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斷交在即,未來中國會發生什麽?

來源:VOG秘密專欄組

在談到美中斷交可能性以及未來影響的同時,我們不得不先回顧下美伊斷交史,這是因為美伊關系與美中關系在某種程度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1979年2月,伊朗宗教神棍—霍梅尼發動了伊斯蘭革命,4月1日“伊斯蘭共和國”宣布成立,巴列維王朝被推翻。11月4日,伊朗首都德黑蘭的學生4000余人在霍梅尼的支持下,占領了美國大使館,扣押了52名美國外交官,作為要求美國交出巴列維的人質。這場人質危機始於1979年11月4日,一直持續到1981年的1月20日,長達444天。1980年4月7日,時任美國總統吉米·卡特宣布美國和伊朗斷交,終止一切經濟往來、禁止伊朗石油進口和凍結約11億美元的資產,兩國關系全面走向脫鉤。自1980年以來至今,伊朗與美國都沒有正式的外交關系。

美伊斷交後的40年間,美伊關系經歷了多輪跌宕起伏。但從整體上講,伊朗始終處於被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聯盟國家的制裁與封鎖當中。歷經四十年輪回,伊朗由巴列維王朝時期經濟排名中東第一、全球前十的發達國家儼然淪落為如今極權體制下全球最貧困的國家之一。如今,伊朗經濟體量直接下滑了70%還要多,貨幣貶值,物價飛漲,經濟損失慘重,窮困潦倒;伊朗人民有超過一半人口約5000萬人處於貧困線以下;國內政治氛圍以獨裁與專制為綱,社會貧富鴻溝巨大,社會矛盾更是尖銳突出。近來,美軍對伊朗指揮官實施了“斬首行動”,雙方關系劍拔弩張,沖突一觸即發。神棍霍梅尼上臺後建立的伊朗獨裁政權之所以能夠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全面封鎖下茍延殘喘40年,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背後有中共CCP一直在違反聯合國對伊禁令的狀況下為伊朗經濟輸血、為伊朗發展核武器提供支持,華為就是經典案例之一。

歷史充分證明,與美國斷交毫不誇張地講即是與機遇斷交,與自由民主法治世界斷交,給美對立國帶來的必然是以美為首西方國家的制裁與封鎖,帶來的是經濟大崩潰,帶來的是人民的覺醒甚至是政權的更叠。回顧全球,無論出於何種緣由,與美斷交或者被美斷交的國家,事實證明,都發生在獨裁極權國家,如伊朗、朝鮮、古巴、敘利亞等國,無一例外。

關於美中關系,我們不得不回到這幾天全球都吵的沸沸揚揚的“美國首先要求中共駐美國休斯頓領事館在72小時內關閉以及中共作為回擊也要求美國駐華成都領事館在72小時內關閉”的美中外交新聞事件。短短幾天,美中關系儼然已處於歷史冰點。但是,當我們回顧自1979年美中建交以來,雙方之所以在這個時間點出現這樣的事件其實根本不意外,反而是一種歷史發展的必然。

1967年,尼克松總統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發表了一篇十分著名的文章,闡明了他未來針對中共的戰略。他表示,“長期而言,我們完全無法承受將中國永遠置身於國際大家庭之外的情況……只有中國發生變革,全世界才能安全。為此,我們的目標是——在我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們必須對事態施加影響。我們的目標應該是促成變革。”所以,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應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邀請對北京進行了具有歷史意義的訪問,啟動了美國的接觸戰略。1979年美國正式與中共建交,同時宣布與退守臺灣的中華民國斷交,終止與其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82年八一七公報發表,與此前發表的上海公報、中美建交公報合稱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成為中美關系的基礎。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以及美國尼克松總統奉行的接觸戰略下,美國迫切地要求增進世界的自由與安全,希望中國共產黨也能投桃報李給予響應,在未來的發展進程中能夠不斷作出變革,希望中國可以在實現更大繁榮的基礎上實行開放,建立民主自由法治的社會制度,減少對海外構成的威脅,與西方國家實現友好相處。

夙願始終美好,但現實卻永遠冰冷與殘酷。美中建交後,中共在經濟、軍事、人文以及國際事務等領域得到了美國以及西方國家的聯合大力支持。即便是在中共1989年“六四學運運動”中進行大屠殺,收緊言論自由與民主的情況下,美國也沒有采取任何實質性行動進行阻止,還是堅定不移地奉行基辛格主義,對中共還是抱有“多給一點時間促成中國內部變革”之希望。2001年,在美國的支持下,允許中共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使中共由原來的GDP總量1.3萬億美元在不到20年的時間裏上升到了14.4萬億美元的GDP規模,經濟體地位僅次於美國。美國對中共經濟的政策開放,對中國人民的敞開胸懷,是中國經濟20年高速發展的重要推動因素之一,用郭先生的話講,是美國成就了中共的今天。

