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新聞秘書凱裡·麥肯尼的新聞發佈會(摘要)

白宮新聞秘書凱裡·麥肯尼於2020年7月9日舉行新聞發佈會,申明川普總統繼續為美國人民而戰,為他們爭取在學校裡平等的上學機會,為他們爭取實現美國夢的機會。為了這一目標,他大膽而堅定地強調美國學校今年秋天必須重新開放。

新聞發佈會摘要:

大家好。 在糾正美國教育制度中種族和收入的差距上,沒有人比川普總統做得更好。

每個孩子,無論種族、收入水準或學區如何,都應有平等的機會實現美國夢。 實現這一目標始於我們的學校。 證據很明顯:根據CREDO的一項研究,對41個主要城市地區的分析發現,得益于教育選擇權,黑人和西班牙裔學生獲得最多的學習機會。

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總統在其國情咨文中明確表示:“長期以來,無數美國兒童被困在不合格的公立學校中。 為了營救這些學生,美國18個州以“機會獎學金”的形式來兌現公民的教育選擇權。 相關的項目如此受歡迎,以至成千上萬的學生仍在等待名單上。”  現在,我想說……“我呼籲國會給100萬美國孩子提供同樣的機會…… 而通過《教育自由獎學金和機會法案》,”他說,“因為不應強迫任何父母將孩子送往一所不合格的公立學校。”

現在,如果民主黨人如願以償,孩子將根本無法上學。 這是川普總統不能接受的。川普總統大膽而堅定地強調美國學校今年秋天必須重新開放,以此繼續為所有人爭取在學校裡平等的上學機會而戰。 資料很清楚的表明:持續的停課對資源匱乏的學生造成的傷害最大。

麥肯錫公司(McKinsey and Co.)創建了這些模型 —— 我為您提供了一些圖表 —— 來估計學校停課的潛在影響,他們發現:“在學校關閉期間,學生們無法學到的知識的多少取決於遠端學習的機會,遠端教學的品質,家庭支持和參與程度。”

如您在此圖表中所看到的,在遠端教育中,對接受中等品質的線上教育的學生,相較與線下教育,他們的進步更加緩慢; 而對下等品質的線上教育,學生會停滯在當前的年級;而那些無法在家接受遠端教育的學生甚至會退步,一些甚至輟學了。

如您在此圖反映的三種情況中所看到的,如果學生在秋季重返學校,他們在學習上的差距遠遠小於明年1月或明年秋天返校的情況,如果拖延到明年秋天,可以看到導致的學習上的差距將會非常巨大。

而關閉學校不僅僅影響學生的學習。 正如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指出的那樣:“對於全國各地所有的有色學生來說,關閉學校帶來的問題甚至比中斷學業更為嚴重。 學校也是為社區提供食物和住房的紐帶。”

請放心,川普總統比任何人都知道重開我們學校的重要性,這就是為什麼他一直是重開學校的最積極的宣導者。 川普總統的美國 —— 毫無疑問,他將繼續會是最偉大的鬥士,為所有人爭取在學校裡平等的上學機會,為所有人爭取實現美國夢的機會。

先說道這裡,我將回答問題。

問:謝謝你,凱裡。 我只是很好奇:今天最高法院的裁決對川普總統不利,川普總統對由他任命的兩位最高法院的法官Neil Gorsuch和布rett Kavanaugh投了他的反對票感覺如何?

答:大法官有權表達他們的意見。 這是政府的獨立部門。

但至於決定,川普總統向我強調 —— 我剛和他一起在橢圓形辦公室裡 ——正是Kavanaugh大法官指出了,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致認為紐約州法院的案件應該退回華盛頓特區地區法院重審,總統可以在那裡提出憲法和法律層面的異議。這是個一致意見。

此外,在Roberts的意見中還指出,紐約州一案中,基本上,大陪審團說,他們被禁止從事任意釣魚執法的活動,以及出於惡意或意圖進行騷擾而展開的調查。 因此,這種用語很清楚地表明,這對總統是一次勝利。

問:當您在橢圓形辦公室與總統交談時,他有特別談論Gorsuch大法官或Kavanaugh大法官嗎?

答:我們沒有特別談論兩位大法官。

問:好的。 如果可以的話,有一個關於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防疫指南的問題。 關於重開學校,昨天,副總統出來說,他說CDC將在下周就重開學校方面提出新的指南。 但是CDC的負責人今天早上在另一個網路上說,他們不會更改那些指南。 他們只會發佈一些其他的文檔。 您能解釋一下兩者之間的差異嗎?

