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四騎士演講之一: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鳳凰城演講全文(2020.06.24)

《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及其全球擴張的野心》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

亞利桑那鳳凰城

2020年6月24日

感謝州長。這真是一個不同尋常的介紹和對凱拉的緬懷及其父母的掛念。我們邀請他們來到了總統的國情咨文演講。對於總統和全體美國人那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刻。發生在凱拉身上的事件不應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尤其美國人。感謝你今天對她的緬懷以及對她的家人給予的支援。

非常高興來到鳳凰城。祝賀搬到亞利桑那州的台積電工廠。此時此刻我可以感覺到另外49位州長對杜斯州長的妒嫉。對於你的執政,這個成就太巨大了 將供應鏈帶回美國對 我們的國家安全非常有益。特別是在關鍵科技方面,諸如電腦晶片和兩用晶片,它們不僅在我們使用的電話、電腦、洗碗機和冰箱等民用品方面很重要,而且在軍事方面也很重要。位於亞利桑那的一些優秀的航天航空公司會因為它們的供應商更加靠近它們而受益。祝賀亞利桑那人民。

非常榮幸來到亞利桑那招商局。祝賀你們祝賀你們通過這樣的努力給予了你們的州長和他的政府極大的支持。不僅將台灣的公司帶到了這裡,而且將許多其它返回美國的製造公司帶回到氣候宜人陽光明媚的亞利桑那州。來到西海岸也感到非常高興。世界上的其他人們來到亞利桑那和美國西部會發現一個完全置於華盛頓特區和紐約之外的美國的不同地區。隨著製造業的回流,亞利桑那將會成為它們的首選。為此,祝賀你,州長。

同時,我帶來了第45屆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的問候。我知道他昨天到訪了這裡。 能夠跟隨著他我感到非常榮幸。我還有另外的好消息,你們很快會見到美國副總統麥克·彭思。他是我的好友,我們的辦公室彼此相鄰。他將於下周來到這裡。

我感激盛情邀請,與州長和您的同僚在亞利桑那,探討一個對美國國家安全具有極其重要意義的問題:中國共產黨帶給美國以及我們盟友的挑戰目前非常緊迫。我今天的講話是幾個政府高級官員就此問題在未來幾周內發表的演講中的首篇。在這個問題上,你們很快會聽到龐培奧國務卿、巴爾司法部長和聯邦調查局克里斯威利局長的講話。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終於清醒的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的行為及其對我們的最基本的生活方式所構成的威脅。

幾十年來,美國兩黨、商界、學術和媒體所持的常規認知是:中國成為自由的國度,先經濟後政治,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這種觀點認為我們越是向中國開放我們的市場,越多地投資中國,越多地培訓中國的官僚、科學家、工程師甚至軍事官員,中國越是會變得像我們一樣。在這個認知的推動下2001年,我們用巨大的妥協和貿易特權歡迎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我們對中國包括天安門屠殺在內的對人權的公然踐踏輕描淡寫。我們對中國絞殺了美國經濟方方面面的廣泛散播的技術盜竊視而不見。我們相信隨著中國變得越來越富有和強大,中國共產黨會開放以滿足中國人民上升的民主訴求。這是一個大膽的、典型的美國式的想法, 是從我們天生的樂觀和對蘇共勝利的經驗而來的。不幸的是,這個想法太過幼稚了。我們大錯特錯了,而且這個錯判是自1930年代以來美國外交政策最大的一次失敗。

我們怎麼會犯這樣一個錯誤?我們對中國共產黨本質的認識錯在哪裡?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沒有留心中共的意識形態。我們不但沒有去聽中共領導人說了什麼,沒有去讀他們在重要文件上寫了什麼,而我們去卻蒙上了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我們相信了我們想要相信的 — 這些黨員只是名義上的共產黨罷了。

