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在簽署降低藥品價格的行政命令時的講話(2020.7.24)

新聞簡述:川普總統於7月24日在白宮南苑禮堂中,在簽署藥品降價行政命令時發表講話。聲明瞭藥品降價的必要性,贊美了為藥品降價做出努力的人們,並讓一些受益者代表發表講話。

講話全文摘要

藥品降價行政命令在對降低藥品價格、特殊需求、以及外國對我們的剝削方面做出前所未有的貢獻,要求聯邦社區衛生中心做出調整,將他們從制藥公司獲得巨額折扣直接送還給患者,縮減與其它國家地區同類藥品的價格差距,阻止中間商倒買倒賣牟取暴利,要求醫療保險公司以與其它國家相同的價格購買藥品,為美國人民帶來廉價藥品的實惠。

我向大家保證,這將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會議,所以請各位給我一點時間。我們今天要談論的與「藥品定價」有關。如您們所知,國會為此進行了數十年的努力。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對於美國公眾來說將是不可思議的。

因此,今天,我正在採取大膽而有歷史意義的行動,以降低美國患者和美國老年人處方藥的價格。

在對降低藥品價格、特殊需求、以及外國對我們的剝削方面,往屆政府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們毫無作為。僅在上屆政府任職期間,藥品價格就飆升了55%。由於我的政府自上任以來採取了積極行動,我們成功地降低了藥品價格,這是51年來的首次。但是這種降價仍然無法達到我所預期的目標。我正在特別為我們的偉大老年公民們尋求幫助。這就是我們今天正在做的。您會聽到一些令人震驚的消息,因為我們正在做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這將產生不可思議的影響。

不幸的是,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等待國會為美國大眾降低藥品價格而採取行動,而不是只為一小部分人。但是,即便只是對一小部分人,他們也什麼都沒做。我也不願再等待了。

因此,今天我要簽署四個全面的行政命令,這些命令將導致藥物成本大幅度降低,大幅度的。我們已經使它們降低了一些,但這還不夠。正如我所說,這是51年來的第一次,但這還不夠。它們代表著總統頒布的影響最深遠的處方藥改革,史無前例。

我們的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也來到這個重要會議上。亞歷克斯在哪?謝謝。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 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中心(CMS)局長,你們倆做得很好!西瑪,謝謝!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局長史蒂芬·哈恩(Stephen Hahn)博士,他確實在加速治療藥物和疫苗的研發。我剛剛從一些大型制藥公司那裡聽到消息,他們說FDA確實在推動這個流程。這非常重要,史蒂芬。您可以加快步伐,好嗎?(笑聲)謝謝。很好。我們對此表示感謝。衛生資源與服務管理局局長湯姆·恩格斯(Tom Engels)。湯姆,謝謝你。湯姆,非常感謝您的光臨。

我們也很高興請到了來自佛羅里達州 — 出色的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 — 出色的人。非常感謝。最後你也要說幾句話?好。我們的朋友,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你在哪裡 — 嗨,馬特,你今天很安靜嘛。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那樣。感謝你,馬特,你做的很棒。非常感謝。 佛羅里達眾議院議長何塞·奧利瓦(José Oliva)。何塞,非常感謝你!做得好。以及許多其它州和地方的官員,今天也都來了很多。非常感謝你們來到這裡。

我今天要簽署的四個行政令,將要完全重新改造我們處方藥市場,並在價格和其它方面做出調整,以使所有美國人都能負擔得起這些藥品。

第一份行政令將要求聯邦社區衛生中心做出調整,將他們從制藥公司獲得的有關胰島素和腎上腺素自動注射劑(EpiPens)的巨額折扣直接送還給患者。您知道,胰島素變得如此昂貴,人們已經無法承受。人們迫切需要它,但它已漲到你不敢相信的水平。同樣,EpiPens,在過去的六,七年里,EpiPens的價格高昂到可怕的程度。可怕的,可怕的漲幅,從很低的價格變成了天價。我們正在對此進行改革。這些藥品提供者不應在獲取折扣的同時,向他們最貧困的患者收取巨額的全價費用。按照這個行政令,受影響患者的胰島素價格將降至每天只需幾美分,每天幾美分是一個你無法想象的數字。這可以節省大量成本。

