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棋局:18個機構、37個國家、1000家企業利用AI、科技、產業攻擊美國總統府,企圖瓜分世界

作者:Cyrus A. Parsa, Tha AI Organization
編撰:Cash2019、文佑(荊棘不鳥)、文非、文肯尼

谷歌和百度平臺中的數字代碼。

這份AI情報報告並不是要指責任何一個人或提到的特定實體,但它卻披露了一個全球設計的棋局中的一些關鍵因素,這個棋局不僅會傷害到每個國家,也會傷害到整個人類。AI組織在調查了多個實體後,運行了大量算法,這些實體在直接或間接地調動提取數據,轉變和影響社會的思維模式,並攻擊美國政府內部的各個部門。這種模式將美國、特朗普政府、37個國家、18個機構以及1000多家企業和媒體聯系在一起,在谷歌、百度等眾多平臺的AI自動代碼主導下,全球系統化進程,50%以上的時間都與中國有關。

這個系統性的動員不是人類才智的串通,也不是陰謀,而是一個混合的地緣政治系統,個人的偏見都是由AI代碼和軟件主導和引導的,目的是為了抵制AI全球生物數字網絡的去平臺化,這個網絡是要用AI、5G、無人機、機器人把全人類互聯起來。這是一個融合了所有政府、機構、媒體、國家、企業和人的數字系統,並實現了互聯互通。它還沒有完全轉變為一個生物數字系統。然而,在數字層面上,人們的思想通過生物數字社會程序,通過他們的生物計量學來影響。一個非常復雜的社會工程過程,在《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危險》一書中描述過。

情報機構和惡意實體參與

CIA、DGSE、FBI、Fundeskanzleramt、(BND)、DOJ、MI6(SIS)、MIT、特勤局、Mossad、ISIS、DHS、DOD、ICE、中共情報局、FSB、SVRRF、VAJA以及(CI)孔子學院內部的人員在情報收集、地緣政治鬥爭和反情報方面發揮了重要的相互聯系,以回擊美國政府的全球反擊,並試圖消滅特朗普政府。

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國防部和國土安全部內部被動員起來推行反對政府的言論的人員,都是受到這些公司的間接影響,而這些公司從其他渠道獲得的情報,都得到了中國實體的支持。一些特勤局成員對總統府不尊重,讓一些與特朗普家族和總統有關系的人在最初的第一年有時懷疑自己的安全。在信任誰的問題上,人們有著非常深刻的擔憂。向默克爾負責的德國(BND)Fundeskanzleramt調查了特朗普,英國軍情六處的人員也在調查。與摩薩德有關的實體被動員起來,攻擊內塔尼亞胡的政黨,以削弱美國政府。(VAJA)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情報部直接受到中共的影響,威脅並在中東地區制造混亂,以便讓特朗普政府在對抗中共的知識產權盜竊、貿易戰和中共的嚴重侵犯人權行為,包括在中共集中營中摘取器官等方面的努力受挫。中共在朝鮮問題上多次試圖偷襲特朗普。

法國對外安全總局,(DGSE)被利用來檢查與特朗普政府有關的消息來源,英國軍情六處和一些與蘇格蘭有關的消息來源也被利用。中國政府支持的孔子學院和中國駐世界各地的大使館利用間諜和軟實力來破壞學術界的思想和信仰,對美國政府產生懷疑。駐土耳其的國家情報組織(MIT)被用來監視特朗普的投資,反制美國政府和庫爾德人的努力。盡管,他們的努力背後,是受到中國消息人士的影響,他們影響了MIT的相關消息人士。ISIS與土耳其的消息來源被直接操縱,以加強土耳其的地位,削弱美國政府對ISIS的攻擊。許多行動嘗試影響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來收集特朗普總統及其相關的汙點。許多中國公司試圖利用俄羅斯聯邦對外情報局(SVR RF)來削弱和攻擊對美國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資產,普京先生在意識到有公司在阻礙針對美國前總統及其企業聯系人的情報行動後,減少了針對美國的破壞行為。

