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社會教育亂像根源分析(四):社會冷漠是社會失序的表現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沙鷗

校對: 熊媽媽

摘要:在專制社會中,人從來不是目的,只是工具和手段,這就決定了在這個社會的方方面面,任何一個角落,都沒有真正的愛。生活在專制社會裡的人,大多數人是不會表達、不會交流情感的巨嬰。因為他們沒有接受過愛,也缺乏愛的能力,是愛的殘障人。巨嬰國的本質,是極權專制國!

對社會上人與人之間的愛,不能期望和要求無條件的給予。社會的愛,應該是指相互的尊重、理解、關心和幫助。這樣的愛是社會的基本道德要求,它的缺失,是一個社會失序的表現。

2011年,廣東佛山兩歲女孩王悅被汽車撞倒碾壓,18位路人視若無睹,無人施救。 2019年,湖南長沙一位老人突發心髒病倒地,49人先後經過,沒有一人伸手救助,甚至無人敢報警。中共國社會的冷漠,在全世界,在人類歷史上,都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契訶夫說:“專制導致冷漠。”發生在中共國社會上的愛的缺失,是中共極權統治到達極限的結果。

在奴隸社會,奴隸主通過限制自由和強制勞動來獲取奴隸的全部勞動成果。強制勞動必然導致怠工,制約生產效率提高。隨著生產力水平發展,人身自由和財產私有會激發勞動的自覺性和主動性,有利於解放生產力,提高生產效率,這時人類社會發展進入封建社會。

從本質上說,人民從統治者那裡獲得的自由和財產,是二者建立的契約。這種契約以法律和道德的形式得到確認和保護。但契約的遵守、維持是以立約雙方力量、權利對等為條件的,如果雙方力量、權利不對等,契約往往以強勢一方毀約結束。

在封建社會裡,皇帝(國王)佔有一切資源,權力沒有約束,法律由他建立,也總是由他破壞。為此,人民會通過鬥爭不斷爭取自身權利,要求限制皇(王)權,於是在西方就出現了代議制,人民可以選舉代表組成議會抗衡王權,進而直接選舉代表組成政府,治理國家。西方國家由此進入現代政治社會。

而在中國,無論國家王朝冠以什麼名稱,本質上一直是一個集權統治的封建專制國家。統治者擁有所有社會資源和權力,人民則毫無權利可言,所謂的人身自由、私有財產帶有很大的欺騙性,它總是不斷受到統治者的傷害和侵犯。社會秩序不斷被統治者自己踐踏和破壞。

中共極權統治對社會公義良序的破壞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模糊社會財富和社會意識的界限,消滅愛的基礎。中共建政後,通過玩弄所有製戲法,不斷倒騰社會資源財富,一會兒公有製,一會兒私有製。無論公有私有,本質都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你沒有份。各級官員貪婪的胃口就像黑洞一樣,吞噬一切。竭力把所有一切社會資源佔為己有。私有觀念只是一己之私,產權觀念只是一個人的產權。

一個社會沒有契約精神,就不會有界限觀念;沒有界限觀念,就不會有尊重意識;沒有尊重意識,就不會有愛的精神。界限感是尊重的基礎,尊重是愛的基礎。如果社會意識、公眾追求只是盡力佔有資源,竭力佔有他人財富,這個社會就失去了愛的基礎,代之以叢林法則盛行。

二是踐踏法律,破壞規則。在極權社會中,權力大於一切。統治者在吞噬社會資源財富的過程中,必然運用權力作惡,破壞法律、道德維護的現存規則、秩序,侵犯他人和公共利益。中共國貪腐盛行、強拆遍地、詐騙成風、討薪無門等等社會現象,無一不是權力對法律、道德的公然踐踏和破壞的結果。

