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2020年7月19日GTV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大家不要忘了,壹會兒有班農先生的節目。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7月19日文貴亂聊直播。今天的時間可能會很長啊,該睡覺的去睡覺,該幹啥的去幹啥,完全亂聊、瞎扯。首先祝戰友們周末愉快。今天這裏很熱、非常的熱,所以我在下面直播,有空調就不會那麽熱了。

我們現在馬上是9點41分,戰友們我相信很快、在今天的12點以前,我相信這個世界會有巨大的變化。我相信全美國、全世界會遵循壹個基本的原則,也就是現在大家要看到的事、都要關註的事——那就是共產黨病毒、CCP病毒給人類帶來的危害。現在什麽黨派、選舉、經濟、股票都是扯淡的事;現在對待全美國、全世界人民、包括我們的敵人,核心的問題就是冠狀病毒。現在冠狀病毒已經將全人類的賴以生存幾千年的、人類的最安全的地方、生命得到保障的地方——家庭,每個人的家已經變成了監獄。現在的共產黨病毒已經將全世界人民所有的努力和生命的安全和保護,區分人類和動物世界根本的地方,也就是人類文明開始的地方,也是孕育著我們下壹代的地方,我們和畜生之間不同的地方——家庭,都變成了監獄。“人間煉獄”這個詞兒共產黨實現了,這個人間的煉獄就是我們人類的家。

現在還討論什麽股票市場、經濟,還討論什麽選舉、政治黨派,還在這講什麽共產主義、什麽文化大革命,都是瞎扯的事!全人類都面對著壹個問題,這個病毒是哪來的?如何解決病毒這個問題,怎麽能解決?我們人類上都面臨壹個最核心的問題——怎麽能解決?How? 只有找共產黨才能給妳答案,對吧戰友們?不解決病毒,什麽黨派、選舉都是胡扯的事;什麽股票、市場經濟都是胡扯的事。那麽找出解決辦法,停止美國和全世界人民死亡,將家庭不要變成煉獄、不要變成監獄,唯壹的辦法找共產黨要真相。

我們的閆博士、我們的閆英雄已經告訴全世界,“人類沒有時間了。”我認為這句話會成為我們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壹句話。如果這句話不被人們認識到嚴重性,那人類將受到巨大的懲罰。沒有人神經病敢站在鏡頭前、站在這裏,用全家的生命去告訴全世界、撒壹個謊——說這個冠狀病毒根本就是感冒,然後我們給說成了生化武器。全人類這麽大70億人口,不敢向共產黨要真相,然後我們說成了冠狀病毒,然後我們說成了生化武器。將冠狀病毒說成生化武器,我們瘋了?

閆博士她是人類上偉大的英雄,現在我相信包括我們戰友,很多人不明白這其中的意義,她本人都不壹定明白這個意義,但是上天給她的使命,上天明白讓她來幹什麽。天使來到人間,從來不知道上天給她任務究竟具體到什麽,她只需按照這個戲本演下去就可以了,那叫使命。按照上天的戲本演的戲,那叫使命;按照共產黨王岐山等演的劇本,那叫什麽?那叫災難、那叫悲劇。

現在全人類都在按照共產黨的劇本在演壹個悲劇。每個人都在想著我的股票、我的房子、我的愛人、我的男人、我的女人、我的孩子。妳忘掉吧!每個人都應該忘掉,我們人類愚蠢到如此的程度,竟然連威脅人類的整個戰爭都不敢面對,都不敢問這個災難是哪來的?都不敢去問問這東西會發展到什麽程度,都不敢問這是哪來的,也不敢問它究竟會到什麽地方,對吧?未來會是什麽樣子?大家想想。人類上竟然都不敢面對壹個威脅自己生存的壹個生化武器也好、冠狀病毒也好,竟然不敢問出自何處?

全美國擁有全人類最多的科學家,香港的P3實驗室和武漢的P4實驗室,包括共產黨在昌平的生化武器實驗室、防化部隊,絕大多數科學家來自美國。冠狀病毒的技術不是共產黨原造的,是美國的技術和生化的技術專家,和美國的所有的MIT、斯坦福大學這些生化學校研究導致的和培養的這些中共的科學家們,研發出的冠狀病毒,包括斯裏蘭卡的馬裏克。

難道美國人就沒有能力可以讓科學家研究出個結果?到底這是來自與自然,來自於果子貍、舟山蝙蝠,還是三文魚?還是來自於王岐山的痔瘡?還是到底是真正來自武漢生化實驗室?這個答案難嗎?壹點都不難。全人類的力量加在壹起,如果就問壹個問題:這到底是生化武器,還是樹上、果子貍上、在三文魚裏面長出來的?這個答案有多簡單!因為政治、因為自私、因為金錢,因為共產黨的“藍金黃”迷惑了全人類的雙眼。這麽大的事實,郭文貴和閆麗夢、路德、安紅、我們的博博士、墨博士、艾麗、Sara、老江我們這些人、戰友們說,“這是生化武器,這是動物的、來自自然世界。”我們能做到嗎?我們做不到。事實能被掩蓋嗎?不可能!多簡單的事情呢,6個月了,難道人類搞不出來壹個真相出來嗎?在這種情況下,討論什麽股市、經濟、選舉,戰友們妳們不覺得荒唐嗎?只有停止全世界人民因為CCP病毒的死亡,是我們人類的唯壹方向;只有尋找到CCP病毒的真相,才能停止美國和全世界人類的死亡。

