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社會教育亂像根源分析(一):概念的定義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沙鷗

校對:熊媽媽

摘要:又是在六月四日,江蘇常州小學五年級女生繆可馨因為作文缺乏正能量,被語文教師袁燈美反复批評,她最終不堪忍受折磨,跳樓身亡。事件再度引發公眾對中共國教育的廣泛質疑和批評。繆可馨事件只是反映了中共國教育亂象的冰山一角,悲劇的真正根源是中共極權統治下行業道德,社會風氣的隳敗。本文從家庭、學校、社會三個方面分析了中共偽政權反人性、反文明的本質,以及它對教育、對社會的破壞和傷害,導致中華民族道德水平降至前所未有的水平。由於篇幅所限,文章分成四篇進行發表。

孔子曰:“為政之先,必也正名乎。”為避免話題跳躍變換,分析中共國社會教育亂象,我們也必須首先界定相關概念的定義。

一、中共國

從古到今,中國一直是一個封建專制的集權國家,社會是一個垂直的食物鏈,處在食物鏈最高端的“王”(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名稱:天子、皇帝、大總統、主席、總書記等),佔有、控制、支配社會的一切自然資源和人口資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王”通過垂直的官僚體係自上而下對社會資源進行管理分配,誰在食物鏈的上一層,誰就擁有更大權力,可以支配權力範圍內的資源和人口。

中共成立初期,主體是由一群只有狹隘、落後小農思想的農民構成。 1949年建政,這些人構成中共國政權核心,他們將中國封建集權思想與本土化的歐洲馬列極權主義結合,對中國人民的專制極權統治已達極限。

中共偽政權前三十年以公有製名義,將人民財產掠奪一空;後三十年以市場改革之名行鯨吞之實,將國家資產轉化為各級官員私有財產。在這一公一私的轉換過程中,人民完全失去經濟獨立,建立在經濟依附上的人身依附關係日益強化,人格獨立消失,人民被視為中共權貴的羔羊和奴工。

八九六四之後,共產主義理論在實踐中徹底破產,為獲得統治合法性,強化對人民的奴役,中共重拾被其遺棄、批判四十年的儒家學說,鼓吹、復辟國學,向人民灌輸兩千年來一直被統治者用來維護鞏固封建統治的儒家思想,強化等級觀念和服從意識,從精神、思想上對人民進行奴化。

二、教育

維基百科“教育”字條:“教育通常有廣義和狹義兩種概念。廣義的教育泛指一切傳播和學習人類文明成果,即各種知識、技能和社會生活經驗;狹義的教育專指學校教育,即制度化教育。”

這個字條還比較了“教育”含義的中西方的差異:漢字“教”從攴從孝,是用手持棍棒或鞭子。 “育”字甲骨文中像形婦女生產孩子。從造字法看,漢語中對教育的理解是一種強制性管教活動。英語“教育”一詞educate或education來源於拉丁語ēducātiō,意思是“引出”。

參考維基百科定義,根據筆者對教育的理解,本文采用葉聖陶先生的思想“千教萬教,就是教做人”。這和杜威說的“教育就是生活”意思是一樣的。

三、做人

有一個說法:“人”是由一撇一捺兩筆構成,這一撇就是“愛“,一捺就是“尊重”,愛和尊重共同構成一個完整的人。 ①這個說法很形象,但感覺不夠全面,筆者仿照其修辭表達一下自己的理解:“人”字由一撇一捺組成,一撇是“自立”;一捺是“立人”。自立就是掌握立身謀生的知識技能;立人就是與人和諧相處。立人之道才是“尊重”和“愛”.。

中共國教育的失敗就是缺乏對人的愛和尊重。

所以,“愛的缺失”是討論中共國社會教育亂像一個基本、不可避免的話題。從“愛的缺失”切入,分析缺失的原因,探究解決之道,是說明中共國社會教育種種弊端的關鍵。

四、愛

《聖經新約》裡,“愛”被解釋為“仁慈、無私、利他與無條件的愛。”

事實上,因為愛的範圍太廣泛、內容太複雜,形式太豐富,普遍認為很難給出一個明確的“愛”的定義,對“愛”的認識只能是就不同場合的具體行為進行分析。

為此,本文參照“新約”的釋義,來分析中共國社會生活中三種場合的“愛的缺失”問題。這三種場合是:一、家庭;二、學校;三、社會。

①“心語堂”第一期Hanstyle戰友宣講稿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