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7月15日GTV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咋沒看見呢?直播半天了,妳怎麽沒看見呢?直播半天了啊!哎呀!大家都回來了,我剛才在那塊瘋了半天,大家沒看到我人,結果真是太遺憾了。用外交部的講話,非常的遺憾,非常的遺憾給妳們帶來的不方便。戰友們,剛才那段直播音樂實際上是我們在向某個地方發送點信息、發送點信息,就是我們很高興的信息。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是7月15號。很多戰友都說,文貴咋不直播呀?那麽多天不直播了。怎麽還不直播呀?壹再的問。我說我可以直播,實在是沒時間。我想跟大家說什麽呢?現在壹切都要以滅共為主要,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壹定要記住,滅共是咱的核心目標,其他都不重要。

我就納了悶了,這幾天不知道怎麽那麽多日本的、臺灣的、泰國的、馬來西亞的、還有俄羅斯的,咱們的華僑、同胞們給我發信息的超級多。突然間就覺得好像、真的是,突然間滅共的這個形式跑到亞洲去了,東移,全部跑到東邊去了。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我知道為什麽。最近共產黨內部已經亂成了壹鍋粥,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接下來共產黨它將面臨的巨大挑戰,只有它知道。妳不要看共產黨多猖狂,上天讓它亡,必讓它瘋狂,都會說,現實生活中妳能理解多少?

現在的整個中國35個地區全部是大水災,誰知道死了多少人,誰真正的能知道能死多少人?戰友們,沒人知道。它對接下來今年的中國人賴以生存的民以食為天,這個食已經沒了,天塌了,怎麽辦?那麽現在中國的所謂的GDP搟面杖子經濟,上海,還有香港,妳覺得還有經濟嗎?妳覺得股票還有價值嗎?妳要相信那個了,妳就真正笨到了不可救藥了。他們很清楚。

接下來中共在海外每年必須花的錢,要購買的軍用物質和技術補給,和維持這個現在所謂它認為自己是帝國的這個機構的成本和技術,和外匯。特別是外匯,它能撐得住嗎?香港人民會妥協嗎?不可能的!

那麽大家看到英國被它蹂躪了幾十年了。過去這二三十年,中共相當的啊、意淫的自我感覺良好,跟這些王八蛋欺民賊壹樣啊!就覺得自己把英國人給幹倒了,自己就成了貴族了。妳把那個英國、英國任何時候,妳都成不了英國。妳共產黨任何時候都成不了人家英國那個級別;任何情況下,妳成不了英國式的貴族。妳意淫吧!結果現在好了,Boris Johnson弟弟被妳綁架多年,又教人家學中文,又給人家送女朋友,是吧!又給他安德魯王子送女朋友,現在怎麽樣?集體反妳!妳就是壹幫垃圾,就是壹幫垃圾!

現在不但這樣惹怒了英國上下、英國上下。英國這個民族啊!美國的親爹實際上是英國人,是吧!真正的英國人,妳跟他打交道,妳就會了解啊,這英國人骨子裏邊,他壹旦、它什麽事很慢,很紳士,壹旦認真那就不是妳所想象的那樣。大英帝國在那屹立那麽多年不是開玩笑的。

最近我討論很多海軍的問題。可以說大英海軍上千年來所向披靡,世界上最牛的海軍還是英國,然後就是日本。中共國沒有任何海軍,根本不存在海軍。只有自嗨的軍,只有自淫的軍,只有欺民的軍,哪有什麽海軍,胡扯八道的事。班農先生他是壹個在海軍出來的,他給我講述這個當海軍的經歷,那不是開玩笑的,當海軍不是開玩笑的。這是壹個。另外壹個大英國上下被威脅,威脅這麽長時間了,妳能處理得完嗎?像現在英國和美國、法國、日本都要到南海去,百分之百給妳強拆。而且壹定會按照班農先生說的,給妳個72小時拆不拆?不拆?立馬鏟平!