這兩天網絡上很熱鬧,有人又開始討論了,怎麽處理9200萬黨員?還有壹些欺民賊又蹦出來了,這要開始滅共了。戰友們們又擔心了,摘桃黨的、還有人喊誰誰爹了,誰都不舒服,戰友們。我覺得我昨天跟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我們通話,我說“郝先生,我真沒有時間,我連直播的時間都沒有”,我說“中國人怎麽就活到這個份上了呢?”我在直播中說過無數次,就是從2012年以後突然冒出來個“習大大、彭麻麻”,我簡直我看到這個字、我聽到這個人說,包括我在電視臺60歲的老人、80歲的老人到幾歲的孩子叫習大大、彭麻麻。我都感到渾身起雞皮疙瘩、我無地自容。我真希望我變成穿山甲鉆個洞裏面呆著去,我找個洞藏起來,我覺得我作為人類是個羞辱!我覺得動物世界都不會做這種上喪心病狂、可恥至極的事——敢公開讓人民叫他“習大大、彭麻麻”。這無恥、可恥到什麽程度,這個共產黨?中國人民就買這個單!盡然有人就敢叫,還寫到媒體上。這兩天又出來個袁爸爸,頭壹段兒出來公開在叫袁爸爸,盡然就有人直接喊袁爸爸!趙巖這個鱉孫、還有那欺民賊也叫袁爸爸,妳叫袁爺爺、袁爹爹都行,他跟妳奶奶睡壹萬次,跟妳家睡壹萬次,妳別把我們給裹進去。為啥我們戰友也有人喊人家袁爸爸?妳不要臉到啥程度!還好有個郝海東、路德,我真不知道,很多人說了我壹看,我壹看這個節目,“啊,我說做的好。我真不知道。”郝海東是男人,路德是男人,葉釗穎、安紅是壹個真正的巾幗英雄!

妳沒事了見誰喊誰爹,還有這不要臉的民族嗎?還有這不要臉的人類嗎?妳沒事幹了,妳缺爹呀!妳缺啥也不能缺爹吧!逮誰喊誰爹去,就他那個操行樣,他當豬的爹都不配。那趙巖見誰喊誰爹,妳給他點錢,他喊妳爺爺。妳再給他點、妳給他點花生米、大麻花,他喊妳祖爺爺,他把他奶奶都可以賣給妳。妳有病啊!妳動不動喊人家爹。所以咱這個民族到了什麽樣的災難程度?我真的R它八輩祖宗這共產黨,妳把中國人變成了這副德性啊!壹個缺信仰、缺信任、缺誠信,壹個缺起碼對人類尊重,還缺爹的壹個民族,還有這不要臉的事嗎?

建築上買爹文化,全抄人家美國、歐洲的,復制人家、百分之百復制人家;服裝,連我都不要臉穿人家西方的,我都夠不要臉的了、穿人家西方的。咱沒辦法,咱沒有好的衣服;食品,吃人家麥當勞;中國的茶之鄉喝人家的星巴克咖啡、肯德基。咱這個民族文化、飲食、尊嚴、服裝、建築都已經是買爹文化了,現在直接就見誰喊誰爹。妳還有這不要臉的事嘛!這欺民賊在這個人類上幹過啥事?這幫王八蛋!又給中國人找壹爹、找壹爛人、下三濫,而且人又極享受。妳讓這李洪寬、郭寶勝還有那欺民賊,都喊這王八蛋爹去。

閆博士英文不好,我R妳八輩祖宗,妳這個混賬東西。閆博士不是來賣英文的,她是給妳安全的!這幫孫子,老天不滅妳們真沒天理了。閆博士是來給妳秀英文的嗎?閆博士講的英文,妳聽的懂嗎?妳這幫孫子。閆博士是告訴妳,妳將死亡的真相。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什麽妳欺民賊,也不存在妳這個王八蛋的,喊妳自己爹,把妳奶奶賣了去吧妳。這幫孫子真他媽不要臉到極點了!批評閆博士,妳配嗎妳?

香港運動進行壹年多了,妳幹啥去了?妳們這幫孫子。共產黨存在70年了,妳不懲罰共產黨,妳現在冒出來說,妳奶奶個腿的妳,“妳要懲罰共產黨”。放妳奶奶的羅圈屁!閆博士沒出來爆料以前,妳咋不說說冠狀病毒是哪來的?我R妳八輩祖宗,妳能說過壹句爆料的話嗎?妳有壹點點對共產黨傷害的能力嗎?妳這壹幫子陽痿黨,這幫畜生。

妳罵閆博士,說閆博士英文不好,我R妳八輩祖宗。我們又不是賣語言的,我們又不是語言學校;我們是賣正義的;我們是給人類帶來安全的;我們是拯救全人類的;我們是滅共的。我R妳八輩祖宗,妳們最近蹦出來的這幫孫子,妳們啥時候對共產黨有過壹毛錢傷害過?香港的孩子被輪奸、被強奸、被殺害,妳們說過壹句人話嗎?

