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厲風行的保守派」 —–兩任司法部長威廉•巴爾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

威廉-佩勒姆-巴爾(William Pelham Barr)是美國律師和政治家,第77任和85任美國司法部長。他具有豐富的律師從業經歷,曾在知名企業擔任要職,也在多屆美國政府效力,更兩次出任美國司法部長(喬治•W•布什政府時期和川普政府時期),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二位曾兩次擔任司法部長(非連任)的政治家。巴爾被媒體形容為“壹個堅定的保守派”,他支持單壹行政理論,以維護總統權力著稱;並主張嚴厲打擊犯罪,倡導提高監禁率、維護警權、支持死刑,廢除假釋,以雷霆手段打擊恐怖主義。他指責國會民主黨對川普總統的法律幹擾,批評FBI在“通俄門”調查起源問題上存在嚴重漏洞。在他的帶領下,司法部啟動了對“通俄門”調查的反調查即達勒姆調查,對2020年全美的極端左翼團體煽動暴力事件采取了壹系列法律行動。他公開呼籲“自由世界需要全社會團結起來共要共同抵禦中共的控制”, 並在任上繼續推動司法部的“中國行動計劃”,促使壹批中共間諜案件浮出水面。

生平和教育

巴爾於1950年出生於紐約市上西區。父親唐納德-巴爾和母親瑪麗-瑪格麗特(née Ahern)都曾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巴爾從小信奉猶太教,但後來改信基督教,加入了天主教會。童年時,他曾就讀於天主教文法學校、Corpus Christi學校,然後是無教派的Horace Mann學校。高中畢業後進入哥倫比亞大學主修政府專業,獲得文學學士學位(1971),後在該校獲政府和中國研究文學碩士學位(1973)。在為中央情報局工作期間,他通過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律夜校課程,獲得法學博士學位(1977)[1][]1992年,他被喬治-華盛頓大學授予名譽法學博士(LL.D)學位[] 。

任職經歷

1971-1977年,在讀研究生和博士期間,巴爾曾為中央情報局(CIA)工作,[]從實習生到分析員,再到立法顧問辦公室的助理和該機構與國會的聯絡員 [][][] 。博士畢業後在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巡回上訴法院擔任法官助理,1981-1989年,在Shaw, Pittman, Potts & Trowbridge律師事務所即後來的Pillsbury Winthrop Shaw Pittman律師事務所,期間曾短暫離開該律所在裏根政府擔任國內政策工作人員的法律政策副助理主任(1982-1983年)[][]。1989年起,巴爾在喬治•布什總統政府先後擔任司法部法律顧問辦公室(OLC)主任,副檢察長、代理總檢察長 [],1991-1993年任第77任美國司法部長。1994年進入電信公司GTE公司任執行副總裁兼總顧問。2000年該公司與貝爾大西洋公司合並為Verizon通信公司,巴爾任該公司總法律顧問和執行副總裁,直到2008年退休[]在此期間,他還曾是威廉斯堡威廉與瑪麗學院的客座委員會成員[],Kirkland & Ellis公司法律顧問[] 。2009年至2018年在時代華納董事會任職[]。2018年12月,川普總統宣布提名巴爾接替傑夫-塞申斯[][]成為美國司法部長。2019年2月14日,巴爾以54-45的近乎黨內投票的方式獲得確認,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二位兩次擔任司法部長(非連任)的政治家。
政治立場

維護總統權威

巴爾長期支持單壹行政理論,即總統在聯邦政府各行政部門中具有絕對的權力[]。在老布什政府時期,他因在處理BNL-伊拉克門問題上拒絕使用獨立調查員以及建議布什總統使用特赦令赦免了6名參與伊朗-康特拉事件的官員,受到民主黨人的抨擊[]。在川普政府期內,巴爾經常批評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針對川普總統的阻撓和挑戰。關於“通俄門”調查的起源,他批評FBI“存在嚴重的濫用職權”,並表示“不排除存在惡意(針對川普)的可能性。” 在2020年5月壹次媒體采訪中,巴爾直言”在2016年大選中以及在執政的頭兩年,發生在川普總統身上的事情是令人氣憤的。這是壹種嚴重的不公正,在美國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這個國家的執法和情報機構參與了對這位總統的通俄指控是虛假和毫無根據的”[][]。巴爾的這壹立場使其卷入兩黨鬥爭的漩渦中心,民主黨批評其將川普的個人利益淩駕於法律之上,巴爾回應說,他所做的就是保護總統應該行使的行政權,而不是保護具體哪壹位總統。“如果妳摧毀總統職權並使其成為國會的壹個小跟班,我們將成為壹個更弱、更分裂的國家。”[]