這誰說過,兩三年前只有文貴說過吧!它壹定會發生。香港,香港妳能停得了嗎?現在所有的美國這個關心香港的人,包括香港投資的,都已經意識到,香港只有兩個結果。壹個香港變為空城,鬼城;壹個是香港所有香港人再回去,恢復到五十年以前,就是外國國際共同治理香港。沒有任何選擇。

那開玩笑呢?幾十萬外國人在那幹嘛呢?對吧!綜上所述,咱先不說。現在美國,就是全人類上這個冠狀病毒,妳能停得了嗎?冠狀病毒妳停不了;冠狀病毒妳能治得了嗎?妳治不了。

據我所知,在軍事上、技術上壹切都已經聯合好了。幾招下去,先外交,金融,個人制裁,然後驅趕、遣返、然後南海強拆,然後在臺灣正式駐軍,然後在香港,國際聯合部隊把香港包圍起來,香港保護起來,保護香港人民和國際人民的利益和人身安全和經濟。然後把香港全圍在壹起,妳共產黨就別碰了。因為妳違約了嘛,是吧!妳沒兌現嘛,是吧!妳沒兌現咋辦吶?那國際社會讓妳兌現。

把香港和深圳(隔開)全部國際軍隊圍起來,海軍全部強大到那裏去。然後妳怎麽辦?這都是未來很快發生的事,沒有什麽幾月幾年。妳共產黨想幹啥?吹牛叉呢!現在共產黨非常清楚,在軍事上、經濟上、技術上、人心上,妳都將輸的壹塌糊塗。據我所知還會有更快更猛的行動,大家記住只要美國這個國家行動,共匪贏的可能性沒有。

昨天妳們看到川普總統第壹次人生灰白的頭發出現在前面。在玫瑰園講了壹個多小時,“嘩嘩嘩”將近兩個多小時。老人家容易嗎?不容易!妳看他那個生氣,最關鍵的大家沒有抓住:“妳跟習近平,妳哥們啥時候沒聯系了”,“我好久沒聯系了,我也沒和他聯系的計劃,下壹個。”就這壹句話,我看到所有的,說下壹個問題,就沒有壹個人(註意到)。妳像路德吧!人家問路德:“路德,妳啥時候和文貴先生沒聯系了。我好久沒跟他聯系了,我也沒有跟他聯系的計劃,下壹個問題”。關鍵是後邊的這句話:“下壹個問題”,打臉了嘛!多粗魯啊,下個問題,“啪”臉就黑下來了。但是就沒有人關註這句話,所以咱們這個敏感度還是有問題的。

最近咱們G-TV受到共匪黑客的攻擊。我們現在、我們主動,律師、咱G-TV律師主動給SEC要求,SEC要求,證券委員會SEC,妳給我們發subpoena(傳票),妳給我發法院令吧!妳給我們發通知吧!我們想讓妳把我們G-TV所有的事情全調查清楚。他們很驚訝:為啥妳們要主動要求我們調查呀?只要他開始調查、只要他開始調查,我們的錢合法性被再次SEC證實。關鍵問題要把共產黨這次的騷擾、臥底、假投資查出來。那麽接下來就要查出來,在美國有多少共產黨臥底的假投資,假投資者?

還是那個缺頭少毛的豆豆,還有華盛頓的那個爛騙子,現在已經混的沒飯吃了,Waller waller,My French waller和Mike waller這兩個爛貨。哇噻!人家凱爾巴斯,人家說、問人家凱爾巴斯:妳是G-TV的董事吧?凱爾巴斯說:我9號已經不是了。凱爾巴斯從9號不是董事,是為什麽?戰友們,咱們未來走著看。跟咱沒關系,跟凱爾巴斯也沒關系。但是未來妳會明白的,咱們走著看。會讓妳們這幫孫子王八蛋打死妳們的臉,妳們看會發生啥事。凱爾巴斯不當董事是妳們這幫孫子的噩夢,咱走著看。

所以說咱很多戰友,我就、我頭兩天真的不高興,說實話。就是咱們戰友幹嘛呢?人家那幫肛毛黨Waller,這幫美國的垃圾,美國人說“哎呀離他遠點,臭的跟狗屎壹樣”,提都不讓提他。還有那缺頭發少毛的豆豆,就這三、四個人跑到凱爾巴斯推特下面去騷擾人家,當5毛。咱們戰友沒事吃飽撐的,人家在那吃屎呢享受著呢!妳幹嘛非要沾壹下,聞聞。哎呀!臭不臭?香不香?給我發信息:郭先生,妳看凱爾巴斯先生了嗎?他說他離開了,凱爾巴斯先生是不離開妳了?凱爾巴斯先生是不是不跟咱們在壹起了?是不是咱有問題了?妳說妳吃飽撐的呀!是不是?

