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二十二.1/2)香港P3實驗室和CCP病毒

文珠整理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精選,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2020年7月15日郭先生說:香港的P3實驗室、幾個亞裔人當中,竟然有到解放軍的病毒研究所的人!這是什麽概念?我說你和你老公要研究研究是不是能做出來?她(閆博士)說:“是的,我和我老公我們幾個做任何病毒都能做出來。”就像到廚房完全具備了——做肉的、做菜的、還有大廚、副廚、完全可以做出任何菜來。你說這嚇不嚇人啊?歐洲這個哥們跟我說:“閆博士和她老公、Mario他們合作在一起任何病毒都做的出來,可以用任何方式放到世界任何地方去!”我說你是不是誇張了這個?他說“是”。昨天晚上都半夜了都12點了快,閆博士說“是的”。你說嚇人不嚇人?嚇人不嚇人?

2020年4月27日
所以美國人問,哎你這啥意識呀?我說我給你解釋很簡單,我說這病毒的來源,什麽叫Coronavirus,什麽叫做實驗室病毒。我說我告訴你,這很簡單,相當於把毒蚊子、毒蛇、還有毒蠍子放到一個盆裏邊來了,誰都能做到,誰都能做到,誰到能做到,是個人都能做到。就今天的冠狀病毒——共產黨出來那玩意,就是又包含HIV呀,又包含什麽中東駱駝病毒呀,這都容易放在一起,一個實驗室的專家分分鐘、一天兩天給你做完。也容易放在幹冰、多種渠道給你放出來,沒有問題。

我說問題是你們現在都在幻想著什麽,戰友們包括你們在那聽我直播的人,你們舉手在等什麽,在幻想什麽,告訴我,自己問自己。你們都以為這個病毒不會傳染我,一定會有疫苗出來,是吧,有解藥,是吧。我告訴大家,我給美國人說,誰都能把這些毒蛇、毒蠍子、毒蚊子放一個樓裏面。但是把它放到你家客廳,或者某個領域裏面,你想把它一個一個收回來,難啦。這就叫解藥,這就叫疫苗。我說你能找到嗎?他說,哎呀,我完全明白了。

2020年5月2日
31:00 以下話是給香港P3實驗室的。馬克瑞博士,還有中國衛生防護系統的,香港P3 實驗室是直接前三的國際級冠狀病毒實驗室。他們領導機構是WHO監督某個地區傳染病,流行病,是世界聯合組織。WHO從陳馮富珍,後來交給了譚德賽,這兩個包括P3實驗室彭博士,馬瑞克都是國際共產聯盟的中心會員,他們只有一個敵人就是美國,和白人。香港實驗室的頭三個都是來自斯裏蘭卡,極端主義。他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幹掉美國白人。現在兩個元首看的文件就嚇傻了,他們現在還沒搞明白是什麽。香港P3實驗室幾個人是WHO在亞洲,世界上,最高端實驗室,但是武漢P4實驗室病毒發生後,他們本該代表國際看著防止病毒傳染,不許發生病毒實驗的人選擇閉嘴,威脅當事人不許說話。如果你們沒有鬼幹嘛讓人家閉嘴,為啥不通知相關國家。而且譚德賽找了彭博士,瑪瑞克一起講話說來自自然,不會人傳人。不僅沒有通報,還說不會人傳人。你們在斯裏蘭卡的交易,家人的超額資產,玩同性戀,霸占P3實驗室,所有的事都會爆出來。
36:25 文貴感慨所有國家元首都被他們玩弄了。我們帶走的幾個關鍵人物,如果你敢對他們做過分的事,你們家人都在外面,走著看。川普總統要求賠償20萬億,文貴一周前就說了,川普總統一定取消跟習的友好關系,一定你們擋不住世界對這個病毒的調查。你們對這些人家人的威脅都是罪上加罪。我們一次次爆料都有證據出來了。
……
45:40香港P3實驗室是世界上冠狀病毒最牛的人,他們都是極端主義者,而且是共黨絕對控制的。WHO知道這個人到了我們這,他們接受BBC采訪呼籲中國接受世界調查,你們現在誰都不會信了。你們就是犯罪組織,你們拿的中共的錢一定要曬在陽光下。歐洲領袖說我們還會拿到疫苗嗎?文貴說不會,頂多會有一種藥去抑制病毒。這個是艾滋病,Mers,多個病毒合在一起的。世界只能讓共黨交出全部真相,你想象中的疫苗是不可能的。
48:20 千萬記住不要隨便出去。不可想象全美停止還是達到百萬感染,英國幾十萬感染,如果全部開放後果多嚴重,你可以想象嗎?大家一定靜下來,活著才是重要的。