打擊恐怖主義

媒體將巴爾描述為 “壹個堅定的保守派,總是雷厲風行的將他的強硬觀點付諸行動[] 。”1989年12月美軍出兵巴拿馬,以國際走私販毒罪抓捕安東尼奧·諾列加·莫雷納到美國受審。巴爾為此行動撰寫了咨詢意見書,為聯邦調查局在特殊情況下不經東道國政府同意進入外國領土,逮捕美國政府通緝的恐怖主義或販毒的逃犯提供了法律依據[]。1991年任代理總檢察長期間,他指揮聯邦調查局人質營救小組成功化解塔拉迪加聯邦監獄人質劫持危機, 被布什總統提名為司法部長[]。在川普政府期間,他批評極端主義團體利用非裔男子喬治•佛洛伊德被警察不當暴力致死引發的抗議活動,故意煽動暴力行為,構成“國內恐怖主義”,並要求司法部成立打擊反政府極端分子的工作隊, 采取相應行動。[]

控制暴力犯罪

1992年,他撰寫了壹份《更多監禁的案例》報告。[],建議推出壹項國家計劃建造更多監獄,提高監禁率,廢除假釋[] 這壹報告促使1994年《暴力犯罪控制和執法法》的出臺。為了優先處理暴力犯罪,他將三百名FBI探員從反情報工作中調到調查幫派暴力,被《紐約時報》稱為 “該局歷史上最大的壹次人力轉移”[]。他支持死刑,認為”這種缺乏終局性的做法破壞了刑事司法系統。它削弱了各州刑法的威懾力,消耗了各州的檢察資源,並不斷地重新揭開受害者和幸存者的傷口”[][]。在他的領導下,2019年7月,美國聯邦政府宣布恢復使用死刑,並指示聯邦監獄局處決五名被判謀殺罪和其他罪行的囚犯。此前近20年沒有執行死刑[]。

嚴格移民執法

巴爾是嚴格執行移民法案的擁護者,在他領導下,美國司法部出臺了壹系列打擊非法移民措施。2019年4月,他曾頒布壹項命令,授權移民法官可拒絕部分移民獲得要求保釋的權利,這意味著移民局(ICE)有權壹直拘留他們直到移民法庭做出判決[]。2020年2月巴爾向全國警長協會發表講話,指出保護非法移民的所謂“庇護所”城市正在危及美國國內安全,並宣布已采取協助逮捕、起訴和驅逐非法居留美國並實施犯罪行為的外國等壹系列制裁措施,以阻止左翼地方和州政府對美國移民制度的破壞,防堵許多被定罪的重罪犯被驅逐出境後反復返回美國的執法漏洞[]。

對中國的態度

對於曾經的中美關系,這位碩士攻讀中國研究方向的美國人,引用了在中國人中流傳的壹句笑話 “雙贏,在漢語裏就是中國連贏兩次”。在談到香港逮捕民主人士問題,巴爾直言“中共的價值觀與我們在西方自由民主國家中所享有的價值觀是如此的對立。這些行動–連同它在美國這裏的惡意影響活動和工業間諜活動–再次表明,中共是不可信任的[] 。”他曾多次公開批評中共間諜活動和對知識產權和個人數據的盜竊問題[],並認為中國對5G電信網絡的主導地位是美國最主要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威脅之壹。2018年11月,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共同啟動了壹項“以優先處理中國商業秘密盜竊案件”為目標的 “中國行動計劃”。巴爾上任後繼續推動司法部落實該計劃,促使壹批參與中共“千人計劃”學者被調查,入侵Equifax盜取逾億個人資料的中國軍方黑客受到指控[],壹批中國黑客盜取商業機密和新冠疫苗機密、在美中國研究員簽證詐欺案件浮出水面。2020年7月16日,巴爾在傑拉爾德·福特總統博物館發表關於中國的演講。他在演講中說:“中共在中國政府和社會的方方面面發起了壹場精心策劃的運動,利用我們機構的開放性來摧毀它們,為確保我們的子孫後代擁有壹個自由繁榮的世界,自由世界需要全社會團結起來——公共和私營部門保持分離,但要共同抵禦中共的控制,贏得這場全球經濟制高點的競賽。” 巴爾還特別點名批評了微軟,蘋果,谷歌等網絡集團以及迪斯尼、好萊塢等娛樂產業巨頭,為了獲得中國市場壹再向中方退讓[]。這壹講話被認為是近期美國多位高官發表對華關系重要表態之壹。