凱爾巴斯,我們G-TV,妳是投的凱爾巴斯還是投的郭文貴?妳投的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未來,新中國聯邦的未來,人家來是給妳錦上添花。妳沒有錦,誰給妳添花呀?咱們中國人咋就什麽時候變成這樣了呢?沒有外國人在那撐腰,妳還不投了是不是?妳不投那最好了,妳不投。妳幹嘛呀!妳說那三人在底下發推,結果咱們戰友就當事了:哇噻!郭先生,凱爾巴斯怎麽離開咱們了?哎呀咱們活不了!我們怎麽辦呢?我就說、我納悶,咱們中國人什麽時候活的這個德行了呀?

郭文貴爆料,爆了三年了,妳看看盤古大觀是蓋起來的還是吹起來的?裕達國貿我二十幾歲,我是蓋起來還是吹起來的?方正集團、海通這麽大的證券公司,我控制著,那是吹起來的還是蓋起來的?有壹個外國人的名字嗎?郭文貴幹過壹件違法的事嗎?壹萬二千個警察查了我5年,有壹件違法的事嗎?咋就對文貴還沒信心呢?

啊!這個時候壹個人凱爾 巴斯離開,妳知道凱爾 巴斯離開是我們最大的成功。當妳知道凱爾 巴斯為什麽離開的時候,戰友們,妳們、妳們真的是當初有半點懷疑這件事是壞事的人,應該把褲子提上來套頭上。自己好好的,自己尿自己壹臉,覺得自己實在是太齷齪了。

共產黨在中國搞了個買爹文化,樓copy人家美國的,copy人家歐洲的。然後找外國設計師,以外國的東西為洋 。好不容易郭文貴搞了個以中國文化為管理、為基礎的裕達國貿酒店、北京盤古七星寫字樓,這個回東方的建築。現在到美國來,我們搞的是中國GTV,中國的壹個平臺,壹個新中國聯邦。哎!這時候妳離開人家凱爾 巴斯,妳就活不了了,這什麽、就共產黨的買爹文化,這毒太深了。

妳說跟那個MIKE WALLER那個爛貨,她在華盛頓,她真的是、妳看她的歷史,她就是白人中最爛的兩個爛貨。然後跟那個比她大35歲的老公,是在最後壹分鐘才跑逃婚,跟了她老板了,就這麽個爛貨。妳說這個爛豆豆也沒幾根毛毛,妳說她在這塊說的話,妳就興奮了,集體嗨了,集體高潮了。妳、妳說那幾個吃屎的黨,他高潮,妳就在那塊感到我被傷害了,他們贏了,呀!我跟文貴跟錯了。哎呀!新中國聯邦沒未來了。妳這樣的戰友,咱咋能有未來呀?怎麽可能有未來!

我這兩天我煩著呢!我壹看妳給我發的信息。咱能不能看他們,妳就是因為妳們老看他吃屎,妳在這塊興奮,妳痛苦的表情。啊!讓他們繼續吃屎,還很自嗨下去。妳讓他自己玩吧,妳管他幹嘛!他們能、能、能把我們給顛覆了嗎?他們能、能讓我們痛苦嗎?他們能影響我們的未來嗎?那我還能滅啥共,妳跟我三年那不全錯了嘛!所以說我就納悶了,咱中國人啥時候混到這個份上了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都三年了,天天說,妳就非得天天聞聞屎味。