涉及的公司

谷歌、百度、華為、Megvii Face++、Sensetime、阿裏巴巴、亞馬遜和其他數百家企業被中國利用在貿易戰舉措以及正常的軟實力措施中,破壞、削弱美國總統府。每當當局試圖遏制中國的集中營或對香港行動時,中國都會利用其企業和學術影響力,轉變成對他們有利的觀點和舉措,傷害自由世界。華為,在170個國家,他們是中國計劃的一個臂膀攻勢要來主宰世界,利用人工智能、機器人、設備和無人機在5G網絡上實施“一帶一路”戰略,主宰所有公司和人員。Sensetime、Megvii Face++是生物計量學的一些武器,收集工廠所有人員的信息。阿裏巴巴和百度在其中扮演了很大的角色,谷歌和亞馬遜也是如此。中國竊取亞馬遜的數據,正在谷歌的幫助下實現賦予AI戰爭能力,包含網絡審查。

生物數字社交程序的媒體受害者

傳統上,新聞界和記者一直是政府、公司和特殊利益集團操縱的受害者。制片人總是與某些實體建立關系,這些實體培養年輕的記者進入組織,以推動敘事,而不是以公正的方式報道新聞。正如《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危害》中所解釋的那樣,隨著智能手機、物聯網以及互聯網與人工智能的連接,媒體和全人類一樣,都會通過其生物計量學經歷一個生物數字社交編程的過程。不僅僅是文字、圖片、視頻和電子郵件的傳輸中的內容在對人進行編程,而是人工智能軟件在人腦內部復制了一個二次數字大腦,實際上是對人的思想或觀點進行重新編程。這是人工智能組織取得的眾多發現之一,並發表在這兩本書中。

涉及國家

破壞美國人權倡議、知識產權盜竊和中國在全球主導人類的舉措背後的棋局,是中國利用其他國家的文化、歷史、政治和貿易需求來對付他們,其系統性過程很像一盤棋。伊朗、土耳其、俄羅斯、朝鮮、德國、法國、臺灣、以色列、日本、韓國、澳門、新加坡、越南、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沙特、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瑞士、英國、蘇格蘭、格陵蘭島和許多非洲國家的互聯互通對美國影響很大。

中國試圖利用美國的左派人士和舊共和黨來侵蝕政府與俄羅斯相處的努力。中國利用朝鮮對日本、韓國和美國的倡議,采取貿易和政治行動。中國向瑞士和華爾街的銀行和投資者施壓,以阻礙美國或不予合作。中國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的實體提供人工智能自動化武器,這些實體將其輸送到沙特阿拉伯和用來針對以色列。中國用金錢激勵來轉移新加坡、澳門、越南、香港和臺灣商人的青睞。中國社會侵蝕的格陵蘭島政客,不與美國合作地球采礦項目。中國公司,和海外的中國人社會侵蝕的實體和人們,通過對特朗普政府的懷疑,或者利用人們對特朗普總統過去的看法的情緒和感覺,來反對美國。這種對特朗普總統的情感仇恨繞過了對他們自己和人類最大的威脅,這個威脅就是中國通過5G網絡上的無人機、設備和機器人的奧威爾式系統控制世界,所有這些都由人工智能系統控制。

各個領域都有中國足跡的相關人員

在我所看到的每一個地方,在我發布的調查和分析中,中國、中國企業、研究人員、間諜、學生或普通公民都在背後進行軟實力操縱或直接的秘密行動,以控制、影響或欺騙西方CEO們、企業和普通公民。來自中國人的體系並不局限於知識產權盜竊、間諜活動、強制技術轉讓、開放數據提取或投資。不,每一個研究者、研究所或公司的背後都有一個設計,導致谷歌、百度的代碼,以及中國政府在社會主義平臺上運作的直接地緣政治操縱,這個平臺的基礎是介於人工狹義智能和人工通用智能之間的人工智能系統。

涉及的人工智能系統

中國通過數千家企業、研究所和投資,已經建立了人工智能武器的基礎,可以通過5G網絡對全人類進行監視和控制。這些武器包括數十億部物聯網和智能電話。機器人、無人機和設備的AI自動引導系統,近似於人工通用智能,這可能僅僅是中國2-5年的事情。這使得中國,成為地球上對世界上每一個公民最危險的實體。我們在給美國政府一些時間建立後端動力後,於2019年8月24日在《人工智能、特朗普、中國以及機器人與5G的武器化》一文中公布了我們的大部分發現。隨後,我們在2019年10月20日發布了《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危害》,提供了有實際公司名稱的更新。沒有媒體會報道我們的書,也沒有媒體會報道我們通過調查1000多家企業提取的100個調查結果,因為怕得罪中國和他們的關系。國內最大的”新聞通稿”書面聲明”這是對中國和華為的誹謗,我們不能刊登你們的新聞稿”。