我今天下午簽署的第二份行政命令,將允許各州政府、批發商和藥房做一些其他政治家許諾了數十年但卻從未做到的事情。他們從未做到過。我們最終將允許從加拿大和其它國家安全合法的處方藥進口,這些國家的同類藥物價格要低很多。您無法相信,它們的差異達到70%,80%,90%,30%。同一家工廠生產的相同藥物,相同的東西,相同的包裝盒,相同的藥片,可是,價格卻降低了50%,60%和70%。

這就是自從羅恩當選以來,我和他一直在討論的事情,而我一直想這樣做。從法律的角度來看,這需要花費很長時間,而且我們都已經解決得很好。

因此,你們將在佛羅里達州和其它州節省大量的藥品成本費用。而且我們有許多州也想這樣做。羅恩真的走在最前列,我要這麼說。還有些州也追上來了。它很快就趕上來了。不會花他們很長時間才弄清楚這個道理,羅恩。這是顯而易見的。

我們為所有研究和開發支付費用,而其它國家卻不會支付這些費用,而我們的消費者則必須要付費。這已經持續了數十年。美國人平均支付的醫藥費是加拿大人的三倍以上。很多人去加拿大。我總是能看到人們去加拿大買藥,然後把處方藥帶回來,因為這樣他們節省了很多錢。這種旅行很值得。奧巴馬·拜登政府承諾結束這種不公平現象,承諾進口藥品,但他們從未做到。他們無法完成它。他們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到。

但是在我的政府中,我們挺身而出去反對藥品遊說者和特殊利益集團,並反對一個被綁架的系統。「綁架的系統」 —你們以前曾聽說過這個詞。我正在解綁這個已有數十年歷史的系統。我們正在做早就應該做的事情。

我今天要簽署的第三項革命性的行政令將阻止中間商,防止這些中間人從中牟利。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可能比制藥公司還賺更多的錢。公平地說,制藥公司 — 大型制藥公司,他們在疫苗研發方面做得很好,他們在治療方法上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訴你,因為我經常與他們打交道。但是我認為中間商比他們賺更多的錢,而他們做的不多,也許他們什麼都不做。有人說他們什麼都不做。沒人知道他們是誰。但是中間商正在牟取暴利。藥房利益管理人員和人們只是用這種高昂的藥價欺騙醫保患者,而自己卻獲得巨大的折扣。巨大的折扣。他們幾十年來賺的錢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甚至無法估量。賺得太狠了。我可以告訴你,一些非常有錢的人今天不會非常喜歡我。(笑聲)我可能非常瞭解他們。我可能會在棕櫚灘碰見他們。(笑聲)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我聽了好幾年的關於「中間商」的事情。「中間商」 對吧,Alex?他也不知道他們是誰,但他知道他們很富有。不過他們將不會再繼續這樣富裕下去了,因為處方藥價格將會下降。

所以這是一件大事。這是非常重要的步驟。它本是很久以前就應該採取的。它們將產生很大的影響。我不用告訴你們最近幾天當他們聽到我打算這樣做時給我打了多少個電話。連很久沒有與我通話的人也給我打電話。通常,制藥公司會給這些中間商50%的處方藥價格折扣。可是,這些折扣通常不會體現在藥房的收銀台,也就是說不會轉換給大眾。這項行政令定每年將使數十億美元,我的意思是,數十億美元的折扣落實到患者身上,每年為美國人節省成千上萬美元的藥品費用。個人每年將省下數千美元。你們無法想象我們今天談論的事情將會產生多大的影響。