我們的爆料革命那個所謂的常委群,動不動就有人把這個、這些欺民賊的什麽視頻發上來。妳有毛病啊妳呀!妳發這幹什麽呀?妳愛看她吃屎,妳看去;妳別再抓壹把屎回來,告訴我說,妳看、我看她吃屎了。然後放我們臉邊,讓我們再聞聞。我們真沒時間,壹天就吃壹頓飯,睡三四個小時。有時候還得直播,哪有時間看他們吃屎,聞他們的屎去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拜托了!不要浪費自己生命。有點自信,不要被共產黨買爹文化給蠱惑了。不是說我們G-TV沒有凱爾巴斯,沒有班農就活。我說實在話,我都很不好意思讓這幾個人當咱董事。妳說好好的G-TV讓人家當啥董事啊妳說?還得每年得給人付錢,咱不是有毛病嗎?我覺得就應該讓咱幾個法治基金的董事、戰友們去當去,我幾乎、這幾個董事我沒有壹個是求他們的。

但是人家凱爾巴斯,人家9號提前離開,是因為人家的重大的決定。多重大?告訴妳,中南坑會壹夜睡不著覺,然後會查自己家錢箱子去,看有多少錢,趕快換金子換銀子去。我告訴妳,就這麽大事,記住我說的話。本來我不想說,等這事發生以後。我摟住、我摟住、我摟住,我不說。然後妳看看,文貴摟住了。

妳看妳們這兩天,被幾個吃屎黨給攪的戰友們,驚慌!竟然發信息給我,“哎呀,文貴呀,凱爾巴斯咋了?”還有那個斯伯丁將軍,有人跟斯伯丁將軍說那個,發信息,郭文貴說,跟妳晚上、跟妳將軍吃飯。然後呢!斯伯丁說“no”。然後呢!戰友說,妳看這些人又嗨了。妳說我聽的,我昨天我這個惱火。那個Sara說,別人跟我說,Sara也跟我說。我昨天看到Sara滿身是汗我沒吱聲,要我的脾氣我早就急了,妳知道嘛嗎?我啥時候說跟斯伯丁將軍在這吃飯過?我說的是將軍。說老實話,這會兒斯伯丁將軍真輪不到他到這來吃飯、真輪不著他,跟我吃飯的人要比他高三級。妳太小看郭文貴了!這幫欺民賊、這幫王八蛋,竟然把斯伯丁將軍,以為只要是將軍就是斯伯丁將軍。我R妳88輩老祖宗!妳這幫吃屎黨能不能別丟中國人啊,妳以為全美國就壹個將軍?全美國有幾萬個將軍,知道不?

妳等郭文貴哪天老子給妳看看,我要到將軍的搖籃那去,妳看我做什麽!妳這幫孫子,妳這幫吃屎黨、欺民賊——Michael Waller (英文名字)、沒毛豆豆、假豆豆,還有莊烈宏、什麽郭寶勝、夏業良、爛胡平,我R他大爺。他連我們的科學家他也在那侮辱。還有曾宏..沒祖宗。妳看這兩天聽說把他興奮的,聽說啊,好像是真的他奶奶嫁人壹樣,曾宏他奶奶改嫁也沒那麽高興。他殊不知道妳那愚蠢的東西,妳在打妳自己的臉。妳太小看我了,還斯伯丁將軍。我啥時候斯伯丁將軍來我船上吃飯了?妳太小看我郭文貴了。

去年6月4號我們在那吃飯,6月4號斯伯丁是他自己去的,我請他了嗎?我啥時候..我要是指望斯伯丁將軍我滅共,妳覺得我能滅得了共嘛?龔小夏說她跟斯伯丁好。斯伯丁將軍是我們介紹給她認識的,是我介紹給認識的,然後連潮帶她給認識的。這個爛貨火雞龔,天下最不要臉的爛女人、撒謊的女人,跟那個豆豆啊哎呀..這都是吃屎黨、最爛的貨出來的。所以說妳說荒不荒唐啊,戰友們?所以妳過的好好的,妳老看那吃屎黨,妳老在那聞那臭味幹啥?

