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北電慘遭華為黑手

新聞來源:《彭博商業周刊》

作者:Natalie Obiko Pearson

發佈時間: 2020年7月1日

翻譯/簡評:InAHurry

校對:TCC

Page:拱卒

簡評:

曾經名震一時的加拿大“國寶級”電信巨頭北電網絡在2009年宣布破產了。隨之崛起的是來自中共國的電信公司華為。這真是華為創造的長江後浪推前浪似的商業神話嗎?熟悉爆料革命的戰友都知道華為絕非像其宣稱的那樣,是一家表面上激進的私營企業,實質上是中共軍方的情報部門。文貴先生曾一語道破華為的本質:華為就是PLA(中國人民解放軍)!華為身後支撐它的是一國之力,是中共控制全世界的野心。當然,北電網絡除了時運不濟,自身在運營上也有很多問題。但北電致命的失誤就是它對華為這個當時不起眼的競爭對手的輕視和誤判:北電不但對(被證明了是)來自中共國的黑客攻擊置之不理,還在後期向華為敞開大門,引狼入室希望與其成為合作夥伴。

華為其實就是中共的一個縮影:它毫無底線,如果能偷,騙,搶,就絕不會按照規則和法律辦事。華為就像中共,趁大家都還沒有看透它,已經喝著西方公司的血變大變強。現在西方公司如果想要在與華為的競爭中勝出,那麼當務之急的是要認清華為的本質。西方國家在對待中共時,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基於信仰理念的分歧,西方國家如果還不能認識到與中共,無論是在經濟上或政治上都沒有合作可言,那麼中共吞噬全球只是時間問題。

是一起中共黑客事件終結了加拿大最偉大的科技公司嗎?

北電網絡曾是世界無線技術的領軍者。一場黑客攻擊和隨之而來的華為崛起改變了一切。

這些文件在2004年4月,一個星期六上午的8點48分開始到達了中共國。這裡一共有近800份文件:有客戶會議的PPT演講文稿,有最新的銷售虧損分析,有為美國通信網絡而製作的設計細節。其他的則是技術性的文件,包括代表屬於北電網絡一些最敏感的信息的源代碼。這家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的,

在2000年,北電網絡的巔峰時期,這家電信設備製造商曾有9萬員工,市值達到3670億加拿大元(當時約合2500億美元),在加拿大基準股市指數TSE300中佔的比重超過了35%。在這個充滿希望的科技生態系統的中心是北電網絡龐大的渥太華研究園區,其周圍擠滿了由北電的前員工創辦的初創企業。北電網絡主導著光纖數據傳輸系統的市場;它發明的觸摸屏無線設備比iPhone早了近10年,並控制著數千項光纖和無線的專利。北電不但沒有流失其最有前途的工程師到矽谷,它還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編碼專員。北電網絡似乎肯定會是那個幫助下一代無線網絡基礎,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4G和5G,奠定基礎的公司。

(2001年,北電網絡在渥太華的總部) PHOTO: CANADIAN AERIAL

那時,渥太華這個並不是傳統型的(或從那以後也不再是)魅力都市,它到處是跑車,公司專機,更甚者,有科技公司CEO為主角的社會醜聞。 1999年,從北電網絡發蹟的,Corel 公司的聯合創始人舉辦了一場晚宴,他的妻子現身時身穿價值100萬加元,帶有符合解刨學的黃金胸甲和一個15克拉乳頭的皮質連體衣。在北電工作了30年,任職包括首席採購官的肯-布拉德利說:“你身邊到處都是這個世界上最有趣,最聰明的人。沒人會跟我說,我做不成大事。”

北電的欣欣向榮,金光閃閃的發展也使其成為了目標。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加拿大安全情報局– 加拿大的中央情報局,就意識到了有“異常流量”,暗示來自中共國的黑客正在竊取渥太華的數據和文件。當時負責該機構亞太部門的Michel Juneau- Katsuya說:“我們去到在渥太華的北電並告訴他們的高管’他們(中共國黑客)正在吸走你們的知識產權’。北電沒有對此做出任何行動。”

到了2004年,黑客已經攻入了北電的最上層。向中共國發送了約800份文件的人似乎就是當時官司纏身的北電首席執行官Frank Dunn。因為在他掌管下的會計醜聞導致該公司需要重新公佈業績這個事件而被解僱的Dunn,在(解僱)四天前,有人用他的登錄名將PPT和其他敏感文件轉發到了一個註冊於上海復現(音譯)公司的IP地址。而這似乎是一家幌子公司,與北電沒有業務往來。