我們的領袖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一個偉大的領袖也在這裡,簡直不敢相信,因為他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國會議員。很久以來,他一直想去做這件事,但他們從未實現過。我明白這是為什麼。他有巨大的壓力。他們給總統施加巨大的壓力,不讓這樣做。

我今天要簽署的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行政令,這是最重磅的一個行政令,將會結束壓迫在美國患者和美國老年人身上白吃白喝行徑。幾十年來,我們的公民對處方藥支付了全世界最昂貴的價格,沒人能比。其它國家在相同的藥物費用的支付上卻要少得多,再重復一次,這些藥物是完全的包裝盒,來自完全相同的工廠、完全相同的公司。他們只支付我們的公民所付費用的10%,20%,30%。在某些國家同樣藥的售價為1美元,我不會點出他們的名字。他們都是盟友,對嗎?他們稱他們為「盟友」。我稱他們為「所謂的盟友」。但是,1美元的藥在我們的國家可能賣7美元,8美元。完全一樣的藥。在完全相同的藥物,我們的價格要比德國,加拿大和其它國家高80%。

這意味著美國人正在資助整個地球上巨大的藥物研發費用。我們承擔著這些的全部費用;他們什麼責任都不承擔。他們說:「我們就付這麼多。」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是社會主義國家。因此,我們正在為降低社會主義國家的藥品價格而付出代價。這是如何運作的?這是如何發生的?這些原本是應該在很久以前就解決的問題。即使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們本來可以更快地完成它,但是我們必須經歷漫長的等待期,漫長的時間。這是不可思議的一天。這只是重要的一天。這是重要的一天。我已經等了很久了。

我們難以置信和愚蠢地承擔了所有藥物研發的全部費用,從對制藥公司公平的角度而言。獲得批准可能需要15年的時間。一個簡單的藥物就耗資數十億美元。這也意味著美國的納稅人正在有效地補貼外國的社會主義醫療體系和許多其它國家的衛生福利。我們將結束這種剝削並恢復自由企業的原則,但這甚至與自由企業無關。說實話,這與常識和勇氣有關。

根據這一變革性的行政令,醫療保險將要求以與其它國家相同的價格購買藥品。以前我們為藥品支付四到五倍的費用,如果有人支付1美元,而我們過去是支付5美元的話,現在我們將支付1美元。現在將要發生的是他們的價格增加,我們的價格將大大減少,而且我們都會同意2.5美元或2美元,直到我們最後決定的那個數目。

但是,如果某個國家在付錢,無論在哪裡,只因為他們有更好的談判者,因為比我們有更聰明的人。這就是問題所在。也許他們是很誠實的人。誰知道?很多可能性。但是我們有,我們現在得到了世界上最低的價格。再也不必說「哎呀,為什麼完全相同的藥物在其它國家會便宜得多呢?」

我們也決心讓其它醫學上先進的國家為最昂貴的藥物支付費用。與其說支付最高的價格,醫療保險和其它藥品購買者將支付最低價格。迄今為止,醫保(Medicare)是世界上最大的藥品購買者。最後,我們將利用這種強大的力量為每個人爭取到更公平,更低的價格。每個人都將獲得更公平,更低的價格。這並不是說低百分之一半,而是要低很多。

在我們已經破產數十年的荒謬制度下,我們甚至不允許對藥品價格進行協商。你相信嗎?我說:「我們要談判什麼?」 我們被禁止,我們受到國會對藥品價格談判的限制。你們能想象嗎?你們說:「我想要一個更好的價格。」 「對不起,先生。你們不允許這樣做。那是非法的。」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系統?您知道世界在看著我們,他們嘲笑說:「這都是些什麼傻瓜!」 但是他們對我們客氣。不過事實並非如此,這必須結束,好嗎? 

