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成為中共對抗全世界的矛和盾

新聞來源:《外交官》

作者:Andrei Lungu

發佈時間:2020年7月18日

翻譯/簡評:文意

校對:海闊天空

審核:海闊天空

Page:拱卒

簡評:

本文作者認為“全世界正在陷入中共國的香港陷阱”,原因是中共用香港國安法以最小的代價來轉移內部矛盾,煽動民族主義風潮,綁架中共國14億人民來對抗西方。因此,本文作者呼籲美國等西方國家在對中共進行製裁時要慎重考慮中共國內的輿論宣傳以及中共對民眾進行的民族主義洗腦,爭取獲得中國人民的支持,削弱中共的獨裁勢力。作者提出的這一點非常重要,美國政府在考慮自己的政策決策時一定要把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把中共的少數極端分子與絕大多數黨員分開,最大限度地創造支持民主和自由的力量,而不是把中國人民推到中共一邊。

幸運的是郭先生引領的由億萬戰友參加的爆料革命喚醒了體制內有良知的人們。越來越多的人要與中共體制切割,更多的人勇敢的站出來揭露中共血腥暴政,看清了邪惡政府的本質,嘲諷中共的愚民宣傳。中共想喚醒“中國人民族主義“的願望是不會如願的。因為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中共不等於中華民族。中國人已經覺醒!中共是中華民族的敗類和敵人。他不能代表中國人,更不代表中華民族。他只是在愚弄那些不知真相被洗腦的中國人民, 一旦防火牆打開, 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會站起來反抗這個黑社會,爭取他們應有的自由、法制和民主!

全世界正陷入中共國的香港陷阱

有了香港的國家安全法,中共為自己創造了一個絕佳的機會,對與中共作對的”外國敵對勢力”進行攻擊。

Flickr/ Studio Incendo廣告

中共國領導人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立法的決定引起了全球的關注和譴責。此舉不足為奇,因為中國共產黨(CCP)多年來一直試圖加強對自治城市的控制,而缺乏國家安全法近20年來一直是一個痛點。然而,這也出人意料——正如一家與國家安全部有聯繫的知名智囊團的報告所描述的那樣,此舉是在中共國面臨著自1989年以來最困難的地緣政治環境下,反華情緒達到最高點時完成的。

中共在大規模抗議和選舉慘敗不到一年後,距離立法會選舉只有四個月時在香港出台國家安全立法是毫無意義的——於此同時新冠病毒大流行將全世界的注意力和指責集中在中共國,各國都在重新審視其對中共政策,並探索如何縮短供應鏈,美國政府以各種方式打擊中國。中共國領導人當然明白,從外交、地緣政治或經濟角度看,此舉對他們的國家是有害的。然而,他們還是這樣做了。為什麼?

因為,雖然對中共國不好,但它在政治上對中共、習近平和現任領導人來說很有意義。例如,中共著名的國際關係專家曾警告過中共領導人,甚至於公開警告過他們侵略性外交趨勢所帶來的風險和危機。然而,即使他們看到負面後果在他們眼前發生,他們仍然沒有放棄這種侵略性外交。中共以外的普遍看法是,採取這一政策主要是為了煽動中共國的民族主義,並鞏固對黨的支持,而不管它對中共國造成了什麼損害。不幸的是,中共國的其他行動都是嚴格從現實主義外交政策的角度來判斷的,沒有對國內壓力、政黨動態和政治動機給予足夠的關注,這些因素在北京比在其他民主國家首都更為突出。

三權合作,沆瀣一氣

這提出了一個令人擔憂的可能性,即現在(而不是以後某個時候)出台國家安全法,這並非為了香港,而是為了北京。如果我們承認習近平和中共領導人意識到他們在香港的決定會受到國際社會的打擊,那麼他們現在做出這一決定的主要原因之一可能是加強黨在國內的形象和聲望,儘管同時會引起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打擊,但是這將喚起強烈的民族主義。

儘管中共國聲稱他們成功地應對了冠狀病毒的疫情,後來又對比西歐和美國的治理疫情的方法,改善了其在某些人群中的國內形象,但國內風險依然存在,特別是經濟風險。中共國停產和冠狀病毒可能回歸的影響,加上出口市場經濟的衰退,以及中美貿易和經濟緊張局勢的惡化,可能會在今年晚些時候帶來更多麻煩。

一季度,中共國國家經濟生產總值GDP已經萎縮了6.8%,這是改革開放時期前所未有的。非官方數字估計關閉後的實際失業率接近10%。李克強總理坦言,6億中共國公民的月收入仍低於1000元人民幣,這說明了中共政府面臨的經濟問題,以及通過”地攤經濟”促進就業的嘗試。然而,政府和中共不同方面關於街頭攤位的爭論和矛盾表明,在如何解決中共國面臨的經濟問題上,黨的領導內部存在很大分歧。所有這些經濟問題有一天會轉化為政治問題。意識到這一事實,中共在6月成立了一個特別工作組,來促進政治安全。考慮到經濟前景和總體政治氣候,加上困難的國際環境,習近平可能會感到壓力,並看到來自黨內領導和廣大公眾的潛在危機和風險。

還有什麼比把黨描繪成是中共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捍衛者和救世主來防範這種政治風險更好的方法呢?雖然在香港立法公佈前的兩個月裡,中共國要求軍事接管台灣的人越來越多,但這樣的行動將極其危險和昂貴。另一方面,香港是一個更容易的目標,但在玩弄中共國公眾的民族主義情緒方面,同樣富有成效。中共國公民的民族主義傾向已經如此之高,當局不得不關閉許多社交媒體賬戶,這些賬戶走得太遠了,包括聲稱一些鄰國,如哈薩克斯坦,渴望”回歸”中共國。

