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海東喊話武磊,談中共體制是中國足球的悲哀

郝海東喊話武磊:【武磊,15米內一個啟動,他肯定不會比我快(要不一樣,要不我比他快一點)我50了!我現在半腹輪上去就咣咣咣150個,腰腹一樣,引體向上正手隨便10個以上。武磊能不能?】

武磊作為中國現役最好的足球運動員,年近半百的郝海東先生能夠充滿自信的說出這番話,實際上不是針對武磊個人,而是針對這個體制。郝海東先生經常說,中國足球的現狀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中國足球一直被國民詬病,究其原因就是中共體制對人個性的摧殘。即使出現像郝海東先生這樣個人能力極強的足球運動員能把中國足球提升到世界排名39位,也不能保證一直都有郝海東先生在隊伍裡,也才會出現一次又一次讓國民失望的一幕幕。

內行管外行:袁偉民

郝海東先生說:【體委主任袁偉民在昆明海埂冬訓給我們開會,臺上說,你們要好好踢好好練,說女排一天四練。但足球要對抗,要圈數。他說你們一年掙這麼多錢,“我一個月才掙3000多”(袁偉民90年代收入)。我在底下說,你3000多,車、房子、油費、看病都不要錢,恨不得老婆都國家分配,你有多少送禮的?你真成人民公僕了,騙鬼呢!體育總局後來弄的房子裡面有多少事兒,你還敢大言不慚吹NB。踢不贏、踢不好就不搞職業聯賽了?這是事情發展規律,好像職業聯賽是你們恩賜我們的。我就不承認這個!

我們先來看看這個袁偉民是誰。

袁偉民是中國排球運動員,1958年被選入江蘇男子排球隊,任二傳。1962年,袁偉民入選中國男排,並加入中國共產黨。1974年退役。退役後,袁偉民被任命為中國女排主教練,1981年起率領女排,先後獲得1981年世界盃、1982年世界女排錦標賽和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冠軍,成為“中國民族英雄”。1984年,袁偉民被任命為國家体委副主任兼任中國排球協會主席。1992年,調任中國足球協會主席。

袁偉民或許是一名出色的排球運動員和教練,但是作為沒有任何足球背景的他,能夠當上中國足球協會主席,先不說有沒有郝海東先生所說的背靠體制貪污腐敗,“外行管內行”本身就是中共體制一貫的弊病。

2009年,時任中國足協專職副主席的陳培德就炮轟袁偉民:【我認為就是中國人最關心的,他在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兼中國足協主席時,當年從浙江刮起的足球“打假掃黑”這個中國體壇最大的“風雲”為何不了了之了的那段歷史。足球裁判收黑錢吹黑哨的醜惡行徑敗露後,應該說,當時的情形還是給了希望的:龔建平自首,綠城自爆家醜,浙江省體育局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全力配合……可是,弄來弄去,最後,足球“打假掃黑”卻不了了之了。這麼荒唐的結局,曾經讓多少中國人失望!滿以為這樣的內幕,袁先生會有所交代。可是很遺憾,沒有。

【在2001年到2002年期間的中國足壇反黑風暴中,我至今仍然無法理解的就是,袁偉民局長沒有正確對待足球的腐敗對中國體育的傷害,對中國民眾熱情的傷害,反而把排球場上的聲東擊西、虛虛實實的那一套用來管理國家體育,這種處事方式讓中國足球喪失了一次重生的機會,也留下了隱患。】

一貫以來,中共所謂的“打假掃黑”不過是黑吃黑,中共體制不改,掃完黑只能更黑的人上來,因為這是一個逆淘汰機制。像袁偉民這樣能夠“從副處級連跳數級提拔為副部長級、正部長級的高級幹部”,沒有貪污腐敗、沒有權錢交易、沒有打擊異己都是不可能的。

南勇進去了

郝海東先生說:【這玩意不是說說,CCP當時說郝海東不聽話,動不動就禁我比賽。2000年有一場衝突,大連實德客場和遼寧,我們沖上場內,線上邊去抗議,後來這事兒上報,把我弄成停賽3-6場,也要停我國家隊的比賽,米盧就不幹了!他打聯賽為什麼停國家隊。孫繼海讓我給南頭(南勇,原中國足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打個電話,承認個錯誤!我根本不打電話。他們的規則制定出來都有伸縮性,他就是讓你去找他勾兌。

