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局長哈德遜演講: CCP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威脅

整理:螞蟻甲、文寶Porsche、了凡

7月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裏斯托弗.雷(ChristopherWray)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全面闡述CCP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威脅。

以下是演講全文(精簡版):

對我們國家經濟、國家安全、信息和知識產權、經濟活力的最大的長期威脅,來自CCP的反間諜和經濟間諜威脅。

這個威脅如此重要,我們不能再坐視不管,今天我將提供比聯邦調查局在公開論壇上更詳細的關於中國威脅的情況,司法部長和國務卿也將在未來幾周內處理很多有關威脅的問題。

如果今天,你還認為這只是一個情報問題,或者是一個政府問題,或者是一個大體上只是對那些可以照顧自己的大公司的麻煩—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美國所遭受CCP盜竊傷害的規模,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之一。

2017年,中國軍方密謀黑掉了信用評級公司Equifax的數據庫,盜取了1.5億美國人(一半美國人和大多數成年人)的敏感個人信息,這不是一個獨立的事件。我們的健康、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安全也同樣處於危險之中。

你知道CCP有多瘋狂嗎?FBI每10個小時就會開出一個新的與中國有關的反間諜案件。全美目前進行的近5000起FBI反間諜案件中,一半與CCP有關。就在當下,CCP仍在致力於損害美國的醫療機構、制藥公司以及進行COVID-19重要研究的學術機構,偷取數據、修改數據庫。

在繼續下面的演講之前,我得強調一下,這是CCP做的惡,與中國人民無關、與在美華人無關。

如何了解CCP的威脅,我們需要記住:

第一,認清CCP的野心。CCP相信他們正處於一場在經濟和技術上全面超越美國的世紀之戰中。他們沒有合法創新、不在乎公平合法、沒有自由思想、沒有自由言論,而是少數人全面控制著國家機器、把十四億人當作奴隸和工具、不擇手段地要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

第二,CCP為了達到目的,利用了各種無底線的做法,包括網絡入侵、藍金黃我們內部人員,甚至從事過直接的實物盜竊。

CCP采用全民參與的方法來竊取我們的成果,不僅包括中國的情報部門,還包括國有企業、表面上的私營公司、某些類型的研究生和研究人員,以及代表他們工作的其他各種行為者。

經濟間諜

他們沒有創新,但是又想全面超越美國,於是他們采用全面盜竊的方式,並將目標重點鎖定在從軍事裝備到風力渦輪機、水稻和玉米種子等各種研究上。

他們實施了收買人才的所謂 “千人計劃”,誘使科學家將我們的知識和創新秘密帶回中國,即使這意味著竊取專利信息或違反我們的出口管制和利益沖突規則。

比如曾受雇於俄克拉荷馬州一家石油公司的科學家譚宏進,他是持有中國護照的美國PR,申請加入了“千人計劃”。他一人就從公司竊取了超過10億美元的商業機密,雖然後來被抓,但給公司造成多大的損失啊!而這可不是個案。

“千人計劃”更令人震驚和惡劣的是,他們在中國將偷來的制造工藝申請專利,然後與被偷盜的美國公司成立一家合資企業,使用他們在中國申請的這個偷來的專利。如此運作之後,就以表面合法的形式,將一家美國公司花了數年時間和數百萬美元來開發的這項技術,“合法”地偷走了。

就在兩周前,張浩因從兩家美國公司竊取無線設備的專有信息而被判處經濟間諜罪、盜竊商業機密罪和共謀罪。其中一家公司花了20多年時間開發張浩所竊取的技術。

這些案件是聯邦調查局對中國實際和企圖盜竊美國技術的一千多起調查中的一部分–更不用說還有一千多起正在進行的與中國有關的其它類型的反情報調查。我們在所有56個外地辦事處都在進行這類調查。在過去十年中,我們看到與中國有關的經濟間諜案件增加了大約1300%。

“千人計劃”真是無本萬利的賭註,其對美國企業和整個經濟的潛在傷害,幾乎無法計算。

國家級黑客攻擊

CCP以舉國之力,利用軍隊和非國家黑客兩種方式來竊取我們的企業和個人的數據。讓我們單個的企業或個人難以抵抗這種入侵。前面的Equifax的1.5億人信息被盜,不僅僅是個案。CCP在2015年竊取了Anthem公司8000萬名現任或前任客戶的個人數據,裏面可能就有你的各種健康保險信息。2014年竊取了聯邦政府人事管理辦公室(OPM)超過2100萬條記錄。

這些竊取的大數據的邪惡用途:一、將被作為發展人工智能工具的素材,實現他們的人工智能世界領導者的目標,為CCP奴役全世界服務。二、利用AI技術,將竊取的數據與美國社交媒體的用戶數據匹配,從而識別出能接觸到政府敏感信息的具體人員,鎖定目標以進一步竊取更有針對性的數據,或者采取蘭金黃手段將目標拉下水為他們服務。