我看到你是一個我們所說的「粉絲」。你一定是醫生。你是醫生嗎?是啊, 醫生知道。醫生知道。您已經知道很多年了。我們不被允許進行談判。你相信嗎?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了。

對今天我要簽署的行政令,我很高興地宣佈,一些主要的制藥公司的負責人要求召開會議,討論如何才能快速大幅度地降低美國人的藥品價格和自付費用。他們想做正確的事。他們將做正確的事。看,我認為他們在治療方法和疫苗研發方面的工作是如此重要。我們將在星期二見到他們。我們將在這裡看看結果吧。這本該是很早以前就完成了的事情。

這家制藥公司高管將於週二來到白宮,他們對如何大幅降低藥品價格有一些方案。我們已經將它們交給您了。我不知道他們有些什麼好的辦法來代替所謂的「最惠國待遇」。最惠國待遇,這意味著我們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能獲得最低的價格。誰得到了最好的價格,那就恭喜你了。非常感謝您成為一名優秀的談判代表,因為我們現在也獲得最低的價格。早就應該這樣做了。

如果這些談判取得成功,我們可能無需執行第四個行政條令,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強硬的條令,很強硬,我明白這一點。對於我們的制藥公司,我們是非常尊重他們的。因此,我們將在週二看看他們想說些什麼吧,也許他們有一個不錯的主意,但必須是非常實質性的。他們實際上支持補貼回扣規則,因為他們說(回扣)使你不需要做很多事就可以賺錢,而且我相信,他們賺到很多的錢。如果不是那樣,如果我們之間不能達成交易或缺乏共識,該行政令將被執行。

第四個行政條令「最惠國待遇」,是最重要的一個條令,雖然其它幾個也很重要。順便說一下,這四個都很重,但是,第四項行政條令的執行將一直保留到8月24日,希望制藥公司能拿出一些可以大幅降低藥品價格的措施。現在時鐘開始倒計時了。因此,是8月24日凌晨12:00,最惠國待遇的條令將生效。而且,馬克,請您注意:是12:00-不是12:01,好吧?

與此同時,我們正在為應對中國病毒的治療療法和疫苗開發做非常努力的工作,這是我們的首要任務,而且正在以創紀錄的速度進行。哈恩博士,非常感謝你!太棒了!你真的很棒。本月有兩個疫苗候選品已經進入臨床試驗的最後階段。對嗎?在接下來的幾周內,還有更多的疫苗將進入最終試驗。

我剛才在與一個人談話,他們正在研發治療方法,不是疫苗。坦率地說,這是對我來說最令人興奮的消息。我們現在可以走進醫院並使人們的情況變得更好。我更喜歡那個。但是,從長遠來看,疫苗會更有用。

所以這兩種方法我們都有。這二者的進展都很快和很順利。而且,我猜想,早期的成果已讓我們欣喜若狂,對嗎?已經不僅是高興了。

對那些最有前景的候選疫苗品,我們正在投入大規模生產。因此,生產的第一天就意味著我們已經找到了答案,否則我們不會下如此的賭注。這是一個很大的賭注。因此,在我們獲得批准的第一天,它將立即可以使用,醫生,對嗎?因此,如果我們得到批准,通常需要三年至四年的時間才能達到我們現在所取得的這個成績,人們說需要這麼長的時間,然而實際上,我們只用了幾個星期就完成了。那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另一個討論的事情是那些正在批准中的藥品,這個流程本身可能會耗資數十億美元,並且將等待12年,15年之久。在哈恩(Hahn)博士和斯科特(Scott)的領導下,您們付出了很多;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我們將這個時間縮短了不到一半,而且我們還會進一步縮短。當然我們必須確保它是安全的。

在所有這些里,我們有一個叫「嘗試權」的東西,即,當我們擁有一種我們認為是好的藥物。馬特·蓋茨(Matt Gaetz)對此給予了幫助,在他還是國會議員時,他使其獲得批准。我們得到了偉大的人們的鼎力相助。

