,又買車又買房的,又買內褲又買胸罩的,他又去嫖娼啥的把錢隨便花,不是親爹就是二姨的給妳成立董事、獨立的董事,妳在這絕不可能。班農、凱爾.巴斯、艾瑞克、約翰.摩根、律師,絕不可能允許妳郭文貴拿走壹塊錢,也不會允許另外股東,什麽某某機構妳拿走,絕不可能,或者把妳家的東西妳就想便宜便宜,打打包就賣,絕對不可能,絕不可能。

這幾天,有好幾家美國大的金融機構,昨天晚上有壹個,我不能說名字,因為這是秘密,都簽了保密。大家都在談,大家都說這是下壹個推特,要跟我們談。他說,Miles我不要錢,我要妳壹千萬GTV股票,可不可以談?給幾個董事壹說,他們說不可能,最多給他五百萬。

妳郭文貴說了不算、妳沒用,這就是GTV。我們那個G-Club現在已經剛成立完,我們跟那個投資機構的律師昨天開會。我說現在要寫個信托文件,然後妳要給什麽。人家說:“對不起郭先生,妳先停停停。妳給我說的每句話,我都得錄下來,我得讓我律師去開個證明,我再給妳回復。”真不像是在中國,妳坐那塊忽悠,大腿壹撇拉、叼上煙、喝著酒,在酒桌上妳想說啥說啥。不可能,每壹毛錢都得來之有據,去之有出。

我們要準備那個G-dollar起訴stripe,起訴wells Fargo那個富國銀行,戰友們,妳們提供的那每個字、每個證據,人家壹條壹條的看。妳想想、大家想想,我已經收到9000封郵件、壹個email,另外收到了大概是7000個大家發來的信息。去告去,妳想這律師費多少錢?但是他必須得告。這所有人都預言,這可能是建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壹個金融訴訟案,而且會把這幾個金融機構全部告垮。

所以戰友們,大家提供GTV投資被非法退款的那個email,妳繼續提供。妳買的G-dollar的,往那email繼續提供,然後被威脅的繼續提供。大家千萬記住,不要像妳想的那麽急,在國內找個派出所所長,把案子給妳搞定了,不可能。在美國它非常慢,它必須按法治程序來搞,但是妳們等我們結果,好不好!

當地的農場的起訴的,現在大家都在準備中。有像澳大利亞,他們要起訴的已經準備中了。戰友們在當地的起訴是集體訴訟的,GTV在美國訴訟是完全兩回事,我再說壹遍,包括stripe、包括G-Dollar都是壹樣的。唯壹的是妳要提供兩次信息,妳如果參與了當地的集體訴訟,妳要拿壹次證據;給我們GTV幫助起訴這些流氓銀行、還有stripe,又要提供壹次證據,好吧。那麽這是壹個。

另外壹個大家要知道,現在股票大家本來是6月16號都會來驗收自己股票,但是由於大家填的那個認股書的打勾和打叉的地方不標準,70%都要重新返回。這個壹返回,大家知道會計師、律師、投資委員會幾個來回,那些事工作量增加了那不是十倍、也不是幾十倍,上百倍了。

有壹部分已經通知大家了,就是妳可以去認自己的股票了。另外絕大部分戰友們,等著都完了妳都會拿到股票,到那個網站上壹查自己名字,查到自己股票。妳也可以確定妳是要壹張紙質股票,還是不要紙質股票,還是要多張紙質股票,都是在那裏發生。

另外壹個,投資委員會的whatapp,大家沒有別的事千萬不要問,妳就等著就可以了。不會讓妳少壹分錢、壹股股票,因為那是犯罪,不可能的。壹美元對照的壹股的GTV股票,不會少。

現在G-Fashion、G-Club會在7月中推出,G-Fashion不會賣東西,會展示給妳壹個簡單的壹個要賣的東西,G-Club會開始賣會員。然後8月底9月初,G-Fashion全面開始交貨、全面運行,G-Mall全面運行。G-Dollar、G-Coin正式出售大概在9月份左右,甚至9月底到10月初。好吧,戰友們。

