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家安全法》:初探

新聞來源:《 The China Collection

作者: Donald Clarke

翻譯/簡評:草根文人

校對: Julia Win

Page:草根文人

簡評:

滑天下之大稽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終於在CCP病毒全球肆虐、中美即將脫鉤之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間降臨並立即生效。在全球的錯愕聲中,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已經被中共任命。這部國安法成了全世界的頭條,標致著一國兩制的全面解體,同時也打破了法律界的底線。這部為人治和專制開綠色通道的“法律”,我們今天可以通過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律系的法學教授Donald Clarke的文章來一探究竟,看看中共是如何堂而皇之的讓黨凌駕於法律之上,如何公開的撕毀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不僅魚肉大陸老百姓,對於香港民眾一樣,也躲不過社會主義的鐵拳,更別提這部法還要管全地球的老百姓,將它的魔爪伸向世界各地。

香港《國家安全法》:初探

實質性犯罪和它們的定義並不重要,而負責調查,起訴和判決的機構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是語言只有當能夠使語言變得重要的機構存在時才會重要一樣。整個法律就是在避免此讓這些機構參與其中。

所有人都在對新的剛剛公之於眾並在今天生效的(有協商麼?沒協商餘地!)《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國安法》或《法律》)做頭條。 【 中文版 | 英文版 】,那我為什麼不也做這個呢?

首先兩件事:

  1. 這些只是簡單的註釋,我將以法律出現的順序來對法律的各個部分進行評論,而不是採用更有條理的方式。
  2. 重要的一點:我不會過多地談論實質性犯罪及其定義。這是有原因的。如果到目前為止,大陸的做法有任何指導意義(的確如此),那麼定義其實根本就無關緊要。任何事都可以根據需要來外延扣在目標人頭上。就像老話說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你決心要定罪,你根本不用擔心沒有根據”)。核心就在於法律建立和授權的製度和程序。誰有權做些什麼?它們按照什麼程序來執行?誰任命他們並為之付款?他們對誰負責?等等。

好吧,讓我們開始吧。

第二條以一個奇怪的條款開頭,規定任何人不得違反《香港基本法》第一條和第十二條的規則。但是《基本法》的第一條和第十二條並不是關於任何事情的規則。第一條提出了一個主張,而不是一條規則:“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何來“違反”這一條呢?第十二條敘述上也是一樣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行政區域,享有高度自治,直接屬於中央人民政府。”同樣,如何“違背”這個主張?

第四條說,香港應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保護權利。從這部法律接下來的部分看,這條(第四條)似乎不太可能實現。

第五條規定,在司法機關宣布有罪之前,所有人應被視為無罪。我們將會看到,這與第四十二條中的保釋條款相抵觸。

第六條說,保護國家的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中國人民的共同責任。對我來說,這個表述很奇怪。為什麼不說中國的所有公民呢? “人民”一詞在中共官方話語體系中有特殊的含義:它指的是公民的一部分,是由在任何時刻共產黨的同盟組成。那按照這個邏輯,不屬於人民的反動派和反革命就不受這一條約束了,這樣講就非常的奇怪了。

第12條要求建立一個由中央人民政府(the “CPG”)監督並對其負責的國家安全保障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或“委員會”),即:國務院和總理。目前尚不清楚這種責任機制如何在實踐中運行,因為成員資格是由法律規定的: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律政司司長,安全局局長,警務處處長,根據本法第十六條設立的香港警察部隊國家安全維護部門負責人(“國家安全局局長”),移民局局長,海關關長和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 (想了解香港的行政結構中這些頭銜在哪,請查看這張草圖 。在這裡,我要指出的是,它們的級別並不一樣。例如,國家安全局局長由警察局長領導,而警察局長又由保安局局長領導,然後保安局局長由政務司司長領導。)委員會就由行政長官擔任主席。

該委員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一般性的決策機構,幾乎沒有直接權力去做任何事情。當然,由於其所有成員都有其它工作,所以它不能持續的組織開會。因此,該法律設立了一個由秘書長領導的秘書處(“SG”)。而這個機構才是做大量實際工作的組織。這裡,我們第一次看到許多我們將會看到的在此法背後的東西:北京之手。儘管秘書長由行政長官提名,但他們必須由北京任命。中共政府此前將這種任命權(在行政長官職權之上)解釋為決定由誰擔任職務的全體會議的權力,而不僅僅是確認的權力。

第十五條規定,委員會應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一名國家安全顧問,並且該顧問應出席委員會的所有會議。

第十四條規定,委員會應秘密進行工作,其決定不得由法院複審。

接下來,該法律(第十六條)設立了專門處理國家安全案件的警察部隊的一個小分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警察部隊應設立一個具有執法能力的維護國家安全的部門。” (我們稱其為“國家安全部門”。)該部門的負責人(以上定義為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人)應由行政長官任命,但必須與第四十八條規定的純大陸本土機構(見下文)的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書面協商後方可任命。

請注意,中央人民政府對人員的任免權在官僚機構中有多麼深入。國安委負責人正式由警務專員領導,而警務專員由安全事務局局長負責,而安全事務局局長又由政務司司長領導。雖然中央人民政府在後三個職位的任命中沒有什麼官方的影響力,但是在圖騰柱底部的人員任命中卻佔有一席之地。 [2020年7月1日,更正:一位驻香港的同事告诉我,中央人民政府在对以上所有列出的职位的任命中其实都起到了作用。]

此外,該法還規定,國家安全局可以從香港以外地區僱用人員。這意味著三個猜測。這些工作人員將像該司的其他成員一樣具有執法權。

第十七條闡明了國家安全司的基本職能。它們基本上就是您可能會想到的:調查一切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案件,(威脅與否)當然是由當局定義的。