「嘗試權」是很了不起的一個發明,如果有一款新藥是有效的,但是為了安全起見必須經歷非常漫長而詳細審核的過程。如果某人身患絕症,病得很重,那麼這個人是扛不過去的。因此對一個病情嚴重的病人,我們通過了立法,而人們為此爭取了42年。這就是「嘗試權」,即人們在一個協議上簽名,協議指出如果藥品效果不好,病人將不會起訴藥品公司,不會起訴保險公司,也不會起訴我們的國家。如果他們有錢,可以去別的國家,去亞洲,然後去歐洲;他們走遍世界,希望找到治癒的方法。他們身患絕症。如果他們沒有錢,很不幸,他們就只能毫無希望地回家,等待著生命的終結。 

在這些事情當中出現了一個問題,它是制藥公司面臨的最大問題。他們不想讓病人在他們的樣品中,而那些病的人想要在樣品中。因此,我們創建了一個單獨的示例,以免對這些公司造成傷害。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該藥物是可行的,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測試方式嗎?某人身患絕症,而後突然得救了,我們有這樣的例子。太不可思議了。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方案。我希望有人能夠寫一個有關它的報道,因為它是我們所做的事情之一,對此我感到非常自豪。我甚至喜歡這個名字:試用權。他們有權嘗試一個需要兩年或三年才可以被通過的藥物。他們是身患絕症的病人。

以前,您會說:「好吧,他們病入膏肓,即便如此,我們也不想給他們一種會傷害他們的藥物。」 那麼,他們將會 — 他們將要死亡,但他們仍然不想給他們服藥,因為他們認為這個藥可能很危險。也許在某些情況下,這可能是危險的。但是我們在該方案上取得了巨大成功。我為此感到驕傲。

此外,我的政府已確保了全球90%的雷姆昔韋(Remdesivir)藥物供應,這對美國產生了巨大影響,我們的研究每天都不斷湧現出許多有前景的治療方法。當我們採取這些歷史性行動時,今天獲益的美國人民已經加入了我們的步伐,他們從我的政府為減少醫療保健和處方藥的成本而採取的措施中受益。我們將有一個龐大的醫療保健法案,我們將在很短的時間內提出,它將是非常完整的。

今天,我們在處方藥上取得的進展,我們將會看8月25日發生了什麼。我們是否會做「最惠國待遇」還是不做,將取決於制藥公司。但是,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在醫療保健方面的成績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我們還有另一個移民方面的議題。這是一項龐大的移民法案。我認為這也是一項任何人都沒有想到我們能夠做到的事情。因此,這真是太棒了。

保羅·馬登(Paul Madden)是一位每天都依賴胰島素的老年公民,他為此付出了全部的財富。保羅,如果可以的話,請您談談您的經歷?謝謝保羅。(掌聲。)

保羅:非常感謝。(他取下口罩)這樣你們就可以聽到我的聲音了。

總統:這樣比較好。

保羅:總統先生,非常感謝您抽出時間與大家分享幾個要點。非常支持您在降低胰島素和其它糖尿病相關藥物的價格方面的工作,我們每天有3千4百萬美國人依靠它們來維持更健康,更充實的生活。

正如你們所知,我叫Paul Madden,是波士頓人。我患有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已有59年了。自從去年開始享受醫保以來,我很快意識到,由於價格過高,我已無法負擔繼續購買對我最有效的處方胰島素。飛漲的成本影響了我的生活質量。記住這個數字:3400萬人糖尿病人。這個影響對我是如此之大,以至於我甚至開始使用有30年之前的胰島素來維持生存,而這款舊藥在平衡我的糖尿病方面效果不佳。

總統先生,您為確保醫療保險可以負擔得起胰島素,確保我和數百萬使用胰島素的老年人實現更健康、更高效、更獨立、更幸福的生活。感謝您一如既往地致力於幫助所有使用胰島素的人和糖尿病患者的都能承擔得起費用,使我們的子孫後代能直接受益於我們健康的改善。謝謝。(掌聲。)

