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殉職者的名義忽悠死你!

作者:玉米地大姐

搜狐網5日刊載一篇文章,題爲“痛惜,她年僅26歲……”,看標題以爲是悼念逝者,讀罷才知是以悼念的名義爲中共所謂的“扶貧攻堅戰”唱贊歌。

她叫方璇,生前系桂東縣青山鄉人民政府副鄉長。2013年8月參加工作,2014年12月入黨,2017年8月2日,在前往聯點村扶貧的途中,因車輛滑落山崖不幸殉職,年僅26歲。

作者筆鋒一轉,植入硬廣:“方璇去世後383天,桂東縣在羅霄山片區率先脫貧摘帽。” 接下來開始不說人話了。

“家鄉需要我,那我回來!”

方璇是湖南省桂東縣普樂鎮人。爸爸媽媽在農村工商所工作。父母經常下鄉,2歲的方璇整天寄放在農戶家。小學五年級,方璇去姑姑家玩。那天見了姑父郭名雄,突然問:“姑父,爲什麽總見不到您?”

姑父笑笑:“下鄉忙工作呀!”

“人家爸媽沒那麽忙,可以陪小孩子玩。”

“姑父是共産黨員呀!其實,你大外公才是優秀黨員呢。”

“那怎麽才能像您和大外公一樣成爲共産黨員呢?”

“好好學習。”

大學畢業,方璇被廣州一家醫藥公司選上。

“女兒呀,我們桂東更需要人才。”母親試探著女兒。

家鄉桂東縣是湖南省海拔最高的縣,是毛主席頒布《三大紀律六項注意》的地方,是革命老區,也是國家級貧困縣。  

方璇:“家鄉需要我,那我回來!”

2013年8月,方璇考上了大學生村官,擔任普樂鎮文溪村主任助理。

方璇報到那天,時任鎮長彭麗娟說:“方璇,要准備吃苦啊。”

“鎮長,我能吃苦,希望給我壓擔子。”

羅天兵問方璇:“在普樂當村幹部兩年,最大的收獲是什麽?”

方璇:“入了黨啊!黨支部通過那天,我特高興,唱了一首歌,今天再給您唱一遍吧。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

“對不起,剩下的工作就拜托你們了”

方璇一行人坐上車,准備再到一公裏外郭履興的藥材林驗收。雨大路滑,汽車不聽使喚,轉瞬掉下山澗。方璇被慣性甩出汽車,頭撞在岩石上。大家把方璇擡出山澗。方璇額頭上撞了個窟窿,鮮血不停往外流。

“看看資料袋還在不在,一定要找回來。對不起,剩下的工作就拜托你們去完成了……”滿身是血的方璇用微弱的聲音叮囑同事彭彥臣。

2019年12月,中共桂東縣委追授方璇“優秀共産黨員”稱號。近日,省委、市委分別下發表彰通報和《決定》追授方璇同志“湖南省優秀共産黨員”“郴州市優秀共産黨員”稱號。

並號召全省、全市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幹部特別是扶貧一線幹部向方璇同志學習,用模範行動展示共産黨員的人格力量。

該文是典型的中共樹模範、抓典型的黨八股文章,其特點是違背人性、生拉硬拽刻意拔高人物形象去配合主題宣傳。

我們假設方璇真的像文章寫得這般高大上,去世快四年了怎麽才想起宣傳來,又是追加光榮稱號又是學習的,早幹嘛去了?

中共對外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怎麽到現在還有貧困的地方?貧困的根源是什麽?有道是年年喊脫貧,脫貧年年有,中共臉皮之厚可謂驚天地、鬼泣神。

該文邪惡之處在于以殉職者的名義爲中共制造的貧困塗脂抹粉,忽悠那些後來的方璇們繼續爲他們賣命獻身!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相關鏈接:https://www.sohu.com/a/405839084_120207615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