爭議事件

穆勒調查報告解讀爭議

2019年3月22日,巴爾接到羅伯特•穆勒作為2016美國總統大選“通俄門”案的獨立檢察官歷時22個月完成的調查報告[]。兩日後,他向國會寫了壹封信,摘錄穆勒中的結論:第壹,特別檢察官未能確立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幹涉2016年大選存在串謀和協作;第二,特別檢察官沒有決定是否以妨礙司法罪起訴特朗普。巴爾在信中引用 “雖然這份報告沒有得出總統犯罪的結論,但也沒有免除他的責任”,表示自己與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認為“特別顧問調查期間形成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總統犯了妨礙司法罪”[][][][] 。隨後穆勒連續兩次致信給巴爾,認為摘要 “沒有完全抓住特別顧問調查的背景、性質和實質”,並補充說:”現在公眾對我們調查結果的關鍵方面感到困惑。這有可能破壞司法部任命特別顧問的壹個核心目的:保證公眾對調查結果的充分信任。”[] 4月9日,巴爾出席了眾議院的國會聽證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等民主黨人質疑巴爾的公正性,要求特別檢察官穆勒出面作證,並公開沒有塗黑的完整報告。4月18日司法部以“披露未經編輯的穆勒報告將使該部門違反 “法律、法院規則和法院命令 “以及大陪審團保密規則[]為由, 拒絕了國會要求提供完整且未經編輯版本的傳票,只公布了穆勒報告的塗黑遮擋版[][]。5月8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按黨派投票認定巴爾“藐視國會”[],使其成為自1978年以來被控“藐視國會”罪的第五位行政官員和第二位美國司法部長,但巴爾未受到刑事指控。6月10日,司法部向國會提交了穆勒報告的完整版[]。全文公布後,民主黨和共和黨對報告的結論表現出涇渭分明的態度,顯示美國兩黨的分歧[]。2019年7月24日,穆勒針對“通俄們”調查在眾議院司法和情報委員會作證,但眾議院並未因此獲得彈劾川普總統的有效進展[]。

達勒姆調查

2019年初,巴爾下令聯邦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 監督已經由總檢察長(IG)霍洛維茲(Michael Horowitz)主導展開的針對“通俄門”調查起因的專項調查[]。 2019年12月霍洛維茲公布了壹項調查報告顯示,前FBI官員在根據《外國情報監視法》(FISA)向法庭遞交針對川普競選外交關系顧問卡特•佩奇的監控申請時,至少犯下17次“嚴重錯誤或疏漏” []。巴爾隨後表示這份報告已經證實,FBI監控川普2016年競選團隊是壹宗“明顯濫用《外國情報監控法》程序”的案子[]。雖然該報告承認FBI犯下的諸多錯誤,但卻認為前FBI官員們並不是因為”政治偏見”或 “不良動機”,才對佩奇進行監控的[53]。負責深度調查該事件的聯邦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對該結論表示反對。他表示,目前仍在調查FBI對川普2016年競選團隊進行監控“是否出於不良動機”。並稱,他的調查與霍洛維茲的立足點不同,早已超出司法部內部範疇,已經將壹些海外人士納入這次調查中。2020年4月,達勒姆對媒體表示調查已升級為“刑事偵查”[53]。2020年7月,據福克斯新聞報道,達勒姆調查已經獲得有效進展,結果將會在今年夏秋季公布[] 。

解雇伯曼

2020年6月,巴爾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紐約南區(SDNY)美國檢察官傑弗裏-伯曼(Geoffrey Berman)”即將卸任”。伯曼之前壹直在調查川普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和特朗普的就職委員會,並成功使川普的另壹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被定罪。但伯爾曼當天表示,他”無意辭職,會繼續工作直到新的任命獲得通過。”巴爾隨後公開致信伯曼,告訴他川普總統以應他的要求解雇了伯曼,並按法律程序由SDNY聯邦檢察官副檢察官奧黛麗-斯特勞斯臨時接替成為紐約南區代理聯邦檢察官。隨後,伯曼同意離開[]。

介入羅傑·斯通案件量刑

羅傑·斯通(Roger Stone)是川普2016競選顧問,也是其多年老友,因“通俄門”被調查,穆勒報告公布後,他被控七項罪名,四名職業檢察官建議對斯通判處7至9年的監禁。川普抨擊了量刑建議。隨後司法部表示該量刑建議並未“準確反映”其立場,並已經做出了改變判決備忘錄的決定。對於巴爾介入此案,國會民主黨議員要求調查巴爾,兩千多名前司法部官員呼籲巴爾辭職。巴爾也為自己進行了辯護,他認為“量刑建議過當,但並沒有跟特朗普討論此案。”2020年2月,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地區法院宣布,斯通被判40個月監禁。7月,川普總統簽署了壹項行政赦免令,免去了對羅傑·斯通的不公正判決[]。

