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重磅丨中共強力威脅白宮無法阻擋獨家爆炸新聞報導:中國病毒學家指控中共掩蓋CCP病毒,逃離香港……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亞倫

“他說,他們(中共)會殺了我們所有人。”

“He said, they will kill all of us.”

——閆麗夢博士Dr. Li-Meng Yan

據福克斯獨家重磅報導,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學專家閆麗夢(Yan Li-Meng)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專訪,揭露中共政府隱瞞新冠疫情,並且威脅其家人,試圖阻止她公佈真相。

閆英雄科學家表示,自從去年底獲悉中國武漢出現新冠病毒後,她作為全球最早介入中共新冠病毒研究的專業人員,就按照其主管人員、世衛組織專家Dr. Leo Poon 的指示,開始秘密調查。但由於中國政府嚴禁海外學者,包括香港研究人員介入,閆英雄科學家在12月31日向在中國疾控中心工作的友人查詢後證實,中方當時已經發現家庭聚集性感染等病毒人傳人的狀況。 而根據世衛組織在今年1月9日的聲明,中方仍在向世衛組織通報:病毒不會發生人際感染。

這是繼青島英雄、新中國聯邦宣言朗讀者郝海東先生之後的又一青島之光。 (路德透露閆女士是青島人)

Image

圖片來源大衛作戰室

看哪!我們美女英雄科學家這甜美正義的形象(甩掉各個偽類十萬八千里,比如偽類們小尖腮、大瓷牙、大驢臉、綠豆眼、擰眉額)而且還是冠有雙博士(MD,PHD)頭銜,是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P3實驗室最重要的人員。此實驗室是全球最頂級的傳染病研究實驗室,其中傳染病項目又是最頂級的。此外,這個P3實驗室有一個身份是WHO(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的監測傳染病監測中心。閆英雄科學家表述說,從12月開始,自己負責跟大陸醫院了解情況,也是唯一一個和中國大陸與西方世界連接的人,冠狀病毒所有事實都有接觸,所以是揭露WHO幫助中共隱瞞疫情實錘的關鍵人物。頂級的冠狀病毒實驗室,技術都是來源於香港這裡。中共的實驗室的人,來一個滅一個。美女科學家還證實,冠狀病毒是在SARS病毒之後才出現的,SARS病毒只有兩個地方有過大傳染,一個是北京,另一個是香港,西方世界沒有機會參與進來,因為根本沒有樣本。

據《路德社》獨家重磅爆料,本來這個新聞是昨天要播出的,因為有人(沒透露是誰,可能是崔大使之類)打了八次電話(給相關部門),另外一個人打了四次給白宮,這個人就是——習近平(習主席)! ! !

習恐嚇道,“這條訪談一定不能播出,否則後果自負。”

因為習知道實驗室製造病毒真相要被揭露了,底褲徹底要掉了,要與西方世界徹底撕破臉了。川普總統之所以《香港自治法》一直遲遲未簽字,也是在等這個爆點,也將會親自接見(美女科學家)。爆料革命,在一點一滴的驗證。

眾所周知,美國白宮中也有中共的人,但是爆料革命的力量太強大,英雄科學家來到美國,都是法制基金默默的安排,不宜公開,牽扯面太廣。任何真相的揭露都要講究策略,既要英文好,又要見很多的人,據說與FBI最頂級的生物專家直接溝通(唇舌論戰),與司法部最頂級的律師驗證,與美國某最頂級的生物實驗室驗證,路德先生有幸全部經歷。今天的消息實在太振奮人心了,感覺之前所有的情緒都一直憋著,一直被中共壓抑到底谷。

路德強調說,要做獨家的太多了,包括BBC之流,最後還是選擇了在福克斯(受眾更廣泛)。至於為什麼要等十幾天的時間,因為需要時間去調查和驗證。原本四個小時的訪談,剪輯成最後的13分鐘。而這13分鐘的剪切板,只是剛剛開始,這是在喚醒美國的民意,只有病毒來源才能真正喚醒民意,才是推動滅共的最後那根稻草。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要撤出WHO(世界衛生組織),就是因為有這個絕對證據,接下來更多的實錘證據會出來。

路德先生還透露,中共派了人去美國(準備隨時暗殺路德和美女科學家),甚至還給路德打了威脅電話,所以結果是路德家得到最頂級的反恐專家特種級別的安保。為了安全護送和保護的目的,昨晚美女英雄科學家住在路德家,家周圍全部部署的安保,真正的戰爭一直不曾停歇。英雄科學家能出來到達美國,是因為香港引進人才發香港護照,閆科學家看到香港反送中運動完全明白了中共的邪惡。真的是天意,她經歷了鬼門關,有人曾一度約她去海邊了(可能預謀實施沉屍滅口,最後應該是得到情報後獲救)。文貴先生是完美的中共掘墓人,偽類必須被揭露,美女科學家正是認准了路德先生的信譽,而且只聯繫了路德先生一人,最終結果是把美女英雄科學家救助出來到達美國。這個就是砸偽類的意義,可以救助更多的有識之士。

最後附送一首打油詩,《致偽類》

寧靜的夏天,

砸鍋垃圾,

圍在馬桶邊,

大口吃大便,

還覺有點咸。

——來源《路德社》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81301527
7 月 前

最後附送一首打油詩,《致偽類》

寧靜的夏天,

砸鍋垃圾,

圍在馬桶邊,

大口吃大便,

還覺有點咸。

——來源《路德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