2003年的鄧恩。攝影師:JIM YOUNG/REUTERS。

當然,Dunn不是偷竊者。黑客盜取了他的密碼,以及6位來自北電投資了數十億美元的光學部門的員工密碼。入侵者使用了一個名為ll.browse的程式,從北電的系統中橫掃了所有的類別:從產品開發,研究和開發,到設計文件和會議記錄等等。當時北電系統安全方面的高級顧問、也是這次入侵事件5人調查小組成員的Brain Shields說:“他們就是把一個文件夾裡所有的內容都拿走了。- 就像一個吸塵器一樣的手法。 ”

許多年後,Shields把那次黑客攻擊,以及北電未能合理充分地對應這次黑客攻擊看作是北電公司最終衰落的開始。也許是出於作為市場領軍者的傲慢,或是由於它被一系列業務失敗分散了注意力,北電從來沒有試圖確認憑證是如何被盜的。它只是簡單地更改了密碼;可以預料到的是,黑客繼續對(北電)進行攻擊。到2009年,北電公司宣布破產了。

華為真正的實力在於其對數字時代管道的控制力

沒有人知道是誰成功入侵了北電,也不知道那些數據都去了中共國的哪兒。但是Shields,和其他許多研究過這個案子的人都強烈懷疑黑客是中共政府,中共在推廣自己的技術冠軍– 包括大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的同時削弱了一個重要的西方競爭對手。華為表示,他當時並不知道北電被黑客的事情,也沒有參與其中。華為還說他沒有收到過北電的任何信息。華為在一份聲明中說:“任何關於華為了解或參與間諜活動的指控都是完全錯誤的。華為的任何產品或技術都不是通過不正當或邪惡手段開發的。”

沒有爭議的是,北電黑客事件發生的同時,華為單獨發動了一次攻擊。這一次是完全合法的,甚至可以說更具破壞性。在北電為生存而掙扎的時候,華為卻因其獨特的結構而茁壯成長– 以一家私營企業,但卻享有國有銀行慷慨的信貸額度,並有能力在其產品盈利之前承擔多年的虧損。華為挖走了北電最大的客戶,而且最終還挖走了那些讓他(華為)在5G網絡中處於領先地位的研究人員。 Shields說:“這一切是這樣的簡單明了:經濟間諜摧垮了北電。你只要看看世界上的哪個實體接管了這第一的位置以及他們是如何迅速做到的。”

大多數的人知道華為是因為它的手機。華為在2004年左右開始銷售廉價的仿製手機,隨後開始生產具有頂級處理器,大屏幕和光鮮軟件的手機。如今,它在手機製造業務中排名第二,僅次於三星電子但領先於蘋果公司。

但華為真正的實力在於其對數字時代管道的控制。該公司銷售引導數據的路由器和交換機,儲存數據的服務器,傳輸數據的光纖電纜組件,將數據發送到無線設備的無線電天線,以及管理這一切的軟件。華為公司願意在地球上幾乎任何地方建立這些網絡,包括珠穆朗瑪峰,撒哈拉沙漠和北極圈以北的地方。

位於深圳的華為總部。 PHOTO.IMAGINECHINA/ALAMY IMAGINECHINA/ALAMY

任正非,退伍的軍隊工程師,1987年在中共國資本主義試驗田-深圳創立了華為。中共政府當時希望能減少電信行業對外國設備幾乎是百分百的依賴,而華為是數百家旨在加快這一進程的公司之一。任當時把目標鎖定在了中共國被忽視的農村腹地,在那裡,華為成為了提供廉價,可靠,易於維護的設備的專家。

一旦華為有了能力,他就開始在研發上投入大量資金。到了90年代中期,它開始贏得更大的合同,通常是通過激進的降低價格來擊敗對手。華為通過將免費設備與合同捆綁在一起,超越了上海貝爾,成為了國內最大的交換機製造商。在路由器方面,華為通過提供比同類設備40%的價格優惠,從思科公司手中奪走了中共國第一的位置。

到了2000年,華為在北京控制的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106億信貸的幫助下,開始將它的戰略轉向海外。接下來的10年,華為的信貸額度達到了1000億美元。華為,作為中共國的冠軍企業,可以向電信運營商和移動運營商提供來自國有銀行的低成本長期貸款來購買其設備。 (2012年,華為告訴一個美國國會委員會,從2005年到2011年的1000億美元信貸額度中,客戶只借了59億美元。)