這件事非常可笑在於後來2010年南勇被中共以受賄罪判刑,而乾淨正義的郝海東先生卻能夠走出這個體制,還能宣讀新中國聯邦宣言。看似南勇是體制的既得利益者,最後還是免不了淪為中共的階下囚。而郝海東先生、郭文貴先生則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不和中共勾兌才有未來。

2010年,中共媒體曾轉載過一篇文章,把南勇塑造成一個“鐵腕”決策者,“是唯一能讓米盧懼怕的中國人”。郝海東曾提起過米盧,說:【2002年進入韓日世界盃,準備期間足協和管理者開會備戰,一個個領導講話建議,最後主教練米盧講話,問:你們誰去過世界盃?米盧去過五次世界盃還沒說話呢,還沒建議呢。這幫人哪都沒去過就在那邊建議。】郝海東提到的這個南勇同樣也是個外行,從他的履歷來看,政治經驗甚至速滑經驗都要比足球經驗多。再看看米盧,五次世界盃四次進入決賽第二圈,被一群政治官僚頤指氣使,聯想到習近平對著一排校長指指點點,這個體制就是一個屁股決定腦袋的體制。

中共體制讓中國人踢不了好球

【我死活要從八一隊走,不賣我我就不踢了。當時的大連市市長薄熙來認識於永波(遼寧瓦房店人),薄讓大連市的副市長董文傑(原來在八一田徑隊),給於永波寫信讓支持地方,薄熙來到了北京給總政、八一隊,以所謂“軍隊支持地方”把郝海東賣了,說是220萬,其實是235萬,那15萬不知道被誰貪污了。

【1997年轉會到大連萬達。1995年八一隊主場在西安,王健林就到我住的酒店聊,說好明年肯定轉,然後大家談好條件。1996年去到昆明,主場打大連萬達,前一天晚上在酒店吃飯,王健林說別使勁踢,我說:不可能,我今天能賣了八一隊,明天就能賣了你,第二天比賽我就進了倆。最後2:2打平。(還差幾分鐘,外援進了球,他們有三個外援。八一隊沒有外援)】

【1996年如果不轉,就決定1997年一年不踢,因為當時的規定,只要有一年沒有報名沒有比賽就是自由身,因為我知道再在八一隊耗下去,以後不能踢會更慘,現在許願的“當教練”都是胡扯,不送禮當個屁教練。我前面多了去了,有傷有病還讓人踢,真退役踢不了了,張東本(音),遲尚斌的弟弟遲尚義】

這大概的意思就是說郝海東先生為了離開沒有未來的八一隊,已經做好準備一年不踢球的準備,後來薄熙來通過關係促成郝海東先生轉會到大連萬達,中間轉會費卻被人貪污了。在郝海東先生確定去大連萬達之前,老闆王健林讓郝海東先生踢假球,但是郝海東先生拒絕了。

整個過程可以看到,看似職業化的運營,充滿各種無關的因素,政治、金錢、利益、關係等等,在這種體制下,即使再精英的球員,也會被耗死。

經常有人抨擊中國人沒有身體素質踢不了好球,郝海東先生就告訴這些人,不是中國人的問題,而是中共體制的問題。

郝海東:【(路德:怎麼評論搶逼圍戰術?)跟沒講一樣,接傳轉,永遠正確的廢話。從來不懂球隊怎麼建設,永遠停留在“這個球沒停好”、“352、442不行”、“這場準備活動做多了”、“申思名字不好,不讓他打了,算命!”全都是笑話,但這些人都美其名曰成了中國足壇的名人,這是最可悲的。中國足球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

【球輸了,說體能不行,練得不刻苦。最後霍頓來了,我踢得很輕鬆,不用跑那麼遠,非要幹那麼多活,在後腰的前面占住就可以了,這就是我們對於人性、獨立思考、對於社會和每一個個體沒有最大的尊重。

中共體制“內行管外行”,會喝酒、會阿諛奉承、會打官腔的人管著專心踢球的人,這是體制的悲哀,也是中國足球的病症。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5230/ […]

0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9324 more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5230/ […]

0

立武

7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