總統:非常感謝!謝謝保羅,很棒!這在以前是要花很多很多美元的,那是大多數人無法承擔的,而現在真的是每個月只花一分錢。

我要感謝西瑪。您在那件事上的工作非常努力。西瑪,你能說說這個嗎?關於價格,請過來一下,Seema Verma,等等,你能告訴他們我們為急需的胰島素都做了些什麼?(掌聲。)

VERMA:好吧,我們在總統領導下開發出「老年儲蓄計劃」,它將把老年人的胰島素成本降低到每月35美元。這意味著節省了66%的費用。(掌聲。)

我可以告訴你們,副總統和我去了賓夕法尼亞州,有一位先生向我們走來,給我們看了他的胰島素,他說:「您每年能為我節省5,000美元。」

所以謝謝您,川普總統!謝謝你的的領導!(掌聲。)

總統:非常感謝!說的太好了。謝謝。太棒了!那是巨大的、一個巨大的差異。

今天來自馬里蘭州布倫瑞克市的牙科衛生醫師安德里亞(Andrea Eckles)也來到了我們這裡。安德里亞,請上台說幾句話。謝謝。請。(掌聲。)

安德里亞:謝謝您,總統先生!

總統:非常感謝。

安德里亞:我叫安德里亞·埃克斯,我是馬里蘭州不倫瑞克市的一名牙科衛生醫師。我的丈夫在一場不幸的車禍中去世,我成了寡婦,當時我的雙胞胎女孩只有四歲。我們的家庭健康保險是我丈夫的公司所提供的,而我突然發現自己不得不全職工作,並且把我的孩子送進全職的日托,因此我的財政十分緊張。這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那時,我唯一的醫療保健選項是我在一個很小的牙科診所工作,所以當時我唯一的醫療保健選擇是我所說的「無法負擔的醫療法案」。我要支付非常高的保費和共付額,完全無法負擔處方藥。有趣的是,您提到了腎上腺素自動注射筆(EpiPen),我必須購買EpiPens和噴霧劑,以至於,到了我完全無法負擔續藥EpiPen的地步。我想我家裡可能還有一個15年前的EpiPen,因為它的費用是00美元。但是,在我的情況下,這導致了 —

總統:他們的起價是多少?那麼,700美元,他們的起價是什麼?

安德里亞:本來EpiPen,我記得好像是20美元的共付費,那是在我們第一次獲得它的時候。然後每年,您知道,它一直在上升,直到我偶然地結束了 — 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這些增加和共付額累積,我最終有了超過15,000美元醫療債務。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我並沒有什麼重大疾病或其它任何問題。

但是在您擔任總統期間,我的保費成倍下降,而我的保險金範圍卻增加了。我的共付額幾乎消失了,您知道,或者說下降了很多。而我過去為自己預算的處方藥是每月150美元,現在則是每月15美元。因為您,我每個月少花數百美元。這樣的節省開支對於像我這樣的單身母親來說,確實有著很大的意義。因此,我只想發自肺腑地向您表示謝意。

總統:謝謝你,謝謝你!

安德里亞:感謝您所做的一切,感謝您為所有美國人提供的這些政策!

總統:非常感謝你!這是太好了!

安德里亞:謝謝。(掌聲。)

總統:這真是太好了。我很感激。的確是有很大的不同。那不是百分之一或百分之二;而是很大的百分比,是很大一筆錢。我要非常感謝你們兩個。非常感謝你們。

今天的行動將我政府的不懈努力得以持續,我們以較低的成本提供更好的醫療保險。我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來對抗腎臟疾病。這是一件大事。這是一件如此美好、如此重要的事情,包括有更多的移植和更好的治療方法。那些患有腎臟疾病的人會經歷地獄般的折磨。他們的生活就是地獄。我們做了很多事情,我們為此感到自豪。我們確實看到了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結果。