多少大事啊!昨天玫瑰園總統的講話,妳看那昨天的氣勢,妳見那老人家的氣勢!灰白的頭發,然後那幾個定義給妳搞的清清楚楚。可以說過去幾年來前所未有的、最棒的壹次演講。妳知道昨天和前天是什麽概念嘛?美國的所謂的背棄的BGY黨,已經窮兇極惡的推出,阻止川普總統的這場演講。過去的這壹星期,在華爾街還有在美國被藍金黃的這幫王八蛋畜生們,就是拼了命的阻止發生——香港死活堅決不管,大陸死活不管,“妳要保護我的投資”。

這就是為什麽有熱錢會進去。那叫熱錢,就是吸中國人血的錢、要妳命的錢。就最後壹分鐘,這幫王八蛋華爾街的人還用熱錢來洗劫中國老百姓,幫助共產黨剪羊毛,來阻止演講。香港的具體的制裁,包括金融機構、包括這壹切、包括真正的脫鉤,我告訴大家壹定會發生。信不信?壹定會發生!沒人擋得了;而且南海壹定強拆;香港壹定是國際軍隊進入;港幣壹定沒有,人民幣變冥紙。

這是大事!妳老關心幾個爛貨,搞來搞去就那幾個爛貨,加壹推兒、加壹推兒不足咱壹個內褲的錢,不值咱壹個內褲的錢。所有人全是負資產,所有人都向美國政府申請救濟錢,他連壹個內褲錢都不值吧?哎..妳去在乎他?這邊是文貴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然後這邊壹回頭,吃屎去了。人家吃、妳還聞。妳幹嘛這是?妳見過有像我們積極主動,要求美國政府SEC證券委員會調查我們。我希望妳們調查我們,給我們發Subpoena(傳票),妳們調查完還我們壹個清白,然後能查出共產黨的黑手操作。這幾家銀行都是舉報,我說妳們去舉報我們,妳不說我們是詐騙嘛?舉報。還有Sara那,我們都要,妳們都給我們發Subpoena(傳票)。為啥戰友?只要發了Subpoena(傳票),只要給我們法律訴訟,它只有兩個結果——這個事實真的、還是假的。第二個,誰也動不了咱的錢了。戰友們傻呀?文貴的智商過去這幾十年……妳幹嘛相信我今天說的,妳看我過去做的。

最近在船上他們壹看到,現在再看盤古的那個酒店、看那個大樓的建設工期、看裕達的建設、看海通,哪個人不是佩服的?可以告訴妳這是中國人當中真的是沒有人能做的到的,到現在也沒有人做的到。然後在G-TV上我給他們看壹看郭文貴的老家,還是豪華版的。我說“過去我老家比這千分之壹都不如,我那個房子1米8高,是我爺爺當時蓋的房子,是土墻的、上面是土房”。現在有戰友跑到我老家拍的視頻,還是紅磚大瓦,是我們老家方圓百裏第壹豪宅、第壹豪宅。他們都不敢想象郭文貴來自於那樣的地方。我說這恰恰是我的驕傲。妳看看我老家G-TV上戰友拍的視頻,妳看看我裕達國貿,妳看看我這是1989進清豐(看守所),91年出來創建裕達國貿、北京盤古,然後金融世界,然後在全世界上交的朋友,然後今天幹的新中國聯邦。有人相信嗎?

我從來不覺得我偉大、也不覺得我了不起,是上天安排我的。妳覺得是正常人能幹的事嗎?啊?對不對啊?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就別浪費自己的時間。世界正在走向壹個巨大的、改變的時刻,戰友們不要因壹時壹事、短暫的意識、短暫的壹個看法、無知,毀掉自己。我們中國人現在是全世界上對世界的認知和對世界的整個的認識,和在世界上道德和法律水平,可能是全人類最低的。我們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到了真的是要麽就是將永遠沒有機會回頭了——走向了人類的災難,在全世界上成為最煩的壹個民族;要麽就成為壹個新的開始——成為世界上最尊重的民族和國家。這是我們現在真的面對的壹個事實啊!