一定要清楚這一點,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體。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認為他自己是史達林的接班人。實際上,就如記者和前澳大利亞政府官員加諾特所說,除了北朝鮮之外,中國共產黨是最後一個,從未與史達林割斷的執政共產黨。對,就是史達林 — 通過飢荒、強制集體化、處決和勞改營,其殘酷的獨裁統治和災難性的政策殺害了將近2000萬俄國人。就如列寧、史達林和毛澤東所闡述和實踐的,共產主義是一種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在共產主義制度下,個體只不過是用來達到國家集體目標的工具。所以為了國家的目標個體很容易就被犧牲。馬克思列寧主義認為個體沒有任何的內在價值。個體的存在是為了服務國家;國家的存在不是為了服務個體。這些觀念我們聽起來有些遙遠和過時。它們畢竟是古老的觀念了 — 150年前在歐洲就產生了。 俄國首先將這些觀念實踐了出來,在30年前又將其拋棄,成為了歷史上代價最大的一次失敗的政治實驗。

但在中國,這些觀念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都是根本性的,就如同憲法和權利法案對我們美國人一樣。中國共產黨試圖全面控制人民的生活。包括經濟控制、政治控制、身體控制和最重要的思想控制。

加諾特說: 「中國古代治國論指出有兩種工具可以獲得和維持,對「山河」的控制:第一個是武,指武器和暴力;第二個是文,指語言和文化。中國領導人一直相信權利是由對實際戰爭和文化領域的雙重控制而來的。」加諾特寫到:「對列寧、史達林、毛澤東和習近平來說語言不是思辨的工具,而是子彈。語言是用來定義、孤立和消滅對手的。」 宣傳是中共核心的政治手段。北京毫不隱諱自己試圖統治政治思想,並極力去實施。在1989年,中共開始圍繞「意識形態安全」這一概念組織其政黨,從那時起,中共領導人都經常重復這一用語。

在2013年4月,中共發佈了一個稱為「意識形態現狀」的政策。該政策指出「決定不准許任何不正確思想觀點傳播的機會和管道」在中國,這意味著強制性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學習課程和下載使用教導「習近平思想」的手機app。這意味著官方媒體的全面控制。外部資訊來源都被禁止包括外國報紙、推特、臉書和WhatsApp。所有中國大陸產生的內容都被審查。如果表達和共產黨口徑不一致的觀點,博主、記者、律師、活躍人士和宗教信徒都會被監禁。事實上就在最近,從今年的1月1日到4月4日,有將近500個人被指控僅僅是由於講論武漢新冠病毒、病毒對共產黨的影響,和共產黨對病毒的掩蓋。

中國共產黨重新解讀了包括《聖經》在內的宗教文本,以維護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幾百萬的穆斯林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被關押在再教育營,在裡面被政治灌輸和強迫勞動。而他們的孩子們只能在共產黨經營的孤兒院裡長大。被關押在這些集中營里的人們的家庭、宗教、文化、語言和傳統都被摧毀了。在中國共產黨治下,信息被嚴格管控,表達被持續監控。使得國家可以否決或者改造這些消息。

美國人民應當感到擔憂。我們不應該僅僅為了中國人民擔憂,也應該為了我們自己擔憂。習近平對意識形態控制的野心並不僅限於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闡述的目標是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並按照中共的方式去重造世界。在中國國土以外控制思想的行動已經在進行中了。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共投入了數十億美元開展了成效顯著的海外宣傳。 旨在全球範圍內消滅對中共 「不友好」的中文媒體,該策略幾近成功。 在美國,幾乎所有的中文媒體都由中共擁有,或者與中共有緊密的合作,與此同時,這些中文媒體正逐步侵蝕英文媒體。 全國十多個城市的美國人正從調頻廣播中潛移默化收聽親共的的宣傳。 最近,中共的大外宣成功的讓很多美國人認為冠狀病毒由美國士兵傳至武漢,而不是由武漢傳播至全世界(中共赤裸裸的捏造),以致於該士兵及其家人需要保護以免受死亡威脅。 這是發生在馬里蘭州的事實。 

信息戰中共社交媒體平台抖音,擁有超過4000萬美國用戶這裡可能包含你的孩子和年輕同事。 任何批評中共政策的帳戶會遭到常規清除或刪除。 上周,推特宣佈其封殺了2萬3千多個與中共相關的帳戶,這些帳戶涉嫌在香港運動和COVID-19上進行虛假宣傳。 此次行動補充了年8月的行動。 去年8月的行動刪除了超過15萬個與中共相關的帳戶,這些帳號曾用於傳播虛假的反美資訊,並使美國民眾產生親共的錯覺這些僅僅是推特已發現的帳號。 還有多少這樣的帳號未被發現? 

