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社會教育亂像根源分析(二):家庭中愛的缺失是專製文化禍害的結果

作者: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沙鷗

校對:熊媽媽

摘要:一個人慾望、需求長期得不到理解、尊重,情緒沒有被接納,產生的結果就是不能認識和表達自己的需要、情緒,進而失去自我。他也無法理解、尊重他人的情緒以及隱藏在情緒後面的慾望、需求,無法與他人進行有效的溝通交流,不能接納、認可、尊重、同情、欣賞、支持他人。以自我為中心,單向思維,簡單粗暴、強制暴力。這些方式通過代際遺傳,幾乎成為集體意識:“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等,從而釀成家庭教育中種種“愛”的悲劇。

無論怎麼定義“愛”,基於血緣關係,父母對於子女的愛,應該是確定無疑的。但在中共國社會,這種愛在很大程度上是變質的,“無條件的愛”是“非常珍貴的東西”,大多數人“都還在承受著’有條件’的愛,’有保質期’的愛,甚至’帶有欺騙’的愛”。 ①其實,生活中帶有暴力的愛也是屢見不鮮。父母由愛生恨,虐待孩子,棒殺子女的事件時有發生。

家庭中愛的變異,首先有深層的歷史文化根源。

家庭是社會中的最小單位,兩千多年專制思想在家庭中的具體表現和要求就是“愚孝“文化。在這種文化里,子女被視作父母的私有財產,孩子附屬父母,父母對孩子的一切予取予奪。父母的地位、權威不容冒犯。子女從小被教育要乖,要聽話,要孝順(服從)父母。因為孩子不是作為獨立的個體看待,他不會受到尊重。尊重是愛的基礎,沒有尊重就沒有真正意義的愛。父母對子女的愛其實是對自己的愛,孩子只是被父母視為實現自身價值,光宗耀祖的工具。

此外,在農耕社會,家庭承擔養老的功能,養兒防老,在一定程度上,愛子女只是一種經濟投資和交易。這樣的愛是有條件的愛,也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愛。

因為孩子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愛本來的內容——關注、理解、支持、奉獻,最終表現成了喜歡、控制和交易。從嬰兒時期開始,父母在“愛”的過程中,關注的就不是孩子的慾望、需求和個性,而是自己的目的、知識、經驗,並以此作為對孩子的要求和評判標準。孩子不吃飯是不乖,尿床是不聽話,哭是鬧事,不守規矩是壞。這些問題,在很多家庭中都是以暴力,或軟暴力的方式來解決,至於孩子自身的身體、心理需求,孩子個性、價值和尊嚴,則被忽略無視。

一個人的慾望、需求長期沒有得到理解和尊重,情緒沒有被接納,產生的結果就是不能認識和表達自己的需要、情緒,進而失去自我。他也無法理解、尊重他人的情緒以及隱藏在情緒後面的慾望、需求,無法與他人進行有效的溝通交流,不能接納、認可、尊重、同情、欣賞、支持他人。一句話,長期沒有得到過真正愛的孩子,就像長期從未感受過自由的鷹失去展翅飛翔的能力一樣,會失去愛的能力,無法去愛他人,成為情感巨嬰。

失去自我的表現或者是自卑,或者是暴虐。自卑就會取悅、討好強者,通過他人的認可、肯定來獲取自我。 “我們活著是為了證明自己比別人好,為了別人對我的評價。”“我們的存在是通過與別人的比較或者別人對你的評價來證明的。而一旦我們陷入了這樣的思維,我們的存在就沒有了任何意義。因為沒有了別人,我們也就不存在了。”②暴虐就會凌辱、踐踏弱者,通過心理補償來實現自我。 “這種通過競爭,比較,分級感知自我價值是短暫而不可依靠的。”無論自卑還是暴虐,都是“放棄了自己內心中真正的喜悅和幸福”③,對社會而言,都不是健康型人格。

孩子總是複制自己被對待的方式,家庭中父母的行為方式就是他習得的交際方式:以自我為中心,單向思維,簡單粗暴、強制暴力。這些方式通過代際遺傳,幾乎成為集體意識:“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等,從而釀成家庭教育中種種“愛”的悲劇。

所以,就家庭範圍而言,愛的缺失,是幾千年的歷史文化問題,由來已久。直到晚清和民國,西方平等、自由、民主價值觀在中國傳播,啟發了許多先進、開明的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他們努力倡導、踐行西方的價值觀念,在家庭中和子女建立平等關係,尊重子女意志,培養出眾多人格健全、能力突出、道德優秀的子女,愛的教育在社會開始形成氣候,才有民國時期大師輩出、人文薈萃的氣象。

中共國建政七十年,不僅將民國播下的平等、自由、獨立的薪火消滅殆盡,還視如仇讎,在書籍、網絡中將這些詞彙作為敏感詞加以過濾、刪除,意圖使人民對平等自由價值觀失憶,成為族群意識、認識的盲點。八九六四之後,中共更是大力鼓吹、復辟國學,從思想上奴化人民。雖然現代科學文明特別是互聯網的發展,也會傳播一些西方先進的教育理念,引起一些教育工作者和家長的思考和實踐。但極權制度下,人身依附關係日益強化,沒有獨立人格,沒有平等地位,人際關係也就沒有尊重,沒有愛。這樣的社會大環境必然影響家庭生活的氛圍,家長即使有心培養孩子、發展孩子的自主能力,也會擔心孩子成年後,難以適應社會。 “你不管教孩子,自然會有人替你管教。”這樣面目猙獰的恐嚇說教充斥網絡。從表面上看,繆可馨事件就是父母鼓勵孩子獨立思考、表達個性不被社會所容的結果。這一悲劇令眾多家長對開明的家庭教育感到後怕。

這樣,在中共偽政權的經濟、政治壓迫下,在愚民教育和奴化思想的摧殘下,中共國家庭教育中愛的缺失問題近年不但沒有得到改善,反而出現進一步惡化的趨勢。心裡諮詢師武志紅先生提出的“父母皆禍害”說法得到廣泛認同,也說明了家庭中愛的缺失、變異問題的普遍和嚴重。

解決中國家庭教育中愛的缺失問題,有賴於新中共國聯邦建立法治、公平、公正的社會環境,在全社會倡導平等、自由、獨立的現代文明觀念,健全法制,切實保障青少年利益不被傷害。除此以外,也應該看到,愛是一種能力,能力是習得的,光有愛的意願、知識不夠,還需要反复的練習實踐,才能習得愛的能力。

①心語堂第三期“我的許願燈”戰友宣講稿

②同上

③同上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