對學術界的威脅

通過類似 “千人計劃 “這樣的項目,CCP收買美國科學家,讓他們把我們的知識和創新秘密(包括寶貴的、由聯邦政府資助的研究)帶回中國,削弱美國的研究機構和公司,並使美國人失去了就業機會。這意味著美國納稅人實際上是在為中國自己的技術發展埋單。

例子很多,如:5月份,我們逮捕了克利夫蘭診所的前研究員王慶,他曾從事分子醫學和心血管疾病的遺傳學研究;逮捕了阿肯色大學的科學家Simon Saw-Teong Ang,他在NASA做研究。

這些被收買的科學家,他們一邊接受美國聯邦政府數百萬美元的資助,利用美國的條件進行研究;一邊將自己和他人的研究成果偷回中國;還同時接受CCP提供的經費和實驗室,在中國進一步研究開發如何運用這些竊取的技術,來打敗美國公司。

惡性的外國勢力

CCP操縱美國人的另一個工具,是惡意對外影響運動。

傳統的對外影響,一般通過外交渠道進行,是一種正常的、合法的外交活動。惡意的對外影響,則是顛覆性的、未申報的、犯罪的或脅迫性的企圖,目的是左右我們政府的政策,扭曲我們國家的公共話語,並破壞對我們民主進程和價值觀的信心。

CCP正在進行的是,高度復雜的惡意對外影響運動。其方法包括賄賂、勒索和秘密交易。中國外交官還利用公開、赤裸裸的經濟壓力,或利用貌似獨立實則受CCP控制的中間人,向美國官員推銷他們的觀點。

就拿一個很常見的例子來說吧。

比方說,CCP得到風聲說某位美國官員(如州長、州參議員、國會議員)計劃前往臺灣,於是他們要阻止,因為中共擔心這種旅行會推動臺灣合法化,違背中他們的 “一個中國 “政策。

他們會怎麽做呢?一個是錢—市場施壓;另一個是人—親信施壓。

在中國,CCP控制著一切資源,當然也就間接影響或控制著一切想進入或已經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公司、學者和媒體。CCP可能會公開警告說,如果美國官員繼續前往臺灣,中國將對該官員所在州的一家公司發泄,扣押該公司在中國的生產許可證。直接迫使該美國官員改變其旅行計劃。

如果這種直接幹預不起作用,他們有時會轉向間接、隱蔽、欺騙性的方式。比如,他們會不擇手段,找到並影響甚至控制與該官員最親近或最信任的人,讓他們去該官員耳邊低語,以左右其旅行計劃或改變其對中國政策的公開立場。這些中間人不會告訴美國官員,他們是中共的棋子。有時候,這些中間人也意識不到自己是棋子,因為他們是被騙的。

如果學者和記者已經進入或想進入中國,CCP一定會逼他們按照共產黨的價值觀,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我們已經看到了,CCP不斷向美國媒體和體育巨頭施壓,要求他們壓制對CCP有關香港或臺灣問題的批評言論。

這一點,在瘟疫大流行期間的當下,也沒有絲毫改變。我們從聯邦、州、甚至地方官員那裏聽說,CCP的官員正在積極敦促他們支持CCP關於處理COVID-19危機的努力;有一位州參議員最近甚至被要求提出一項支持中國應對疫情的決議。

這聽起來多麽荒唐,讓作為病毒受害者的美國,去支持將散播病毒到全世界的施害者CCP。是的,它就發生了,而且是在聯邦和州兩級都在發生。

所有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壓力加在一起,形成了一個CCP左右美國政策的環境。美國已經被CCP綁架了。

對法治的威脅

自2014年以來,習近平率先啟動了一項名為國際反腐、實則消除異己的 “獵狐 “計劃。消除一切他認為有威脅的中國公民,無論該公民生活在中國還是外國。他認為有威脅的,包括政治對手、持不同政見者,以及試圖揭露人權狀況的批評者。

其中數百名獵狐行動的受害者就生活在美國,有些已經取得綠卡,有的已經加入是美國公民。CCP采取令人震驚的手段迫使他們返回中國。比如說,當它找不到一個獵狐目標時,就派人來美國拜訪目標的家人。並通過家人進行威脅:立即返回中國,或者自殺。如果受害者不服從,他們在美國和中國的家人都受到威脅和脅迫,回到中國的家人被綁架作為籌碼繼續威脅。

在此,我們提醒大家,如果你受到威脅,請立即聯系你當地的FBI現場辦公室。

CCP在利用我們的制度,無底線攻擊我們

可能你們會很奇怪,一個國家怎麽能采取這些策略,因為中國是和大多數文明國家完全不一樣的國家:

