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張嬿婉!我被跳樓!工號2-4487!是一名武漢協和醫院的護士

作者:文小明
審核:Lori文噠

我叫張嬿婉,工號2-4487,是一名中國共產黨員,現在在武漢協和醫院隔離病房工作,我現在實名請求各位護理同仁,和我一起要求:

我們要換掉協和護理部主任劉義蘭,我們要換一個能夠保護我們臨床護士的主任!要不然我倡議我們所有的護士,現在立刻馬上辭職!特殊時期安排我們工作,我們護士沒有一個退縮過。在物質如此匱乏的情況下,劉義蘭主任要求核算咽拭子采集由臨床的護士來操作。我們有說,我們護士沒有經過專業培訓,可能沒有辦法完成這個操作。她回應說已經發了操作視頻,學習後照這個搞……都說現在最偉大的是醫生,我想告訴大家隔離病房沒有醫生進去查房。都是通過對講機遙控來要求護士來完成隔離區所有的事情,極偶爾查一下就出來。他們都在相對幹凈的辦公室工作,我們隔離區的護士三班倒,至少每天要在那裏呆上8個小時,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上廁所。我不是借理由逃避這場戰爭,我願意當一個戰士,並且一直站在最前面。但我希望做一個身上有防彈衣、槍裏有子彈的戰士!做一個不被當做人肉擋板的戰士!請所有護理同仁幫我轉發!

2020年1月26日,張嬿婉公開舉報護理部負責人,但是,武漢協和醫院官方微博7月29日發消息稱,當日上午10時45分,該醫院一名護士墜樓,經搶救無效去世。

2020年7月29日,堅持在前線的抗疫的武漢協和醫院護士張嬿婉,不是死於病毒,卻死於這個邪惡的體制,死於自己同胞的手裏。

武漢協和醫院一名28歲內科護士張嬿婉在公開舉報並要求撤換醫院護理部主任而遭報復之後,半年來一直遭打壓。

於周三(29日)在醫院13樓墜下身亡,醫院和當地衛生管理機構全面封鎖相關資訊,連死者生前的同事也疑遭威脅而被迫噤聲。目前院方不願意透露消息,甚至封了現場的監控視頻,禁止死者家屬查看。這是何其的荒唐的行為。

張嬿婉是家中的獨生女,她的女兒還不到2歲。她有什麽理由要自殺?在該院心內科當護士已有數年。

本身只屬合約職工(中共體制內“分配雙軌制”存在長工和合約兩種制度,待遇也不一樣),本身就是制度下壓榨的受害人,她想維權但是卻遭報復。她不享受“正式編制護士”的這種待遇。他們的收入,比“正式的編制的護士”差兩三倍,即使是這樣的話,像武漢協和醫院這樣的三甲醫院裏,你要想進去特別難。她舉報這個護理部的主任她是屬於中層幹部,權力非常大,舉報這樣的人,她的日子肯定很難過。

張嬿婉在2020年1月被調到防疫前線,工作十分辛苦,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一月裏,張嬿婉確實在前線服務,是協和心內溶栓搶救小分隊成員之一,並且需每天24小時在醫院待命。

但防護裝備奇缺,醫院和護理部對護士們的基本安全也十分冷漠。張嬿婉為此公開表達了抗議,並實名舉報護理部主任劉義蘭不作為,呼籲護士們一起辭職,要求撤換劉義蘭。但一直到現在,劉義蘭依然在位。

張嬿婉去世後,醫院方面指發布了一條語焉不詳的聲明,甚至連她的名字也被隱去。而武漢官方和協和醫院,亦迅速開始維穩,張的同事們都被警告不得對外發聲。其生前所在科室的幾位護士,對於此事也是三緘其口,惶恐不安。

面對重大危機的時候,中共官方慣常性的鼓吹最美逆行,但從雷神山、火神山援建工人和大量一線醫護人員的遭遇顯示,一旦危機緩解,官方即卸磨殺驢,拋棄,甚至是打壓這些做出貢獻的人。而大量並不在前線的官員和利益人士,則出面將功勞據為己有,收割名利。

張嬿婉作為中共體制下的一個犧牲品,竟然就被一個小小的中層領導這樣無情的殺人滅口。草菅人命不過如此了。中共邪惡的繼續存在,還有無數的李文亮、張嬿婉這種正義的敢於向邪惡挑戰的人會被消失。所有的李文亮的同事要麽妥協,要麽被消失,所有的張嬿婉的同事要麽三緘其口,惶恐不安,要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張嬿婉的聲音,我們不能讓她消沈下去。本人憤慨之際,借助GNEWS的平臺,將張嬿婉的聲音、勇氣和正義傳播下去。在那個邪惡的體制下,張嬿婉,不能被遺忘!她的存在將喚醒更多的正義的人站出來,滅掉CCP!

相關新聞鏈接:
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31/1483384.html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6 月 前

消滅CCP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