當美國驀然回首時才恍然大悟,中美建交這幾十年,中共經濟騰飛了,但當時尼克松總統的“接觸戰略、促中國內部改革…”的願望卻依舊沒有任何進展。中共自2001年加入WTO後,利用不平等貿易策略開展國際貿易活動、偷盜以美國為首西方國家知識產權、強制外企技術轉讓、進行國家行為的網絡黑客攻擊、通過《中國制造2025》/《中國2035》/《中國2049》控制全世界經濟到現在釋放病毒造成全球上千萬人感染,上百萬人死亡,以國家行為輸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企圖利用獨裁專制思想毀滅西方文明國家民主自由的社會制度,控制全世界,重構世界政治/經濟秩序,這二十年來,中共一刻也沒有放棄過控制全世界的邪惡目標。中共所做所行已經充分證明,美國篤信“用繁榮與影響促使中共改革”必然的時代已經結束。美國一味追求的接觸並沒有按尼克松總統的希望促成中國內部的變革,反而給世界與人類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郭文貴先生2017年掀起的爆料革命(Whistling revolution)正式打響了中國14億中華民族兒女的滅共第一槍,正式開啟了美國以及西方其他民主國家的覺醒之路。天道酬勤,邪不壓正,歷時三年的爆料革命終於喚醒了美國政府與民眾,喚醒了西方正義世界的力量。但覺醒的代價卻是無比沈重的,眾所周知,此時此刻的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正在遭受CCP病毒的肆虐,每天數以萬計的生命在死亡,數以十萬乃至百萬人在感染,就像我們的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在接受Fox電視臺采訪時向全球發出的警醒一樣“我們必須要求中共立即交出真相,因為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中國共產黨走到今天這一步,不僅失去了“當年打江山時承諾中國人民給予美國式民主”的諾言,也同樣辜負了美國以及西方世界對中共的包容、自由與開放。

2020年7月23日,邁克爾·R·蓬佩奧國務卿 (Michael R. Pompeo, Secretary of State)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約巴林達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暨博物館發表了重磅演講“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蓬佩奧國務卿在演講中意味深長地講:“我們曾設想與中國接觸可以為今後帶來有望實現相互尊重與合作的光明前景。但是今天——今天我們坐在這裏都需要戴口罩,眼看著疫情的人數統計節節上升,都是因為中國共產黨未履行對全世界的諾言。我們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有關香港和新疆鎮壓事件的頭條新聞。我們看到披露中國貿易劣跡的數據觸目驚心,導致美國喪失工作機會,使全美國各地的經濟受到沈重打擊。我們看到中國軍隊日漸坐大,確實也更具有威脅性。”此次演講標誌著尼克松總統40年前開啟的接觸戰略以及後來一直主導美中關系發展的基辛格主義徹底地結束了。在演講中,蓬佩奧國務卿第一次向中國人民喊話與美國一道站起來推翻中國共產黨這個邪惡集團。正如足球明星、《新中國聯邦宣言》宣讀人郝海東先生說的一樣“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求”。

今天我們看到美國限時關閉中共駐休斯頓領事館只是美中外交關系進一步惡化的導火索,即將一周或者是兩周但絕不會太久,毫無疑問,美中將徹底斷交,與惡魔對話只能用其聽得懂的語言——Action!Action!Action!。那麽美中斷交後將對中共產生何種影響,對中國的老百姓產生什麽影響?這是我們值得深思又必須要回答的問題。

首先,我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到,美中斷交意味著美中多維度戰爭的開始,意味著美國將從各個方面徹底與中共脫鉤,美國將利用一切可利用之手段制裁封鎖中共,甚至不惜一場熱戰。對抗消滅中共絕不能像當年美國對付蘇聯一樣,必須在美國11月舉行大選前,消滅中國共產黨,速度要足夠快,力度要足夠大,狠度要足夠強。可以預想,為了達到快速滅共的目的,美國將必須采取以下措施:

1. 美國聯合歐洲各國以及亞洲所有聯盟國家徹底切斷與CCP溝通之所有渠道,關閉一切和談溝通之門。

2. 美國以國會通過的《香港自治法案》為法律依據,與港幣徹底脫鉤,制裁中共及香港高管,沒收中共在美所有資產,就像當年美伊斷交後,美國悉數凍結伊朗在美所有資產一樣。據郭先生講,中共在美資產高達數十萬億之多。不僅如此,美國還要說服盟國采取同樣行動,在經濟上徹底封鎖中共。

3. 美國聯合盟國切斷與中共一切之貿易,將中共剔除SWIFT系統,聯合全球聯盟國家禁止與中共進行任何一美元的交易。

4. 以美國為首的聯合軍隊像班農先生建議的一樣,限時72小時拆除南海所有非法軍事設施,否則將實行強拆,如果與解放軍發生熱戰,美軍將實行全面降維打擊,像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講的一樣“打之必贏”。