2005年,中共通過開發銀行給尼日利亞政府貸款2億美元來購買華為設備用於其全國無線網絡。根據日本對外貿易組織的一項研究,中共提供給尼日利亞的利率低得離譜,只有1%(當時的基準利率在6%以上)。 1999年,華為的海外銷售為5000萬美元,到了2005年年底,銷售額激增了100倍,達到了50億美元。

大約在這個時候, 西方的公司開始抱怨知識產權盜竊的問題– 華為不是否認這些投訴就是將其歸結為誤會。但即便是如此,成熟的電信公司大多忽略了華為,只是把它看作是一個低成本的競爭者,難以在本國競爭市場。但是在2005年,華為震驚了業界,贏得了一項價值100億英鎊(190億美元),旨在用數字網絡取代英國的16個國家級電話網絡。北電和馬可尼電信公司都落選了。然後,在2008年,華為在其本土擊敗了北電,在加拿大從Telus 公司和貝爾加拿大公司贏得了一份價值10億元加元的無線網絡合同。

在這兩個案例中,西方買家都提到了華為提案的技術實力。但人們普遍認為,華為出售的裝備也(比其他公司)要便宜很多很多。華為當時的名聲是:最初在承擔巨大的虧損的情況下提供產品以佔據市場,然後贏得升級和服務(合同)。這引發了人們的擔憂,尤其是在美國,擔心華為會因為中共國支持下而最終擁有世界上大部分的關鍵電信基礎設施。時任美國進出口銀行負責人的弗雷德-霍赫伯格在2011年的一次演講中說:“七國集團國家中沒有一個國家提供的融資程度接近中共國開發銀行的。這讓我夜不能寐。”

ILLUSTRATION/插圖: JORDAN MOSS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華為指出,他的競爭對手也享有來自本國政府的支持,但是公開數據顯示,這些支持相比華為得到的支持要溫和很多。在20世紀90年代,北電主要用自己的現金為交易融資,因此當網絡泡沫破滅,購買其設備的電信初創企業破產時,北電遭受了巨大的損失。

儘管如此,儘管把大合同輸給了華為,有跡象表明,到了2008年,北電正在轉危為安。但隨後因為全球金融危機,凍結了信貸市場,北電再次陷入了危機。公司高層曾希望加拿大總理斯蒂芬-哈珀的政府會救助北電,但哈珀卻把注意力放在了汽車行業,花137億買下了通用汽車(General Motos Inc)和克萊斯勒(Chrysler LLC)的股權,寄希這能幫助說服美國公司不要關閉他們在加拿大的工廠。

那筆投資是個徹頭徹尾的敗筆: 根據加拿大納稅人聯合會的計算,加拿大在這筆交易中損失了37億加元,通用汽車最終還是關閉了位於安大略省奧沙瓦的大型工廠。與此同時,北電最有前途的業務部門被競爭對手收購了,他們包括愛立信,Ciena和Avaya。當時的自由黨領袖邁克爾-伊格納蒂耶夫在2009年9月說:“斯蒂芬-哈珀在北電問題上失手了,是他讓加拿大的明星企業走向滅亡。”

NOTEL和華為Annual Revenue 年利潤對比

2013年,網絡安全公司Mandiant宣布,它完成了對美國,加拿大和其他主要英語國家的141家公司在過去9年中涉嫌遭受的網絡攻擊的詳盡調查。研究人員發現,幾乎在每個案例中,數據都可以追溯到上海的一個行政區,該區附近有一個負責監視美國和加拿大計算機網絡的中共軍事單位。 Mandiant公司現在是FireEye公司的一個部門,它終於大聲說出了許多人懷疑已久的事:中共國政府直接參與了經濟間諜活動。

華為本身也曾多次被指控盜竊知識產權。最著名的是在2003年,當時,思科公司稱這家中共國公司從一台路由器上逐字逐句地竊取源代碼,複製其幫助屏幕,甚至複製其手冊,這其中還包括了錯別字。在另一起知識產權盜竊的訴訟中,位於紐約州羅切斯特的無線天線開發商Quintel Technology Ltd. 引用了華為在美國的一項專利申請,竟在專利申請中的版權聲明註明為“QuIntel Technology Limited 2009 ”。