在這裏,國家、政府和黨是一個概念,一切都是黨控制的;軍用和民用沒有區別,任何民用資源隨時可以被軍方征用;這裏沒有私人部門,一切都被打著國家名義的黨控制; 最重要的行業和公司名義上是政府擁有的國企,實質都是黨所有的,其它公司也隨時隨地可以被黨控制做任何事情,包括提供美國公民的個人信息;任何大一點的公司(包括外企)都要設置黨支部。

上述原因,是不是應該讓美國公司在與像華為這樣的中國公司合作時有所顧慮,是不是應該讓所有美國人在使用他們的設備時有所顧慮。

實際上,在這樣一個黨控制一切的環境下發展起來的公司,與正常國家的公司完全不同。比如華為,它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電信設備制造商,但在共產黨控制下,它完全無視法治和受害者的權利,從事著與其公司性質完全不相符的事情。它在美國被指控犯有敲詐勒索陰謀罪,多次竊取美國公司知識產權,妨礙司法公正,對美國政府及銀行等商業夥伴撒謊。該公司創始人對員工說,為了公司生產,我們需要“激流勇進,邊走邊殺,開辟一條血路”,並說公司已經進入了“戰爭狀態”。這種觀念與該公司屢屢犯罪的行為是一致的。

他們在美國的所作所為,完全是針對敵對國家的行為。如果像華為這樣的公司不受限制地進入美國,他們可以通過設備或網絡,收集你的任何信息,並無條件地全部交給CCP。我們這裏神聖不可侵犯的隱私權和正當程序保護,在CCP控制的國家和公司內根本不存在。

我們怎麽辦?

CCP正在以專制的效率,進行一場廣泛的、多樣化的盜竊和惡意影響運動。他們精於算計、執著、有耐心。他們不受民主、法治和正義的約束。

CCP正在竊取我們的數據,盜用我們的思想,影響我們的決策者,操縱我們的輿論。他們使用一切工具、發動所有的部門、不惜采用一切方法,來達到目的。

我們必須反擊。聯邦調查局的人每天都在努力工作,我們正在使用一系列廣泛的技術–從我們傳統的執法機構到我們的情報能力,以保護我們國家的公司、大學、計算機網絡以及我們的想法和創新。

我們正在取得真正的成功。在許多外國合作夥伴的幫助下,我們已經在全球範圍內逮捕了目標。我們的調查和由此產生的起訴,暴露了中國人使用的傳統工藝和技術,加深了我們對威脅的認識,提高了我們各行業的防禦能力。這也表明了我們一定要將犯罪人員繩之以法的決心和能力。

做出斷言是一回事,指控又是另一回事。我們必須在沒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證明指控的真實性。真相很重要、刑事起訴書很重要。我們的刑事起訴書正在將其它國家團結起來—-這對於說服中國政府改變其行為至關重要。

我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緊密地與美國國內、國外的夥伴合作,我們需要全社會的響應。我們的情報界和執法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努力地工作,為公司、大學和美國人民自己提供他們需要的信息,協助他們作出明智決定,保護他們最寶貴的資產。

應對威脅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與中國人做生意,不應該接待中國遊客、不應該歡迎中國學生、或在世界舞臺上與中國共存。

但它確實意味著,當CCP違反我們的刑法和國際準則時,我們不會容忍它,更不會允許它。美國聯邦調查局和我們在政府中的合作夥伴,將在美國人民的幫助和警惕下,追究CCP的責任,保護我們國家的創新、思想和生活方式。

謝謝你們今天邀請我來到這裏。

編者觀點:

這個無黨派的FBI局長能夠在公開場合,直截了當 講出CCP在美國做的這麽多惡,可見CCP已倡狂到什麽程度。記住,這可是全世界最牛的國家啊,在其他國家,CCP有多肆無忌憚就不需要描述了。

FBI局長畢竟只負責美國的國內事務,對CCP的所作所為的性質認知,仍然局限在犯罪層面,一直想著的還是在法庭上提出足夠的證據,起訴CCP,讓他們認罪改正。殊不知,根據CCP的超限戰理論,他們早就打響了對美國的戰爭。現在美國總統、副總統和國務卿等高級官員都已經看清楚這點了,咱們爆料革命戰友們也早就看得明明白白。

隨著CCP繼續瘋狂地作,川普總統、白宮和軍方,及各國盟友都在憋大招,等著最佳動手時機的到來,雷霆行動瞬間落下,等待CCP的不是起訴,是滅亡。

原文鏈接:https://www.fbi.gov/news/speeches/the-threat-posed-by-the-chinese-government-and-the-chinese-communist-party-to-the-economic-and-national-security-of-the-united-states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8589/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8589/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8589/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