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的數據流在德國案件審理中遭受抨擊

新聞來源:《政治家》

作者:Laurens Cerulus

6/29/20

翻譯/簡評:理工男文峰

校對:1818

Page:拱卒

簡評:

德國杜塞爾多夫法院曾在3月裁定華為公司違法歐盟隱私法(GDPR)。這個法律訴訟並沒有引起人們的太多的關注,但事實上,它打開了有關數據流入中共國的潘多拉盒子。眾所周知,華為是中共黨衛軍PLA的信息部隊,承擔著幫助CCP建立全球信息優勢的戰略使命。即便是華為在中共國以外的地區運作,他也必須完成CCP交給他的任務。這意味著,華為不可能也不會100%遵守GDPR(歐盟隱私法). 那麼華為,以及其他來自中共國的網絡公司是否能被允許在歐盟運行,將被打上一個巨大的問號。

世界應該明白,信息戰是CCP的超限戰的手段之一。具備了信息優勢,CCP就具備情報的優勢,進一步具有戰爭的優勢。 CCP借助華為和其它中共企業在全球範圍內收集個人信息,企業信息,軍隊信息,都是為了實現統治全人類的夢。這個夢是人類的惡夢。歐盟已經覺醒,開始限制使用華為5G網絡設備,但仍然需要徹底把華為所有的設備撤除。只有徹底撤除,才能去掉CCP信息情報的特洛伊木馬。

華為的數據流在德國案件審理中遭受抨擊

一位前任經理起訴華為公司違反了通用數據保護法規(GDPR),這在數據流入中共國方面打開了潘多拉盒子。

在德國杜塞爾多夫法院發生的一個鮮為人知的案件可能給華為的全球業務帶來麻煩。

這家中共國電信巨頭一年多以來一直受到西方安全官員的抨擊,因為擔心它對歐美構成網絡安全威脅。

但是,其中一個前任經理在杜塞爾多夫華為歐洲總部提起的訴訟旨在針對華為的另一個陷阱:尊重歐洲隱私規則。

具體來說,這個案子引發了對華為是否將數據交給中共國家監控和情報部門手中的風險質疑, 也引發了關於歐洲是否會在敏感數據隱私方面對中共國的立場更加強硬的疑問——多年來,歐洲一直將其註意力集中在矽谷的巨頭和美國的監視上。

法官於3月5日裁定華為就違反了歐洲隱私法,因為華為未能按照前經理的要求,查看華為保留的關於他的數據。

“我只是要求他們告訴我他們擁有哪些數據,他們刪除了什麼,何時刪除它們以及他們仍在歸檔的數據”–一位華為前經理人說道。

勞動法院裁定,華為必須提供過去保存的前經理的數據類別以及保存數據的目的。法官發現該公司還沒有遵守強制要求的最後期限,並以5000歐元的小錢打發了事。

這位前經理告訴POLITICO(美國政治新聞公司):“我只是要求他們告訴我他們擁有哪些數據,他們刪除了什麼,何時刪除了它們以及仍在歸檔中的數據。”

但是華為在訴訟中表示,無法向他提供要求的信息,因為已經刪除了。

這位前經理說:“這是個笑話。”

因為擔心家人和自己的安全,在不透露姓名的前提下原告接受了POLITICO採訪。但他同意透露自己60多歲了,從2010年代初到2018年在華為擔任管理職務。

這位前經理於2018年非自願地離開了公司。他說:“這也是我上法庭的原因。”他還提起了較早的法律訴訟,聲稱遭到前雇主的騷擾,並表示該公司因年齡歧視將他解僱。

華為拒絕對該案件以及如何管理數據進行評論,理由是案件仍在進行中。

當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於2018年5月生效時,這位前任經理立即發出有關數據的請求,這是該法律賦予的一項新權利,允許員工要求公司披露和刪除其持有的員工數據。

他說:“這是一家中共國公司,所以我最好知道他們對我的數據做了什麼。”

華為未回應該請求,前經理於2018年11月提起訴訟,要求其發布信息。

在法庭上這家中共國公司辯稱已刪除了其保留的前任經理的大部分數據。

法新社Getty Images

自那以後,這位前經理對這一決定提出了上訴,因為他正在尋求經濟補償,並希望了解華為如何處理其數據的更多細節。

他說:“我想了解我的數據發生了什麼。”