三月,中共驅逐了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工作的美國記者,此項行動幾乎完全消滅了在中國境內有關武漢病毒的獨立報導。 除了影響美國公民獲取有關中國的資訊外,中共越來越多的利用其影響力控制美國的言論自由。 2017年, 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邀請達賴喇嘛作開幕演講,隨後,北京禁止了以訪問學者身份去UCSD進行訪學交流。

當休士頓火箭隊的總經理在推特上表示支援和平的香港示威者時,中共宣佈該球隊的比賽將不會在中國的電視台播出並利用經濟實力向籃球界其他人士包括明星球員施壓,代表北京政府批評這條推文。 在中共的壓力下,萬豪酒店、美國航空、達美航空和美國聯合航空從公司網站上刪除了台灣這一稱呼。 梅賽德斯·奔馳甚至為在社交媒體上發佈達賴喇嘛的勵志名言而道歉。 中共利用財力和市場准入施壓好萊塢執行自我審查制度,激勵導演和製片人回避可能無法通過中共審查的話題。 例如,在電影《壯志淩雲2》中,湯姆· 克魯斯飾演的飛行員所穿的夾克被抹去了日本和台灣的國旗。 米高梅公司在《赤色黎明》翻拍電影的後期製作中將入侵美國的軍隊從中國改為了北朝鮮。 

此外,中共也在利用其影響力控制美國個人的言論自由。 中共正在收集你最隱私的數據,包括你的言語,你的舉動,你的購買記錄,你的行蹤,你的健康記錄,你在社交媒體所發的帖子、你的短信,編織你的朋友、家人和熟人的關係網。 中共通過補貼硬體、軟體公司,電信公司甚至基因遺傳公司部分的實現了這一目標。 因此, 華為、中興等公司採用低價虧本的策略碾壓競爭對手,在全球範圍內安裝設備,佔領市場。 此舉帶來了美國電信硬體製造商停業的副作用,並使諾基亞和愛立信公司陷入困境。 

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中共追求的並不是軟硬體的利潤,而是個人資料。 他使用產品內置的「後門」取得獲取這些資料。當中共無法購買你的數據時,它便竊取你的資料。 2014年,中共入侵了Anthem保險公司,竊取了8000萬美國人的敏感資訊。 2015年,中共駭客了掌管機密資訊的美國人事管理局,得到了2000萬美國聯邦僱員的敏感資料。 2017年,中共對Equifax進行了駭客攻擊,竊取了1.45億美國人的姓名、生日、社會安全號和信用評分。 在2019年,中共入侵了萬豪酒店,收集了3.83億客人的資訊,包括他們的護照號碼。 2016年,一家中國公司甚至購買了約會應用程式Grindr來收集資料,包含用使用者的愛滋病毒偵測狀況。 

這一切發生在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強制對其進行剝離資產之前。 這些只是我們掌握的一些實體。 如何使用這些資料? 與在中共境內使用這些數據的方式一樣:定位、討好、哄騙、影響、脅迫,甚至勒索個人,去說和做服務於共產黨利益的事情。 這是超出廣告商所能想像的「微觀定位」。 而與廣告商不同的是,中共不會受到任何政府法規的制約。 中共只是想瞭解有關你的一切,正如它想瞭解每個生活在中國的人的一切一樣。 除了大宣傳和影響行動外,中共還利用貿易來脅迫人們遵守其指令。當澳大利亞要求對冠狀病毒的起源和傳播進行獨立調查時,中共威脅要停止購買澳大利亞農產品,並阻止中國學生和遊客到澳大利亞。當澳大利亞拒絕讓步時,北京將這些威脅付諸實施,對澳大利亞大麥出口徵收80%的關稅。

國際組織也是中國計劃的一部分。中國已經在許多全球機構中尋求領導地位。 中國現在是十五個聯合國專門機構中四個機構的負責人,多過美國、英國、法國和俄羅斯這些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其他成員加起來。中國利用這些領導人迫使國際機構鸚鵡學舌,並在其設施中安裝中國的電信設備。例如,自從國際電信聯盟的趙厚麟上任後,他開始積極推動華為的銷售。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劉芳阻撓台灣參加大會會議,並掩蓋中國駭客入侵該組織的事實。中共利用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身份,阻止批評其在新疆和香港的侵權行為。