妳們知道,在美國內部現在已經產生裂變和這種矛盾,還有美國人現在將要面臨的問題,妳們千萬不要忘了冠狀病毒,我們Doctor Yan博士這幾天掀起的這個,全世界都在研究共產黨的問題!冠狀病毒它已經決定了共產黨必死無疑!閆博士就是來最後第三道大門來滅共的!而且把美國和歐洲、文明世界連在壹起,就是冠狀病毒!就是我們閆博士!多大的事啊?見過壹個中國人長的這樣子——那種形象、那種談論、那個英文、那個歷史,在FOX受到這樣的關註、點擊率。

昨天在歐洲的哥們告訴我說,他說:“我作為壹個男人真的不如這個閆博士,閆博士太了不起了!但是她可能也不知道在香港P3實驗室的兩三個人”,他說:“亞裔裏面有5、6、個人吧,兩三個人全是解放軍背景。”呦呵!把我嚇壞了!我說妳咋還有解放軍背景啊?趕快我找閆博士。我說閆博士咋回事?閆博士說:“是啊!有壹個女的——現在回到解放軍科學院研究病毒去了”。妳看看,妳看看!香港的P3實驗室、幾個亞裔人當中,竟然有到解放軍的病毒研究所的人!這是什麽概念?我說妳和妳老公要研究研究是不是能做出來?她(閆博士)說:“是的,我和我老公我們幾個做任何病毒都能做出來。”就像到廚房完全具備了——做肉的、做菜的、還有大廚、副廚、完全可以做出任何菜來。妳說這嚇不嚇人啊?歐洲這個哥們跟我說:“閆博士和她老公、Mario他們合作在壹起任何病毒都做的出來,可以用任何方式放到世界任何地方去!”我說妳是不是誇張了這個?他說“是”。昨天晚上都半夜了都12點了快,閆博士說“是的”。妳說嚇人不嚇人?嚇人不嚇人?

我現在這幾天就是給人——閆博士她給的文件、英文版的,每個國家領導人看完以後,他說:“ Miles ,任何這壹個字、這壹行要是驗證了,我們就得跟中共要戰爭了。”妳說啥時候這信息回來,我都興奮的我都想跳,我這兩天就天天跳舞,老放著音樂。班農說妳太開心了,他羨慕的不得了。我就跳,樓上樓下的跳、海裏跳、岸上跳,我就是喜歡、高興的我不行。這多大的事啊?連亞洲他最相信的國家,他說Miles這個事只有是真的,他說:“我會傾其壹生,我會跟共產黨打下去。”

我說這就是閆博士呀,閆博士的手機呀,閆博士所參與的事情啊。閆博士是唯壹壹個WHO官方合法的與大陸的醫學界溝通的人士,她老公是這個領域最牛叉人之壹,他老公的老板馬裏奧就是跟她老公最好。他三人在壹起幾乎能作出全世界病毒,而且這個病毒的事務所的人,現在有人回到了解放軍——叫做防化生物學院,已經去當病毒研究院所科學家去了;另外的二個人是MIT什麽背景,也跟中共說不清、講不明白。妳相信這病毒是從樹上長出來的?來自果子貍?來自三文魚?來自舟山蝙蝠?我說妳們誰相信是妳們的事,就這麽簡單。

我的律師接觸過閆博士,那天來了見了我以後跟我擁抱半天,哢把口罩給擼下來了,把我嚇壹大跳,嚇的我趕緊抓口罩去啊。他說我必須告訴妳,他說這個閆博士實在讓我太佩服了,他說這個閆博士真的在拯救世界。

戰友們,妳們能不能把妳們的精力去看看閆博士的事去,點點贊吶、轉轉推呀,發到妳們各國領導人名下去。咱能不能不要看那吃屎黨吃屎去,他們加在壹起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op到現在欠那律師費15年前跟她老公離婚,那個跟他老婆離婚律師費沒付呢;莊烈宏是拿他老婆賣淫換吃的;雞腿潘是老婆跟領導睡覺最後跑到澳大利亞來了。然後那個曾宏殘害多少華僑?在地下室住的、有美國救助金,真是他能把他奶奶挖出來賣了的主兒。妳說就這幾個人在公共媒體發幾個東西,就惹的妳心驚肉跳?妳真的不要幹爆料革命了。就是爆料革命成功妳也不會享受這種快樂。能不能別這樣?多少大事呀,趕快轉推羅比奧、皮特納瓦羅、川普總統、班農Warroom、還有這個蓬佩奧,轉推這些東西。然後全力以赴轉我們的路德先生——路德訪談、路德社——我們新中國聯邦的CCTV,把閆博士的形象無限的給她放大,重磅還沒開始呢。

哎呀我的媽呀,這多少?20萬?哎喲我的娘來,個、十、百、千、萬,哦26,嚇我壹大跳,我以為2百萬呢,這也忒嚇人了吧!