所以說G-Dollar、G-Coin壹定會成為人類最牛的貨幣,我希望啊!壹定會最牛的、最安全的、最受歡迎的、最穩定的貨幣,最有升值空間的,我希望啊!我希望,得加上我希望,俺希望、俺希望。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些好事太多了,每天太多太多事情了,我有太多好事了。現在有戰友們直播啊!我就是沒有時間直播,我就看妳們直播。另外壹個GTV上的直播,現在GTV上已經成立了管理委員會。

凡是在直播當中,有人把路德先生、路德訪談節目架壹手機,妳就在那塊轉播了,我會把妳賬號給妳關掉;有人放壹首歌就沒事了,架壹手機就在那聽歌,壹聽倆小時,斷了再來倆小時,倆小時斷了再來倆小時,我會給妳關了;妳在GTV上,妳賣什麽氫氯喹藥的,我會給妳關了;任何廣告、任何留言,我都會給妳關了;還有壹個在GTV上罵人的、扯淡的、還有發黃色照片、黃色視頻的,我就會給妳關了。

壹妳是共產黨派來的、收拾我們的,浪費我們資源的。這視頻每壹秒鐘都算錢,我們都有成本的,這個月跟上個月可能要差10倍、20倍都不止,妳浪費我錢來了。第二妳是來搗亂來了,妳不讓別人看到壹個有價值的視頻,叫兌水。另外壹個妳就是來耍流氓來了,這都不允許。

我們GTV下壹步的質量,如果妳說的話和妳講的節目,完全是廢話、完全是扯淡。妳像那路德訪談,妳幹嘛呀!妳錄屏幹什麽呀!聽,聽不清楚;看,看不清楚。妳讓大家幹什麽?這是壹個視頻平臺。

妳在那塊、妳把某個歌聲就在那重復的放,妳在幹嘛?也沒人。妳在那塊弄個大的標題,叫大家嚇人呼啦的——“這個王岐山跟誰搞雙休啦”,“什麽什麽世界的未來”,這就完全胡扯的。還有壹些專門天天在這打著基督徒的名義胡扯,妳看凡是過去天天喊基督徒、耶穌的,絕大多數的這些欺民賊們都是這套路子,壹定打著耶穌的名字在這塊騙,然後支持爆料革命、最後砸郭。不要上當,不要上當!

還有壹幫爛人!妳說,頭壹段時間某某人天天挺郭,然後就自己不要臉了,說什麽“沒有我,郭文貴怎麽能成網紅?”妳說妳要點屁臉不要,妳算老幾呀,妳算個屁毛啊妳算!郭文貴壹天幹的任何壹件事情,是妳壹輩子、壹萬輩子妳都做不到!還沒有妳,郭文貴怎麽會成網紅?我從來不想當網紅。那簡直是不要個臉!還有的人在發著壹段推特就成了專家了、就成祖宗了,他要評判這個世界是對是非、黑白顛倒。去妳大爺的吧妳,妳算個屁呀!動不動就把上帝給扯出來了,動不動就基督徒,妳誰呀?妳連名字都不敢說,妳幹過啥呀?妳做過啥呀,發了點推,支持支持爆料革命,拉點什麽人氣,就不要臉到……

我們有戰友也竟然跟,我真的是可憐死了。戰友們,妳們能不能別咱吃飽了撐的就幹這事去!就這些流氓爛仔,什麽支持這個——天天挑戰李金山法師、明天挑戰徐曉東、後天挑戰梁什麽東,這都不是好人。我們早就看出來了!他現在砸郭了,妳還跟著他辯論去,妳吃飽了撐的呀。讓他自己去玩去吧,隨便砸嘛。我們要讓所有砸郭的、反爆料革命的,讓他的壹生都耗費在砸郭上——耗死他;讓他的壹生都因為爆料革命的強大和新中國聯邦的強大、我們能過上美好的生活,氣死他;我們要讓所有砸郭的人看到我們的美好和安全,改變人類的、真正承蒙上天之意的我們的成功,讓他憋屈死他。