妳們這幫孫子要點臉好不好?我們不給妳什麽,戰友們,我求求妳們別老說桃子。咱沒桃子,咱不在乎桃子,我們的目的不是保護桃子。誰缺桃子,我送給妳們去。別老說這丟人的話,戰友們,誰有本事誰摘,誰摘走誰摘。我們只要壹個——滅共。就是因為戰友們,妳們這麽關註這事,在乎什麽桃子、摘桃子,整的這幫孫子都天天不是賣爹、就是賣他奶奶的。兄弟姐妹們,妳們能不能不關註這事,沒有妳們的關註,這幫孫子,什麽曾宏、莊烈宏、大驢臉啊還有什麽郭寶勝、胡平、李洪寬這幫孫子,他就根本不會存在這個社會上,他就是壹幫垃圾。

還有什麽“袁爸爸”這個王八蛋,這個袁弓夷,妳看那個操性樣,他他媽舔屁股都輪不到袁弓夷。妳去回家,袁弓夷妳去賣妳奶奶去啊,我R妳八輩祖宗袁弓夷,妳再提我郭文貴壹次,我R妳八輩祖宗。去妳奶奶個腿吧,妳算個屁,妳來教郭文貴來了妳!妳知道班農怎麽說妳嗎?班農說看到妳那個樣子就覺得妳不是好人。是我告訴班農的,班農問了我三次,這是我犯的錯。我說妳跟他見面吧,不是,我說這個人可能是好人。但我沒讓他見面,結果那孫子見上去了。所有戰鬥室見過袁弓夷都說,這是壹個齷齪的、猥瑣的小人,壹看就不是好人。然後給班農許諾給法治基金捐款100萬、5千萬。我R妳奶奶,袁弓夷,妳給法治基金捐的款呢?袁弓夷我R妳奶奶!妳給法治基金捐的款呢?妳這個孫子哎。妳騙班農妳捐5千萬,妳捐100萬,妳奶奶個腿的,妳連壹毛錢妳都沒捐。妳用5千萬、100萬騙了班農,他是法治基金主席,妳跑人那騙吃騙喝,妳啥也沒幹。妳有老婆、妳有女兒,妳知道嗎袁弓夷呀?妳打著滅共的名義,5千萬捐款的名義,100萬捐款的名義,妳欺騙了班農。

我今天早上告訴班農,我說班農我告訴妳啊班農先生,如果這個袁弓夷妳不跟他算賬,我跟妳算賬。記住我的話袁弓夷。看看我過去三年說出的話哪壹件沒兌現的。就妳那個low樣,就妳那個長的那樣,就像壹個豬屁股沒長開似的。我壹看妳那個臉,就是豬腚後面那個樣子,肛門樣,壹副長不開的肛門臉,妳還稱他媽袁爸爸。妳是孫子妳知道嗎妳啊?妳有媽,妳有爺爺,妳誰爸爸妳呀?

所以說戰友們,不要見誰都喊誰爹!不要去關註這幫孫子誒。就是妳們這幫人的關註,才整的他們壹個個的這麽妖魔鬼樣。

我犯了壹個巨大的錯誤,當時正在忙著呢,班農先生問我,我說這可能是好人,結果班農說Miles不是我的錯啊,他說法治基金捐款,妳讓我當主席,那我不能拒絕捐款者呀。他說捐5千萬,壹會100萬,最後捐5千萬,還要好幾次賬號。這個孫子誒袁弓夷,妳他媽整個壹個香港人的恥辱。看妳見那些王八蛋人,沒飯吃的壹幫孫子。還他媽billionaire,妳billionaire個屁妳billionaire。

求求戰友們,妳當個屁把這個袁弓夷這個孫子給他放了,他連妳那個屁都不是。他是香港人的恥辱。這幾天好多香港人給我發信息,說這個王八蛋就是香港人的恥辱。妳騙了美國人,妳會得到報應的,美國人不會跟妳拉倒的,妳走著看。

好,這篇過去,把他當個屁,給它放了。拍拍屁股,拍拍兩下,當個屁,嘣,給它放掉,完了,別浪費時間。

現在我給大家說壹下關於國內水災的問題。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國內三峽大壩、葛洲壩,包括恩施、包括整個武漢,包括整個的南京下遊,都面臨著巨大的水災的威脅。共產黨啊,大家要對共產黨有個清醒的認識,就是共產黨多在乎這個水災?我給大家說壹聲啊,我蒙的啊,我做夢啊,我是做夢蒙的,以下所說的話都是夢話啊。

