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防火牆落戶香港

新聞來源:《 The Guardian

作者: Lily Kuo

發佈時間:07-08-2020

翻譯/簡評:小小妹

校對:Leftgun

Page:面面

簡評:

自1998年正式加入國際互聯網行列之後,中共政府開始構築一套互聯網邊界的審查系統,以監控、審查所有經過國際網關的通訊,並分析和過濾中共境外網絡的信息以此刪除對自己不利的消息編造對自己有利的信息,這樣做一可以做到愚民,二可以在中共國境內外形成一道屏蔽網絡信息的“牆”。而“翻牆”即是利用VPN等軟件繞過中共國官方的防火牆設置,突破網絡審查的行為。由於香港人民嚮往自由與民主,他們知道世界都在發生了什麼。因為和中國大陸不同,香港擁有司法獨立和民主自由的權利,CCP的野心和貪婪不會蒙蔽香港人的眼睛,對於中共國針對香港而出台的一系列的惡法他們表示要抗爭到底。香港的民眾利用互聯網集結抗議者進行遊行活動以抵制CCP的惡行。香港人民的勇敢無畏的精神,真的是讓人欽佩不已。邪惡無恥的中共政府殘害了成千的香港人民,現在他們又要把防火牆落戶香港,此舉是想讓香港民眾噤聲,打擊那些對中共政府不利的民主人士,從而徹底粉碎香港。

中共國防火牆落戶香港網民

隨著法律賦予警方審查在線活動的權力,居民急於清除自己在網絡上的數字足跡

香港的民主抗議者舉起手機。該地區將面臨著互聯網自由的急劇沒落。照片:安東尼·華萊士/法新社/蓋蒂圖片社

在星期二午夜,限制中共國互聯網的龐大設備“中國防火牆”似乎已經在香港紮根。

作為一項有爭議的新《國家安全法》的一部分,香港政府公佈了擴大警察的權力,從而允許警察能夠審查在線言論,並迫使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移交用戶信息並關閉平台。

自從上週該法生效以來,許多居民已經感到焦慮不安了,他們急於抹去自己在互聯網上有關去年在抗議遊行中所表達對國安法存在的任何異議或對抗議遊行活動任何支持的跡象的數字足跡。代表技術領域的親民主議員莫乃光(Charles Mok)發推文說:“我們事實上已經在防火牆的後面了。”

香港其最重要的一項優勢-自由和開放的互聯網,將面臨急劇的沒落,這一個鮮明的特徵,使香港與中國大陸呈現出鮮明的對比,因為,在國內,一些社交軟件平台,比如臉書,推特,谷歌和大多數主要外國新聞網站是被封鎖的。

北京式的互聯網控制的前景令香港的公民,維權人士和企業感到擔憂。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居民不僅受到限制,而且還會對其在網上發布的內容進行監控和懲罰。

法律賦予當局權力,要求個人和服務提供商刪除內容或禁止訪問被視為威脅國家安全的內容。不遵守規定可能會導致公司工作人員或個人被罰款和監禁。負責調查國家安全案件的警察可以監視通訊聯絡並沒收電子設備。

“法律似乎旨在香港本地建立防火牆。 互聯網上的個人自由將被消除。”互聯網協會香港分會主席查爾斯·洛(Charles Low)說。 “如果你發表了一些錯誤的言論,他們可以要求服務提供商提供你的IP地址或手機號碼,以便他們可以抓捕你。”

在周一晚宣布新措施後,臉書,微軟,WhatsApp,谷歌,推特,電報和其他公司表示,他們將在審查法律之前不會處理來自政府的信息請求。擁有的抖音的中共國公司ByteDance表示將完全離開香港。

“我們曾經是這地區互聯網和電信的中心。 這些公司將服務器從大陸轉移到香港,現在香港已經變得像中共國一樣,所以他們會離開。”莫(Mok)說。

去年依靠數字工具來動員示威的抗議者現在發現這些相應平台同樣可以用來對付他們。政治團體已經解散,以前直言不諱的活躍分子悄悄地離開了社交媒體,而其他人則刪除了舊的評論。

數字版權的維權人士Glacier Kwong說“我們以前有自由,但現在(CCP)把自由拿走了。這種經歷對我來說是非常痛苦的。由於人們害怕大聲說出自己的觀點,因此公眾將失去信息。 CCP控制著話語權,人們如何思考事情以及什麼是可以思考的。 這是非常危險的。”

專家說,這正因為香港人有效地使用了數字工具來對抗北京支持的政府,因此當局現在將目標對準了在線空間。去年爆發的這場運動通過連登論壇(LIHKG)和消息傳遞應用程序Telegram等平台在沒有領導人的情況下成功地運作了起來,而北京卻試圖指此以為證據指出這示威活動是由外國力量協調進行的。

“這說明香港使用互聯網的效率是非常高的。那麼想要鎮壓抗議活動,你必須奪走該工具。”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互聯網自由的研究員Elise Thomas說。

專家指出,中共國的防火牆允許政府檢查數據以及阻止IP地址和域名,但它無法立即在擁有數家私人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和互聯網交易所的香港複製。

勞特說:“建造防火牆至少要花幾年的時間。”他補充說,很可能只是局部斷網,切斷了對連登(LIHKG)或電報等某些站點的訪問。

其他人擔心,措施可能會比中國大陸的更進一步。法律不僅涵蓋香港境內的永久居民和外國人,而且還包括被視為違反該法律的任何人,無論他們身在世界何處。

由於某些國家都有著他們自己的隔離版本,因此安全法也可能會加劇互聯網的巴爾乾化(被分化)進程,而主要的國際科技公司將承受壓力,無法為此做出貢獻。

托馬斯說:“如果我們一直在談論’分離網絡’和裂縫在冰層上穿插的想法,那麼國家安全法確實是一個冰鎬。” “它打入了釘子,它使這些裂縫更深更快地發展。 ”

在香港實施限制的一個目標可能只是使訪問某些平台和科技領域變得非常困難,這就會讓普通市民打消了念頭。一策略分析人士說,有關當局在大陸也使用這方法。

但是,習慣了數十年不受限制地獲取信息的香港人,可能不那麼容易被威懾。自北京於5月下旬宣布實施安全法的計劃以來,對虛擬專用網絡(VPN)及隱藏IP地址的代理的搜索和購買迅速飆升。

許多人已經從Telegram遷移到加密的消息傳遞應用程序Signal,一些居民已經轉用其他國家/地區的提供商提供的SIM卡。 Kwong說,採取行動的不僅是年輕的抗議者-她的父母最近將他們的家庭聊天組轉移到了Signal軟件。

勞特說:“人們的確感到有些驚慌,他們試圖安裝VPN,卻不知道它能提供什麼和不能提供什麼樣的幫助。” 他指出,志願者們一直在舉辦講習班從而教授居民如何使用這種工具以及如何更好地保護自己。

“我對香港人充滿了信心。 他們不會忘記我們曾經擁有的自由。”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62972/ […]

0
cxy9422-1
7 月 前

镣铐越来越束紧,香港人加油!!!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