妳幹嘛妳沒事妳跟他去對話去呀,是不是?人和狗對話,那不是狗的錯,是妳人的錯;對牛彈琴根本不是牛的錯,是妳要對牛彈琴去。現在妳是對狗對話,那不是個人,他現在連狗都不如,妳幹嘛跟他對話去呀?我看到很多戰友,我謝謝妳們了,很多好心還勸他,“妳不要砸郭”。妳真是吃飽了撐的,戰友們!冠狀病毒期間妳能不能健健身啊?誰愛砸郭的人,妳盡管讓他去砸去,他有種他砸壹輩子,他不砸壹輩子他是孫子、他是王八蛋。他只要有時間砸郭、只要他有氣力砸郭,他不砸出癌癥、不砸死他,那就算他幸運。壹幫人天天對著屎說話,妳跟他去告訴他“不要對屎說話”,妳這不吃飽撐的麽!

所以咱們有些戰友自覺聰明,然後動不動就是以大師的身份出來了,動不動就是壹個決策者、裁判者,所謂的大師。每個人都有壹個病——共產黨給我們的病,永遠覺得自己是正確的,然後對每個人都想批評兩句,對每個事都想評判兩下,對每個事務都要自己決策壹下。戰友們別這樣,這些欺民賊在海外能活那麽多年,就是因為有很多人覺得——我捐點錢我偉大了,我捐點錢。把拿錢來證明妳自己的勇氣,來平復自己的懦弱和自私,寄希望於騙子來完成妳的思想和妳的追求、不敢做的事。悲哀!

還有壹個是,我永遠是看熱鬧,把看熱鬧當成有理想、有希望。在看熱鬧當中,自己成為了那個助紂為虐的、那個壞事的推動者,還自己不知道,而且竟然站在第三方來,要做出壹個裁判的角色來評判壹下。結果導致吹牛者、騙子者、獨裁者有人氣,結果壹個又壹個的誕生,因為妳給了他們機會。西方世界走在大街上,如果站在那塊,看著螞蟻在那塊配對,沒人跟著妳看,覺得妳很無聊。在我們中國人裏邊,必須要跟在那塊、馬上看,從第壹個到第十個、第三十個,迅速堆積。不是這個螞蟻配對有意思,是這些人就是無聊,願意關註垃圾和下三濫的事。只有我們華人,我們的工程師說只有華人的twitter和youtube上,只要有壹個帶性字的、帶男女色情的,馬上關註要超過十倍、百倍,隨便壹個緋聞都100萬、200萬。只要說真話的、有正事的,都很少。

咱得改改這文化了,不能老盯著褲腰帶以下,也不能天天就關註那些垃圾的事情,浪費時間。什麽砸郭的,讓他去砸嘛。郭文貴是騙子,“郭文貴是大騙子!”郭文貴性無能,“特別無能,郭文貴連小雞雞都沒有!”這不就完了麽,還能說什麽?妳說那些天天砸郭的人,我都想想,我要能騙他啥呢?騙他的色?就他們那長相,我寧可當郭三秒我也不去騙他們的色去;騙他們的錢?全家房子、祖宗八輩,把他墳都賣了還不夠我們吃壹頓飯的呢;騙他的智商?不是沒老公就是沒妻子,要不就是沒孩子,要不就是養不起孩子,連頓飯都吃不起,我們騙他啥?騙錢、騙色、騙智商,騙不了,騙妳啥?結果戰友們還在那塊認真地商討,“郭文貴不是騙子,妳砸郭不對。”大家累不累呀!

