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總統關於香港正常化的行政令

針對中共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的行為,美國川普總統在7月14日簽署行政令,命令美國各部門在國務卿和財政部部長領導下,展開對香港民主自由造成侵害的所有個人和實體的實施制裁,包括凍結資產和限制移民和非移民入境等措施,同時希望制裁能遏制並減少中共對香港自治地位的進一步侵蝕。

總統關於香港正常化的行政令

對外政策 | 發佈日期:2020年7月14日

根據美利堅合眾國憲法和法律,包括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公法》第102-393號)、《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公法》第116-76條)、《2020年香港自治法》(2020年7月14日簽署生效)、《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美國法典》第50編第1701節及以下)、《國家緊急狀態法》(NEA)(《美國法典》第50編第1601節及以下)、,1952年《美利堅合眾國移民和國籍法法典》第212(f)條(《美國法典》第8編第1182(f)條)和《美國法典》第3編第301節, 賦予我作為總統的權力,

我,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唐納德 · J · 川普,根據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第202條,認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不再具備足夠的自治權以享受美國特定法律及本行政令所述相關規定中賦予的與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或中國)的差別待遇權。2020年5月下旬,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宣佈要單方面任意對香港進實施國家安全法。這項宣佈僅是中國最近的一系列行動之一,這些行動旨在日益剝奪1984年《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聯合聲明》)下中國承諾給予香港人民的自治權和自由權。因此,2020年5月27日,美國國務卿發表聲明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根本上損害了香港的自治權,並分別根據修訂的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第205條和第301條向國會認證和報告,香港不再適用美國法律待遇,可等同於1997年7月1日之前的適用香港的美國法律情形。2020年5月29日,我指示各行政部門和機構的長官開始著手取消美國法律賦予香港的區別於中國的差別待遇政策豁免。

此後,中國兌現了對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的威脅。根據這項法律,如果被中國認為有分裂或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 — 可能包括像去年那樣的大規模反政府抗議活動 ,香港人可能會面臨終身監禁。由陪審團審判的權利可能被中止。訴訟程序可能會秘密進行。中國通過新成立的 “維護國家安全辦公室 “賦予自己廣泛的權力,以發起和控制對香港人的起訴。同時,法律允許中國可以在僅僅懷疑外國人違法的情況下將其驅逐出境,這有可能使記者、人權組織和其他外部團體更難對中國針對其對香港人的做法進行追責。

因此,我認為香港的局勢,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最近採取的從根本上破壞香港自治的行動,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經濟構成了不尋常和特別的威脅,而這種威脅大部分來自美國以外, 在此,我宣佈,針對這一威脅,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

鑒於上述情況,我特此決定並下令:

第1節    美國的政策要求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為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經濟利益,暫停或取消對香港的差別和優惠待遇。

第2節   根據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第202條(《美國法典》第22編第5722節) ,我在此暫停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第201條(a)節修訂款(《美國法典》第22編第5721節(a)條)在以下法令中的適用:

(a) 1990年《移民法》第103條(《美國法典》第8編第1152節注);

(b) 1952年《移民和國籍法》第203(c)條、第212(l)條和第221(c)條修訂款(《美國法典》第8編第1153(c)節、第1182(l)節和第1201(c)節修訂條款);

(c) 《武器出口管制法》(《美國法典》第22編第2751節及以下);

(d) 1950年《國防生產法》第721(m)節修訂條款(《美國法典》第50編第4565(m)節);

(e) 《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美國法典》第50編第4801節以下); 以及

(f) 《美國法典》第19編第1304節。

第3節    各機構負責人應在本令頒布之日起15天內,根據適用法律,為達成本令而採取一切適當行動,包括:

(a) 根據《 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在符合適用法律和行政命令的情況下,修訂本令第二節所述法令中賦予香港和中國不同待遇的所有條款;