答:是的,CDC的主任指出,還會有其他指南; 副總統也指出了這一點。 但是我們與Redfield博士保持一致,他說:“我不希望防疫指南成為不重開學校的理由。” 他說,這些並不是處方。 只是參考。 最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會自行決定他們各自的防疫指南。到目前為止,已有47個州發佈了它們自己的指南。

我還要指出,CDC認識到在指南中,他們建議的許多事情是不可行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使用18次“不可能”和9次“不可行”的原因。

我們希望我們的學校重新開放。 這對於孩子的健康和幸福是至關重要的。

問:謝謝,凱裡。您昨天說過,您會問總統是否支持錯開學校重開時間表的想法,即孩子們分批在不同的日子上學。 你有機會諮詢他了嗎?

答:是的,我今天確實盡力與他取得聯繫,但是由於最高法院的裁決,我們尚未完全談到這一點。 但這在我要和他跟進的事情的清單裡。

問:抱歉,我覺得副總統和Redfield博士描述的是兩件事。 一個是更改先前發佈的指南,而Redfield博士今天上午討論的只是添加補充的指南。 實際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另外,白宮是否還在計畫發佈自己的指南?

答:我認為Redfield博士已經指出了他不打算廢除目前已經頒佈的指南的文本。 這將是補充性的指南,但這不是要求,也不是規定性的 ——這是他對最初版本指南的定義。 他說,不應將防疫指南用作不重開學校的理由。

我們所有人的目標都是相同的,重開學校是因為孩子的健康完全取決於它。這是當務之急,正如我在演示中所展示的,旨在糾正因學校關閉而造成的學生間的差距。

問:白宮是否還會發佈其他檔?

答:我對此沒有任何公告。目前還沒有,但不意味著將來也不會有。

問:謝謝你,凱裡。 我將盡力快些問完我的問題。 總統的稅表是否仍在審核中,具體是哪幾年的?

答:總統的稅表仍在審核中。我不知道具體是哪幾年。

問:好的。 我是否可以問您:他可以隨時公開他的稅表。該案一直提交到最高法院。他自己提名的人也反對他。 就此,難道美國公眾不該懷疑總統在試圖隱藏某些東西嗎?

答:首先,讓我要指出一點:稅表正在審核中。他說他願意公佈稅表,在它們不再受到審核的時候。 法官沒有 ……

問:顯然,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你不這麼認為嗎?

答:大法官們的裁決並沒有對他不利。實際上,各方一致意見認為這需要退回到地方法院。 他們甚至認識到總統可以提出很多論據來反駁。

而實際上,我要表明的是Vance的大多數為總統制定了一個策略。 他們說總統“有權以州法律允許的任何理由對傳票進行質疑”,諸如傳票是“惡意的或過重的過廣的”。

他們還提出,總統可以依據憲法對傳票提出異議,並且他們特別提到他可以提出的一個質疑是此傳票違反了憲法中的條款。

所以,本質上他們制定了一條路線。大法官們的裁決並沒有對他不利。

問:好的,很好。 我對你剛才所說的一切都沒有異議。 不過,我要問的是,更明確些,無論法院怎麼說,總統都可以隨時公開他的稅表。那麼,為什麼美國公民們不該懷疑總統在試圖隱藏某些東西?

答:您知道,四年來媒體一直在問這個問題,四年來,總統一直在說同樣的話:他的稅表正在接受審核,當不再接受審核時,他將會公開。

但我還要指出,對深諳黨爭遊戲的眾議院民主黨人來說,這是一項令他們難以忍受的裁決。 他們還傳喚了總統的資訊 —— 財務資訊。 Roberts大法官說:“遠非為三權分立著想,眾議院的做法反其道而行,濫用國會權力傳喚總統個人記錄。”

好吧,將這些把戲留給眾議院的那些民主黨人吧,他們已經上演了一出黨派間的獵捕女巫的政治遊戲,試圖彈劾總統,這次不過又是另一出,最高法院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問:關於新冠病毒的問題。 自6月中旬以來,全國住院人數上升了50%。 總統怎麼還說這個國家現在處於“良好狀態”?