信他們的,趕快去、快點去啊。去找那個熊憲民,到地下室跟他住區;找莊烈洪跟他老婆壹起去當綠帽子去,是吧;跟那個曾宏天天去撒謊,天天去賣腚去,天天去幹那事去。然後他們天天喊著起訴,讓他們趕快起訴、快點起訴,是不是?
妳說讓他們去行動嘛,妳幹嘛老蹭那個熱鬧呢?沒事了在家裏邊拿個手機,還得在繁忙中插著耳機還聽聽這些砸郭的。妳累不累呀?煩不煩呀?浪費生命啊!誰願意砸讓他砸,鼓勵他們砸,咱別管就完了。

對待壞人、對待這些人、對待妳的敵人、對待妳的對手,最好妳贏的方式就是妳自己強大。做好妳自己的事情,就是對妳的對手和壞人最大的懲罰!用嘴巴說出的事情,不管是恨還是愛,都不值得去想。凡是用嘴巴來討伐敵人的都是懦弱者,都是loser;凡是用嘴巴來說愛的,妳也是虛偽者,也是loser。愛需要妳行動,恨也需要妳行動。如果天天在平臺上用嘴巴表達愛、表達偉大、表達恨的,妳壹定是loser!

這就是為什麽爆料革命、我們滅共,我壹再說的莘縣陽谷縣搭縣,壹定要兌現!靠行動,看結果!滅共絕對不是口號,滅共絕對不是網紅,滅共絕對不是口炮黨。

妳看那些王八蛋、砸郭的,那些說了“三年爆料革命……”,去妳大爺的吧,妳有本事妳去滅去呀!“6月4號沒滅共”,去妳大爺的吧!妳去滅共產黨去呀?妳說這話,我R妳八輩祖宗。

郭文貴過去三年幹的——天地可鑒!只有妳是人妳不是畜生,妳說這話的就應該滅妳八輩祖宗!我郭文貴每壹天做的事情,都是妳八輩祖宗做不了的事情。妳說這話的人,得天滅妳。

我對共產黨的揭露、把中國人和共產黨的分開,對香港運動背後的所有的支持,無論是錢和時間還是風險,我看沒看到過有第二個可跟我們比的!妳在這個時候說這話,妳八輩祖宗都得被妳滅了。

我郭文貴可不是什麽,別跟我說“哎郭文貴,註意形象。”我也不想當領導。就象是美國人每天跟我說,“哎呦Milse,妳是當中國領導人。”我去妳大爺的!我才不要當領導人,誰跟我說這個我跟誰急。我不想當什麽領導人,我從來沒看政治家是好東西的。我也不想虛偽,在鏡頭面前裝作謙謙君子。去妳壹邊去吧!我就想過我郭文貴,我過的挺好的。我現在50歲了,還能再過多少年啊?我還裝什麽裝啊?

有的戰友說“哎呀文貴呀,啥都好,妳別罵人。”我咋不罵人?我也是人,我憑啥不能罵人?他們天天罵我,我為什麽不能罵?共產黨就是這麽教妳們的——我可以罵妳,我可能強奸妳們全家,但妳不能罵我。什麽流氓邏輯呀?我當然可以罵了!

唉那個王八蛋、有人說,“郭文貴三年了,6月4號我那天沒有了。”去妳八輩祖宗!我R妳八輩祖宗,妳家祖宗八輩就不敢說壹句共產黨壞話,妳讓郭文貴我來滅共來了,又不要妳家錢、不要妳家地的。妳來評價個屁呀!妳算老幾呀?妳不跟就拉到了唄,這些不要臉的東西!最遭人恨的就是這幫王八蛋,妳知道嗎?這種太監黨、流氓黨,妳做不到、妳啥都做不到,妳在旁邊妳盡然說這話。妳該死的東西呀!

就是未來就這幫人,我跟妳說戰友們、兄弟姐妹們。就這幫人,無論是沒有共產黨還是新中國聯邦,什麽情況下這都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垃圾。說這種話的人,那是天滅、鬼滅,神都得滅他。他沒有任何壹個公道的心,他沒有壹個起碼做人的良知,他對壹個事務連起碼的公平認知都沒有。神、鬼都不能容他的人,這些人都不能得好死,妳知道嗎?登著眼睛這麽說壞良心的話,妳不能得好死!