2020年6月20日
那麽第二個我想跟大家說一下冠狀病毒啊,冠狀病毒,戰友們,絕對不是象大家想象的那樣那麽簡單,如果那麽簡單共產黨就不去掩蓋也不去轉移視線,一會是蝙蝠、一會穿山甲、一會三文魚、一會美軍基地、一會果子貍,用得著嗎?它來自天然,那共產黨得百分之百現在說要控制住,讓真相越快知道越好,為自己擇得越清楚,事發地是中共之地,它有那麽愚蠢嗎?
從爆料革命一開始,2019年12月底到現在,我們對整個冠狀病毒的情報信息把握,由我們的路德社、由我們的武漢實驗所的內部的朋友,還有中國衛生系統的戰友,包括其他實驗室的戰友,勇敢冒著生命危險提供的情報,一次次證明這次的冠狀病毒就是共產黨的生化武器,那麽我們又準確的掌握了情報,從武漢到北京、黑龍江,以及各地死亡人數,遠遠超過共產黨所提供的數字,包括他們將對紐約、倫敦西方的主要核心城市,用冠狀病毒的生化武器的這種打擊,這叫生化戰爭,大家已經看到世界幾百萬人感染、幾十萬人死亡,世界經濟處於停擺狀態,世界現在、人類有史以來,全球停止運轉,這是第一次,我再次向大家重申,我們掌握的情報,根據最近更新,再次向大家說,冠狀病毒它會變異,你想盡快得到疫苗的想法,是絕不可能!冠狀病毒在變異,你怎麽得到疫苗?你打靶子的時候,對面有靶心你可以打,這個靶子是虛無的、是無數變化的、象光一樣在變化,你怎麽打那個靶心?不可能的!用某種程度上、某一時期內,可抗這個病體的這種藥是可能的、有效的,但是疫苗那是不可能的,這是生化武器,所以大家要做好長期的、與冠狀病毒鬥爭、防範和自己生存下去,不被感染、家人不被感染,不為了所謂的生存而讓自己過早的死亡,或者自己感染病毒把全家全給帶走,這是重中之重的,戰友們,我們說得太多了!我現在看到無論是美國、還是北京、還是上海、還是世界,都在麻痹中。

2020年7月12日
你知道為啥我說,“她值得全世界尊重”。她叫閆麗夢,不是閆中國。她值得所有中國人、全世界的尊重。

這就是為什麽前幾天我罵這個政府的幾個官員。他說:“我為什麽相信她?你能告訴我,除了她說的事情,我為什麽相信她?”還這樣、那樣的。當時我就火了,我說:“我告訴你,這個女人她完全不需要這麽做,她不需要你的錢。她完全是一個科學家、天天去實驗室的人。”我說她才多大歲數啊?年輕輕的、美貌,就失去了丈夫,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她就在空中(飛機上)的時候家人全都被威脅啦。

只有兩條路等著她。一個是共產黨被滅了,她成為世界的英雄;第二個,被共產黨給殺了。她為什麽這麽做?她不是因為我們爆料革命,也不是因為郭文貴,也不是因為班農,也不是因為路德,她就是因為她骨子裏面她的那種正義。這個正義是被誰喚醒的?是香港上街的孩子。嚴格講、從中國宗教學或中國道學講,是香港失去生命的孩子的在天之魂推出了閆麗夢。閆麗夢是良知,是被香港運動啟蒙了,聯系了路德。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傳話人。嚴格講,我們爆料革命和路德是一個受益者——我們要滅共,人家來幫你滅共了。
我們博士到現在,可以說全世界最好的待遇、最好的律師、最好的保鏢。就在節目直播前,我馬上送去幾個保鏢,又加幾個保鏢,在路德家旁邊,帶著槍全程保護,在博士家全程保護。
……
當時班農先生跑到辦公室,三天睡在地板上,跟她溝通。完了我問班農,“你什麽印象?”他說她很緊張,我說咋緊張?他說看到那個博士,個很高、戴個口罩、很緊張,很緊張他說。我說“她不是緊張,她是對這個病毒真相的恐懼,她覺得你們太愚蠢了。”他說“對、對、對。”因為博士很高、很瘦,她那種緊張——說話極快,但是後來跟她接觸的這個邏輯,他傻眼了。他說這不是開玩笑,太大了!