答:我要指出的是,關於住院治療,在今早Birx博士的交談中得知,在很多醫院中,在那些住院量接近飽和的醫院中,只有10%到40%的患者是因新冠住院,因此很多醫院的住院人數與新冠病毒無關 。

問:所以住院人數的增加不是因為新冠病毒?

答:很多醫院的住院人數來自擇期手術和其他的手術。 在達到飽和的醫院中約有10%到40%住院人數是和新冠病毒有關。 但是,很高興您問到新冠病毒,因為我確實想花一點時間來強調聯邦政府為此所做的一些事情。

問:儘管您對擇期手術有您的說法,您能否先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我們現在在住院人數攀升的情況下依然是情況良好?

答:好吧,我要指出的一件事是關於死亡率,如果按每週死亡率來看,已經下降了十倍。 如果和那些死亡率最高的日子相比,您甚至可以得出更大的跌幅。 我們看到死亡率正在下降, 那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每當看到有人死亡,即使是一個生命,我們都會感到傷心,但我認為,情況正在好轉,我們正在進入下一個階段。

問:但是不是還有很多重症病人嗎,凱裡?

問:謝謝您,凱裡。 關於中國:美國政府今天將宣佈針對中國的一些參與虐待維吾爾人的高官進行制裁。

問:但是,您能否大致說一下這對美中關係有何影響,是否會危及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

答:我認為,政府也同樣認為,這些Magnitsky法案的相關制裁與中國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無關。這些嚴厲的制裁是本屆政府對中國共產黨侵犯人權行為採取的強有力的行動。

我要強調的是,我們制裁了中國的幾位官員:黨委書記,前黨委副書記,和現黨委書記;還有前黨委書記。總共三個。

今天公佈的是川普政府一系列行動的最新進展,已經實施的制裁並不只有這些。還有出口限制。總統已經簽署了維吾爾族人權政策法案。

在支持人權,反對暴行上我們始終立場強硬。需要讓美國人民知道的是,這些暴行包括強制墮胎,絕育及其他極其卑劣的行徑。

問:所以您要傳達給中國的訊息是,此問題與第一階段貿易協定是分開的, 是這樣嗎?

答:人權的問題至關重要,這很重要。 我們採取了行動。 我們已經制定了第一階段方案,希望中國政府能夠重視。

問:謝謝,凱裡。 您提到今天的法院裁決是一次勝利。 可從總統今天早上的推文的語氣來看,他並不那樣覺得。 是因為有了更多時間的反思而讓他的想法發生了變化嗎?

答:不,總統認為大家應該尊重絕對豁免權的原則,這是總統在法庭上的態度。 你知道,他相信對此原則應該有更多的尊重。

Alito大法官援引《哈佛法律評論》提出了一個很好的觀點:“就憲法而言,總統是不能睡覺的。 總統必須隨時待命回應任何即時的通知,並準備好採取一切行動來維護,保護和捍衛憲法和美國人民。” 我們希望此觀點能夠獲得更多的尊重。

但是,正如Kavanaugh大法官指出的那樣,這是一個巨大的勝利,所有九位元大法官都說這需要退還給下級法院,而且事實上,Vance檢察官並未因這個裁決而得到查閱那些相關的稅表記錄的權力。相反,還需要進一步的程式。

問:但是,介於給紐約的美國律師一個機會來查看這些檔對總統來說無疑是一件不讓人高興的事情。 總的來說,我想知道的是,此裁決和對童年入境者暫緩遣返手續(DACA)的裁決,對性少數者(LGBT)權利的裁決,對人口普查的裁決,在這些裁決之後,總統是否對他對所有大法官的批評,特別是對Roberts首席大法官的批評感到後悔。

答:不,我認為在所有這些裁定之後,總統強烈意識到,在法庭上我們需要更多保守派的大法官。 他非常堅持這一點;這促使他說他將發佈一個更多保守派的大法官的名單,他希望那些大法官來服務于法庭。

因此,我認為這是最大的收穫,不僅是此次裁決,也包含您提到的先前的那些裁決。

問:但是現在法庭上有保守派的大法官。而結果依然是5比4。

答:是的,然後有一個9比0的一致決定,同意此案需要退回下級法院,而且如我先前所指出的,如何在下級法院進行訴訟的策略也已提出,也提出了一些總統在下級法院可以用來反駁的論據。

問:我有兩個問題。 一個是關於今天的裁決:最高法院否定了總統的申明,即總統在任期間不受調查。 他是否同意自己不具有豁免權?