華為否認了這兩起案件的指控,而兩家起訴公司最後都與華為和解了。但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司法部以敲詐勒索和密謀竊取商業機密給華為定罪,指控其竊取了6家公司的商業機密。華為稱這些指控是“毫無根據和不公平的”,並稱指控是基於“過去20年中回收的民事糾紛,而這些民事糾紛都已經得到和解、完成訴訟或,某些案件被聯邦法官和陪審團駁回”。華為在2月份的一份聲明中說,華為被以“商業競爭有關的原因,而不是合理執法的原因”當成了攻擊目標。

華為悄悄地聘請了20位一直在開發5G無線技術基礎工作的原北電科學家

中共國曾多次否認代表華為公司進行了間諜活動,但許多西方情報官員和科技高管對此並不相信。 6月,前谷歌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再次提出了關於華為在其技術中建立後門的指控。他對BBC說:“毫無疑問,來自華為路由器的信息最終都很明顯地落入(它的)國家的手中。”他把華為公司比作一間諜機構。而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次會議上,美國聯邦通信委員布倫丹-卡爾(Brendan Carr)揭發了“中共國,以及為中共國服務的華為,” “他們的惡意行為清單比CVS收據還要長。”籠罩在這一切之上的是2018年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任正非的大女兒),在加拿大因在美國的欺詐罪指控而被捕的事。中共國立即將兩名加拿大人關進了監獄,此舉被廣泛視為報復。目前,孟晚舟在加拿大被保釋出獄的同時在與引渡作鬥爭,她堅持自己是無罪的。

Meng / 華為孟晚洲PHOTOGRAPHER/攝影: DARRYL DYCK/THE CANADIAN PRESS/AP PHOTO

華為為了否認與中共國政府有任何關係,它有時候會訴諸一種企業戲劇化來證明自己的觀點。在過去的幾年裡,華為邀請了外國記者到其深圳的總部來檢查其股東名單– 一套共10冊,被放在玻璃櫥窗後面的文件。 (這些卷宗上有員工的名字,但華為卻說上面只有股東名字,且沒有任何一個是政府機構或官員。)這並沒有能說服批評者,他們指出,中共國法律規定公司有義務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並對這些要保密。換句話說,如果被要求,華為將不得不為國家進行間諜活動,並且掩蓋這些間諜活動(美國公司也曾被指責有類似行為,最著名的是在前國家安全局承包商愛德華-斯諾登洩密之後)。

無論是誰幹的,北電受到的攻擊要比其他那些著名的網絡間諜案件都要嚴重。北電受到的攻擊至少從2000年持續到了2009年。這比Mandiant研究中的任何一次黑客攻擊都要長一倍。希爾茲說攻擊的技術非常先進– 顯然是國家所為而不是由一個私人公司的。北電高層,為公司的起死回生耗費了所有的精力,沒有對那些攻擊採取任何行動。兩位董事會成員說,網絡攻擊從來沒有被提起過,儘管他們在2004年幾乎每週都要與管理層見面。 Dunn,那位被解僱的首席執行官甚至沒有被告知網絡攻擊的事,因為他在漏洞被發現之前就被趕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公司董事,退休的美國海軍上將比爾-歐文斯。

2005年的歐文斯。攝影記者:ADRIAN WYLD/CP/AP PHOTO

但在接下去的五年裡– 他的安保團隊會發現黑客,探查黑客,然後將其擱置– 北電,這個曾經的全球技術霸主,用密碼更新和向華為發出一系列邀請的方式來回應10年來,持續時間最長的中共國黑客攻擊之一。歐文斯多次與任見面討論合併的可能性。在2005年11月,他讓位給邁克-扎菲洛夫斯基(Mike Zafirovski),扎菲洛夫斯基在此前擔任摩托羅拉公司首席運營官時,曾在兩年前差一點就完成了收購華為的秘密交易。在扎菲洛夫斯基的領導下,北電和華為在最後幾週仍討論設立路由器和交換機的合資企業、出售北電的太網部門,甚至可能的經濟救援。

這些都沒有實現,這也許對這家中共國公司來說無關緊要,因為當北電走向倒閉時,華為悄悄地聘用了大約20位,一直在開發5G無線技術的基礎工作的北電科學家。

今天,華為在渥太華的研發中心沒有當年北電的老園區那麼令人興奮。華為的“隱身大樓”雖然仍能喚起人們的活力,但是另一種活力。這座五層樓高的建築被設計成類似可躲避雷達的B-2轟炸機的輪廓。