聽說有人給中共中央報告,聽說有人在北戴河回來,專門見了社科院專家、水利專家、金融專家。聽說,問:妳給我說說,他們給我報的數據不壹定真實,我想聽聽妳對水災預測和最壞的結果發生,會造成什麽樣的後果?聽說這位專家,總共大概十幾分鐘時間。說:大概長江中下遊,就是今天三峽大壩,三峽大壩出事可能性不超過五十,三峽大壩崩開不超過五十,這是原話。就是現在三峽大壩沒出問題,我們現在放水必須得持續性的放水、偷偷地放水,叫泄洪,把它泄掉。就像咱們放屁似的,三峽大壩也要放屁,把多余的水放出去,叫偷偷地泄洪。說整個中下遊影響人口大概在四千萬人,可能造成人死亡三十萬到五十萬人,這是最低預測。
說第二個可能,如果雨水還持續,在八月二十壹號以前,持續性的還有雨水,跟現在的氣象和過去的六十年、壹百二十年的整個預測就是庚子年吧,大的雨水量的話,參照歷史數據,就是取最高的五年的值,然後平均數,大概在八月二十壹號基本就見分曉了。這種情況不出意外的情況下,說,三峽大壩和整個下遊糧食農產物大概60~70%,基本完了,基本結束了。整個漁業反而會大豐收,因為水多了魚會多,農牧漁業會大豐收。

如果是再過壹點,可能會造成千萬人死亡!說,最後如果三峽大壩壹下子、不可預測的有30~40%可能,突然崩塌了,那後果就嚴重了,壹切都改寫了。就整個長江下遊億萬人民可能喪失生命,億萬家園將毀於壹旦,因為它將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洪水。因為它上邊有大壩,還有幾個,現在泄洪能力、分水能力它是壹次性的,人們遭受的這種洪災和洪水的打擊是不可控的。

聽說中央某領導說:啊,妳說得很客觀,說得也比較好。但是這三峽大壩不是我們建的,不是我建的,也不是我這屆政府建的,是當時的李鵬政府建的。鄧小平時代的決定,甚至是毛時代、鄧時代的決定,然後江時代完成的,跟我沒半毛關系。——就是死上壹億人,跟我沒關系。

戰友們,這就是共產黨。中國老百姓的無知、可憐、被洗腦,是有原因的。到現在還認為爹親娘親不如黨親。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恨共產黨,但是誰都想當共產黨,誰都想當共產黨的高官,當個縣長,當個局長,當個市長。“什麽樣的人民選出什麽樣的政府”,約翰·洛克在政治裏面這句話我是最認可的,這位政治哲學家這句話我是最認可的;還有他這個“權力不能被私有化,財富不能被公有化”,我最認可。什麽樣的人民選出什麽樣的混蛋政府,什麽樣的好人民選出什麽樣好的政府。

妳聽聽這王八蛋說的話,死壹億人口也好,還是三億口人也好,跟我沒關系。這是鄧時代、江時代完成,是他倆的事。我聽完這話以後,壹直到現在我都不能淡定,我坐臥不安。我求求上天,千萬三峽不要真的毀了,因為那是人命啊,幾億人命啊,幾億蒼生啊。但是,這個事兒沒發生,他們這個態度,對人民的生命,對中國老百姓這個決定。什麽叫政府?什麽叫政府,就政府幫助人民解決問題。當妳這個國家政府不能幫人們解決問題的時候,這個人民就會幫助妳政府,就解決了妳這個政府了。現在可悲的事情,老百姓命懸壹線,他們卻這樣,已經做好了妳全滾蛋死掉的準備。

關於救援,聽中共中央說,中共中央,我這夢裏邊,中共中央啊,明確說,他說救援,把全軍都派去就能救得了援嗎?能救得了幾百萬幾千萬人嗎?救不了。只有讓老百姓自救。但是宣傳,在國內外還是要搞好的;關於災區的信息,還是要牢牢地被我們控制的,絕不能外泄。啊,是吧是吧是吧。對災區的死亡和災區的實際信息,絕不能被敵人所掌握,特別是,美國、歐洲的媒體掌握。嚴封死守,不是大壩,就是所有的有關信息的外泄。現在不防洪了,防外國媒體,防我們G-TV,防我們爆料革命,防西方的所謂的中正媒體。這是多可悲呀,多可悲呀!完了吧,妳的命是妳自己說了算,我黨,妳爹親娘親不如黨親,這如果黨不要妳了,不跟妳親了。妳聽天由命吧,別聽黨由命吧。

第二個,關於金融。對這個最近這個金融方面怎麽看啊,這個看來這個什麽情況啊?幾個問題說完以後,這哥們兒說:現在的金融,關鍵的問題,我們的貨幣增發。現在是熱錢流進,熱錢流出,屬於失控狀態,接近失控。現在香港恒生和深圳、上海的股市,完全是在我黨的控制下的結果。但壹旦我們失去控制,這個金融市場會有很大的危機,啊。聽說當時中央領導問他:現在我們的貨幣,這個QE,也就是印刷鈔票,到底是什麽?什麽樣的壹個比例?他說:大概70%幾屬於增發。就是咱實際上只有兩塊錢,結果呢增加了變成10塊錢了,就多增發了7塊多錢。喲,他說這個比我知道的還好,我以為達到80%多了呢。他說這好啊,他說只有這樣,才能讓美國人,美國的經濟和歐洲的經濟處於滯脹狀態,接下來是通脹。美國和歐洲是不可能接受得了,承受得了;我們大量的海外進行輸送的債務……債務啊。記住這話,債務,就是共產黨到了中東,到了東歐,說我們借給妳300億,我借給妳500億。這哥們兒給那張紙,我有500億了,他就拿著500億到美國去買股票了。實際上是債務的累積,把整個國內的過度印發的印刷的貨幣數輸送到了全世界市場。全世界的市場全被兌了水,全部虛高。大家看那個電腦,哇噻又漲啦,2300、2400、2500,噠噠噠噠壹直漲。

