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共惡法,西方科技公司將何去何從?

C:UsersAdministratorPictures未標題-1 拷貝.jpg
圖片來源:ft.com

安德里亞·奧沙利文(ANDREA O’SULLIVAN,是詹姆斯·麥迪遜研究所技術與創新中心的主任,該研究所位於佛羅里達州塔拉哈西。她的研究重點是新興技術、加密貨幣、監控和開放互聯網)於2020年7月14日在《理性》雜誌網站撰文指出,面對中共要求提供用戶信息以剷除異見人士的命令,美國科技巨頭會進行抵制嗎?

文章指出,香港作為西方的“衛星城市”曾有過一段輝煌的歷史。二十年來,香港一直在抵抗日益強大、現代化的中共(CCP)強權統治,這實屬不易。上個月中共強行頒布《港版國安法》(NSL),該法的目的是為了鎮壓近期席捲全港、激烈反對中共暴行的抗議活動,但隨著中共惡法的公佈,香港這場空前的“偽主權自由主義”鬧劇終於要收場了。

文章接著指出,隨著《港版國安法》的出台,香港異見人士寶貴的言論自由已經受到威脅,個體科技公司和全球互聯網的格局也面臨著不確定的未來。該法賦予香港當局廣泛的權力,以剷除他們所謂的“分裂國家、進行恐怖活動、顛覆國家政權、勾結境外勢力”的組織,這對一個政府來說已是司空見慣。同時,《港版國安法》披上西方政府華麗辭藻的外衣,承諾保護“人權”,包括“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和遊行示威自由”。亦即,除非這些活動被新成立並受中共監管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認為實際上是合法的,否則根據該委員會制定的法規,那些香港的自由鬥士會被認定為秘密恐怖分子,他們將在特別法庭接受審判,最高可被判處終身監禁。

《港版國安法》嚴禁討論任何有關香港獨立或中共暴政的話題,這給香港的美國科技公司帶來諸多問題。許多美國公司僅在大陸開展一部分業務,有些公司基本上被中共拒之門外。在香港設立辦事處可讓他們在中共國占據一席之地,而不會公開受到中共法規的約束,也不會受到西方的公開批評。

作者轉而提到,現在,《港版國安法》正使這種情況發生改變。中共正通過“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共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對香港施加更直接的控制,該辦公室完全受中共控製而不受港府管轄。隨著中共控制與港府自治之間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你要宣稱與建少數民族集中營的中共不合作、不扶持,就更難了。而《港版國安法》要求科技公司高度配合,其中第43條授權香港警方調查涉嫌顛覆中共政權的案件,警方可以要求信息發佈人或服務商(美國科技公司)移除信息及提供協作,包括解密客戶信息。如果服務商拒絕合作,警方可申請搜查令並強制執行。第六節還提到關於警方秘密監視的規定,概述了警方申請“截取通訊和秘密檢查”權限的程序,以及“侵擾程度較低的秘密監察”快捷審批程序。

換句話說,科技公司要在香港經營,無論是外國還是當地的,都須按要求向警方提供資料。若不接受,可被判處罰款10萬港元(約合1.3萬美元)和監禁六個月。

C:UsersAdministratorPictures未標題-111.jpg
圖片來源:wsj.com

作者不禁疑問,美國科技公司在香港會有怎樣的未來?一些業內大佬已經開始抵制該法,臉書、谷歌、推特和微軟已經暫停處理港府索要用戶數據的要求。在他們看來《港版國安法》不會太過繁瑣,也許等風聲過去,這些美國科技公司就會恢復正常運營。香港當局試圖通過聲明新法只針對一小部分特定的人群,來緩解人們的擔憂。或許是,或許不是。我們會期待任中共擺佈的司法部門來告訴我們他們何時會濫用權力嗎?