妳盡然說這話,“妳郭文貴,是我、沒有我妳當不了網紅。”去妳大爺的!我啥時候當網紅了?妳算個屁毛哇!據我所知,那幾個說這話的人在家裏面長期抑郁癥,跟這個戰友發這個嗲嗲的聲音——愛、死去活來。然後明天給英國的大衛發,“哎呀大衛呀,我愛妳呀!我需要性生活呀!”最後給我發信息“大衛調戲我”。我說去妳的吧,大衛調戲妳?妳真是妳八輩燒高香了。大衛能調戲妳?不就是妳不要臉嗎,在家長期抑郁癥,然後她去調戲人家大衛去,結果人家大衛不搭理妳,妳就造謠人家大衛、胡說八道。另外那幾個人我就不說了,我什麽基督徒,到處給人發信息,然後拍幾個綠鏡子照片發給咱某個男戰友。說“我很寂寞呀,我寂寞難耐呀,我可以約跟妳見面呀。”咱們戰友給我發壹個,我說“這東西據我所知,她發了很多人。”不要臉麽!

大家要去看壹看,砸郭的女士,大家去看她的心裏年齡和她真正的年齡,絕大多數是精神疾病者和沒飯吃的;砸郭的男士,幾乎全部都是真真正正的、全都是沒有工作、沒有生活、沒有家庭,或者是性變態者。妳去看看去吧!抑郁癥、長期抑郁癥、精神病,長期性無能、沒家庭、沒有工作、沒生活,這兩者是砸郭的。結果咱戰友就天天跟她去嘮叨去,妳不浪費時間嗎?聽他們說這話幹什麽呀?還助長了這幫人,還能養活他們。這不開玩笑嗎?

孫立軍在沒抓以前,他好幾個朋友給我發信息,“說孫立軍說完全可以解決問題,咱們沒有個人仇恨,是吧。文貴妳是我的英雄、永遠的英雄,妳是個漢子,我們可以合作。”我永遠不想說別的,我知道他壹定會完。他進去以後,我就不再說。孫力軍他為什麽這麽說?他覺得我們爆料革命是他根本想象不到的偉大,就是孫力軍在多個地方說;“不得不佩服郭文貴的爆料革命,走到今天是所有的奇跡,任何男人也做不到郭文貴這個樣子。”

劉彥平和我的對話,成為中國共產黨聽得最多的語音。就是這次夏威夷會議,共產黨某官員說:“郭文貴的語音和視頻對我們國內影響社會穩定,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說“他和劉彥平的錄音,現在成為我們國內最為流行的,所以說危害巨大、影響我們的穩定。”他說的是實話。劉彥平和我的對話、孫力軍和我的對話,幾乎黨員沒有不聽過的,不聽過的妳就不是黨員了。我的企業是全中國最好的、最低負債的,對共產黨的打擊,我說的是不是實話?

我跟某個戰友說,對待共產黨的談判者,絕對是真心真意去談判,說真話表達真思想,但絕對我們不撒謊,絕對不說謊話,但是不能把真話都告訴了。真心真意的對話、真心真意的滅共,這就容易了,這就為什麽贏得了劉彥平和孫力軍所有的滅爆小組和專案組的尊敬。

最近我們有些戰友說G-Dollar、GTV被請去喝茶了,非常抱歉了戰友們,非常抱歉!有任何證據都留下來發給我們,這非常重要。因為美國和歐洲都在收這些證據,相關政府都在收,說“只要是能拿出來GTV投資者、G-Dollar投資者被威脅、或被喝茶的證據,妳就可以申請政庇,壹定會申請政庇的。”我今天是公開說的,如果妳們被威脅了、被殺害,被全家要抓、被威脅,這絕對在美國、在歐洲,所有國家妳都可以申請政治庇護,這是絕對的證據。需要我們GTV、需要這個法治基金,只要是妳需要的請告訴我們,我們給妳提供壹切證據、可能的支持——免費的、絕對提供,給妳支持。