全人類的經濟,從來不可能像今天這樣,像過去的兩三年,說這樣的GDP增長,可能嗎?全人類壹年的GDP才80幾萬億美元,共產黨的房地產就6、70萬億美元;共產黨的金融票據就達到了將近100萬億美元;共產黨對外承諾的債務,那妳是無可計算的。所以西方現在多少被兌水了,超過40%-50%。那麽西方的貨幣、西方的金融市場和西方的大宗貨品,包括石油、黃金、銀、銅、還有壹個房地產市場,都被泡沫化了。

西方現在政要們,每個人都跪在股票市場下面,求求妳股票市場只漲不降,我好選舉。自私的政府,可憐的政治家們。所謂的資本主義,資本的主義,沒資本不成主義,沒資本贏不了。最後是1%的人,控制著美國和歐洲的財富的這些人,拼了命地要把股市往上推,剪羊毛,然後綁架政治家。結果是什麽?大家……怎麽可能呢?妳就那個搟面杖子,妳自己端著也累得慌,妳端壹天、端兩天,妳端三天假搟面杖子也累得慌,妳自己也得掉下來。它只是哪壹天什麽時間,每個人都是擊鼓傳花,這屆總統到下壹屆去,或這屆總統到第二任,第二個任期,每個人都擊鼓傳花,歐洲也壹樣,美國也壹樣擊鼓傳花。但是早晚有壹天擊鼓傳花它會掉下來的。

所以共產黨就玩這個龐氏騙局,我讓妳根本承受不了,妳得聽我的,我可以幫妳多撐壹會,讓妳贏這些選舉。如果妳不聽我的,“嘣”就下來了。而現在1%的人,控制著人類的財富的人,在控制著整個背後的這張骯臟的,這種沒有人性的遊戲。這就是那天中共領導說:啊,還挺好,70多,我以為80多呢,這對我們來講,對西方的經濟,市場的影響力,會更加加大我們對西方經濟、金融市場的影響,好,不錯。

聽說,我在夢裏夢見的啊,中央領導非常開心,紅光滿面,而且還瘦了很多。所以:金融是戰略武器,管用了;洪水愛死多少是鄧、江的事,跟我沒關系。さよぅなら(再見)!回海邊去曬腚去了,曬光腚去了。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共產黨。但是美國和世界也要認識到,戰友們,所有這倆問題,它是嚴重的問題。但是什麽問題加壹起,也不如現在我們說的冠狀病毒。這是真正的人類的問題,冠狀病毒是核心的問題,如何停止世界人民的死亡?

等等啊,我看時間,班農先生馬上就要開始了。完了嗎班農先生?不會完了吧?

所以說,人類面臨著壹個最最關鍵的選擇,只有兩個選擇:滅掉共產黨,解決找到冠狀病毒的真相,全人類合作壹起研究疫苗和解藥;第二個就等著全人類更多人的死亡,全人類集體把家庭變成監獄,讓大家都瘋了,最後群體把政府廢掉。還沒到班農先生呢,謝謝木蘭妹妹!木蘭妹妹現在是24小時在狀態,好。

所以說,人類上前所未有的,將家變成了監獄,而且妳沒有選擇,妳離開家妳就死,妳可能死。我過去這三四天,跟我好多同事,比如說我們家族基金的律師,頭壹段時間就是壹周前,她心理狀態還能承受得了,現在我覺得她人已經快瘋掉了,這位女士。昨天我跟加拿大的兩位朋友通信,他的姐姐在後面啊啊大叫,我說咋回事?妳姐姐叫啥呀?他說:我姐姐每天現在,最近兩三天每天跑到花園裏大喊啊……叫。我要死了!啊……我要死了!我要瘋了!然後抓頭發。不是抓耳撓腮,是抓頭發,捶胸頓足啊,她快瘋了。他說:我姐姐從小到大就是勤勞工作,現在門也不能出,而且加拿大又嚴厲了監管措施,他說她快瘋掉了。他說關鍵是沒人知道什麽時候能結束啊!