答:總統依然保持他最初的立場,他同意Thomas大法官的不同看法,他說:“在總統的任務如此重要的情況下還要佔用總統額外的時間,這是不可理喻的?,而總統辦公廳不能委派給下屬。 傳票既強行佔用了總統有限的時間,又加重了他的工作負擔。” 他接著詳述了這個立場。 所以他同意異議人士的意見。

問:但是他們同意他不具有豁免權。

答:他同意Thomas大法官的異議。 因此,他對大多數在絕對豁免權上的觀點表示質疑,但是儘管如此,我還是要強調這次裁決是一次勝利,因Vance檢察官沒有得到他想要的,即可以查閱相關的記錄。

問:所以他依然覺得他會免於調查?

答:總統仍然堅持他原來的立場。他接受最高法院的任何意見,因為這是國家的法律,但他並沒有改變他的觀點。 他可以不同意最高法院的意見,但他一定會遵循。

問:我的第二個問題是關於新冠病毒的,我會快點說。你說不希望在重啟學校中,將CDC的指南適用於所有的所學校而喪失了靈活性以致過分嚴緊。那為什麼政府不顧及各個學校自身的靈活性而要求它們在同一時間重啟呢?

答:因為我們完全可以安全重啟,而這其中有很多利害攸關的問題。我提到過,美國兒科學會的6,700名兒科醫生認為必須重啟學校,另有1,500名英國兒科醫生也對此表示認同。

不重啟的代價太大了,你所在的CNN新聞網就在報導虐待兒童的問題。我昨天提到過這個研究。CNN對於這個的報導非常的好。

問:沒人質疑這一主張……

答:光麻塞諸塞(Massachusetts)州一個州,兒童虐待事件的舉報量就下降了55%。因為很多時候,學生不上學,我們就無法發現這些虐待問題。持續關閉學校的代價太大了。學校完全可以安全的重啟,連美國兒科學會都認為可以。總統會一直站在學生這邊。

問:這樣做沒有任何道理啊。

答:已經有47個州發佈了指導意見。還有很多地方指導意見也已經實施。我們能很好的重啟學校。而且我也多次指出,美國兒科學會也發佈了他們的指導意見。現在的指導意見太多了,我們相信總有辦法安全重啟。對於政府來說,學生永遠是第一位的。

問:謝謝凱裡。按照Kaitlan所提第一個問題邏輯,我有一個跟進的問題:如果總統仍然認為他有絕對豁免權,那聽起來他好像覺得作為美國總統,他可以淩駕於法律之上。

答:好像大家對法律術語不太瞭解。“絕對豁免”是一個法律術語。我可以給你解釋一下它的意思,不如我引用Alexander Hamilton的原話來更好的解釋一下它的意思。Thomas大法官的意見中也引用了他的原話。

Alexander Hamilton的態度和看法為絕對豁免觀念建立了基礎。描述如下:“精力充沛的領導者是一個優秀政府的重要特徵。這對保護社會不受外來侵害至關重要;其重要性不亞於維護法律的穩定實施;不亞于保護人民財產不受那些妨礙司法秩序的非法高壓組織的侵害;不亞于保障人民自由權利不受來自那些野心家、幫派、無政府主義者的破壞行為及騷擾的影響……一個孱弱的領導者意味著一個沒有執行力的政府。”

Alexander的觀點是領導者被賦予了許多憲法權利,也承擔著許多保護這個國家不受外來和內部侵害的責任。管理者必須能夠不受阻礙的採取行動。這就是絕對豁免從何而來,也是政府在法庭上所捍衛的東西。我們很高興看到最高法院以9:0的投票結果將此案退回地方法院,但是我們對絕對豁免權的處理結果。

問:凱裡,你是否可以解讀一下教育部長DeVos今天關於他不會切斷學校資金,並把資金發放給家庭的評論?你知道他評論的意思嗎?

第二個問題,與前一個問題無關,白宮對Vindman陸軍中校昨天的退役有何評論?

答:關於你的第一個問題,我沒有看到DeVos部長的評論。但是根據你所描述的,我認為它涉及了總統昨天關於,如果學校不重啟,其將調整教育資助方式的推文。

正如我昨天指出的,政府的目標是將資助與學生掛鉤,而不是與那些不開門的學校掛鉤。這是我們的最高指導原則。至於會採取什麼行動,未來會有什麼措施。我們希望全國的學校都重啟;這是我們的目標。並且,如我指出過的,我們希望在第四階段進行更多的教育資助。

至於Vindman中校,我不想關注或評論一個前初級員工。我知道他離開後白宮沒再跟他進行過接觸,建議你聯繫陸軍以獲得更多資訊。

問:白宮是否向他施壓迫使其退役?

