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工如何利用LinkedIn獲取情報源?

編撰:cash2019 、Pearl珍珠、文珺追隨MG、文肯尼

2020年,39歲的新加坡人楊俊偉在美國法庭招供他為中共作間諜。等待他的將是最高10年的監禁。而這一切,都要從五年前說起。

當時,他也是一位雄心勃勃、剛剛入學的新加坡博士生,入學後不久便受邀到北京為中國學者做報告,當時的他感到非常榮幸。他博士學位的研究方向為中國的外交政策。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很快他就親身經歷了這個所謂超級大國黑暗勢力的滲透與演變。

據美國法庭文件顯示,楊俊偉在北京作完報告後,就被幾個自稱在中國智庫工作的人找上了。他們說想付錢給他,讓他提供 “政治報告和信息”。從那時起,這些自稱中國智庫的工作人員(實際上是中共情報人員)便命令楊俊偉具體收集各種含有內幕的”情報消息”。

楊俊偉在一份“宣誓聲明”中表示,他很快意識到他們是中共情報人員,但他仍許選擇與他們保持聯系。他最初被要求關註東南亞國家,但後來,他們的興趣轉向了美國政府。

楊俊偉就是這樣一步步淪落成為一名中共特工。他被發展到在職業社交網站LinkedIn上利用一家虛假的咨詢公司或作為一個好奇學者作為掩護來誘捕美國的目標人物。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LKYSPP)培養了一批亞洲頂尖的公務員和政府官員,該學院的校友們表示,聽到他們的校友承認自己是中共特工而感到震驚。

“楊俊偉在課堂上是一名非常活躍的學生。我一直認為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研究生說。

楊俊偉還是個孩子時,他經常談論社會不平等。。。。。。。他的家庭經濟困難。我們很難將小時候的楊俊偉和他現在承認自己作為中共特工的行為聯系起來。

該機構的一名前工作人員對楊卻有不同的印象,他說楊似乎 “十分自傲自大“。

楊俊偉的博士生導師曾是備受矚目的華裔教授黃靜,他在2017年被新加坡開除,原因是 “外國政府代理人” (又稱間諜),而這一指控並未被確認。

黃靜始終否認這些指控。離開新加坡後,他先是在華盛頓特區工作,現在又去了北京。

根據與楊俊偉認罪書一起公布的法庭文件顯示,楊在中國時期,與中共上級聯絡人會面次數達數十次之多。

曾經在一次會面中,他被要求專門獲取有關美國商務部、人工智能和中美貿易戰的信息。

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書——比拉哈裏-考西坎說,楊俊偉 “毫無疑問,知道自己在為中共情報部門工作”。

比拉哈裏-考西坎說,他不是 “一個完全不知情的被利用的傻瓜”。

楊俊偉主要利用LinkedIn進行接觸目標人物,LinkedIn實際上是一個有超過7億人使用的招聘和求職信息交流平臺。雖然在法庭文件中,該平臺僅被描述為 “專業人員交流網站”

很多前政府和軍方雇員及承包商毫無顧忌地在這樣的平臺網站上公開發布自己的工作歷史細節,以便在私營部門獲得利潤豐厚的工作。

這無疑給外國情報機構提供了一個潛在的信息獲取平臺。2018年,美國反情報部門負責人威廉-埃瓦尼納警告說,中共政府將對這個微軟旗下平臺——LinkedIn采取 “超級激進 “的行動,而該平臺是少數幾個在中國沒有被封鎖的西方社交媒體網站之一。

凱文-馬洛裏(Kevin Mallory)是一名前中情局官員,去年5月因向一名中國特工泄露軍事機密而入獄20年,他一開始就是在LinkedIn上被物色為獵取目標的。

2017年,德國情報機構表示,中共特工曾利用LinkedIn鎖定了至少1萬名德國人。LinkedIn沒有回應對此報道的置評請求,但此前曾表示會采取一系列措施來阻止不法活動。

楊俊偉主要在LinkedIn上尋找他需要的目標人物,然後委托他們為他的 “咨詢公司 “撰寫報告,這個咨詢公司的名稱與一家有名的公司相同。然而,這些被完成的報告最終全部被發送到了他的中共上級聯絡人。

他所接觸的人中有一位曾在美國空軍的F-35戰鬥機項目中工作,那個人透露了自己經濟有困難。另一位是被派往五角大樓的美軍軍官,他寫了一份關於美軍從阿富汗撤軍將如何影響中國的報告,並因此得到了至少2000美元(1500英鎊)的報酬,