可以預見,美國、英國和其他國家會批評這項法律,甚至可能實施制裁。香港的抗議活動,包括暴力抗議活動,也是可以預見的。但是,儘管代價高昂,但沒有什麼反應是共產黨無法應對的,因為很明顯,華盛頓、倫敦或布魯塞爾都不想就香港問題展開一場巨大的爭鬥,因為會給他們帶來不可避免的經濟後果。外界的批評只會加強中共的統治,因為中共可以把它描繪成外國對香港的干涉,而這也是香港國家安全立法的主要論據之一。

中共的目的達到了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國安法的實施造成了全世界的騷動。美國國務卿宣布,華盛頓不再認為香港是自治的,這為讓中共承擔經濟代價奠定了基礎。美國國會成員提出了懲罰中共及其領導人的法案; 有人提出承認香港獨立特別牽強(而且目光短淺,因為它正重中共詭計,這會讓人相信美國最終目標是令香港獨立)。倫敦批評中共”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並宣布了自己的措施。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發表聯合聲明,譴責這一舉動。七國集團也緊隨其後。歐盟發表了自己的聲明。中共國希望的由聯合國安理會就香港問題召開會議沒有成功。中共為自己創造了一個絕佳的機會,讓中共國對抗”外國敵對勢力”。

即使許多外國批評家把責任推到中共頭上,把香港的情況描繪成爭取自由的鬥爭,但在過去的一年裡,中共國廣泛的宣傳機構將其描繪成一場針對香港”暴亂者”和”分裂主義分子”的中共國主權鬥爭。在國內,由於香港未能製定國家安全立法,中共可以將其決定視為完全合法,甚至是中共領導層的一項責任。與此同時,美國被描繪成香港製造混亂的”黑手”。

雖然公眾調查沒有清楚的數據,但一般的印像是,中共國大陸對香港的同情有限。隨著香港要求獨立的呼籲日益高漲,外國勢力對北京的行動越來越不滿,煽動中共國的民族主義也越來越簡單。只要中共堅持立場,面對外國壓力,不顯得軟弱無力,就可以加強公眾的支持。

多年來,人們一直擔心,中共國領導人有一天會採取激進的外交政策,甚至發動戰爭,只是為了轉移國內問題的注意力,爭取公眾的支持。香港為領導層提供了同樣的正面機會,而且沒有戰爭的風險和代價。

外交簡報

很難說中共國領導人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法,是否是專門為了對抗外國批評、煽動民族主義情緒,或者主要驅動因素是為了處理香港局勢,而時機非常巧合,煽動民族主義變成一個有益的副作用。不管什麼原因,他們的決定清楚地表明,與加強內部控制的政治必要性相比,中共國領導人對地緣政治或經濟成本的關心和理解少的可憐。所以真正的事實表明如果西方國家對中共國的外交政策不深思熟慮,一味的對香港施壓只會強化中共在國內的地位。

這對美國西方決策者意味著什麼?首先,通過調查或社交媒體分析,徹底審查中共國公眾輿論,對於美國和西方規劃正確的道路至關重要,以此來推理應該如何與中共國公眾接觸,並警醒他們。簡單地痴迷於在經濟成本上的懲罰和”不讓中共國輕易逃脫貿易責任”忽視了整個中共國內的政治格局,只是假設中共領導層是由意識形態(關於加強控制欲)和現實政治(關於使用簡單的成本回報的經濟理論和外交後果的成本效益分析)相結合而驅動。它無視任何推動中共國領導層決策的國內政治動機。

中共媒體對《香港安全法》的解釋

除非美國願意給中共國帶來經濟上毀滅性的打擊,甚至發動戰爭,否則這一舉動是無法消除的。與此同時,所有這些懲罰中共國和推高這一決定成本的措施,對香港沒有幫助,它們正在加強中共關於”外國敵對勢力”試圖分裂香港、在中國製造混亂的敘述。如果美國決策者在聲稱中共共產黨,而不是中共國人民是他們的真正敵人時是誠實的,那麼通過把中共國人民和中共拉近距離來加強中共的國內地位,是一個巨大的錯誤。現在,美國過於關注懲罰中共國(甚至更糟的是香港)的措施,而很少關注如何讓中共國公民參與進來並贏得他們支持。修辭也很重要——有多少批評國家安全立法的言論一開始是說,”我們相信香港是並且必須永遠是中國的一部分”。

由於中共強大的防火牆,也因為國際社會對中共內外宣的長期忽視,美國及其盟國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不懲罰中共,中共的領導就會走自己的路;攻擊”中共國”,可能會掀起中共國的民族主義,強化公眾對中共的支持。這種兩難處境涉及的問題,不僅僅是香港。毫無疑問,中共國有些人在宣傳之外看到,香港是為自由而戰,而不是搞分裂主義。其他人可能不一定相信官方的說法,但仍擔心中共國對香港的主權受到威脅,以及美國可能不懷好意。然而,許多根本無法獲得公平、公正信息的人,卻受到黨內宣傳的影響,認為需要處理香港”分裂分子”和”外國敵對勢力”,而中共現在正這樣做。這是一個現實,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似乎沒有興趣解決這一問題。然而,僅僅忽略它並不會讓它消失。

在中美爭奪全球霸權的鬥爭中,爭取自由是重要的,但如果中共國人民最終從純粹的民族主義角度看待香港,只會破壞在中國爭取自由的更大斗爭。外國政府,甚至香港的抗議者,在決定下一步行動時,必須考慮到所有這些細微差別。他們必須仔細考慮如何對抗中共的宣傳,打破其在塑造國內新聞上的壟斷。如果不是,美國和西方可能最終無意間幫助習近平和共產黨,同時仍然失去香港。

安德烈·隆古是羅馬尼亞亞太研究所(RISAP)的主席。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