答:沒有。

問:凱裡,繼續關於新冠病毒和學校的問題:北卡羅萊納(North Carolina)州新冠病毒相關住院量出現新高,每日超過1,000例,且持續5天升高。白宮是否認為North Carolina州和其他受到新冠病毒重創的地區也必須於下個月重啟全部學校?

答:我們認為所有學校都應該重啟,我建議你諮詢CDC主任Redfield博士。他昨天講到:“這種病毒對小孩的影響非常有限。”他繼續講到:“跟流感不一樣,小孩並沒有驅動傳播週期。”他與斯坦佛前任首席神經放射學家Scott Atlas博士意見一致,Scott Atlas博士說:“18歲以下兒童因新冠死亡的危險幾乎為零,患重病的危險也為零。”耶魯公共衛生學院的Albert Ko教授也對此表示認同。

最重要的是,跟其他年齡組比起來,新冠病毒對兒童的影響微乎其微,或者說非常小。你知道,真正威脅兒童的是沒人去舉報兒童虐待;是那些正在發生的嚴重後果;是我指出過的,孩子們因為待在家裡不去上學而產生的教育差異。

問:Birx博士昨天也指出,沒有足夠資料證明病毒如何影響兒童,因為他們起初沒有像測試成人一樣去測試兒童。針對像North Carolina州這樣受到重創的地方,你認為他們完全應該在下個月重啟學校嗎?

答:我們認為全國的學校都應該完全重啟;我們認為孩子們的危險是非常小的。這裡我引用美國兒科學會的意見給你。我敢說那67,000名兒科醫生都是極為關心他們的病人的。他們認為有較大患病危險,某些情況下死亡危險的兒童和青少年應在待在家裡不去上學。我們的總統為兒童的健康和福利而戰。

問:謝謝凱裡。上周,一篇來自底特律的關於羥氯喹的報導指出,這種藥可以降低一半的死亡率。總統也發表過關於羥氯喹的推文。但是一些政府機構,比如FDA,和一些政府醫療專家卻告訴美國人民,這種藥對新冠病毒無效。美國人民到底應該相信誰?政府對這種也許可行的療法的官方態度是什麼?

答:很高興你問到這個。總統一直表示他認為羥氯喹是一種非常有希望的預防性藥物,但除非有醫生的處方,否則任何人都不應該擅自服用此藥。這點至關重要,非常重要。總統本人一直將其作為預防性藥物服用。

我想指出,有很多錯誤的研究報告被過度宣傳。比如柳葉刀發表過的一篇質疑羥氯喹的研究報告就被很多媒體趨之若鶩。NBC的Glenn Kirschner甚至說總統應該因為這篇質疑羥氯喹的研究而辭職。CNN用了90分鐘來公佈這篇後來被拆穿,並被撤回的研究報告。

但是通過這篇被柳葉刀撤回的研究報導,我們看到了這篇來自亨利福特健康系統的研究報告。亨利福特健康系統的研究報告表明羥氯喹非常有效,連CNN都發推文表示,一項新的研究表明,備受爭議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喹有效提高了醫院中新冠病患的存活率。亨利福特健康系統首席執行官說,必須指出的是,在使用方法正確的情況下,羥氯喹有可能成為患者的救命金丹。

我們的態度一直如此,那就是總統于該項研究發佈前數周就明確了的:羥氯喹是一種非常有效的藥物,但只能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

問:FDA會重新授權在緊急情況下使用該藥物嗎?

答:請向FDA尋求答案。

問:好的。還有一個問題,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問一個跟進問題。總統數周前提到過,政府計畫將Antifa運動認定為恐怖組織。後來我們沒再聽到任何相關消息。這個計畫是否還存在?何時會發生?

答:其實是司法部表示他們要將這些案件作為國內恐怖主義案件來起訴,所以我建議你詢問司法部他們具體是如何操作的。不過司法部已就此逮捕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俄勒岡(Oregon)州波特蘭(Portland)市7名多次衝撞,甚至攻擊執法者的不法人員。

我們在努力確保Antifa運動不能控制街道,政府會抵制那些不法行為。

問:總統是否仍認為他們應該被認定為恐怖組織?

