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不僅失去在中共專制下苦苦掙扎的教友的心,更會逐漸失去自身的信仰

  • “我們怎麼能如此被動地目睹中國區的眾教會被那些應該保護和捍衛她的人所親手謀殺呢?”
  • 更令我厭惡的是,他們梵蒂岡官員常常宣稱他們所做的事情是與前任教宗(十六世)的思想相延續的,而事實恰恰相反。”
  • “我有理由相信(而且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用檔案文件來直接證明)那份所簽署的協議就是當時教宗本篤十六世親自拒絕簽署的協議。”
    ———香港前天主教樞機主教陳日君(Joseph Zen)
圖片來源:onepeterfive.com

據美國保守派新聞服務網( CNSNews)報導:香港前天主教樞機主教陳日君(Joseph Zen,以下稱陳樞機主教)在給天主教會223位紅衣主教的信中,呼籲所有神職人員來一起捍衛在中共統治下的天主的教會的權力和自由,並指出梵蒂岡正在迫使那裡的信眾進入“一個分裂的教會”。

他還挑戰了梵蒂岡樞機主教們的各種自滿情緒,稱他們正在被動地見證了中國區的天主教會正在被那些本應該出面保護和捍衛她的人們親自所謀殺

陳樞機主教進一步指出,儘管教宗方濟各在20197月承諾會研究他提出的有關中國區教會在中共政府登記的問題,但教宗卻遲遲未對此作出任何回應。

另據總部位於加拿大的一個保守的天主教新聞機構LifeSiteNews 報導:陳樞機主教於2019年9月27日向一位主教(另一位可以參加投票選舉下一任教皇的主教)發出了他的信。隨之,陳樞機主教在2020年1月8日便公開了這封信(公佈細節包括英文稿的信件)。

在信中,陳樞機主教主要關注的是2019年6月的一份教會文件《教廷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引》。

正如陳樞機主教所解釋的那樣: 很明顯,該文件正鼓勵中共統治下苦苦掙扎的的信眾們進入一個分裂的教會(獨立於教皇,但聽從中共直接的指令)。

根據美國國務院對中國的國情資料描述:“只有屬於中共批准的五大’愛國宗教愛國委員會’(佛教、道教、穆斯林、天主教和新教)之一的宗教團體,才被允許向政府登記,並正式獲准舉行禮拜活動”。

天主教信徒也必須向政府登記。但幾十年來,成千上萬計的天主教信徒並沒有參加登記,而是被迫參加了不屬於中國天主教愛國委員所下轄的地下教會。

2018年9月,梵蒂岡與中共官員秘密簽署協議,意圖迫使中共國地下教會與愛國天主教委員會達成某種聯合,並在神父主教和樞機的選拔和授任方面實施新的規定。然而,這份協議並沒有被公開。

陳樞機主教在信中談到了那份秘密文件,他說:“順便說一句,為什麼這樣的協議一定要保密,為什麼連我這個中國樞機都不允許看呢?但是更清楚的是自2018年協議簽署後的整個現實情況表明,一切都還未有改變。”

“國務樞機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完全斷章取義地引用了教宗本篤十六世信中的一句話,事實上,與整段話截然相反。”- 陳樞機主教接著指出。

“這對教宗聖潔清譽思想的篡改是嚴重的不尊重,” 他繼續寫道:“事實上,這是對這樣一位溫順恭謙的教皇的人格的一種可悲的侮辱,因為他還活著”。

“但是,更令我厭惡的是,他們梵蒂岡官員常常宣稱他們所做的事情是與前任教宗的思想相延續的,而事實恰恰相反。”- 陳樞機主教繼續補充說:“我有理由相信(而且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用檔案文件來直接證明)那份所簽署的協議就是當時教宗本篤十六世親自拒絕簽署的協議。”

陳樞機主教最後說:“我們怎麼能如此被動地目睹中國區的眾教會被那些應該保護和捍衛她的人所親手謀殺呢?”

跪求了,你的兄弟。”他寫下並簽名– Card.Joseph ZEN,SDB.

天主教歷史學家亨利西爾( Henry JASire )在評論梵蒂岡與中共的交易時說,教宗方濟各是外行的並且是無能的“,“簡直是在被中共的獨裁政權所玩弄於股掌。 ”

西爾在告訴美國《國家利益》雜誌( The National Interest)時說:“舔靴的媒體永遠不會提及這個失誤,換瞭如果是榮休的教宗本篤十六世,他們則會大張旗鼓地提及我依然希望在中共國發生的現實情況能夠讓更多的高層人士的認識到問題所在,讓他們知道這是教宗方濟各所親自導致的又一個次災難事故。

陳樞機主教書信的全文附錄以下:

尊敬的閣下

請原諒我的信給您帶來的不便。只是,憑良心說,我認為我在這裡提出的問題不僅關係到中國區教會,更關係到整個世界的大公教會,我們樞機主教有責任幫助教宗指導教會。

從我對教廷文件(2019年6月28日)《教廷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引》的分析來看,很明顯這是這鼓勵中國的信眾進入一個分裂教會(獨立於教皇,但聽從中共直接的指令)。

7月10日,我已向教宗遞交了我的質疑書。教宗陛下在7月3日曾答應對此進行關注,但未有任何回复。

國務樞機卿帕羅林說,今天當我們談論獨立的教會時,這種獨立性不應再被理解為絕對的,因為協議中僅僅承認了教宗在天主教會中的作用。
首先,我不能相信協議中有這樣的說辭,我之前也根本未能看到這份協議。順便提及,為什麼這樣的協議一定要保密,為什麼連我這個中國的紅衣主教都不允許看呢?但是,更清楚的是,協議簽訂後的整個現實表明,現實情況一切都沒有改變。帕羅林樞機完全斷章取義地引用了教宗本篤十六世的信中的一句話。實際上,這是完全與整段話截然相反地被引用。這對教宗聖潔清譽思想的篡改是嚴重的不尊重。事實上,這是對這樣一位溫順恭謙的教皇的人格的一種可悲的侮辱,因為他還活著。

令我深感厭惡的是:他們常常宣稱他們所做的事情是與前任教宗的思想相延續的,而事實恰恰相反。我有理由相信(而且我希望有一天能夠用檔案文件來直接證明)。那份所簽署的協議就是當時教宗本篤十六世親自拒絕簽署的協議。

閣下,我們怎麼能如此被動地目睹中國區的眾教會被那些應該保護和捍衛她的人所親手謀殺呢?

跪下來乞求,你的兄弟。
Card.Joseph ZEN, SDB

原文鏈接 】【 文中附信連接

翻譯報導:越王劍
校對整理:瑞安平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