一家報道中國的媒體,表示人工智能、5G、機器人、無人機的發現以及其他100項發現 “不重要,沒什麽大不了的,他們不做人工智能,不是他們報道的東西,我覺得這些問題太高了,要不等一等,要不找其他渠道”。然而,通過調查,正是我們信任的記者,向世界報告我們的發現,他們正在利用我們的書,以及他們能接觸到的報告,在敘述中把我們所有的發現商業化,抄襲我們的作品,讓其他智庫、退役將軍、軍事顧問,利用這些主題,並動員他們的記者與政客,以及其他智庫建立關系,為自己謀取利益。通過他們的記者動員他們的社交媒體,試圖通過建立文章和采訪的軌道,以戰略的方式將原來的敘事和情報轉移到他們的手中,已經做出了簡明的努力,使該組織中的很多人成為少數人的受害者,他們密謀並將他們的行為道德標準作為信任的基礎。這種自私的爭權奪利,傷害了人類,耽誤了追趕中國領先的時鐘。盜取知識產權的一種形式,也是最壞的奧威爾共產主義。AI組織數千小時的工作、心血、努力,警示人類,被抄襲,沒有用在正途上。他們的努力,實際上耽誤了主流媒體和全球公民的動員,才讓中國開始進一步扼殺香港。他們對香港人的傷害更大。他們傷害了很多人,傷害了很多阻止中國對人類一些不可避免的威脅的機會。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右派指責左派,左派指責右派,而兩家媒體都聲稱自己沒有偏見。然而,把自己建立在一個與社會主義抗衡的真實平臺上,撒謊、偷竊、欺騙,融進腐敗中,是人類有文字記載歷史以來所承受的無窮無盡的內部矛盾沖突。這簡直就是一個棋局,在各條戰線上,以各種方式傷害人類,分裂國家,分裂世界,自取滅亡。從積極的角度來說,我們要感謝那些報道我們調查結果的中國媒體,在這個歷史性的時刻,他們沒有沈默。你們知道,中國有多危險,他們對世界的威脅有多大。中國對人工智能的使用,以及通過連接到5G網絡上的所有企業和基礎設施對機器人、設備、無人機、MBT、生物工程和生物計量監控系統的調動,使世界處於危險之中。閱讀《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危害》了解更多並進行合作。

編者觀點:

科技的進步是一件有益於人類發展的事情,科技的發展在於孕育它的土壤,民主法制是科學良性發展的保障,而獨裁統治的體制只會遏制科學的發展進步。

中共多年來畸形的發展模式,竊取西方科學技術,進行所謂“彎道超車”。“千人計劃”對海外科技公司及科研人員進行滲透、買通、偷竊。不正當的競爭手段竟讓中共嘗到甜頭,開始在全世界的擴展,推廣自己的獨裁體制“優越性”。

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其諷刺新世界雖然外表似美,但科技並沒有令社會的人民精神進步,反而讓社會文化倒退。AI、無人機、5G等科技的發展,被獨裁政府使用後,讓本為造福人類的技術成為監控公民的工具。

喬治奧威爾在《1984》中描述的場景出現在當下的中共社會,被中共BGY的歐美科技公司,幫助其建設互聯網防火墻,在不斷助紂為虐。海康威視的監控和安全掃描,讓中共有了全世界唯一需要全面安檢的地鐵、機場等公共交通場所。無處不在的監控和人臉掃描,本為防治社會犯罪,卻成為中共監控人民的“眼睛“。微信、抖音等APP,這些軟件一方面方便和豐富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其背後的科技監控和言論審查,也方便了中共的監控,例如:李文亮醫生在微信群發布疫情消息,卻被公安約談,並要求其禁言。

科技一旦被邪惡勢力利用,對世界會造成災難後果,人類需要反思科技帶來的影響,出臺相關法律,對科技的使用進行規範和制約。

原文鏈接:
https://theaiorganization.com/pawn-game-18-agencies-37-countries-1000-corporations-attacked-u-s-presidency-with-ai-tech-industry-dividing-the-world/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