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古開天

———淺論新中國聯邦核心信仰內涵(一)

作者:宗示

你從哪裏來?到哪裏去?如果這話是小區門衛問你,那是安全問題,如果是警察問你,那估計是法律問題,如果是大學老師問你,那應該就是個哲學問題了。把哲學問題上升到國家法律層面,就會引導整個國家的價值觀與道德體系的方向。新中國聯邦是為消滅中國共產黨而來,那麽未來必須建立一個與全世界自由國家普世價值同步的價值觀與道德體系。正如文貴先生在2020年6月4號新中國聯邦成立日對聯邦國旗中最大那顆星的定義,那是新中國聯邦公民的核心信仰之星。

中華大地上的人類,自古以來,都有一種代代相傳的信仰,比如盤古開天,女媧補天等等,這是從信仰層面回答“你從哪裏來?”這個人類的永恒話題。即使是大權獨攬,雄霸天下的皇帝,他們也自覺的稱呼自己為“天子”,他們的權力不是來自於戰爭與殺人,也不是來自於父輩的傳承,而是來源於上天的神授,是代替上天來到人間行使君王的權力。自從共產主義幽靈來到了中國,中國人民的苦難就開始了,那是一種對抗全世界普世價值的無神論反人類信仰。筆者先從達爾文進化論入手,論述無神論的錯誤。

達爾文的進化論主要依據是他在加拉帕格斯群島看到的鳥雀種群。鳥雀的身體大小和嘴的形狀各有輕微差異是自然選擇的結果,因為有著粗壯鳥嘴的鳥可以在食物短缺的季節找到食物,其他鳥嘴不夠堅硬的則無法找到食物而滅絕。自然選擇是個很有說服力的理論,它可以證明很多物種在自然條件下進化為適應環境的多種物種。達爾文想證明,通過這個自然選擇的過程,種群是可以在非智慧的引導下,產生多種物種,沒有智慧,非設計,完全自然的過程就是達爾文理論的核心。1993年在巴哈羅聚會的科學家和哲學家,對達爾文理論提出了強有力的挑戰。鳥嘴能解釋物種的生存和滅亡 但是無法解釋鳥從何而來,這是不同層面的問題。達爾文說,自然選擇只有通過微小連續的變異來發揮作用,它不會發生巨大和突然的飛躍,但必須通過微小而可靠的,緩慢的步驟進行。我們就從組成大千世界豐富多彩的生命基本元素細胞說起。巴哈羅聚會的科學家邁克.貝希(賓州,力哈爾大學生物化學教授)說,達爾文時代認為細胞是一團簡單的原生質,21世紀的現代技術發現,單細胞細菌裏,充滿了電路,組裝指令和微型“機器”。有些分子可以象卡車一樣把物資從細胞的一端運送到另一端,有些“機器”捕捉太陽能,並轉化為可以利用的能量。人體的許多功能,比如聽覺,視覺,嗅覺,味覺,知覺,血液流動,呼吸作用,免疫反應等等,這一系列都需要機器來完成的。單細胞分子細菌鞭毛這個機器,就很有代表性。它有一個推進器和鉤狀區,傳動軸,驅動機,在五萬倍電子顯微鏡下,可以清晰看到三維結構。這是一個宇宙中效率最高的機器,機器中的有些部件,可以每分鐘十萬轉的速度運轉,並且可以連接到另外一個信號感測器上,以便可以從環境中接受到反饋信號。更神奇的是,在這個快速轉動中,卻可以立馬停下來,改變方向,並用每分鐘十萬轉的速度做反方向運動。按照達爾文進化理論,如何解釋這個細胞裏面的驅動機,就是最大的挑戰。邁克貝希提出來“不可簡化的復雜性”理論,說的是在分子機器裏面,缺少一個部件就無法完成工作。用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捕鼠器舉例比較容易理解。捕鼠器由五個基本部件組成,一個掛誘餌的鉤子,一個強有力的彈簧,一個細小帶彎杠子的錘子,一個用於固定錘子的固定棒,一個固定整個系統的平臺。如果這五個部件中的任何一個缺失或者有缺陷,這個捕鼠器就無法工作。這個不可簡化的復雜系統裏的所有部件,必須同時存在才能發揮正常功能—捕捉老鼠。這個系統理論可以來說明細菌鞭毛推進器,它是由40種不同蛋白分子組成,這些成分是必須的,如果缺少任何部件,鞭毛推進器就無法工作。缺少任何一個部件,就無法在細胞裏面組成了。從進化論的角度來說,不論是進化一個定子,或者進化一個轉子,一個U型介面,一個轉動軸,一個推進器,只要不是同時進化,就無法完成,還有,這些部件必須按照特定的排列組合成可以工作的平臺,不然也無法存在。突然全部部件到位而排列組合,已經讓達爾文理論中核心的細微而緩慢的逐步變化這個原則無所適從。分子機器這個不可簡化的復雜性,嚴峻挑戰了自然選擇學說。根據達爾文理論,眼睛,耳朵,心臟等都可以隨著時間,一較小的步驟積累而逐漸形成。而自然選擇必須是對機體有用才可以得到保留,如果不起作用,則會被淘汰,無法傳給下一代,也就是說,細菌鞭毛這些部件,必須同時形成並且有作用,才可以得以保留並進化。只是出現一個部件,是無法工作也無法被進化的。達爾文自己其實也意識到它的理論的局限。他說,如果可以證實,確有某種復雜的器官是不可能經由無數漸進而微小的變異而形成,那我的倫理就徹底崩潰了。