撤銷對邁克爾•弗林指控

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是川普前國家安全顧問。他因“通俄門”調查被穆勒認定在2017年向聯邦調查局(FBI)承認他在是否與俄羅斯大使接觸的問題上提供虛假證詞。2020年2月,巴爾宣布對弗林的刑事案件進行調查,並任命聖路易斯的首席聯邦檢察官傑弗裏-詹森負責[]。經過調查,詹森認為並沒有發現任何違法行為,因此沒有繼續調查弗林的法律依據。造成弗林認罪的的證詞,確實模棱兩可,但不至於到說謊的程度,且與川普“通俄門”沒有直接關聯[]。不久後,巴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被問到,如果鑒於弗林 “承認對FBI撒謊。他撒謊的事實是否依然存在?” 巴爾回答說,”人們有時會對壹些結果不是犯罪的事情進行辯解……司法部不認為這對任何合法的反間諜調查都是重要的。所以這不是犯罪。”[] 2020年5月,司法部在詹森的建議下宣布撤銷對弗林的指控 [] 。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

2020年7月28日巴爾出席了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為近期向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等地派遣數聯邦衛隊平息暴力抗議等壹些爭議性事件進行了辯護。會議氛圍劍拔弩張,民主黨人對巴爾的批評相當嚴厲,甚至有議員激動的控訴其為“murder”,而共和黨人則對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羅德·納德勒允許民主黨議員超時發言、巴爾試圖回答壹些問題卻被不時打斷感到不公。多位議員提到巴爾派遣聯邦衛隊與示威者的多起沖突事件,侵犯了美國人的和平抗議公民權利,巴爾堅稱,和平示威已經被暴力分子綁架,並說:“假如州出面保護現場,我們就不需要去那裏了。”來自俄亥俄州的共和黨眾議員吉姆·喬丹播放了很長的壹段錄像,展示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在內的壹系列民主黨要員形容這些示威是“和平抗議“後,示威活動中出現的暴力騷亂場面,以示對巴爾的支持。另壹最受關註的議題,是巴爾介入羅傑•斯通的量刑。在被質疑此舉是為幫助川普2020年大選時,巴爾反問“妳覺得9年對於壹個67歲的老人公平嗎?我只是希望法律對每個人都壹樣,而不因為他和川普的關系就受到不公正對待。”民主黨人還在包括郵寄投票、人口普查以及特朗普行政當局是否打算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間廢除奧巴馬醫保等其它重大問題上質詢了巴爾[]

 MEET THE ATTORNEY GENERAL The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William Barr | United States lawyer and government official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Barr Blasts Hollywood, Big Tech For ‘Kowtowing’ To China July 16, 2020

 William Barr Senate Questionnaire Answers. PDF file.

 “Bio William Barr”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Pelham Barr”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Updated June 26, 2017

 “Attorney General Nominee Barr Helped Navigate CIA Through Rocky Times With Congress”Wall Street Journal. Feb. 12, 2019

 Graham 1992, p. 52.

 “People Are Trying to Figure Out William Barr. He’s Busy Stockpiling Power”The New York Times. June 9, 2019

 “Attorney General Makes it Official”The New York Times.  Aug. 10, 1991

“Verizon General Counsel William P. Barr Announces Retirement”Verizon Communications

 “Board of Visitors”Special Collections Research Center WikiCollege of William & Mary.

  “William P. Barr profile”. kirkland.com. 

 “Who is William Barr, Trump’s pick to replace Sessions as AG?”ABA Journal. DEC 7, 2018,

 “Trump announces he’ll nominate William Barr as next attorney general”ABC News. DEC 8, 2018,

  “Senate confirms Trump pick William Barr as new attorney general”TheHill. 02/14/19

 Trump Says He Alone Can Do It. His Attorney General Nominee Usually Agrees. The New York Times. Jan. 14, 2019

 “How William Barr, now serving as a powerful ally for Trump, has championed presidential powers”The Washington Post. May 17, 2019

 “Barr doesn’t expect investigations of Obama, Biden stemming from Russia review”CBS News. MAY 18, 2020

 “Barr Says He Doesn’t Expect Criminal Probe Into Obama or Biden”Bloomberg News. MAY 18, 2020