(b) 修訂《聯邦法規匯編》第8卷第212.4(i)條,取消香港護照持有者擁有而中國護照持有者不享有的優惠。

(c) 撤銷《出口管理條例》,《聯邦法規匯編》第15卷第730-774條規定產品的出口香港、再出口香港以及在香港境內(國內)轉讓的許可證例外。相較於產品出口中國、再出口中國以及在中國境內(國內)轉讓,這些許可證例外為香港提供了差別待遇;

(d) 根據《1990和1991財政年度對外關係授權法》第902(b)(2)條(《公法》第101-246號) ,終止該法第902(a)(3)條規定的出口許可暫停,只要這種出口許可暫停是阻止向身在香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香港人出口防禦物資,而這些香港人已在此令頒布前獲准接收此類物資的;

(e) 發出終止《美利堅合眾國政府與香港政府移交逃犯協定》(TIAS 98-121)的意向通知;

(f) 發出終止《美利堅合眾國政府與香港政府關於移交被判刑人的協定》(TIAS 99-418)的意向通知;

(g) 採取措施結束在國務院國際執法學院向香港警務處或其他香港保安部門的成員提供培訓;

(h) 暫停在現已過期的《美國內政部美國地質調查局與香港中文大學空間與地球信息科學研究所關於地球科學科技合作的議定書》(TIAS 09-1109)指導下繼續合作;

(i) 採取措施停止《富布賴特交流計劃》中來往於中國或香港的參與者的未來交流;

(j) 發出意向通知,終止美國政府與香港政府互換照會中對來自船舶國際運營收入所得稅對等豁免的協議(TIAS 11892);

(k) 在可行及符合適用法律的情況下,基於人道主義考慮,在年度總統決定的難民入境上限內,重新安排分配給香港居民; 以及

(l) 就進一步採取必要謹慎措施以結束賦予香港的特殊條件和優惠待遇方面,向我提出建議以供考量。

第4節   下列人員目前屬於美國境內的,和隨後屬於美國境內的,或目前或隨後由任何美國人持有或控制的所有財產和財產權益均被凍結,不得轉讓、支付、出口、提取或以其他方式處理:

(a) 有以下行為的任何由國務卿在與財政部長商議後確定的外國人,或財政部長在與國務卿商議確定的外國人:

(i)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授權下直接或間接參與脅迫、逮捕、拘留、監禁個人的,或負責或參與制定、通過、實施該國安法的;

(ii) 直接或間接負責、共謀或參與以下活動的:

(A) 破壞香港民主進程或制度的行動或政策;

(B) 威脅香港和平、安全、穩定或自治的行動或政策;

(C) 有關香港的審查或其他活動,禁止、限制或懲罰香港公民實施言論集會自由的,或限制對自由獨立出版物、在線或廣播媒體的訪問的;或

(D) 在香港對任何人進行法外引渡、任意拘留或施加酷刑,或在香港實施其他嚴重損害國際公認人權或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

(iii) 在以下機構擔任或曾經擔任過的領導或官員;

(A) 任何實體,包括政府部門,從事或其成員從事過任何(a)(i),(a)(ii)(A), (a)(ii)條款中所述行為的;

(B) 或從事過此節(a)(ii)(C)所述行為的實體;或

(B) 其財產和財產權益根據本令被凍結的實體;

(iv) 為依據本節規定財產和財產權益被凍結的任何人提供實質性協助、贊助、或提供財務、物質、或技術支持,或商品或服務支持的;

(v) 由依據本節規定財產和財產權益被凍結的任何人直接或間接擁有或控制的,或直接或間接為財產凍結人行事或代表其行事或意圖行事的;或

(vi) 成為依據本節規定財產和財產權益被凍結的任何人的董事會成員或高級行政人員的;

(b) 除法規或依據本令可能發佈的條例、命令、指示或許可證另有規定外,任何在本令發佈日期前簽訂的合同或頒發的許可證或執照,本節(a)條中所述禁令均適用。

第5節  我在此認定,對於《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第203(b)(2)條(《美國法典》第50篇第1702(b)(2)條)所規定的各類物品的捐贈,如果捐贈人、捐贈接受人或捐贈受益人是本令第4節認定的財產和財產權益被凍結之人,這種捐贈將嚴重損害我處理本令所述之國家緊急事件的能力,我特此禁止本令第4節所述項目的捐贈。