我跟他的會,下壹個是跟歐洲的壹個並購律師和會計師,我跟她通話。哎呦,我覺得她整個人都已經垮掉了,說話很不耐煩,壹直就喝那個冰水“咵咵咵”的。我說我感覺妳胖了很多,她說我胖了20多磅。壹個女士胖了20多磅這很嚇人吶,很嚇人的!她說我快瘋了,她說不知道哪壹天我就自殺了。我噻!這夠嚇人,我說妳為什麽這麽想啊?她說什麽時候結束啊?什麽時候沒有這個該死的病毒啊?我快瘋了!我要理發,我要修指甲,她說我現在受不了了。她的孩子天天像瘋了壹樣,頭兩天孩子還出去到門口的公園跑壹跑,這兩天孩子也不敢出去了,說最近旁邊公園裏面有人感染上了,太恐怖了。

然後日本東京的我朋友,說我老兩口本來沒事,老去下面公園轉壹轉,但最近他說,我們公園旁邊的壹個幼兒園十幾個人感染了,嚇得我們倆也不敢出去了。他說我們現在坐電梯都害怕,覺得哪都是病毒。我說妳記得郭文貴爆料是從2019年12月31號,我們從G-News發出去的關於冠狀病毒的警告;1月2號我在船上告訴全世界這不是冠狀病毒,這是人類災難,這是生化武器。我說妳還記得郭文貴說過嗎?所有這個病毒到5月份是個關鍵期,如果5月份解決不了,就要到8月份。8月份之前是人類絕對承受不了的壹道紅線,心理上承受不了。如果這個時候再不能解決、沒有希望,人類上可能壹下就亂了,壹秒鐘內,啪就亂了!但是人類要面對的問題是,真正的感染的災難,是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就像當年西班牙大流行疫病壹樣,它是第二年和第三年死人最多,這不是開玩笑的。我說妳做好準備吧。快瘋了。我說享受妳自己給自己建的監獄——就是妳美好的豪宅。

人類之所以是人類,他是壹個動物世界上壹個精靈的動物之靈的動物,妳把他都圈在家裏面每天面對著墻和廚房,每天面對著電腦和抱住手機,這個人類會瘋掉的。不可能半年壹年兩年!共產黨現在希望…,妳看共產黨現在有個誤區妳發現沒有,所有共產黨的官員都認為反正我吃這個羥氯喹我也不會染上,我的生活方式也不會被改變。反正共產黨的高官早就被邊境控制了,也不能亂跑,就在家裏面玩搟面杖子玩少女玩處女玩雙修。我的生活沒有改變呀,我也死不了啊,然後就等著美國把川普總統幹掉。把川普總統幹掉以後然後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大家別忘了這是個他更大的誤區。我不相信妳能幹掉川普;我更不相信幹掉川普妳就能把問題解決了。這個病毒還在那兒呢,妳回溯不了。人類最終是把妳共產黨幹掉!但願中國人妳別自己傻乎乎的往上沖,自己扛起來;(給船員說話讓打開電視看班農先生fox采訪節目),妳別自己替共產黨扛雷去。這個別幹這事。

現在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馬上是班農先生了,我今天啊我本來還有其他幾個熱題要直播啊熱點問題。大家覺得是不是我應該停下來大家去看班農先生節目去?戰友們妳們要相信我說的話,感不感覺妳們家就是妳們的監獄,妳們承不承認?承認的請舉手。啊下壹個班農先生啊,下壹個班農先生啊。

舉手了吧,相信人類上,大家我現在加不了妳們,這個功能沒有開,抱歉啊戰友們。人類第壹次有人把妳的家庭把妳賴以生存的家變成了妳的監獄。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不是人類的災難?啊,同意吧。我看,哎我的媽呀!壹百九十萬我以為十九萬呢,哈哈,嚇人吶。有點嚇人吶戰友們。現在要,咱馬上看班農的吧,大家是不是要看班農節目去呀?是的。

所以說現在美國所有的政治家還有美國所謂的經濟學家這幫王八蛋啊貪婪至極呀!現在還不,這木蘭讓我繼續,妳七哥再講仨小時妳也讓我繼續,從來不關心七哥的累不累死活啊,只是就要七哥站這兒給妳亂聊是吧,哎,自私啊,咋辦呢。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告訴妳這個世界妳相信啥妳都不要相信政治家。什麽叫家的,只要是家都別相信,這幫騙子。現在竟然全人類沒有人敢面對共產黨說:孫子哎,這病毒來自妳這兒,妳告訴我咋回事兒行不行?不很簡單嘛,把那石正麗給抓過來,是不是?把那幾個郭德銀等都抓過來。我不管妳現在在哪兒,必須給我抓過來。把那個馬裏克,閆博士科學家她那個老公,包括她老公。閆博士不高興了:幹嘛抓我老公啊?她老公是壞人,我相信啊。唉!真糟蹋了我們科學家了。

我們的閆博士,叫閆博士,是不是?告訴她,馬裏克弄過來,妳電腦裏到底啥玩意兒,這病毒哪來的?不就解決了嘛。竟然全人類這麽大的國家,這麽偉大的國家和全世界沒人敢面對!敢問問共產黨。可怕不?可怕不可怕?現在把全人類變成了人間的煉獄,全人類,人類上沒有過。然後中國又面臨著水災。

