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306閆博士指證中共製造病毒

作者:VOG翻譯組 雪菜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一.閆博士指證中共製造病毒

戰情室再次邀請閆博士,就有關病毒來自中共武漢實驗室的一系列相關問題進行討論,班農先生請閆博士詳細解釋一下她說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的證據。閆博士說她發現很多人美國人不瞭解這種病毒是起源於中國的,中共政府在病毒爆發初期全力招募科學領域的各種專家和類似世界衛生組織這樣的組織來掩蓋病毒的真相。然後中共利用大量的假資訊來誤導這些專家和組織讓他們走向錯誤的方向。實際上這種病毒不是來自於自然界的,更不是蝙蝠本身能產生的病毒,而是一種基於蝙蝠身上的病毒,這種病毒祗有中國共產黨的軍方實驗室才有。

    班農先生說如果這個病毒不是來自於蝙蝠,那就意味著他是通過某種方式製造的病毒了,你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呢?閆博士說這不是一種由蝙蝠直接傳給人的病毒,這是由中共軍方實驗室擁有的一種基於蝙蝠病毒的病毒,由並軍方通過對病毒改裝而製造出來,又通過一系列的動物實驗而使病毒專門攻擊人類,這就是現在病毒感染人類能力如此強大的原因。我也可以有力地給聽眾證明這一點,就像人類的指紋一樣,對病毒來說,基因序列就是病毒的指紋,這也是為什麼病毒在中國爆發的初期,中共政府試圖推遲發佈基因序列,甚至改變資料發送錯誤的基因序列,中共最初把一些錯誤的基因序列發到NIH的資料庫中,當路德在油管的節目中講出來之後,中共第二天就迅速地通過審核發佈蝙蝠女魔王石正麗在《自然》雜誌上的有關RATG13的那篇論文了。中共控制並影響了整個科學領域,告訴科學家們這就是病毒的起源,以RATG13來誤導科學家們,最終使他們偏離了病毒真相。

    班農先生希望閆博士能夠更詳細地解釋一下中共更換上傳病毒序列的事情。閆博士說1月12號中共政府和科學家把從武漢感染者身上提取的基因序列上傳到NIH基因庫,我丈夫是香港P3實驗室馬里克(Malik)和Leo的最佳助手,他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冠狀病毒的專家,他告訴我通過研究後發現中共上傳的這個病毒基因序列是錯的!而且這一結論絕對是不可能出錯的,閆博士繼續說,這個錯誤的基因序列使得科學家們無法追溯到只有中共才有的舟山蝙蝠身上,但是13號也就是第二天,在泰國的那個病例,意味著在其他國家人們也可以分離出病毒看到真正的基因序列,泰國病例的迅速出現可能是由於病毒的突變,這完全打了中共一個措手不及。所以中共在1月14號的時候,把12號上傳的錯誤基因序列從NIH基因庫中替換了出來,這種替換病毒基因資料的情況是十分罕見的,所以現在如果我們去對比舟山蝙蝠jc45和zxc21,他們是與SARS-COVID 2是極度相似的。但是3天后也就是1月17日中共又上傳了一個基因序列,閆博士對14日和17日中共上傳的基因序列的重要蛋白質部分進行了檢查,這次的資料是正確的,但由於未能進行全面基因序列檢查,所以不能保證中共上傳的是100%正確的,不排除其他關鍵資訊部分還有錯誤。

有意思的是,閆博士1月19日向路德爆料,路德在油管直播後,1月20號蝙蝠女士石正麗那篇RATG13的文章提交給了《自然》雜誌,也是同一天,張永正教授在《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SARS病毒基因序列最接近舟山蝙蝠的文章,隨後,張永正因為這篇文章遭到懲罰而且他的實驗室也被關閉了。

班農先生問閆博士是否斷言中共及各個實驗室還有世界衛生組織在掩蓋他們的蹤跡。閆博士說是的,中共和他的同謀不止是掩蓋,科學家們可以看看病毒的基因序列,這是一種增強型的SARS病毒,裡面添加了各種不同的部分,就好比一頭牛長著一隻鹿的頭,還有兔子的耳朵和猴子的手,這不可能是自然產生的!

  班農先生再問閆博士,說這個病毒不是自然產生的,那麼有沒有可能是中共用於製作SARS疫苗或是藥品的一種功能性的病毒呢?還是說這是試圖製造一些可以實際使用的武器計畫?閆博士說她從事疫苗研發工作好幾年了,可以很確定地說這絕不是用於製作疫苗的方式;作為疫苗來說就像給孩子做一把玩具槍,肯定是把子彈等有危險的部分都拆下來才能給孩子玩,但是這個病毒卻是裝滿了利刃和導彈,這不可能是給孩子玩的玩具,也就是說這不可能是用來研發疫苗的工具了。基於常識就能看出來,這絕不是來自于自然!