 巴尔说他在为维护总统而不是川普而战 阿波罗新闻网 2019-05-22

 PERSONALITY IN THE NEWS : Barr: Conservative With ‘Political Savvy’ Is on Fast Track, Los Angeles Times, OCT. 17, 1991

  “For Nominee Barr, an Unusual Path to Attorney General’s Office”The Washington Post. p. A6. Nov 12, 1991

 U.S. AGENTS STORM PRISON IN ALABAMA, FREEING 9 HOSTAGES, The New York Times, Aug. 31, 1991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P. Barr’s Statement on Riots and Domestic Terrorism DOJ May 31, 2020

 The Case for More IncarcerationOffice of Legal Policy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Report). 

 Sentencing Fragments: Penal Reform in America, 1975-2025. Studies in Crime and Public Policy.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79.

 “New Attorney General Shifts Department’s Focus”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3, 1992

 “Opinion | I Headed the F.B.I. and C.I.A. There’s a Dire Threat to the Country I Love”The New York Times. Dec. 16, 2019

 “More than 2,000 former DOJ officials call on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Barr to resign” ABC News 18 February 2020

 Federal Government to Resume Capital Punishment After Nearly Two Decade Lapse DOJ July 25, 2019

 AG Barr Orders Immigration Judges To Stop Releasing Asylum-Seekers On Bail NPR April 17, 2019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P. Barr Delivers Remarks at the National Sheriffs’ Association Winter Legislative and Technology Conference DOJ Feb 10, 2020

 Pompeo, Barr condemn Hong Kong arrests of democracy advocates FoxNews Apr 18,2020

 美国指控中国军方黑客入侵Equifax窃取逾亿个人资料 BBC News February 10, 2020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P. Barr Announces Indictment of Four Members of China’s Military for Hacking into Equifax DOJ February 10, 2020

 ATTORNEY GENERAL BARR’S REMARKS ON CHINA POLICY AT THE GERALD R. FORD PRESIDENTIAL MUSEUM DOJ July 16, 2020

 “Mueller Probe is Over: Special counsel submits Russia report to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Barr”CNBC. MAR 22 2019

 “Attorney General’s Letter to House and 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 March 24, 2019. p. 3.

 “The key findings from the Justice Department summary of Mueller’s report”. www.cbsnews.com. Retrieved May 16, 2019.

 “Letter to Lindsey Graham, Jerrold Nadler, Dianne Feinstein, and Doug Collins” PDF Fils

 “Attorney General Barr to release Mueller Russia probe report findings”CNBC. MAR 24 2019

 “Mueller complained that Barr’s letter did not capture ‘context’ of Trump probe”The Washington Post. May 1, 2019

 “House Panel Approves Contempt for Barr After Trump Claims Privilege Over Full Mueller Report”The New York Times. May 8, 2019

 “Mueller Report Will Be Released Thursday, Justice Dept. Says”The New York Times.  Apr 15, 2019

 “Mueller report expected to be released Thursday morning”CNBC. Apr 15, 2019

 “House Panel Approves Contempt for Barr After Trump Claims Privilege Over Full Mueller Report”The New York Times. May 8, 2019

 Justice Department Releases Less-Redacted Mueller Report June 19, 2020

 穆勒报告揭露美国党派分歧 VOA 2019.04.18

 穆勒听证会:华盛顿“最神秘的人”的国会听证,难为“通俄门”调查画上句号 BBC News 2019年 7月 25日

 Report: Barr appoints prosecutor to examine Russia probe origins Fox5 May 13, 2019

 IG Horowitz rips FBI ‘failure’ in Russia probe, says nobody vindicated by report FoxNews Dec 11, 2019

 IG报告出炉 川普:前FBI官员企图捏造证据并“推翻”我 2019.12.10

 The Durham Investigation: What We Know and What It Means Lawfare July 9, 2020

 Top federal prosecutor in Manhattan leaves office, ending battle with Barr Fox32 June 20

 特朗普为前政治顾问斯通减刑,决心清除通俄门调查影响 VOA 2020-7-11

 美司法部长下令重审川普前顾问弗林案 大纪元 Dec 18, 2018

 美國司法部撤銷川普「通俄門案」被告弗林指控 理由:查無違法事實 上报 2020/5/8

 Barr says what Michael Flynn did “was not a crime” CBS news May 7, 2020

 “Justice Department dropping Flynn’s Trump-Russia case”Associated Press. May 9, 2020

 侵犯公民权利还是维护法治?美司法部长就派联邦警队进城与民主党议员激辩 VOA美国之音 2020年7月30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