我們極大地擴展了遠程醫療範圍,為所有美國患者和家庭提供更多遠程醫療資源。在這病毒大流行的時期,遠程醫療使用率上升了,我想說它已經成千上萬了,大約是1,020%。沒有人想象過。它實際上是非常好的。這也是從流行中產生出來的一件好事;坦率地說,人們正在意識到它的好處。確實效果很好。

我們堅決捍衛醫療保險和社會保障,我們將始終保護,我們一直在保護,保護共和黨人,保護我們所擁有的條件,這一點非常重要。您現所擁有的條件將不會有任何改變。

我們結束了禁止藥廠和藥劑師告訴患者如何購買較便宜藥物的套用條款。我們以前有一個條款,如果您去找藥劑師,我沒有說錯,這甚至令人難以置信,那就是你不能談論價格。如果櫃台後面的男人或女人開始談論價格,那會發生什麼呢?你會把他們的執照拿走嗎?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想想看,這就阻止了,它阻止了藥劑師告訴患者如何購買更便宜的藥物。我們有一種便宜的藥品,價格也一樣好,但「我不能談論它。」 他們甚至不能說。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能想象這些事情嗎?

我們批准了數量創紀錄的低成本仿制藥。我們增加了仿制藥數量而不是增加行政管理。許多仿制藥,從我所聽到的情況來看,所有仿制藥,有時人們想看到標籤,但他們說這些藥和其它仿制藥是一樣的質量,而且您付的錢還要少得多。我們增加了預算,超過了任何政府部門。無法與我們相比。

而且,我們把胰島素費用設定了上限,我們剛剛討論過,對許多醫療保險受益人和其他許多人來說,每月的費用僅為35美元。正如您所聽到的,這將省下很多的錢。

「試用權」,我曾經說過這個,並為它感到驕傲。對我而言,沒有比美國人的健康和福祉更重要的了。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了。

伴隨著今天的行動,我們將結束數十年來華盛頓的背叛和空洞的承諾。你們曾經違背了好多的約定。我會說「完全失去信用」。你們已經受夠了,這是完全的空洞的承諾。

我們將病人置於說客之上,老年公民和特殊利益之上,我們把美國放在第一位。當您看到我們是怎麼考慮最惠國條款這個問題時,在8月25日生效的基礎上,我們會看到,看到它們有什麼好處。但是,當您仔細想想,我們在做什麼?我們把美國放在第一位,當您聽到其它國家在毒品價格方面取得了更好的交易時。

有人跟我說,「這比醫保更重要。」 我們正在做醫保,但這比什麼都重要:藥品價格。他們被宰了 — 被藥價給宰了。

非常感謝你們。我要感謝大家的到來。我想問亞歷克斯先生,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請亞歷克斯部長上來說幾句話,然後我將簽署一項行政命令。

我還要請佛羅里達州州長 — 羅恩,你也要上來說幾句話。我們將登記,你會外出購買這些藥物,並為佛羅里達州的人民節省50%或60%的費用,其他人也會加入你的行列。這是偉大的。

我想讓你告訴我你是怎麼做的。我會非常快地行動,因為現在所有媒體都在這裡,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你過去沒有過這樣的壓力。

我會告訴您有關羅恩的一件事,邁特會告訴你,他很好的處理了壓力。而且你做得很好。非常感謝你。請,Alex。

AZAR部長:好的,總統先生,非常感謝您在這裡的領導。您向我們所有人提出了四個目標:結束外國隨意的行為,改善我們為藥品付款的聯邦計劃方式,降低公民的自付費用以及藥物價格。

您在2018年5月制定了《藥品定價藍圖》。在此之前,每年都有大規模的藥品價格上漲,大規模的價格通漲。自您的《藥品定價藍圖》發佈以來,那種程度的通貨膨脹已經停止,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成就。