答:總統堅持他所說的。

問:謝謝,凱裡。我有一個關於那位要求川普總統提交稅務記錄的紐約地區檢察官Cyrus Vance的問題。Vance有一系列保護掠奪者,攻擊共和黨的惱人記錄。給非紐約居民一些例子:2011年,他幫Epstein弱化了其性侵略者的身份;2015年,紐約員警掌握了Weinstein承認強姦的音訊證據,Vance辦公室卻拒絕起訴。攻擊川普總統及其家人,以及他們的企業的同時,他還做了這些。

基於Vance所做的這一切,川普總統現在對他持什麼樣的個人立場和政治立場?我是說,Vance是不是在政治化地濫用司法系統?川普總統對他什麼看法?

答:你提出了一些非常好的關於這位元黨派主義的曼哈頓地區檢察官的問題。Alito法官在他的意見中闡述的一些內容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說:“對於那些潛在的利用傳票進行的騷擾,我們不用像普通市民那樣表現得天真。”“就像我們所知道的那樣,總統是個容易識別的靶子。”“整個美國有超過2,300名區域檢察官和地區檢察官……許多區域檢察官都是被選舉出來的,許多檢察官都有進入更高政治舞臺的野心。”

下面來說這位民主黨人Vance,Thomas大法官指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Thomas大法官指出,這位元紐約縣的地區檢察官Cyrus Vance提交了一份給總統個人會計公司的傳票,而這份傳票,引用“幾乎跟國會委員會發出的傳票一樣,要求總統近10年的財務記錄。”

所以這位黨派主義的檢察官,這位來自紐約的民主黨人,正在幫助和教唆民主黨人攻擊總統。如Nancy Pelosi一樣目無法紀的民主黨人,試圖以各種虛假指控來攻擊總統, 虛假指控總統參與勾結,在彈劾調查中對總統進行虛假指控,現在是在Vance的協助下繼續進行虛假指控,這終將會被最高法院駁回。

問:對於不是律師的人,我是說,有沒有對政治目的過強的地區檢察管追責的法律手段?還是說這是屬於另一個範疇的交鋒?

答:我得說,你知道的,這是由州級選舉產生的官員,所以我想可以通過投票箱來對其反擊。

但是有一點我得指出,你知道,奧巴馬總統和副總統拜登被證實對川普總統的競選活動,對反對黨,從事間諜活動。副總統拜登在就職儀式前還在橢圓辦公室談論Logan法案,然而緊接著,Logan法案就被用於攻擊Michael Flynn中將的武器,這是極其不公平的,是司法公正的重大失敗。奧巴馬和拜登沒有因此受到懲罰,但是我們卻要調查川普總統。實在非常荒謬。

問:謝謝凱裡。在川普總統關於最高法院今早裁決意見的推文中,他說他認為最高法院不會以對待他的方式對待其他總統。他是否認為最高法院作出了有政治傾向性的裁決,或者說政治因素或者個人觀點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法律論證?

答:我想你說的是關於尊重絕對豁免權的推文。他想指出的是如下的觀點,即我們應該對絕對豁免權這個觀點有更多的尊重,絕對豁免權讓領導人和總統能夠完成保衛國家的重要工作,以及其他被賦予美國總統的使命。這也是我讀到的Alexander Hamilton和其他人關於絕對豁免權的觀點。

問:他說,“最高法院給了一個他們決不會給其他總統的拖延裁決。”

答:關於這點我想指出,我認為Alito大法官談到了這個問題。他說以克林頓的案子為例,最高法院裁定現任總統可以在聯邦法院被起訴,但是最高法院卻做出極大努力不去對類似主張在州法院是否行的通的問題進行裁決。最高法院發現,任何“州法院對總統的直接控制”都會引起對保護聯邦官員不受“可能存在的地方偏見”影響的擔憂。

所以也就是說,就算在克林頓案件中,最高法院允許了聯邦法庭起訴,但仍對州法庭是否可以進行類似審理持相當保留的意見。所以我想總統是在指出其中的區別。

問:我想問一個問題以澄清前面所說的。 您說過,總統希望看到更多保守派的大法官。 他對九位法官的數量感到滿意嗎? 法律上沒有規定他必須只有九個人。 他會考慮任命更多嗎?