生物學有兩大課題,第一 翅膀,眼睛這種結構的生物體是怎樣從已存在的生物體中產生的。  第二 地球上最初的生命是如何起源的。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沒有很詳細的解釋,他只是假設說,有各種氨氣,磷酸鹽,光,熱和電流在某種條件下,經過化學反應,生成了一個蛋白分子。並且預備發生更加復雜的變化。 蛋白分子基本上承當了細胞內所有的功能。而組成蛋白分子的更小單位氨基酸中,現在知道至少存在三萬種蛋白分子,每一個都由20種氨基酸排列成不同組合。就象字母一樣的排列。如果排列正確,就形成有功能的蛋白質。氨基酸排列次序極其關鍵,如果排列不正確,就會形成一個沒用用處的鏈條,在細胞中被銷毀。蛋白分子的這種精確排列,是由誰來決定的呢?在細胞裏面更小單位的DNA雙螺旋結構中,隱藏著豐富的信息,科學家稱之為A  C  T  G 四種堿基符號,正是這些信息,決定了蛋白分子排列。也就是說,在自然選擇中,如果沒有DNA,那麽細胞就無法復制,無法復制就沒有自然選擇。到此,進化論基本成為了謬誤。在現代科學中,已經被證實了。( 順便說下,路德時評節目從2020年1月19號開始,在英雄科學家閆麗夢的指導下,不斷討論到病毒DNA和一系列相關知識。)

那麽,生命是如何來的,這個問題的解答有2個方案,一個是自然進化,一個是被設計。排除了自然進化,就剩下唯一的可能,生命是被設計出來的。現代科學借助電腦模擬,清楚看到了有智慧設計的特征。進入細胞核之後,DNA鏈條是合成分子蛋白的指令中心,一個分子機器首先解開了一部分DNA雙螺旋,使得遺傳信息暴露出來,另外一個機器就過來拷貝這段DNA遺傳信息,形成另外一個分子叫“信使RNA”,然後,這個攜帶著遺傳信息的RNA分子,穿出了細胞核門衛細胞核孔到了外面,進入核糖體工廠裏,開始不停組裝,復制。建成了一個氨基酸系列,然後離開核糖體,進入到一個桶狀的機器,被卷成具有特定功能的分子後,再釋放出來,被另外一個機器,帶到它需要的地方去。在這樣微小的結構中,有如此精密協調的機器在運作。這明顯是具有智慧的設計和制造。分子遺傳學的這個發現,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證明地球上的生命,是由設計而來。而不是自然進化。