G-TV的股票啊大家記住啊,因為現在發G-TV股票的這家公司,妳們可以查壹查這個網站。他是美國證監委員會SEC監督委員會的下屬機構。咱為啥請人家來呀戰友們?這是美國最嚴的SEC下屬機構,壹筆壹筆的對、再給妳發股票。我跟妳說戰友,真的差壹個字、差壹分錢他都不給妳發。妳都不知道咱們有戰友到現在連簽字認購書都還沒有搞明白呢,他這壹批壹批的給,第壹批好了,嘩發去出,第二批好了、第三批好了,第四批傻眼了,第四批壹堆的問題沒拿回來,妳第四批沒發,第五批就發不了,妳知道嗎戰友們?所以戰友們妳們著急,我比妳還著急,但我給妳們說,這就是咱們爆料革命,要教大家要投資。

咱們填的那個認股書的合同,我說句實在話,幾乎是石器時代的水平,石器時代。倫敦那個叫鳳凰九天的,還英文好得不行了、搞翻譯的那家夥,她找到我的人問怎麽來填那個認股書?我的人說:“她對這個認股書的無知程度連小學水平都不如。”就咱們這個認股書填得讓美國人都傻眼了,妳知道我做多少工作嗎?戰友們?那不容易,那不是我說了算,這是美國政府。

為啥我們要求美國證監會來調查我們,妳調查完了以後,妳看這些銀行、這幫王八蛋,妳們把我們戰友的錢給退回去,妳合法嗎?不合法,我現在就可以告妳。美國歷史上沒有壹個企業要求證監會主動發Subpoena(傳票)調查自己的,只有我們。我們就是要把這件事搞清楚。到底誰是代表共產黨?成天的,妳看像那豆豆那爛貨,妳壹看那就是個爛人,那就是共產黨。我跟她周璇了好幾天,她呆在臥室裏,就這樣“啊啊”慌張來視頻。我笑說:“是嗎?這妳住的地方?”她在那視頻。還好她沒有脫光來引誘我,引誘也無所謂,隔著視頻。但我看她那樣,說實在話是有點惡心,任何壹個正常男人看她那個樣。妳別看她拍那照片還在廚房,難看死了,全都是濾鏡。不像文貴都是真的,她那都是假的,都是自己PS的、爛得很。妳看那個Michael Waller跟個鬼似的大白天 ,那個爛貨。現在妳去看那幾個貨,那個莊烈宏老遠的那個口臭能熏妳十萬八千裏那個孫子,那個爛貨。所以說這幫人,弄得妳們竟然……,別忘了焦點,我們是滅共呢,戰友們!

G-TV只要妳拿的任何壹分錢,妳放心!要麽妳有錢,要麽妳有股票,我郭文貴以生命向妳保證!妳不用擔心。有戰友我這幾天發現“哎呀,郭先生這…這…”我說,妳別著急。我不好意思說,就妳填的文件,妳給我惹的麻煩,放任何壹家公司都給妳弄回去了。而且我們最擔心的事情,現在是我們要求證監會調查我們,發Subpoena調查函。這調查的目的是要把整個案子調查清楚,坐實了用法律,最後我們要開始到美國司法部門立案,調查共產黨對美國金融的滲透和虛假投資——刑事罪。我告訴妳,妳們當有壹天妳知道的時候,G-TV的這個事情會成為美國司法上建立新法的壹個裏程碑。

哎呀,又說了,摟住!不能說了,走著看,戰友們。還有多大事發生?現在今天發生的事、昨天發生的事、前天發生的事,誰知道?誰能預測?誰能保證?

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不說了,現在為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香港人民、西藏人民、臺灣人民祈福!阿彌陀佛!

我本來今天沒準備直播的,給妳們我是弄點音樂呢,結果真直播了起來了,妳說這玩意算啥嘛?好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得趕快去,今天好幾個會呢,啥都不說了。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7 月 前

感謝🙏GM0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