答:總統從未提及增加其他大法官,但民主黨想把這個作為繞過他們不喜歡的裁決的一種方式。

問:我有一個問題關於今天的失業人數:上周增加了130萬份失業救濟的申請,這在一定程度上放緩了復蘇的步伐。 您是否擔心這個數字會持續保持如此之高,還要持續大概四個月?

答:我要指出的是,這個數字下降了100,000。 這是我們看到的連續第14周下降。 從三月下旬的最高點開始,首次申請失業救濟的數量減少了560萬。

在看多次的申請,今天公佈的一個數字,也是另一項指標反映的是實際的救助金額,這個數字與5月8日的峰值相比下降了70萬,而與5月8日的那個星期相比,下降了近700萬。

結合這兩點,正如Larry Kudlow與我分享的那些事實一樣,在5月和6月,勞工統計局報告說增肌了800萬個就業機會。 正如Larry所言,V型反彈仍在繼續。

問:但是是否會擔心這些工作恢復得不夠快? 特別是今天,市場似乎注意到失業人數,比最近幾周的情況要多。

答:我要說的是,這兩個工作報告,總計800萬人,都是創紀錄的幾個月,都是令人鼓舞的跡象,我們喜歡這個跡象。 當然,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我們有致力與為美國民眾創造工作的總統來領導這個工作。

問:您好。Tulsa衛生局局長表示,川普總統在那裡的集會可能導致該地區新冠病毒病例數激增。 總統現在是否後悔舉行了那次集會?

答:我們沒有看到能反映這一點的資料,而且,不,我們不後悔舉行了那次集會。

問:我能問一下墨西哥總統昨天的訪問嗎? 您能告訴我們川普總統是否與墨西哥總統討論了邊境牆的資金問題? 如果沒有,是否意味著對總統來說那項計畫流產了?

答:在我參與的討論中並沒有提到這個問題,但是我很高興您提出了邊境牆的問題,該牆的建造速度正在加快, 你知道的,到今年年底,已經超過了500英里。 我們真的很感謝墨西哥政府的幫助,他們提供了部隊以確保邊境安全。

問:總統是否仍會和墨西哥政府交涉請他們資助邊境牆的建設。

答:再重申一次,我不知道他們可能進行的其他討論。 但是我要指出的是美墨加協議(USMCA)—— 墨西哥為此協議的達成功不可沒 —— 正在將無數的金錢和收入帶入美國,對此我們深表感謝。

問:您好。謝謝您,凱裡。兩個很快的問題。首先,鑒於聯合航空最近宣佈可能不得不留職停薪36,000名工人,總統是否支持延長對航空公司的援助?

第二,關於疫苗,總統是否對一旦安全且有效的疫苗是否應受命通過K-12年級的學生接種COVID-19疫苗有何看法?

答:我還沒有和他談過這一點,特別是在疫苗接種或航空公司延期方面,但我可以回頭再談。

有一件事-我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我想向所有人最後指出的是,因為我不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最近一次的Rasmussen民調的結果顯示64%的美國人擔心對美國員警日趨嚴重的批評,這將導致警員短缺和公共安全下降。 在接受調查的所有人口的統計資料中,黑人最擔心公共安全問題,有67%的黑人承認對此事的擔憂。

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總統採取了行動,強烈呼籲法律和秩序,以及我們街頭的和平,這是他為市長和州長們設立的倫理標準。此外,我們有數百人被聯邦逮捕,我們也頒佈了行政命令以增強我們的警屬,以及昨天司法部宣佈了的萊金德行動,以紀念LeGend Taliferro,一位在4歲的男孩, 他在堪薩斯(Kansas)城的睡夢中慘死。

當我們進入週末時,這是本周最後的一次新聞發佈會,我衷心希望街頭和平,因為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孩子。 知道他們的名字很重要。 看到他們的臉很重要。 請大家一起祈禱,將我們的心與Natalia Wallace一家聯繫在一起,Natalia 只有7歲, Mekhi James當時才3; 14歲的Vernado Jones Jr.; 真誠的Gaston,當時只有1歲; 10歲的Lena Nunez; 13歲的Amaria Jones。 11歲的Davon McNeal; 還有8歲的Secoriea Turner,在亞特蘭大倒下了。

請確保這個週末我們有一個祥和的街頭,並讓我們為這些家庭祈禱。

謝謝。

閱讀白宮英文全文

翻譯& 校對:【石頭】【蕭蕭】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7 月 前

感謝🙏翻譯

0

喜马拉雅玫瑰园小队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7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