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因其對中共立場遭到國內抨擊

新聞來源:Financial Times《金融時報》

翻譯/簡評:Hemingway;校對: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默克爾忽略“系統性對手”的實質含義,強調“合作的必要性”,是捨本逐末的體現。共產黨是純解構性地寄生性政權,它在其控制的社會內,無法真正創造出什麼東西,而只能靠收割他人的經營和創造,來維持自身的統治。了解了共產黨的這一本質,就知道與共產黨的合作中,必然包含著被共產黨寄生的一方。在過去三十多年裡,這種“合作”之所以可以順利進行,是因為在共產黨有三億多半奴隸性質的勞動力向他輸血,以供其維繫生存。當吸血管沒有直接地接到西方社會時,西方社會似乎感受不到過於激烈地不適。且西方社會中的血汗資本勢力(主要包括華爾街),實質上是聯手了CCP來壓榨這數億奴隸性質的勞工的幫兇。但共產黨在這一階段,對西方社會進行破壞的解構性活動,體現在更為隱秘地超限戰式的掠奪:包括利用WTO和現有國際規則中的漏洞,形成不對等的貿易規則;利用港幣對美金的自由兌換,令人民幣間接地卻可也以無限制地兌換美金;對外實行廣泛地BGY,對內通過弱民來強化自身的統治。所有的這些手法,都是更為隱蔽的掠奪方式。西方所犧牲的代價,是被系統性的腐蝕:民主、自由等最根本地價值。美元體系、金融上無數地在香港包裝後的狗頭公司到西方上市圈錢。包括現在,中共國內的人權悲劇一樁接連一樁、香港民主橋頭堡面臨著滅頂之災,CCP病毒爆發已經半年,但西方媒體、政府在經年的BGY之後,對著一切通通失去了的靈敏嗅覺,反應如此遲鈍。與“系統性對手”做交易的結果,就是西方世界“系統性地反應遲鈍”。所有因其反應遲鈍所付出的代價,包括那些在CCP病毒中死去的無辜人民,就是這幾十年西方社會跟中共交易和合作的無形又難以計數的代價。

默克爾因其對中共立場遭到國內抨擊

總理因她未能對北京的香港製裁採取更嚴厲的立場而遭到批評

由於默克爾(Angela Merkel)對中共在香港實施的新國家安全法的問題上,沒有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她遭到了國內反對黨和執政黨兩方的批評。雙方都指責她對北京太軟弱。聯邦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負責人,兼默克爾基督教民主聯盟的主要人物諾伯特·羅特根(Norbert Röttgen)說:“德國政府在香港事情上的回應,絕對是最不起眼的回應,這遠遠不夠。”他跟隨德國外交部,警告人們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對中共的批評的言論時要特別謹慎,並表示“不能完全排除”新香港國安法,將對在港的德國公民適用。羅特根先生批評上述最新的旅行建議是鼓勵“自我審查”。

歐盟國家本月對中共在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表示了“嚴重關切”,稱其“有可能嚴重損害香港的高度自治”,並且“對司法獨立和法治產生不利影響” ”。默克爾在上週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重申了這一信息,但同時強調需要在“相互尊重”和“信任關係”的基礎上,與中共國“尋求對話”。她還表示,繼續與北京合作應對氣候變化,和發展與非洲的關係,這符合歐洲的利益,因為“我們和中共國都在積極參與其中”。但是,來自德國各個政治領域的鷹派人士表示,她應該譴責北京的法律,而不是強調合作的必要性。

人們將默爾克的軟弱回應,與英國的強硬回應進行了比較。英國誓言將為香港近300萬居民開闢道路,為其提供公民身份。美國則表示將禁止公司向香港出口武器和敏感技術,並撤銷1997年英國將香港歸還中共國以來,香港享有的特殊貿易地位。加拿大也作出了強有力的反應,中止了與香港的引渡條約,並表示將像對待送往中共國大陸的商品一樣對待出口到香港的敏感商品。 “默克爾的對中共國的政策是落後於時代的,”德國大聯合政府的伙伴,社會民主黨的外交政策發言人尼爾斯·施密德(Nils Schmid)說。他說:“她仍然堅持這種融合的想法,即隨著我們與中共國的經濟聯繫加深,它將變得更加自由,更加融入西方。但是那已經過時了。”

默克爾女士在任職的15年裡,大部分時間都在強調中德間的“戰略夥伴關係”的重要作用,並經常稱讚德國與中共之間日益交融的經濟關係。中共國很可能已成為德國的最大貿易夥伴:兩國之間的貿易額在2018年達到了2000億歐元。曾12次作為總理訪問中國的默克爾在一月份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為德國與北京的緊密聯繫進行了辯護。並“建議不要僅僅因為中共國在經濟上成功就把中共視為威脅”。但是一些競選活動家和反對黨議員,指責默克爾因為擔心損害與北京的經濟關係而未能就中公的侵犯人權的行為- 例如,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大規模拘捕行動, 發表足夠有力的回應。

環保部議員萊因哈德·比蒂科夫(Reinhard Bütikofer)表示:“默克爾對華政策在過去所帶來的所有好處都已經過時了。” 他又補充說:“她不明白,與如今這個結合了日益極權的政權和霸權要求的系統性對手的對話,勢必會與我們十年前和那個中國的對話完全不同。”

默克爾(Merkel)的老對手,正在競選基督教民主聯盟(CDU)領導人的羅特根(Röttgen)先生說德國應該跟隨英國,向香港居民提供庇護,並推動建立聯合國駐香港特使。他說:“這是對德國在製定歐洲對共戰略方面的信譽考驗。這是對我們如何應對中共在世界上日益囂張的立場的考驗。我們需要做出表示,中共的香港政策將損害其國際形象。”

時任歐洲議會外交委員會主席的另一位督教民主聯盟政治家戴維·麥克阿里斯特(David McAllister)也響應了這一觀點。他對世界報(Die Welt)說:“歐盟應該利用其經濟影響力,以經濟手段對付中共大規模的侵犯人權的行為。應該與其他國際夥伴作出步調一致的反應,向北京施加壓力。” 同時,歐洲議會中右翼歐洲人民黨領袖、默克爾的親密盟友,曼弗雷德·韋伯, 在上月末將香港比作是西方與蘇聯在冷戰時期的對峙期中的柏林。他說:“ 約翰·肯尼迪曾說:’我是柏林人’。今天我要說:’我與香港市民並肩作戰’。”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3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60585/ […]

0
lettergu
7 月 前

She is scared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