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階梯水壩發電站群的悲劇基因 ——防洪抗旱與商業發電的衝突

作者:1900

電力是現代社會最基礎的要素商品,依照2020年國家電網有限公司上半年售電量20890.75億千瓦時,粗算電力行業全年售電量約爲5萬億千瓦時。按照民用電售價0.55元計算,每年營業收入約爲2-3萬億CNY元。其中水力發電占比約爲35%-40%,每年全國水電營業收入約爲 1萬億CNY元。一般水力發電項目運營成本相比火力發電會低很多,扣掉每年折舊和利息後,毛利潤約爲收入的70%。也就是說,我們談論的水電站大壩背後是一個年化約萬億利潤規模的市場!

假定大型水電站100億立方米庫容水量,按照100米水面高度計算,每立方米約産生0.25千瓦時電力,按照現貨電力上網價格約 0.12CNY元/千瓦時計算,庫容水量價值約爲3億CNY元營業收入。即便是10億立方米庫容的中小水電站,庫容水量價值也超過2000萬CNY元。

超級大壩水電站幾乎都是上市公司,基于高利潤和壟斷的特征,遵循股東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我們來設想幾個場景:

假設A :氣象預報顯示攜帶百億立方水量的台風未來7天的行進路線有50%的可能經過水庫上遊區域帶來巨量降水,水電站的運營公司會不會提前將價值幾千萬甚至幾億元的庫容水量提前放掉,騰空庫容用來防洪?

騰空庫容之後降水如期而至也就罷了,如果降水未到,死水位庫容和發電創收的壓力,如何面對?如果你在這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體制內混了20年才到決策者的崗位,你想承擔起這個責任嗎?

對!最有可能的是:忽視預報,等大降水來了同時以“大壩安全”爲由泄洪。客觀上會造成大降水與庫容泄洪的疊加,加重下遊的防洪壓力,乃至于間接造成災難。因爲大小水電站均直接或間接的與權力集團有關,之後上級可能找幾個替罪羊和一些“多難興邦”的口號來大事化小。

假設B :到了幹旱的季節,大型水庫要保證庫容量發電,上遊來水幾乎沒有,能保證基本庫存水量就不錯了。如果你是運營公司決策者,會爲了下遊的旱情,主動的把寶貴的庫容水放掉抗旱嗎?

對!最有可能的是:只蓄水不放水,下遊的旱情根本得不到緩解。

結論:水電站設施的防洪抗旱功能與發電功能是衝突的,在商業運營的角度看這個矛盾尤其不可調和!

注:E=mgh=1000Kg10100M=1000000/3600000J=0.27千瓦時*轉換效率90%=0.25千瓦時)本文所列數字計算均爲示意性的粗算,意在說明數字規模,並未嚴格考慮各種前提情況。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