我頭兩天我跟幾個朋友說,我說過去三年發生什麽事情,我已經在三年前告訴全人類,黑暗已經到來。沒人理我呀!郭“強奸”、郭“騙子”、郭“三秒”、郭“三邪”是吧?沒人理我。然後上天就給妳看到了壹個香港的被殺害、被強奸、被迫害的整個香港走向災難的這個人間煉獄的真相。哎,全世界說,這不關我的事兒,跟我沒半毛關系,老子要關註股票市場,老子要買房子。哎呀,最多幫妳推推就不錯了,這是香港人民的事,我不管。上天說,妳還不管是吧?共產黨放出了冠狀病毒,妳管不管?冠狀病毒讓全世界人都呆在家裏面,坐在電視機前抱著手機看看香港發生什麽事。而且讓妳全世界在思考壹個問題,共產黨已經讓妳待在家裏邊了。已經把妳家變成監獄了;把妳家的客廳變成妳放風的地方;把妳家陽臺變成了監獄放風的那個籠子;把妳家廚房變成了妳的監獄裏邊的最痛苦的地方。讓妳全家人坐在壹起研究,到底人類和妳全家還能不能活下去。妳要不要面對共產黨對妳的威脅?共產黨是上帝,共產黨是耶穌,共產黨是佛祖,爹親娘親不如黨親,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把妳鬥家去了,把妳家鬥成監獄了。妳要不要面對?如果全人類這個時候還不面對,妳還不滅共,妳還不去堅決地滅共。上天就替妳把妳處理了,連妳壹堆處理。因為妳和共產黨壹樣了,泯滅良知、泯滅人性!那妳這個人類就不需要存在了,什麽動物之靈、地球之靈,我給的妳壹個地球,妳就這麽給我管的?妳這幫人類?拉倒吧,滾蛋吧!人家弄不好是讓什麽獅子啊,是不是?讓大熊啊,來管理人類了,管理地球了。妳得了吧,是不是?

如果是上天,真有上天的話。看到人類現在都被關在家裏,把家變監獄的時候,妳還不去關註正義,妳還不去想辦法面對問題,完全是滿足妳壹時之歡,所謂虛假的搟面杖子經濟和讓妳自己住在豪宅裏,躲在家裏,以為全世界只有他們死,我會活著。還有像共產黨壹樣,說長江以南那幾億人死了,跟我半毛錢關系沒有。那是江澤民、鄧小平幹的。然後經濟問題,經濟問題只要妳愛錢,我就讓妳低下頭來跪在我這裏。

這是全世界人類已經變成黑幫化,全人類已經變成了最最醜陋的,連動物都不如的,這是犯罪化。全人類都在被黑暗所籠罩著,被黑暗所征服。這真的是就跟聖經裏邊講的,人類到毀亡的時刻了。現在我們需要諾亞方舟,需要雅典娜計劃。但是我希望的事情,是全人類不要需要諾亞方舟,不需要雅典娜計劃。只需要我們的正義,每個人的本能和人類起碼的良知和妳的勇氣就夠了。勇氣比雅典娜計劃重要,正義作為人性的基本的良知,這是比諾亞方舟重要。

我們為什麽每個人不去幹這事呢?我們天天跟那幫王八蛋、欺民賊那幫孫子,什麽袁弓夷長得那個肛門臉,抽搐的肛門臉。妳跟他那個老不要臉的跟他混啥?該死的東西,他算個屁呀?那趙巖那個孫子,垃圾就是。還有那什麽郭寶勝、夏業良還有胡平,胡平能把老婆給別人輪奸去,妳在乎他幹啥呀?還有那曾宏那個孫子,他連跟豬睡他都感覺榮幸。只要有棍戳他,他就開心。他天生的就是那個,咱們小時候的玩具。曾宏,只要有棍壹戳他就哈哈哈笑,他天生這個被戳的貨。那莊烈宏妳看那個德行,能拿老婆去賣去,妳在乎他幹什麽?看看妳自己能做什麽吧。

戰友們,當妳批評莊烈宏和曾宏還有這個袁傻叉的時候,咱們肛門臉,袁肛門臉的時候,還有郭寶勝啊,還有什麽李洪寬、夏業良的時候。先問妳自己,妳做了什麽,先問妳自己做了什麽?咱不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妳自己沒做到,不要批評別人。妳自己先做什麽,妳應該繼續做什麽?我認為每個人心裏邊都有自己的諾亞方舟,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雅典娜能力。雅典娜就是妳這根手指頭,傳播爆料革命的真相,傳播正義,這是核心。

天吶!(福克斯采訪班農先生)開始了…

Yeah!Super!牛!太喜歡了!今天班農的演講太牛了!重拳,重拳!八卦連環掌!牛牛牛!壹會兒下壹個叫Radarlio, Radarlio是最親共的。主持人給整的哇哇的叫,給整慘了,重戲吧,哥們。此時此刻今天的新聞,從美國總統到美國國會議員沒有人不看的。戰友們,現在記住,妳手裏面有壹個雅典娜的能力,把剛才班農先生的講話,推向全世界。這就是文貴今天,求求戰友們,求求妳們了,妳們要去做的。