所有這些事情我挨個…多少人我都駁過去。我說就這一個身份,她是全世界、全地球、人類有史以來被停止運轉的時候,來了一個當事人——是代表世界衛生組織關於這個病毒和中共聯系的代表人。你告訴我她有沒有資格說話?你說什麽官方態度啊?你說什麽科學家啊?放他媽屁!她是唯一一個跟你聯絡的人,而且拿著現代化的微信給你看。人家光這個,咱們戰友翻譯,咱們的秘密翻譯組翻譯了460頁,460頁!另外一個工作小組翻譯了將近300多頁,上千頁的文件——那都是真實的語音和通話,涉及到幾百人。

你說啥呢?FBI說要證據。我說你要證據,你去跟共產黨要證據去啊,你跟她要什麽證據啊?她本身就是證據,你跟她要什麽證據?這不是神經病嗎?你唯恐天下死不幹凈嗎?這不是嗎?對不對啊?所以閆麗夢女士第一個她是WHO的代表人,她有一個溝通的記錄——是跟共產黨CDC、武漢各醫院的溝通。

第二個就是,很多人忽視了這個角色,不去講。Dr閆博士,她本身就是傳染病學的專家,她旁邊睡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是香港世界上最牛的、P3實驗室的傳染病專家,第一。哇噻…這牛吧?一個是病理學傳染病專家——就是病毒專家,一個是傳染學專家,這倆合在一起,就可以制造病毒了。這還不算數,人家有一個大老板叫馬裏奧,這個也是斯裏蘭卡人,他先生也是斯裏蘭卡人。這個斯裏蘭卡人,這個王八蛋!這是人類上最壞的東西。這個是傳染病冠狀病毒人類第一把手,就是最早跟那個WHO、那個譚德賽王八蛋站出來說,“這個病毒不傳人,可控可防。”你看,就這孫子。香港P3實驗室,絕對的極端共產主義者。

你想想閆麗夢女士她第二個角色這有多可怕!她旁邊睡了一個男人,跟她加在一起就可以制造病毒。她男人跟那個老板之間神神秘秘,不知道有啥不正常關系?這個男人是冠狀病毒天下第一,如果這個男人和她仨加在一起,就可以制造任何傳染病毒。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結果她兩口子還經常住在馬裏奧的家,一住就是幾天、十幾天,馬裏奧的電腦叫閆博士用。你知道閆博士為啥讓他們恐懼嗎?所有P3實驗室基本上就這幾個人,不超過5個人,閆博士的老公和閆博士本人、和馬裏奧,占了仨,另外一個姓雷,那位先生。整個全人類上冠狀病毒的第一,最高端、第一位——P3實驗室,這是五分之三的力量連在了一起,告訴你病毒的真相。講啥呢?還想啥呢?她要沒資格說,那全人類誰都沒資格說,病毒就來自於這個地方。

制造病毒和了解病毒,從第一天到開始就是人家的本職,你想啥呢?人家老公睡在旁邊,他倆一擁抱就出來冠狀病毒了。博士當時跟我通了電話,我說制造病毒需要多少時間?從0開始。她說很容易,6個月。從開始到培養6個月就可以做出一模一樣的病毒,6個月就做出來了,就這麽簡單。這病毒拿出來容不容易?容易。只要實驗室故意讓你拿,就是你想泄露是不可能的,要想拿出來,拿到什麽幹冰啊,“啪”就帶出去了。
……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10

7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