作者同時強調,濫用權力的可能性很大。 《港版國安法》並不只適用於香港人,第三十八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或非法人組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 也就是你。希望你喜歡中共!如果你不喜歡中共,就請你別批評我的觀點了。很難找到辦法避免香港的科技人才外流。美國的科技公司會不會直接對中共說“別煩我,一邊兒涼快去”?他們或者哪路軍隊?美國政府是否會代表大科技公司支持與中共的衝突升級?搞邊緣政策的可能性顯而易見。

《港版國安法》不僅僅是將香港納入中共長城防火牆的第一步,中共還試圖將管轄範圍擴大到開放的互聯網上,這個問題是許多公司的商業模式所固有的。像谷歌、臉書這樣的公司靠數據驅動的廣告收入生存。他們通過積累個人信息和行為數據來賺錢。任何國家的執法人員都想掌握這些數據,而要做到這一點可能不費吹灰之力,特別是當他們有一個世界強國政府做後盾時。

文章從另一個側面指出,這是一個奇怪的情況。多年來,美國政府一直在挖掘利用這些豐富的數據資源對境內外人員進行調查。儘管中共不依法進行審查,但勢力雄厚的公司往往與權貴家族關係密切,他們怎麼幫助對方都可以。對於美國境外熱愛自由的人們來說,這種反共姿態無疑帶有些許維護權力的虛偽味道。

不可否認,西方的互聯網比中共牆內互聯網更加開放,但只限於互聯網尚未有效挑戰西方的權力中心。在中共國,加密技術的合法性已令人懷疑。美國領導人也不甘落後,出台了《EARN IT法案》。

文章繼續強調,這並非要淡化香港異見人士和開放互聯網所面臨威脅的嚴重性。我們必須強烈抵制和批評《港版國安法》,因為它將人的生命置於巨大的危險之中。但像《美國愛國者法案》的出台也是如此,我們只是已經習慣了自己的“自由網絡”。對開放互聯網的挑戰來自美國和中共國以外的許多國家,譬如,澳大利亞的加密戰爭、德國的仇恨犯罪法案、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巴西對WhatsApp的爭奪,現在印度也來湊熱鬧。為了短暫而美好的時刻,技術保障了網上的免費空間。隨著政府變的愈加精明,這些免費的社區資源將變得更加稀缺。

文章最後指出,局勢發展的總體效應將加快催生一個更加私密的網絡。分佈式網絡將取代可被用來審查或追踪個人信息的集中式平台。身份將更加基於假名和以聲譽為基礎,而不是與那些可能被強勢團體壓迫的機構聯繫在一起。發送字節的行為將不受控制,即使賦予這種行為以力量的技術開發人員真的希望它不受控制。至少,這是新一代“密碼朋克(區塊鍊等加密技術社區或人員)”的願景,在我們談話的時候,他們正在努力構建這些技術。越來越清楚的是,各國政府— 即使是那些自稱遵循自由主義原則的政府— 除了符合其當前全球實力戰略之外,對確保真正開放的互聯網毫無興趣可言。我們不能依賴國家。我們抵制審查和監控的最大希望來自那些通過精心設計、旨在抵制審查和監控的技術。問題是,當前的互聯網用戶何時會決定他們什麼時候受夠了。

【評】班農先生在《班農作戰室》(EP179期)節目中採訪莫拉·莫伊尼漢(Maura Moynihan)時說,中共國的防火牆都存在數十年了,如今還在那裡,怎麼會這樣?莫拉·莫伊尼漢認為,美國的大型科技公司需要對此負很多責任,美國科技和安全公司轉移了大量技術給中共,中共利用這些技術监控、奴役人民。很不幸,現在香港也即將與自由世界“隔離”。不過,就在昨天川普總統正式簽署《香港自治法案》並簽署終止香港特殊待遇的行政命令,開啟經濟、金融、科技領域與中共脫鉤的步伐,涉及港版國安法的機構和個人都會被封殺,任何與中共勾兌的科技公司都將付出代價。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對不會缺席。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wenyin文因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