雙方現在都在為即將到來的上訴程序做準備。

中共國進入歐盟的隱私鬥爭

該法院審理的案件最初被德國《商業周刊》報導,給華為以及歐洲數據保護官員提出了令人不安的問題。

該公司在歐洲《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的製定之前加強了隱私保護,這是一項關鍵法律,提高了公司保護數據的要求。該公司在其網站上表示,它“遵守包括GDPR(通用數據保護法規)在內的全球適用的隱私法”,並且已採用多種機制來保護用戶和員工的隱私。

其詳細的隱私權政策及其針對消費品的最終用戶許可協議可與其他主要技術公司相提並論,因為它允許華為從使用其服務和設備收集個人數據,從其他公司採購數據並將這些數據用於商業目的或遵守法律要求。

該公司在其網站上表示,它可能會根據GDPR(通用數據保護法規)提供的法律機制在歐洲以外轉移個人數據。

德國法院的裁決顯示,華為已使用“標準合同條款”將前經理的數據轉移到了中共國總部。法律摘要規定,華為在將數據轉移到中共國,馬來西亞和世界其他大多數國家時,要求公司承擔責任。

然而,對於那些擔心受到中共國政府監視的人來說,該公司的法律保護並不令人感到安慰。

自2018年以來,對中共國和隱私的擔憂達到頂峰,當時歐洲各國政府開始討論5G網絡的安全性,歐洲幾名官員告訴外界中共國供應商擁有“合法後門”——這意味著它們必須遵守法律要求才能獲得中共國國家主管部門的訪問權限。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2017年的中共情報法,該法規定企業必須“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部門,並對國家情報部門的所有知識保密。” 另一個是中共國的網絡安全法,其中包含類似的要求。

華為曾多次表示將不遵守這些要求。

正當中共國科技巨頭開始在全球範圍內獲得市場份額時,中共國的監控法也獲得通過。雲計算和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視頻共享平台TikTok(抖音)的母公司ByteDance(字節跳動)和軟件製造商騰訊等正在攻城略地,席捲全球。

像華為一樣,這些公司經常使用標準合同條款將用戶數據轉移到歐洲以外。

儘管這些條款確實承擔了責任,但它們並沒有進行檢查或審計,而是主要由客戶和消費者來質疑數據流是否侵犯了他們的隱私。

在過去的幾年中,歐洲通過所謂的適當性決定加強了對包括美國和日本在內的國家的保護。

“標準合同條款規定了責任制,但是數據保護機構沒有事先檢查。該系統基於公司的決定,以及在出現問題時數據保護機構可以採取的保護措施,包括跟踪個人投訴。 ”一位歐洲委員會官員說。他要求不透露姓名,因為該官員沒有在記錄中發言的授權。

這位官員說:“到目前為止,(我們)對美國公司進行了大量審查。但是,隨著(中共國)公司在海外市場上的業務不斷擴大,這些(隱私保護)問題也將與中共國公司變得更加相關。”

像華為這樣的中共國科技公司在歐洲的成功,加上缺乏對其隱私標準的審查,使決策者擔心歐盟的立法未能適當地保護歐洲人的隱私。

在過去的幾年中,歐洲通過所謂的”適當性決定”加強了對包括美國和日本在內的國家的保護,以使公司更容易進行數據傳輸。這些交易還意味著歐盟可以推動對方加強對隱私的監督和補救,例如推動美國削減其普遍的監視法律。

歐盟委員會已排除與中國達成充分協議的可能性| Julien Warnand/歐洲新聞圖片社

但是,在數據流向中共國的情況下,歐盟認為這並不是一個開端:歐盟委員會已排除與中共國達成”適當性決定”協議的可能性。

歐盟委員會官員說:“與中共國沒有“適當性決定”(得協議),(我們)也從未要求中共國政府作出“適當性決定”。出於明顯的原因,中共國目前也無法從“適當性決定”中受益。” 歐盟確實在有關數字和人權問題的定期外交談話中(與中共國)討論了隱私問題。

歐盟委員會正在審查其“標準合同條款機制”。歐洲最高法院也將在7月中旬在一個關鍵法院案件中做出一項裁決,如果法官認為該機制不能適當保護海外歐洲數據的隱私,則該裁決可能會完全廢除該機制。

Vincent Manancourt 報導。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343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3437/ […]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