第十八條從調查變成起訴。與調查一樣,國家安全類的案件也不能交由普通檢察機關處理。取而代之的是,司法部必須設立一個專門部門來起訴國家安全案件(“國家安全起訴司”或“ NSPD”)。在國家安全起訴司工作的所有檢察官必須得到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批准,並且國家安全起訴司的負責人必須像國家安全局局長一樣由行政長官任命,但前提是要與(中央的)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書面協商。

第十九條與預算事項有關。那些熟悉香港政府運作細節的人可以解釋這一條的目的。我的猜測是,這樣做的目的是防止立法局在有權力和意願的情況下通過扣壓資金從而削弱各個國家安全機構。但這只是一個猜測。

然後,該法律就涉及到實質性犯罪。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不認為關於(實質性犯罪)有什麼好說的,因為核心就是一條:就是不要做任何會惹惱中國共產黨的事情就好了。細節都不重要,熟悉中國刑法的人大多數都會熟悉這些罪行。

該法關於其範圍的規定引起了很多關注。第三十八條規定:“本法適用於所有特區以外的非特區永久居民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所犯的罪行。”我沒有理由不讓人按它字面意思來理解:它在主張對地球上每個人的域外管轄權。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規定使該法律的適用範圍比大陸刑法更為廣泛。根據大陸刑法,外國人對其(本法規定的犯罪)行為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除非【2020年7月2號更正:“(a)這種行為應受到至少三年監禁的懲罰,並且( b)這種行為在其所處的州構成犯罪。”】。 《國家安全法》則沒有這種限制。假設一位美國報紙專欄作家在專欄中主張西藏獨立。 【2020年7月2號更正:“根據內地刑法,(這些專欄作家)並不承擔責任。但是根據《國家安全法》,他們就要承擔責任。”】如果您曾說過任何可能冒犯中共或香港當局的話,請遠離香港。

這個條款也引了另一個問題。假設您是上述報紙專欄作家,您不是去香港,而是去北京。儘管您可能沒有根據中共國刑法犯下任何罪行,但您卻根據《國家安全法》犯了罪。要是香港當局要求大陸當局拘留您並將您遣送回香港呢?大陸當局會拒絕他們麼?

管轄權-處理涉嫌犯罪的行為-是該法律的重要組成部分。第四十條規定,默認情況下,管轄權由香港當局掌握,但可以由大陸的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取消(在我們談到第四十八項條款的時候會說到關於這方面更多的內容)。

審判應在公共場所進行,除非(您可能已經猜到了),(除非)當局基於國家機密,公共秩序或“其他情況”決定不公開進行審判的時候(第四十一條)。

第四十二條是關於保釋的,與第五條中闡明的無罪推定原則相抵觸:“除非法官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否則不得給予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保釋。” 換句話說,就是保釋與否就在於尋求保釋者是否去證明自己不會繼續犯罪。

我們已經看到,該法將對國家安全案件的調查和起訴交由專門審查的機構處理,而這些專門機構則受到大陸當局的重大影響。現在我們講講裁決。第四十四條規定,行政長官應從暫委法官,特委法官, 裁判官,區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上訴法庭法官,終審法院法官中指定法官審理國家安全類的案件。這種法官的任期為一年。

一般而言,國家安全案件應在裁判法院,區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進行審理,但正如我們將看到的那樣,默認規則是可以被更改的。

第四十六條規定,司法部長可以決定某個案件是由陪審團審理,還是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審理組審理。

第四十七條規定,每當香港法院遇到某個案件或證據材料是否涉及國家機密的問題時,行政長官的認證是具有結論性的。

第四十八條非常重要。它規定在香港境內設立一個特別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該辦公室是一個大陸機構,(例如)中聯辦,由大陸當局任命的大陸官員組成。它具有眾多功能,包括至關重要的是“處理”國家安全案件的權力(第四十九條第四款)。只要中央人民政府批准,(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對任何案件都具有管轄權(第五十五條)。然後,它可以根據中國的《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七條)將人送回中共國進行審理(我懷疑把這樣的程序稱之為“審判”,是過分的高抬了它),並在內地機構進行量刑。第五十六條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會選擇提起訴訟的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會選擇受理本案的法院。 (需要明確的是,在每種情況下,該法律都明確涉及內地檢察院和內地法院。)

讓我們進一步來看看這個(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和其人員的權力。這裡我們看到了一些出奇的東西。首先,第五十七條規定,對於(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依照(國安)法採取的措施(這不是有意義的限定詞),有關機關,組織和個人必須服從。無論辦公室怎麼說,您都必須這樣做。其次(這裡我基本上是在重新發布上一篇博客文章的內容 ),這裡是第六十條。仔細觀察:

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及其工作人員依照本法在執行職務時所採取的行為,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管轄。

在執行任務期間,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簽發的身份證件或證明文件的持有人以及持有人使用的物品(包括車輛)不得受到特區執法人員的檢查、搜查或拘留。

換句話說,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及其人員不受香港法律約束。這是真正的納粹秘密國家警察級的東西。意外的是:他們似乎也不受大陸法律約束。假設一名這樣的辦公室官員“在執勤過程中” 故意殺人。根據香港法律並不承擔責任。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總該管用吧?不幸的是,僅在香港適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是《基本法》附件三中列出的法律,而《刑法》並未在(基本法附三中)列出。難以置信。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的官員似乎可以在自己的小小的無法無天的泡沫中四處走動。

結論:我首先解釋了為什麼我不會對實質性犯罪及其定義給予太多關注。我希望讀者現在能理解其中的原因。重要的是機構和流程。語言只有在有能夠使語言變得重要的機構時才重要。整個法律就是要避免這些機構的介入。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