這是壹個非常重要的事情,這對人身的威脅和危害,在哪國這是政治迫害嘛,完全政治迫害。讓妳不滅共、讓妳不反共,妳捐法治基金讓中國有法治,不行;然後妳投資G-Dollar、GTV是為了滅共,滅共也不行;然後妳說中國法治自由,也不行。妳把這段寫下來,這就是申請政治庇護最好的、最好最好的,包括給法治基金捐款,就壹個捐款就夠了、了不得了。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大家要把妳的這些資源壹定要留好,這對妳相當關鍵。GTV、GDollar的投資者,在這絕對合法的,共產黨對妳的任何迫害那都是犯罪、政治迫害,那是政治迫害。大家不要搞錯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千萬別搞錯了!這個美國還有其它國家在問,“郝海東、葉釗穎女士要不要申請政治庇護?我們可以提供幫助。”人家不要。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郭先生看直播器:多少?98萬,哇塞,100萬了,這阿炳去哪了?阿炳讓妳後臺管理的,我看這裏有流氓呀,把流氓這孫子給我踢出去呀!這塊有個叫什麽郭文化,妳大爺的吃飽撐的妳呀,妳在這瞎發什麽發?又來了、聖者,妳聖者個屁、妳聖者,壹幫爛仔流氓妳們。阿炳妳為啥不把這些人給刪掉呢?為啥不把他給屏蔽掉?把他手機的英文名字給留下來,這幫孫子全都給他幹掉,阿炳妳幹嘛呢?跑哪去了?我們華盛頓地區的喜馬拉雅農場代表阿炳女士非常好。這個叫郭文化這個孫子給幹掉他,又敬畏耶和華的,妳大爺的妳,王八蛋!妳們這幫騙子、爛仔妳們,妳們等著吧,洗好屁股去瑞克監獄等著吧。妳們說曾宏這幫孫子,曾宏妳們家八輩祖墳都會受到神的譴責,妳所有的家人、妳所有的壹切都會受到上帝的譴責。妳們這幫爛仔天天打著上帝的名義騙吃騙喝的,動不動就耶和華的,耶和華的所有的神力都會毀滅妳們,都會弄死妳們。妳們這幫家夥不得好死,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妳們還給爆料革命來作對,這幫孫子不得好死的王八蛋,壹點點小錢就把妳們給弄成這個樣子,妳們簡直是……妳們對得起妳們列祖列宗嗎?)

親愛的兄弟姐妹今天挺開心的,我還沒健身呢,我得去健身去了。雖然昨天開會特別累,但是睡了將近4個小時特別爽,睡醒以後渾身舒服。然後看到這麽多人端午節向我問候,所以說直播吧、隨便講講。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只有消滅共產黨,才能讓中國沒有伍子虛、屈原這樣的事情。我們現代的現實生活中和過去的中國,隨時隨地都出現屈原、伍子虛這樣的事情,中國人這個民族在過去七十年是人道的災難、人道的災難!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必須消滅共產黨。我們的新中國聯邦壹定要讓中國人過上體面的、有尊嚴的、安全的、沒有恐懼的、真正的法治獨立和信仰自由的生活!萬佛萬神會保佑我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壹切都已經開始!現在我們壹起為新中國聯邦、香港、臺灣、西藏、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戰友們、戰友們,行了,今天我亂播、亂聊,再次祝大家端午節快樂。我這端午節粽子吃不上,不讓我吃。韓國的朋友給我送的粽子,安保不讓我吃;然後在這塊住的美國朋友——嫁給美國人咱們壹位戰友,不讓吃;我們家裏更不讓吃。哎呦,吃不了粽子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壹切都已經開始!親愛的兄弟姐妹,這幾天的大戲看著吧,看著吧!親愛的兄弟姐妹們,Over唔該曬!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6563/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