第6節  本令第4節(a)條所述禁令包括:

(a) 禁止本令第4節(a)條規定的財產和財產權益被凍結之人捐獻或提供資金、商品或服務,或成為這些資金、商品或服務的接受人或受益人;

(b) 禁止接受上述此類人員捐助或提供的資金、商品或服務。

第7節   符合本令第4節(a)條中一項或多項標準的外國人及其直系親屬,或由國務卿認定的被此類外國人雇傭或充當他們代理人的其他外國人,他們的非限制性移民和非移民入境美國都將損害美國的利益。因此,此類人員的移民和非移民入境美國都將被暫停。這些人應被歸為2011年7月24日第8693號公告(暫停受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旅行禁令和《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制裁的外國人入境)第一部分規定的人員。國務卿應負責按照其根據第8693號公告已經建立或可能建立的條件和程序執行本節。

第8節  (a)  禁止任何規避或避免、旨在規避或避免、違反、或試圖違反本令規定的禁令的交易。

(b)  禁止製造任何旨在違反本令規定禁令的陰謀。

第9節   本令的任何規定均不得禁止僱員,受贈方或其承包商從事聯邦政府的公務交易。

第10節  本行政命令的目的:

(a) 「人」是指個人或實體

(b) 「實體 「一詞是指政府或該政府的代理機構、合伙企業、協會、信託、合資企業、公司、集團、集團分支或其他組織,包括國際組織。

(c) 「美國人 「一詞是指任何美國公民、永久居民身份外國人、根據美國法律或美國境內任何司法管轄區組建的實體(包括外國分支機構),或美國境內的任何人;和

(d) 「直系親屬」是指配偶和任何年齡的子女

第11節   對於財產和財產權益根據本令被凍結而在美國合法居留的人,考慮到他們能夠立即進行資金或其他資產的轉移,我認為如果事先告知這些人的話,將使得本令第4節的懲罰措施失去效力。我因此決定,要使措施有效得以實施以應對本令中所指的國家緊急狀態,我們沒有必要對本令第4節所列事項或裁定做事先通知。

第12節  我在此授權財政部長,在與國務卿協商下採取上述行動,包括採納規則和條例,如有必要的話,運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授予我的所有權力來執行本令。財政部長可以根據適用法律,在財政部內部下放這些權力職能。 美國所有部門和機構均應在其職權範圍內採取一切適當措施執行本令。

第13節  我在授權財政部長,在與國務卿協商下,根據《國家緊急狀態法》》第401(c)條(《美國法典》第50編第1641(c)條)和《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第204(c)條(《美國法典》第50編第1703(c)條),就本令中所指的國家緊急狀態向國會提交定期和總結報告。

第14節 (a) 此行政令不應被解釋為損害或妨礙:

(i)   法律授予行政部門或機構的權力;

(ii)  管理和預算局局長有關預算,行政,或立法提案的職能;

(b) 此令必須依據有關法律,按照可用撥款予以執行;

(c)  此令不意在,也不會在實質上、程序上、可執行力上給法律或任何公權力,包括它們的部門、機構、或組織、官員、僱員、或中介、或其他個人創造違背美國國家的權益。

第15節   跟據《聯合聲明》中規定的條款、義務和預期,如果我認定中國對其行為做出的改變足以確保香港享有充分的自治權,從而獲得美國法律賦予的與中國不同的差別待遇,那麼我將重新考慮依據此令所做的決定以及指示和採取的行動。

唐納德 · J · 川普

白宮

2020年7月14日

閱讀白宮英文原文

翻譯:【Naomi (文花開) 】 【Connor54 】 校對:【Sarathecat 】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玫瑰园小队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7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