5. 以美國為首的聯盟國家限時CCP開放所有病毒實驗室,允許全球聯合團隊入住調查冠狀病毒來源及真相。

6. 在CCP不接受以上任何要求或單方面開戰的前提下,美國將沿用定點打擊伊朗的方式對CCP高層實行定點清除式打擊。

7. 以美國為首的聯盟國家向中共黨內發布告示:“誰處決了那些瘋狂的家夥——那五個中共最高領導人,誰把這些人送到監獄,美國一定保護你,西方國家、整個世界保護你,因為你推翻了中共獨裁,你是這個世界的英雄,接下來我們還要保護你的家人(也包括你),並且全世界必須保證你的安全。”

8. 美國在對抗中共過程中,必須同時采取強硬手段排除國內CCP沼澤,防止“後院起火”的狀況發生。

其次,我們必須要明白一個事實,中共之所以能存活70年,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依靠綁架14人民為借口,要挾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在爆料革命的影響下,美國以及西方世界已經在「中國人民不等於中國共產黨(CCP),中國共產黨9000萬黨員中絕大多數都是好人,是被CCP綁架的人」達成了一致共識。所以那些妄圖“以消滅中共就會損害中國14億人民利益”為借口給CCP開脫的任何個人及團體都是別有用心之徒,是CCP的走狗與幫兇,是撒旦與邪惡的為伍者。事實上,恰恰相反,14億中國老百姓中,有90%都是不支持共產黨的,共產黨不是14億人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是毛澤東“槍桿子出政權”從中華民國蔣介石的政權中搶過來的。中國14億人民需要借助國際力量推翻中國共產黨,解放中國人民,建設一個民主、法治、自由的新中國聯邦。由此可見,美國以及西方正義國家針對CCP采取的任何打擊行為都是中國14億人民渴期渴盼的結果。中國14億同胞,其中不乏血性者,不乏正義者。我始終堅信,在美國及西方國家真正打響消滅CCP第一戰的同時,中國14億同胞絕不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而是奮起反抗,以香港同胞為榜樣,戰鬥到底。民怨積累太深,貧富差距太大,社會矛盾太多,中國底層老百姓真正站起來的那一刻不會再遙遠,所以請美國請世界所有的正義力量給中國14億人民一個機會,團結一致消滅CCP。

再次,我們14億同胞要在CCP轟然倒下的同時做好一切充分之準備,絕不能再淪為中國共產黨的陪葬品。中共從土改和鎮反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到如今鎮壓香港運動,這七八十年的時間裏造成了幾億人的死亡。世界上沒有一個政黨能屠殺這麽多人,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也沒有哪一個朝代或者某一個時期能死亡這麽多人,可以說自人類誕生以來,絕無僅有,可偏偏中國共產黨創造了人類歷史,打破了世界的撒旦記錄。美中關系斷交後,國內將面臨糧食短缺、人民幣變為廢紙、房地產泡沫破裂、經濟大蕭條等問題,所以懇請我們的同胞一定要做最壞的打算,囤積足夠的糧食過冬,換取足夠的外匯保值或者投資新中國聯邦雅典娜計劃之喜馬拉雅生態系統(G-TV、G-Coin、G-Dollar、G-news、G-Fashion、G-Mall等)。我們必須學會如何在至暗時刻保護自己及家人,遠離CCP,坐待黎明的到來,新太陽的升起,那時的中國將煥發新的生機,那時的中國人民才能真正地站起來,那時的中國人民才能擁有自由、民主與法治,那時的中國人民才能迎來和平與希望,那時的中國人民才能享受平等與財富…。

美中斷交將成為歷史必然,中國共產黨已是強弩之末。中國14億人民眾誌成城,必將與正義站在一起成就中華民族一個真正偉大全新的未來。美中斷交標誌著中國共產黨即將退出歷史舞臺的開始,美中斷交後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是對未來沒有共產黨時代人們對美好生活無限向往的追求,美中斷交後意味著“強拆、截訪、貪汙、腐敗、威權、屠殺、獨裁、專制等70年橫行中國大地上的種種醜惡的結束,誕生的將是一個自由、民主、法治的新中國聯邦!!”。

寄語:親愛的14億中國同胞,中國共產黨在中華民族土地上統治的70年,教育淪為了流水線作業的奴化工廠,環境破壞殆盡恐將永遠失去老祖宗留下的綠水青山,經濟金融充斥著假醜惡淪為當權派牟利之工具,中國經濟40年發展的成果被幾何級泡沫化,恐將造成天崩地裂式的經濟大蕭條,自由民主法治被抽盡了最後一口氣,成就了“習大帝”回到了百年前被推翻的封建帝制時代,「我們不能再麻木不仁,我們不能再隨波逐流,我們不能再跪膝低頭,我們不能再沈默不語,我們不能再聽之任之,我們不能再善惡不分」,我們要起身高呼“天滅中共,光復中華”,我們要敢於反抗中共暴政,號召全民建立一個民主、自由、法治的新中國。美中斷交作為“西方民主國家聯合中國人民一道站起來消滅中國共產黨”的第一步,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未來的新中國,我們期之、待之,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同胞們,行動起來吧!天就要亮了!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