南京彭宇案,“據江蘇電視台城市頻道《甲方乙方》節目報導,在當時彭宇向派出所索要當時的筆錄時,派出所所長稱當時筆錄丟失,但留有當時用手機拍攝的筆錄照片。但彭宇本人發現照片信息顯示照片並非來自派出所所長本人的手機,此時所長不得不承認其實照片是徐壽蘭當警察的兒子提供的。”①因為當事人兒子是警察,派出所所長可以執法犯法做偽證,主審法官王浩可以枉法判決。只是為了訛詐一點醫藥費,便在政法系統發生了這樣一起令人瞠目的窩案。而且因為利益關聯,官官相護,案件最後也沒有得到公正判決。其造成的寒蟬效應,卻使得“中共國社會道德倒退了五十年”。

長沙老人倒地無人報警,據接受采訪的路人說,之所以不敢報警,是因為之前有老人跌倒,有人用手機報警後,警察根據手機用戶名找到報警人,扣押了其車輛後並拘留了他。因此,他們擔心自己報警也會被警察訛詐。

中共偽政權踐踏法律規則,對中共國社會道德產生的影響和後果,從這兩個案例中,就可見一斑。

三是迫害良善、打壓正義。

當社會中集體或個人利益受到損害時候,人們對他人的愛就表現為維護公益、追求正義。愛是弱者聯繫、團結、互助的紐帶。而統治者為了作惡得逞,必然利用公權力對錶現為善行的愛進行打壓。調查汶川地震真相被捕的譚作人,709被捕的公益律師,被禁止施粥賑濟的NGO,舉報地溝油被害的李翔,舉報三鹿奶粉被殺的簡光州,揭露河南艾滋血禍的王淑平,武漢病毒吹哨人李文亮……無一不是公權力對良善進行的血腥迫害。

人民的團結會對統治者作惡犯罪構成威脅,所以他們一定要千方百計使人冷漠,對社會進行最大程度的分化,以便他們能像獅子狩獵一樣,獵物出於本能,只會四散奔逃。

繆可馨事件,表面看是學生表達了與教師接受的中共灌輸的所謂“正能量”價值觀不同的觀點,被視為異端,從而受到迫害、摧殘,是一個教育問題。但更深層的原因是家長沒有讓她參加袁燈美的私人輔導班,損害了她的利益鏈,因而受到她的報復和懲罰。而其他家長對事件的冷漠,並不是人性使然,而是出於權力狼狽為奸的擔心和害怕。從事後警察、學校、教育行政部門、政府宣傳部門沆瀣一氣,對袁燈美罪行的百般包庇袒護看,他們的擔心顧慮是非常符合今天中共國國情的,既“如果他們敢於對繆可馨家長表示同情和支持,他們的孩子就會成為下一個繆可馨。”

繆可馨悲劇,根本上是一個社會問題。這個問題就是:“中共最邪惡的地方,是為了維護其統治,多年來努力摧毀民眾之間的互信互助,將社會碎片化。這樣一來民眾就無法組織團結,也就無法有效的抵抗暴政的欺凌。雖然它們的政權穩固了,但隨之而來的是整個社會的道德淪喪,是中華文化的徹底崩毀。為了政權之私而滅亡天下,中共罪孽深重,天地不容。”②

小結

在專制社會中,人從來不是目的,只是工具和手段,這就決定了在這個社會的方方面面,任何一個角落,都沒有真正的愛!它像一個沙漠,人民沒有飲過愛的甘霖;它是一個黑暗叢林,人們沒有沐浴過愛的陽光。生活在專制社會裡的人,大多數人是不會表達、不會交流情感的巨嬰。因為他們沒有接受過愛,也缺乏愛的能力,是愛的殘障人。

巨嬰國的本質,是極權專制國!

當今中共國社會教育亂像中的每一個問題,都是專制惡樹上開出的一朵孽花。分析、探討這些問題形成的原因以期找到解決之道,只是就問題本身分析探討是不夠的,必須看到所有問題後面的根源是中共極權統治在作惡。中共不滅,專制不除,國家就不會有真正的教育,社會就不會有真正的愛。

①維基百科“彭宇案”字條內容

②“路德訪談”博博士推文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