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中共的37個謊言-第二部分:中共病毒

英文原作者: GS  Brandnew

英文編輯:誥佑   Seamoon

英文新聞連結:https://gnews.org/254599/

中文翻譯:Doco文鼎

中文編輯: Seamoon

編者注:202072日,中共外交部在其官方網站上發表聲明,聲稱世界(主要是美國和西方國家)在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COVID-19大流行有關的各種問題上對錯怪中國。聲明中有37項詳細的索賠要求,其中每一項都將被有力的證據駁斥,並分成4篇在GNEWS上發表。第二篇是關於CCP病毒的。

  • 中共謊言之十一:中共以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措施及時控制了COVID-19疫情大流行。 武漢疫情得到了全面遏制,並消除了病毒的進一步傳播。 25個W.H.O. 專家(世界衛生組織)肯定了中共的成功。 中共放慢了傳播速度,為世界提供了寶貴的應對時間。 根據加拿大,法國,俄羅斯,澳大利亞,新加坡和日本的消息來源,大多數確診病例並非來自中國。 因此,中共不應對全世界超過1100萬確診病例負責。

反駁中共未能在武漢遏制病毒,並使其傳播到世界各地。新浪網,中共自己的宣傳媒體報導了武漢市市長周憲旺的准許。周憲旺承認,在首次正式報告該病毒後的兩周內,有超過500萬人離開武漢。根據飛行資料,這500萬人中的大多數逃到了中國其他城市。此外還有大量旅客出國。到一月底,來自武漢的大量旅行者分散在世界各地。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世界認識到疫情之前。直到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才宣佈全球大流行。在5周的時間裡,無數人繼續在世界各地穿梭。結果,有215個國家報告了COVID-19感染(5)。

此外,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hina CDC)負責人高福(Gao Fu)與他人合作於1月29日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上發表論文,截至1月22日,通過分析425例病例,高福總結說:“有證據表明,自2019年12月中旬以來,密切接觸者之間已經發生了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而媒體報導顯示,高福在2019年12月31日領導了國家衛生委員會的第一批專家(NHC)正式介入,得出的結論是該病毒是“可預防的和可控制的”,並且“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病毒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也沒有醫務人員感染。”顯然,中共從一開始就不遺餘力地掩蓋一切。

  • 中共謊言之十二:中共封鎖武漢以遏制該病毒的傳播。中共封鎖了這座城市,實行了封閉的社區監管,隔離居民,並限制戶外活動。結果,病毒傳播速度迅速下降。中共已竭盡全力挽救生命

反駁:保持社交距離和有限的戶外活動可有效減少感染。 然而,中共卻毫無人權的封鎖了城市。 2月初,中共開始在武漢進行室內日常體溫檢查。以被判入獄來威脅那些不合作的居民。 2月,官員在發現可能的感染後封鎖了公寓樓。 他們關上了所有公寓的大門,並將所有居民關進了牢籠。此外,他們還迫使人們將死去的親人從窗戶裡扔出去。

  • 中共謊言之十三:CCP及時並透明地向全世界提供了病毒資訊。努力確保資料準確性。中共不會因發表言論而懲罰任何人。絕不容忍非法謠言散佈或破壞公共秩序。

反駁:中共提供的資料的真實性仍存在爭議。據NHC在2月4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說,只有約2.1%的人感染了這種新型冠狀病毒,之後死於由它引起的肺炎。 臺灣的一位分析人士指出,中共提供的資料不可靠,並嘲笑該病毒聽命於中共,連續七天將死亡率保持在2.1%,遠低於世界平均的死亡率。另外,由於武漢政府在壓倒性的公眾壓力下兩次修改死亡人數,美國情報機構警告白宮,中國在關於肺炎的情況和患者死亡相關問題上輕描淡寫。

中共謊言之十四:李文亮醫生是眼科醫生。他不是“吹哨人”;他也沒有被中共拘留。呼吸專科醫生張繼賢首先報告了肺炎病例。三天后,李文亮在微信上提醒其他人“ 出現7例SARS病例”。不幸的是,他在1月中旬左右感染肺炎,並於2月7日死亡。

反駁:一方面,即使我們相信中共關於張繼賢是第一個報導的故事,中共也需要回答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李文亮醫生為什麼仍被指控散佈謠言,並被要求簽署《訓誡書》。畢竟,在當地政府已經收到張繼賢的報告三天后,李文亮才在微信上提醒其他人,並且他說的是確鑿的事實。

另外,中共宣傳部門新浪網確認了李文亮是新冠肺炎的吹哨人。由於全世界都在為英雄哀悼,新浪不得不在強大的壓力下發表了這篇文章。針對李的訓誡信維持了76天,直到調查組宣佈撤回訓誡書。但是,中共警方和當初在CCTV批評李文亮的新聞媒體都沒有向他及其家人道歉。

中共謊言之十五:中共開發了公共衛生應用程式來跟蹤公民的活動。這些應用對每個使用者的健康狀況進行了彩色編碼。該代碼確定了他們可以或不能去的地方。政府重視個人隱私,並不斷努力改善相關規定。

反駁大資料一直是跟蹤和預測每個公民活動的關鍵技術。《紐約時報》透露,健康碼應用程式的功能超出了既定目的。該應用程式與員警共用關鍵資訊,並進一步加強了政府對於社會方面的控制,以便在人民代表大會召開期間(XXX),當地員警能夠查明異議人士並拒絕他們進入北京。人權觀察組織中國研究員王瑪雅說,病毒的爆發為中共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會來實施大規模監視系統。

參考文獻:

  1. 中國日報: http://china.chinadaily.com.cn/a/202007/02/WS5efddcb2a310a859d09d5b35.html
  2. 新浪:https://finance.sina.com.cn/wm/2020-01-27/doc-iihnzahk6483733.shtml
  3. 新華: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1/11/c_1125448269.htm
  4. 世界衛生組織: https://www.who.int/news-room/detail/29-06-2020-covidtimeline
  5. World Meters: 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countries
  6. CCTV: http://news.cctv.com/2020/02/07/ARTIKmZ3IUHDdlR2Itp530HN200207.shtml
  7. 新唐人電視臺: https://www.ntdtv.com/gb/2020/02/01/a102766907.html
  8. 紐約時報: https://www.nytimes.com/2020/04/02/us/politics/cia-coronavirus-china.html
  9. BBC: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china-51364382
  10. 新浪: https://tech.sina.cn/2020-03-19/detail-iimxxsth0336286.d.html
  11. 新浪: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06/doc-iimxxste9412408.shtml
  12. 紐約時報: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1/business/china-coronavirus-surveillance.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