實驗室裡有童文的研究,他曾是北電最多產的發明家,現在是華為無線業務的首席技術官。童在加拿大公司工作了14年後,於2009年帶頭從北電出走到華為。他是一名電子工程師出身,從中共國移民到蒙特利爾的康科迪亞大學學習並在無線研究領域積累了100多項專利,創造了北電最有價值的知識產權。 2011年,當北電的專利組合最終在破產時以創紀錄的45億美元出售給包括蘋果和微軟在內的財團時,其中售價最高的是他的團隊開發的技術。

華為負責研究戰略和合作夥伴關係的副總裁張松這樣說道,直到北電倒閉以前,華為一直是一個跟隨者,不是一個創新者– 那個可以把事情做的更好,但更便宜的,位列第二的選手。張在90年代後期也曾在北電工作。華為一直熱衷於加入到當時主要由西方公司主導的,下一代無線研究的圈子。

數以千人在渥太華找工作,但華為給像童那樣的科學家提供了一個極為罕見的聖殿:一個資金充足的,專注於基礎科學而不是產品開發的實驗室。實驗室仿照貝爾實驗室和施樂公司的PARC公司,這曾是20世紀美國創新偉大的推動者。張說:“他們想繼續做研究,而且他們認為華為會在科研上進行投資。”

童對一個後來被證明,對未來無線通信至關重要的課題特別感興趣。在北電多年以來,他一直在研究數據干擾問題,隨著數據傳輸速度的提高,無線乾擾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這個問題有點像,當汽車加速時,打開的車窗會淹沒廣播的聲音一樣。 20世紀中期,數學家克勞德-香農計算出了一個無誤傳輸信息的最大理論速度,但幾十年來,全世界的研究人員都在為如何達到這個速度而苦惱。

童一直為這個問題而冥思苦想。於是,在北電他有了“北電對克勞德-香農問題的回答”的綽號。他認為他在一篇神秘的科學論文中發現了答案,這篇論文時關於一種叫做極地編碼的東西,一種用計算法來糾正錯誤的方法。深究它是有風險的,但是在華為的支持下,童賭了一把,花了幾年時間嘗試把這個想法轉變成5G技術的關鍵部分。

這些努力最終在2016年為下一代無線基礎設施制定標準的行業會議上得到了回報。西方公司過去一直主導著這些會議,但這次,所有的中共國公司都排在了華為身後支持童的實驗設計,反對一個贊成堅持高通公司開發的現有方法的陣營。 (中共國電腦製造商聯想集團最初站在了西方主導集團的這邊,但後來轉身站在華為這邊。公司創始人後來在中共國社交媒體上被指責為漢奸後,發表了公開反駁。)

參加了此次聚會的信號研究集團創始人邁克-西蘭德(Mike Thelander)說:“沒有人能就任何事達成共識。”他說,看上去似乎很明顯,中共國政府向它的公司施壓,不要與華為決裂。同時華為對它的解決方案感到自豪,並對它的優點很有信心。西蘭德說:“華為在極地編碼的研發上花了很多心血,他們是不會讓步的。”最終,在凌晨2點左右,雙方達成了妥協。極地編碼和其他實驗設計一起被採納了。話句話說,華為將成為5G發展的核心。

作為標準制定者,可以確保華為在未來幾年內獲得專利費。但更重要的是,定義標準的人是最熟悉下一波商業部署核心技術的人。話句話說,當其他人還在努力摸索下一代基礎設施的藍圖時,華為已經在構建它了。

儘管人們一直懷疑華為是潛在的知識產權竊取者,但鑑於華為聚集了大量的研究資源,有理由相信華為自己也可能成為網絡間諜活動的目標。在2018年,華為成為了世界第四大研發支出者,一年內在研發上投資了153億美元並在全球擁有9.6萬名研發人員。僅在5G領域,華為過去十年就投入了40億美元,比西方競爭對手投入的總和還要多。根據研究機構IPlytics GmbH的數據,國際標準制定組織審核的每五份5G提案中,就有一份來自華為。這比任何公司都多。

今年早些時候,前總理哈珀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被問到華為,這個現在幾乎為所有加拿大電信運營商供貨的公司,是如何成功得深入到(加拿大)時,他說,這是因為華為發展得太強太大了,而且沒有足夠的西方公司可與之競爭。諷刺的是,他沒有承認正是他的政府導致了北電的倒閉。 “最終,美國政府將不得不與盟友合作,以確保所有這些設備和服務都有西方供應商參與。”他警告說,“否則,華為的吸引會越來越強。”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