在搜尋這樣的聯系人時,楊還得益於 LinkedIn 的推薦算法功能。每次楊查看某人的資料時,它都會推薦一個新的具有類似經歷的聯系人,讓他可能會對這些人感興趣。這種算法使他如虎添翼,毫無顧忌。

根據法庭文件,他的聯絡人建議他詢問目標是否 “對工作不滿意 ”或 “有經濟問題”。

2018年在越南的一次抗議活動中被捕、後來被驅逐出境的美國前李光耀學校學生威廉-阮(William Nguyen)上周六在臉書上發文稱,在他的案件稱為世界頭條,然後出獄後,楊俊偉曾試圖 “多次 “與他聯系。

2018年,Yeo還為他的咨詢公司在網上發布了虛假的招聘廣告。他告訴調查人員,他收到了400多份簡歷,其中90%來自 “有安全審查的美國軍方和政府人員”。其中一些人的資料被送給了他的中共聯系人。

《中共間諜活動-情報入門》的合著者馬修-巴西說,利用LinkedIn招攬間諜是無恥下作的行為,但並不奇怪。

“我想很多世界範圍內的情報機構可能都會用它來尋找信息來源” 馬修-巴西說。“因為在LinkedIn上的每個人都會把自己的整個職業生涯放在那裏讓大家看到,這符合每個人的利益——在這方面,這是一個異常有價值的工具。”

馬修-巴西表示,用付傭金的方式請專業顧問寫報告是一個吸引潛在有價值情報提供者的很有效的方式。而這個上鉤的情報提供者以後可能會被說服提供機密信息。

美國負責國家安全的助理司法部長——約翰-德默斯說,此案是中共利用 “美國社會的開放性”,以及用 “非中國籍人士對付從未離開過美國的美國人 ”的一個典型例子。

新加坡是一個擁有580萬人口的多元文化社會,其中華裔占大多數,長期以來,新加坡與美國保持著密切的聯系,美國使用其空軍和海軍基地。但它也一直在尋求並保持與中共的積極關系。

考西坎先生說,雖然這是第一起涉及新加坡人的間諜案,但他不相信這會損害新加坡在美國政府中的聲譽,但他擔心新加坡人在美國社會中可能面臨更大的懷疑。

周日,新加坡內政部表示,調查沒有發現任何源於此案對國家安全有直接威脅的證據。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院長——丹尼,在《海峽時報》引述的一封給師生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學校沒有任何教師或其他學生與楊俊偉案有關”。

該校發言人對BBC表示,雖然楊已獲準在2019年休假攻讀博士學位,但是他的候選人資格已被終止。

楊俊偉似乎並沒有像他的中共上級們所希望的那樣,把他的所接觸的目標發展到他們所需要的深度。然而在2019年11月,在一份由他簽字畫押的聲明裏說:他被指示去美國,要把一位軍官變成 “永久的信息渠道”。他還沒來得及做任何事,就被逮捕了。

編者觀點:

LinkedIn是一個頗受公司、團體以及個人歡迎的展現其業務及工作經歷的社交平臺,很多人才職位招聘都可以通過這個平臺完成。文中所提的中共特工通過LinkedIn搜尋發展情報下線就不足為奇了。中共擅長搞地下情報輿論宣傳工作,通過LinkedIn發展情報下線只是多了一個新的招募平臺而已。當然,這是中共超限戰的一部分。

超限戰是與傳統戰爭不同的新的戰爭手段,是以一切手段,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的新型戰爭形式。它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新恐怖主義生態戰。 超限戰可以透過不流血手段達到傳統戰爭可以、甚至不可能達到的效果。

美國華爾街橋水基金總裁達裏奧7月26日接受福克斯采訪時不得不承認,當前和中共之間的關系現在相當於二戰。雖然這場戰爭沒有硝煙,但中共對人類文明發動的超限戰由來已久。記得今年5月22日,達裏奧先生在LinkedIn上發表了一篇2萬字的報告《美國步入衰退,中國正迅速崛起》。文中故作深沈的歷史分析類比,無非是為了經濟利益作為中共的大外宣而已。兩個月能讓一個管理規模達1600億美元的橋水基金CEO 改口,說明中共氣勢已然飛流直下,滑入了萬丈深淵。

新聞來源: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53544505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