但是您說:「那還不夠。我想要更多,給美國人民帶來更多改變。」 而今天,您做到了,允許進口。在您之前的總統們一次又一次地承諾允許,允許從低成本國家安全進口藥物。您是第一個兌現承諾的總統。您將有州長DeSantis的州和部落進口計劃;您將有一個個人進口計劃,個人可以從國外以低成本獲得藥物;並且您將有一個胰島素再進口計劃,讓美國人可以以較低的價格從加拿大再進口胰島素。

您將針對聯邦健康中心。您將針對那些在胰島素和EpiPens方面獲得了巨大的折扣的問題。您將確保低收入的美國人能從這些折扣中受益。

而您也要對付中間商。每年給中間商的300億美元隱密回扣,現在將流向醫保患者,當他們出現在藥房時,由於總統的大膽行動,當他們出現在藥房時,他們平均可獲得30%的折扣和自付費用。

我們要結束外國佔便宜行為時,對付外國的社會主義制度,這些制度一直站著美國老年人對昂貴藥價的支付的便宜。現在,他們也必須公平的承擔應有的份額。我要告訴您,您所做的和正在做的,在對藥品價格的改革上,你做得比美國歷史上任何一位總統都做得更多。您有 —(掌聲)

總統:謝謝。

AZAR部長:您正在對抗藥品公司,正在對抗中間商,您在與歐洲社會主義者做鬥爭 — 所有這些都是為了那些出現在藥房櫃台前的被遺忘的美國男女。為此,我為您今天的工作感到驕傲。謝謝總統先生。

總統:非常感謝。太好了,Alex。謝謝。(鼓掌)謝謝亞歷克斯。

羅恩,有請。

德桑蒂斯州長:總統先生,謝謝您的領導。當我們於2019年在佛羅里達州開始立法會議時,我們的眾議院發言人何塞·奧利瓦(José Oliva),他今天也在這裡,他說他有一個龐大的醫療保健議程。於是我們做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例如擴大遠程醫療,廢除需要證明書的法律。但是他真的很想在處方藥領域上大展拳腳。我也是,因為這顯然是一個問題。

但是我告訴過何塞,我說:「聽著,我們必須找到一種我們將能夠完成某些事情方法。」 我不想只是扔出一個信號彈,然後很道德的表示我們正在做一些關於藥品的事,結果卻什麼也沒發生。因此就有了需要聯邦政府批准的法律條款。

我們在佛羅里達有一個計劃。我們前進了。我去找您了。這項法律至少已有20年了。其他總統有能力拉這個槓桿,但他們沒有這樣做。我上前問您,並不是每個人都贊成您這樣做。有很多人在對您說:「不要這樣做。」 但是您全神貫注於為公眾降低藥品價格,尤其是我們佛羅里達州的老年人們。這一點是非常清楚的。

所以,當佛羅里達州向前邁進時,我們知道我們得到了您的支持。我們知道這一天最終會到來。我認為,事實上,今天我們站在這裡 — 顯然,佛羅里達,我們做了一些基礎工作,但實際上,這是總統領導的結果。

因此,佛羅里達人民,我要感謝您在這方面與我們一道。就像我說的那樣,這本來需要近20年的時間才能完成。它還沒完成。 所以,您就是促使它完成的人。

總統先生,謝謝您!

總統:非常感謝您,羅恩!謝謝您!(鼓掌)謝謝。

我們將簽署這四個非常重要的文件。我只想感謝艾米,祝賀你,艾米!這是一個很高的水平,您將做得非常棒。羅素,恭喜你。他剛剛得到確認,我們很感謝。很棒的工作。帕特,非常感謝你的到來。我們很感激。非常感謝你。

好,我們去吧。

(簽署行政命令。)(掌聲)

非常感謝大家。

結束               

閱讀白宮英文原文

翻譯:【Guanghan寶寶】【Melody太陽的旋律】校對:【奔騰的長江】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7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