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紅樓 中共BJY的粉色軍團

作者:Albert Howar

這次CCP病毒暴露出了很多西方科研人員被CCP以各種手段BJY藍金黃,爲CCP站台,爲國際共産呐喊,這些人員是在什麽地點被CCP拉下水的呢?高校紅樓也許能揭開CCP與他們勾兌的面紗。

過去幾十年裏,CCP爲了BJY全球的科研人員想盡了一切辦法,千人計劃也好,萬人計劃也好,必須有勾兌的地點,所以各個高校紛紛建起了融會議酒店娛樂爲一體的國際交流中心,名稱幾乎千篇一律的爲XXX國際交流中心,個別的也起個賓館的名字,被邀請的國際大牛科研人員來到國內高校交流一般都住在這裏面,在這裏面很多科研人員自甘沈淪,成爲BJY的獵物,高校負責BJY的領導往往最容易獲得升遷,國際交流中心辦的有特色,吸引國外大咖來得多的高校更容易獲得國家高層的各種關照和嘉獎,這也爲這些學校的領導打通了仕途之路,這些學校的領導升遷的也快,也容易被提拔到別的高校當一把手。這股風從上海爲主的江浙一帶刮到北京然後吹向全國,上海高校的中層領導動辄去山東或者內陸省份高校非常容易地成爲了一把手,中央這樣的安排主要出于推廣BJY的經驗,讓內陸省份要學習上海高校,要建設好國際交流中心,要BJY全球科研大咖。

BJY國際大咖的國際交流中心是名副其實的紅樓,高校的美女學生被培訓來BJY各種學術大咖,隨著各個高校國際交流中心拔地而起,全國高校被培訓來BJY的粉色軍團規模不斷壯大,高校女學生成爲了培訓對象。進入BJY粉色軍團的有三類學生:一類是國家特招的女特工,這些女學生假期一般參加一些特殊培訓,高校的一般領導也不知道那些學生屬于這一類,即使高校國際交流中心的領導也很難知道她們的名字,如果國外科研大咖級別足夠高,高層足夠重視想捕獲住才動用這些女生去進行性誘惑,這些女生更多的是以交換生等名義派往國外,去拉國外科研大咖下水,很多也會成爲國外小粉紅的中堅力量。二類是高校領導通過學生會物色培養的女生,現在大陸高校領導一般都是學術流氓,配合CCP培養物色用來BJY的女生,各個學院的書記輔導員學生會,三位一體來物色馴養姿色較好又容易被騙來爲黨國出賣身體的女生,這些女生被洗腦後去陪吃陪睡前來交流的科研人員,事後她們能拿到個大紅包,而且還能拿到各種獎學金或者是出國交流的機會,自我感覺爲國家做了貢獻。三類是因爲大學生高利貸還不上錢被逼的走向這條路,很多高校縱容高利貸走向校園,許多女生因爲虛榮心也好因爲攀比也好借錢後發現掉入陷阱,學校並不關心高利貸的學生,而且也沒有有效的保護,甚至縱容高利貸者在學校橫行,目的就是逼良爲娼,爲交流中心輸送源源不斷的女生,而交流中心的領導也和放高利貸者暗通款曲,讓他們安排有姿色的女學生來陪前來學術交流的大咖。

CCP在全國高校推廣的這種紅樓模式,培養了規模巨大的粉色軍團,並源源不斷地輸往海外,CCP相信掌控了生殖器就掌控了未來,掌控了科研人員的生殖器就掌控了他們的科研成果,以生殖器盜竊全球的高科技爲我所用,實現毛賊東的“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的戰略安排,目前來看,這種戰略非常有效,全球科研人員來中國做學術交流樂此不疲,不僅能拿到項目基金的關照而且還有溫柔鄉。CCP病毒爆發以來,全球有多少病毒科學家敢站出來發聲,又有多少科研機構和科研人員爲CCP病毒的源頭洗滌開脫,只要來過中國做過學術交流住過高校紅樓的科研大咖,那個沒被恐嚇要挾?即使沒來過中國高校紅樓,CCP派出去的粉色軍團大軍已經滲透到了全球高校和科研機構,每位科研大神都是其獵捕的目標。

高校紅樓的崛起,粉色軍團的壯大,中國高校已淪爲青樓,象牙塔中魔鬼的獠牙猙獰著,有些高校像山東大學的領導感覺在這方面還得進一步創新,要把上海的經驗進一步發展,要求女生陪黑人男生睡覺。CCP高校粉紅軍團對高校的學風道德的敗壞不一而足,娛樂至死,艾滋病在高校泛濫,學生舉報成風,8964之後尤其是近十年來高校整體沈淪,從上海到北京再擴散之全國,高校再也不是做學問的象牙塔。

這兩天中共多少家長爲了孩子的高考而睡不著,但你們的孩子即將踏入的不是象牙塔而是魔窟,你們的孩子被CCP洗腦,被染性病,被高利貸,被志願,被愛國,CCP有一套成熟的摧殘你們孩子思想認知的方法,更有學生會、黨代會等組織來奴隸你們的孩子,四年下來你將會發現你的孩子失去了那份童真,多了幾份世故,少了年輕人的奮發有爲,多了幾份爾詐我虞。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6566/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