那個什麽袁肛門啊,叫欺民賊喊他爹去吧,趙巖壹個親爹,壹個爸爸,壹個爹叫他去喊去吧,妳們不要理他,不要再說任何關於他的事,當個屁把他放了。戰友們用妳的手指頭,想辦法把剛才班農的福克斯新聞趕快推。妳千萬記住,每10分鐘推壹次,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今天的班農的講話,未來妳很快就會知道,他的能量相當於100個戰斧導彈,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妳們很快會來驗證我的話是對是錯。求求路波切、安紅美女、艾莉女士、Dr博、我們閆科學家正在辛勤的工作著,還有Sara、信友之家、霹靂之家、秘密翻譯組,還有我們的天才群,包括喜馬拉雅,兄弟姐妹們把剛才班農的這段講話翻成各種語言,推到全世界去,放到G-News放到蓋特上,拜托了。

這段話說的太重要了,是美國在近期的唯壹壹個人做到!妳看,司法部長,司法部長和班農和瑞恩FBI老大,和蓬佩奧,皮特納瓦羅,妳知道他們有什麽共同嗎?百分之百的…。 (電視裏人)這是絕對親共的叫Radarlio,這個爛人啊這是絕對親共的,超級親共,老錢了,都是坑的中國人民的錢。記住他們都有壹個共同的,百分之壹百的虔誠的信徒,天主教。戰友們,他們就是壹個共同的天主教信徒,他們講的話沒有壹句假話。蓬佩奧昨天已經公布了吧,競選2024年總統,蓬佩奧壹定會是下壹屆總統。蓬佩奧,班農,Tom Cotton,是下個,2024年,總統三個人之壹,壹定會出壹個總統的。壹個人出總統,另外壹個人壹定是副總統,不可能有別人!妳們記住我今天說的話。2024年,壹個人是總統,壹個人是副總統,另外壹個人就是國防部長,甚至下屆就是,2020年之後,就是2020年。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們壹定要百分之百的,拜托了,妳們手指頭,在家裏呆的煩的,不要老摳著手機,看那些無聊的東西,浪費生命。如果妳端著手機,妳只看別人的信息,妳從來沒參與過,妳那叫kill yourself, kill life,kill time,就叫自殺,消磨時間,自殺。妳要參與,用妳的手把剛才班農的話推到全世界妳能推的媒體上去,絕對不能是個轉發,想盡壹切辦法推出去。另外每個人手裏面都有壹個諾亞方舟,這個諾亞方舟拯救妳自己,就是妳的心,不要被妖魔鬼怪影響,帶到溝去,妳要走到壹個真正的,妳手中的雅典娜的計劃,去動用他。這是妳唯壹能贏的地方。戰友們,這就是今天的直播核心。

還有兩個核心問題,就是關於中共的很多事我就不說了,我怕妳們記不住,我有時候我怕妳們今天睡不著覺,共產黨已經邪惡瘋狂到了極點了。某種程度也是好事,上天讓它亡,必先讓它瘋狂!妳真的以為三峽大壩死了沒人跟妳算賬?我才不相信這事呢。所以說大家壹定要記住,世界,人類,全地球都在改變。上天把人類到這,叫妳看到了香港,中國人的可憐就不用說了,香港讓妳看到了,再給妳冠狀病毒,妳還不認清共產黨,妳還不消滅它。剛才講了多少遍CCP Virus,CCP Virus,CCP Virus,只有消滅共產黨,只有decouple,只有徹底脫鉤,只有找到真相!

我們的閆博士,我們的科學家,現在是美國以及世界各國政府,壹個字壹個字摳的,研究的最重要的人物。任何人玷汙我們的英雄科學家,任何人對她榮譽的玷汙,妳都會收到上天的懲罰。我們的路波切幹了個好事,這就是路德先生,咱們的路德訪談太重要了,做的太棒了!最近這幾期節目做的,簡直路德嘴真的開了光,路波切。我們壹個路德頂他壹千倍壹萬倍的欺民賊過去三十年的和。忘掉那幫孫子吧,當屁把它放了,這個王八蛋,上天會懲罰他們的。

現在好多非常好的,我們的戰友已經變成了我的同事了。我再重申壹邊啊,我們沒有合同關系的叫戰友,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壹旦簽署合同關系,妳在我這拿工資了,我們共同成了同事了,咱就不是戰友了啊。戰友那是妳業余的,妳的工作是我同事,所以我們同事之間不受任何約束,是同事的約束,合同的約束,大家別搞錯了啊。哎呀,我現在好寂寞呀。

現在壹起為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還有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祈福。阿彌陀佛!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絕對是壹個偉大的日子,我今早上穿了西裝的時候班農先生看到我說,哎呀,他說妳穿這個西裝好隆重啊。我說今天是個偉大的日子,今天是個好日子,大家記住今天吧。接下來,下壹周妳會看到,如雨點般的重錘砸向中南坑,大家記住,會讓妳絕對震撼!不要錯過下周。但是妳要擁有下壹個美好的壹周,先動起妳的雅典娜手指,傳播班農今天的采訪,快點,快點,快點,拜托了,拜托了兄弟姐妹們。文貴願意為妳們付出壹切,只要我能做到的。但是壹定要記住,不要把家變成妳的監獄的唯壹辦法,滅共。

唔該曬!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