中共的觸角延伸到了那些本身不是中國官員的國際組織負責人。 在北京的指指點點下,以不可接受的人命為代價,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乖乖地使用中國關於武漢病毒的談話要點。直到1月中旬,他還聲稱武漢病毒沒有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他反對國際旅行限制。同時,譚德塞贊揚了中國自己對武漢居民的國內旅行限制。換句話說,他們可以出國旅行,但不能境內旅行把病毒帶到北京或上海。中共在國際組織中的這些手段,正如我們在冠狀病毒上所看到的那樣,不僅是美國,也是全世界關注的主要原因。

好消息是,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我們知道中共在做什麼,我們在呼籲,我們正在採取果斷行動全面反擊。

首先,川普總統阻止某些對中共情報和安全機構負責的公司,如中國電信巨頭華為訪問我們的個人和私密資料。政府還對美國半導體技術流向華為施加限制。

第二,國務院將9家中國國家控制的宣傳機構的美國業務指定為外國使團。 這些組織是中共的喉舌。這一指定提出了報導要求和簽證限制,對這些所謂的媒體機構。

第三,川普總統對21個中國政府實體和16家中國公司實施出口限制,這些實體和公司共謀了中國鎮壓、大規模任意拘留、強迫勞動和高科技監控,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我們已經阻止了這些侵權行為的共謀官員前往美國。政府還阻止非法進口已知使用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的中國公司生產的商品。

第四,川普總統退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以抗議其被中國所脅迫,他終止了美國與世界衛生組織的關係,因為世界衛生組織對疫情的反應顯示出它對中國的效忠,不每年向日內瓦腐敗的世衛組織提供4億多美元的資金。美國及其慷慨的納稅人將把這筆錢直接送到最需要的地方 — 在全世界發展中國家服務的一線醫護人員。

第五,特朗普總統限制了人民解放軍利用學生簽證項目將其軍官和僱員安置在我國高校竊取美國技術、智慧財產權和資訊。

第六, 總統下令停止美國聯邦僱員退休基金投資中國國企公司,包括中國軍隊合同承包商以及用於鎮壓宗教少數派的偵察設備製造商。他正在審查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不透明的帳目是否符合美國的規定。本週,國防部向國會遞交了一份跟人民解放軍有關聯的在美國有業務的中國公司名單,這樣美國人民就確切地知道他們在跟什麼公司打交道。

目前,這些步驟僅是美國開始糾正40年來嚴重傷害我國經濟的偏袒中國的不公平關係,最近已初見成效。就像總統對執政初期不公平貿易徵收關稅一樣,更多的措施還會碌續而出。川普總統懂得持久和平只能靠實力。我們是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我們不會向中共曲膝。對於過去歷屆政府的姑息不作為,川普當局正對中共污蔑誹謗進行反擊。川普政府將說出並揭露中共的陰謀以及正在實施中的計劃,這不僅是為中國,香港和台灣,更是為整個世界。跟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一起,我們將對抗中共操控我們的人民及政府,損害我國經濟,及損害我國主權的企圖。

美國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消極天真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我們將堅守我們的原則,特別是言論自由,它跟中共信奉的馬列主義是完全對立的。在川普總統領導下,我們將鼓勵思想多元化,拒絕言論審查或促使自我審查,保護個人資料,總之,繼續申明上帝賦於所有男女自由,生命和追求幸福的權力。

在結束前我要申明,我們深切尊重並贊賞中國人民。美利堅合眾國跟中華民族有長期友好的歷史。但中共不等於中國或中國人民。對於中共,我要說,最近第一階段貿易協定表明雙方政府可以具有建設性關係。我們希望跟中國友好,但不想要那種在北京目前提出的條件基礎上的關係。作為美國人,我堅信我們將奮起成功應對中共帶來的挑戰,就像回應我國歷史上所有巨大危機一樣。川普總統引領著我們。像他一樣,我堅信我國的好日子就在前方。

再次感謝你們今天來與會。很榮幸來到亞利桑那鳳凰城這裡。願上帝保佑你們,願上帝保佑美國。

閱讀英文全文

觀看中英文字幕視頻

翻譯:【鏟共騎俠】【草根力量】 【Jamie】【Ying202064】【 倚天劍】校對:【abba(文立)】 【Michelle】編輯整理: 【Michelle】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相關新聞: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談川普總統和習近平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7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