二.閆博士傳遞真相與中共的被消失

隨著閆博士的亮相,美國媒體開始有點扭轉風向了,也出現了一些針對中共的文章,閆博士的勇敢正義是轉變的關鍵,中共壓制中國人民的聲音,操控各種事情是眾所周知的了。閆博士是怎麼決定去找到路德的呢?而路德祇是一個網路上的反共直播的播主。班農先生對此很感興趣,希望閆博士回答。閆博士說正是因為她在香港看到香港運動的真相,而且路德先生之前一直播放有關香港運動的資訊,中共政府試圖壓制一切有關自由的言論,所以她需要有一個可靠的途徑得到真相,但是中共的控制的新聞電視媒體都是從扭曲的錯誤的視角來報導一切。她在做冠狀病毒的調查中發現背後的真相——中共政府和世界衛生組織都不希望人們知道真相,所以需要將這些真相緊急的資訊向世界傳遞出去。中共政府和香港政府都已經不可信賴了,但是路德卻是如此堅定地站在正義的一邊,一直在向人們傳遞正義的真相,所以信任路德,也相信路德能夠把真實的資訊傳遞給人們。

從1月19日開始路德在節目中開始講關於這次疫情的事情時,還沒有到中國的農曆新年,但是閆博士也意識到了香港大學、世界衛生組織、北京疾控中心(CDC)以及中共政府的各種壓制,但是把資訊告訴路德讓他在向世界傳遞時,其實閆博士已經處於危險中了。班農先生問閆博士有沒有害怕過,閆博士說她祇想著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儘快傳遞出去,在中共擁有如此強大的全球監控下,她很幸運地做到了,當時最怕的就是還沒有把資訊傳遞出去就“被消失”了。就在路德19號節目播出幾個小時前,what’sApp出現全球性技術故障,無法傳輸圖片和消息,閆博士很擔心被中共抓住,因為已經與路德聯繫了2天了,可能資訊已經被中共掌握,所以她改用Skype告訴路德:“我絕不會自殺,如果我消失了,那肯定是中共幹的!”因為香港的抗爭者每一天都在“被自殺”。因為在1月8號閆博士正在調查病毒的時候,她的上司就曾經警告她“不要跨越紅線,否則會被消失!”中共所謂的“被消失”就是整個人就好像沒有存在過一樣,家人被封口或者一起消失,人們也不會再提起“被消失”的人所相關的一切。

三.中共不是合法政府

班農先生就已知資訊進行分析,支援新中國聯邦的中國人向世界展現出的形象讓全世界都記住了他們,因為日前在全球的中共領事館外有新中國聯邦成員進行示威,這些爆料革命的戰友們組織有序,統一著裝,文明抗議,還向維持秩序的員警供水,展現了中國人美好的形象,現在提及的路德和閆博士,也是來自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所有的一切與美國波特蘭等類似紅衛兵破四舊一樣的暴動抗議形成鮮明對比。中國人民的自由被共產黨剝奪了,習近平總書記不是合法國家元首,中共也不是合法政府!中共從未向中國人民兌現過自1949年許下的給人民自由、民主的承諾!

班農先生繼續說道,中共長期以奴隸勞工的方式與西方巨型商業公司進行合作,像蘋果、耐克這樣的大公司,他們依賴的中共有一天會像其他獨裁政權一樣崩潰瓦解。王岐山和習總書記他們通過各種管道洗錢得到了海外的千億美元的資產、郭文貴先生在VOG直播的斷播門,這些都是事實,現在閆博士也告訴我們關於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事實,美國應該回到問題的事實上來,看看這些為了自由而犧牲的新中國聯邦的人,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時刻面臨危險,隨時會“被消失”、“被自殺”!就在閆博士逃出中共魔掌後,她的家人就立刻遭到中共員警的騷擾。對全世界的人來說,自由民主的人們要進行一場道德遠征,就像彭培奧說過——每個人的權力來自於上帝,是不可剝奪的!

班農先生問路德,你第一次提到閆博士所提供的資訊時,意味著在指控中國共產黨有預謀的潛在的大屠殺,你有沒有擔心和顧慮?當時你是怎麼想的?路德說1月19號的節目收到閆博士的爆料,傳遞出5個重要的資訊:1.只有62例確診病例時已確定人傳人;2.病毒將會大爆發;3.中共隱瞞疫情;4.病毒具有強變異性;5.病毒來自中共實驗室。這些都在後來得以驗證,但在當時作為我來說也非常緊張,如果沒有得到驗證,將會面臨指控或者是懲罰。

四.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共的合作

戰情室說《華爾街日報》有一篇關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說是中共政府應當,允許外界在沒有任何限制的情況下全面調查武漢病毒所和實驗室,如果中共拒絕,就應該被認為是有罪的。班農先生再次強調72小時行動,否則對中共進行各種制裁。閆博士補充說應該調查中共所有的病毒實驗室而非武漢一家,中共控制著大量的病毒實驗室,應該對每一個實驗室都要進行調查。班農先生問閆博士,既然香港的P3實驗室是世界衛生組織監控中國大陸衛生安全的,那麼世界衛生組織在說明中共掩蓋病毒真相的事件中扮演了怎樣的一個角色。閆博士說香港P3實驗室是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國大陸之間溝通的橋樑,本應使得大陸和世界衛生組織更好地交流合作,世界衛生組織在香港的P3實驗室人員都是世界頂級的專家,他們本應負責報告這樣一個潛在的公共衛生事件,但是這些專家們在明明知情的情況下,也許他們上報了世界衛生組織總部,但是最終他們選擇了與中共合作!宣稱支援中共關於病毒來源於自然的理論,並且利用他們的身份欺騙了全世界。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