數學家鄧博斯基提出了一個界定“設計”的理論。統計學上小概率的事物或者事件,符合某種可識別的模式,人們就可以探測到智慧的活動。比如,在海邊沙灘上,你看到海水沖擊形成的波浪紋線條,同時還看到了有“新中國聯邦”這樣的字樣出現在沙灘上,那麽,很容易就可以想到,波浪紋是自然形成的,同時,波浪無法形成文字,“新中國聯邦”這樣的痕跡,必定是智慧形成的。也就是說,小概率和特定性,形成了信息。這些信息存在於細胞中,證明細胞是一種智慧產物,是被設計出來的。在已知的宇宙中,沒有一個物質,能夠比DNA儲存的信息更多,傳遞的信息更有效。人體中完整的一套DNA,含有30億個堿基,DNA分子堿基的特殊排列方式,可以傳遞詳細的指令和信息,就象有意義的文字和字母,或者電腦程序中的二進位數字,這種智慧的結晶,會讓人類在豐富多彩的宇宙中,得出這樣的結論,人類,是被另外一種更高級的智慧設計制造出來的,那麽,這個設計者是誰呢?我們中國古代的先人已經給出了無限接近事實的答案,我們就順著祖先的答案,給出這個結論吧—–盤古開天!

回頭在來看看,馬列主義出爐的年代,科學技術不發達,科學家也無法對細胞內的結構和原理做深入的研究和分析,這給了達爾文進化論一個客觀上無法反駁的基礎,通過對達爾文進化論理論的大力宣揚,給全國民眾洗腦人類是從猿猴進化而來的,也就是說,不存在神,

不存在造物主,不存在盤古開天,女媧補天,不存在天子,不存在佛主道主,不存在上帝和真主,只有共產主義才是人類最偉大的存在,進一步給出了只有共產黨才是中國人的大救星這一結論。達到了樹立共產黨是中國甚至全人類最偉大的存在這一目的。而共產主義,提倡的就是暴力革命,誰拳頭大誰就是統治者,高高聳立在所有人頭上,最後的結果就是為了獨裁創造了一個無法辯駁的理論和道德世界。邏輯鏈就是進化論–無神論—暴力革命—共產主義—共產黨—個人獨裁。從現實中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到,個人獨裁的制度,對整個社會價值觀和道德觀的危害。獨裁制度權力是從最高往下逐級傳遞,而下級為了獲得權力,必須對上級負責,而不是對下級或者廣大民眾負責。遍布各地的地溝油,本來就是危害人類健康的東西,但是生產者通過賄賂政府官員,使得他們能繼續生產,而低級官員又通過賄賂上級官員,獲得權力和利益。一級一級往上賄賂。形成了一個腐敗的價值觀和道德體系。教師,醫生,法官這三個社會道德的保護器,最後也淪落成罪惡的幫兇。整個社會價值觀和道德的崩潰,正是共產黨極權獨裁的核心破壞力。

隨著休斯頓領事館被關閉,蓬佩奧國務卿在尼克松圖書館發表演講,標誌著中美兩國政府的關系,走到了歷史的轉折點。兩國政府的對抗,從貿易開始,延續到外交,新聞媒體和自媒體,司法,又因為中共病毒而擴大到了包涵醫療衛生在內的許多領域。美國政府官員多次在公開場合說,中美對抗實際上就是價值觀的對抗,是全世界自由國家普世價值觀與中共共產主義獨裁的對抗。爆料革命的戰友,既要為消滅中國共產黨而努力,也要為新中國聯邦核心信仰而努力。

突然想到文貴先生的盤古大觀,不知道當時建設這個大廈的時候,是否也因為跟信仰有關而命名。戰友們有機會的時候替我問問<_>。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